第2章 还我命来
  • 茅山逆子
  • 康忙北鼻
  • 2309字
  • 2021-05-24 09:34:09

第2章 还我命来

“什么?”

我惊讶的站起来。

不会这么巧吧?还死了三个多月了?

满怀欣喜的我,心嘛凉嘛凉的。

“是什么原因?”

老子的好心情都没了。

这么漂亮,死了真是可惜呀。

“事情过去三个月,不想再提了。”

未来岳父老抖了抖烟头,对我说“这件事你回去告诉你师傅。”

“就说我周朝山辜负了他的寄托,欠下的债,下辈子再还。”

还个鬼哦,下辈子还什么跟我也没关系了。

该不会是他们家故意避开我,想赖账吧?

不过我看周朝山的面相,前额油光,子女宫却显得暗淡,就算有子女,也是夭折的命。

可是老来又有人送终。

草,这个人该不会是我吧?

既然人都死了,还要不要叫岳父?

算了算了,便宜的媳妇捞不着,便宜的岳父就免了。

关于周紫云的事,周朝山什么都不跟我说。

吃了饭后,我到院子看有些不太顺眼的中型别墅。

“周叔,你们家别墅的风水位置不是很好啊,还有,这座房子留后门才能达到一般的标准,这要是没后门,就变成败财败儿女的凶宅了。”

“你们家最近生意不是很顺利吧?”

周朝山不太想搭理我,顾自在里面抽烟。

外面挂着白灯笼,家里却没丧事,周家有点奇怪啊。

算了,我可管不了那么宽,全家死光、破产,对我也没什么影响。

安排我在他家里住了一晚上,第二天我就回学校了。

本来还想打电话跟师父说一声,还是算了吧。

免得他又扔另一张婚约给我说有备胎。

那得多尴尬。

回到学校玩了几天,我又得去找工作了。

——

烈日下,我走在校园附近的小巷里,巷子里有个棺材铺。

棺材铺很冷清,门口边有烧纸的痕迹,这里应该有某种规矩。

门板长贴着一张招聘广告。

棺材铺的工作,应该没什么年轻人愿意干。

老板叫胡思豪,问我三千一个月做不做。

待遇不错了,主要工作就是看店。

我答应后,他给我讲了一下店里的规矩。

一:不得私自打开店里的棺材盖,尤其是天黑后。

二:店里的花圈不得挂上任何名字,必须送出去后才能挂名字。

三:逢初一、十五夜晚必须在门口烧纸钱。

四、五……

他给我说了一堆的规矩,店里摆卖冥用品生意,跟我高中时去的棺材铺不太一样。

有夜班!

这个夜班很有意思,卖冥用品、棺材店铺,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吗?

当然,我懂这里面的意思,生人归巢,百鬼出没,午夜故梦,焚香烧纸。

胡思豪很好讲话,一把搂着我的肩膀问我“愿不愿意上夜班,工资涨到三千五。”

我当然说愿意了。

店里除了我之外还有两个伙计。

一个叫牛柏,另一个叫马峦,他们看我的眼神怪怪的。

听说我要上夜班,还私下讨论我。

牛柏却在一边小声说“他居然敢上夜班,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是啊,我听说咱们店到了午夜有脏东西,不安宁。”马峦很害怕的样子。

牛柏坏笑道“我看他两个小时都待不下去,你信吗?”

“瞎嚷嚷什么?边去!”胡思豪可能是怕吓到我,所以把两人给赶去做事。

两个伙计做的是手工活,印冥币等。

胡思豪笑着对我说“别听他们两个瞎讲,晚上客人不多,清闲得很。”

我故意装作很害怕的样子“你讲真话才好。”

他拍拍我肩膀让我放心。

到了晚上,我跟舍友打了声招呼后就去棺材铺了。

上班之前,胡思豪交代我,晚上生意虽少,但量不在多,而在于精。

“如果有人上门要殇折的,必须马上给我打电话。”

我问他殇折是什么,他支支吾吾了半天,说“你别管,反正有人要你就马上给我电话,然后你就可以提前下班了。”

“还有,千万不要开棺材盖。”

这是我进棺材店工作第一次听说的规矩。

至于殇折,我也知道是什么意思,只是故意问他而已。

其实棺材铺里的棺材已经不知道是几手的了。

尤其是私下交易频繁的店铺。

胡思豪对我千叮咛万嘱咐,我应付了事,就算是以前的义庄我都不怕,还怕棺材里有鬼?

但十一点后的棺材铺,真的很安静。

老板清点货物后,拿了个奇怪的东西给我。

“把这个带上,预防晚上有人‘不规矩’。夜班有试用期,过得了今晚,我再给你加提成。”

还有提成加?卖冥币的提成吗?

我问他是不是因为晚上真有危险。

“没有,别听那两个死家伙乱说,他们是看不惯上夜班的工资高。”

这种鬼话忽悠鬼去吧。

他又叮咛我不要去乱开棺材,随后就走了。

他给我的东西叫降魔杵,是现代的仿制品,我草,就不能给我个真的古董法器吗?

午夜十二点很安静,晚上不会有客人,我准备趴桌上美美地睡一觉。

但是我还没趴下,忽然有个穿着白色衣服的身影飘到我跟前。

“胡棍子呢?”

这身影让我一愣,我歪着脑袋看它脚下,脚不沾地。

胡思豪还想狡辩,他店里果然有不干净的东西。

还是只漂亮的女鬼!

我说什么胡棍子不认识,想要什么自己拿,拿了滚蛋。

“哼哼,胡棍子居然找个黄毛小子当替死鬼,那我就不客气了。”

她面目狰狞了起来,衣服刹那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白色变成红色。

卧槽,这尼玛是红衣厉鬼?

我忙抓起胡思豪丢在桌子上的降魔杵后退了几步,刚上班就碰上红衣厉鬼,敢再倒霉点吗?

“喂喂喂,冤有头债有主,跟谁有仇你找谁去,我第一天上班,别这么晦气行不?”

但女鬼明显没把我的话听进去,它把柜台掀翻在地。

指着我凶狠地说“你代替他也一样,还我命来。”

还你妹夫啊,老子是来上班的。

被胡思豪坑了,他跟厉鬼的恩怨我可不想参合。

处理红衣厉鬼有很大的难度,心想能逃就逃吧。

我转身退到摆放棺材的屋里,关上门,匆忙掏出一张黄符贴在门板上。

砰砰砰!

门板传来剧烈的撞击声,眼看要扛不住。

我又翻出一道黄符贴到离我最近的棺材板上。

早知有红衣厉鬼,我就把师父交给我的法器带身边了。

降魔杵是佛教的东西,我用不太习惯。

嘭的巨响,门板也太儿戏了点,就算打酱油也多扛一会啊,结果整块被女鬼撞了下来。

我掀起贴了黄符的棺材盖,迎面朝女鬼的脑袋直接砸了下去。

女鬼发出凄厉惨叫,化成一道红色影子冲了出去。

“黄毛小子,你给我等着!”

老子不发威,你当我是你老公,想家暴就家暴?

咔咔!

棺材里忽然发出声音。这个声音让我的心一寒。

胡思豪千叮咛万嘱咐,不要打开棺材盖!

我刚才好像…不小心掀开了一口棺材的盖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