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有个好感很正常

两人走的时候,陈晨抬头看了一眼,正好遇到了方浩的目光。

方浩歪嘴一笑,哼。

陈晨也不理会,直接无视掉他的表情。

“好喽。”陈晨手里的一把肉串又已经烤好了,满满装了一盘子。

“爸妈,你们先吃着,我去买点喝的来。”

陈妈赶紧拿出了从家里带来的热水壶,“这不有水吗?还去买干啥。”

陈爸拦着笑道:“难得出来一次,你就让他吧。”

陈晨走在去商店的路上,经过马彬那一桌烧烤台,只看了一眼,就知道马彬不会烤串,翻面都不会。

这要是吃完了,不拉肚子就怪了。

马彬正好也看见了路边的陈晨,得意的把手里烤串晃了下,意思我的烤串比你的大。

陈晨只能心里祝你好运吧,就是有必要提醒下张丽雅和班长,还有其他也都是无辜的。

同学们等马彬的烤串都等饿了,焦急的问道:“马彬,烤串好了没,好饿啊。”

马彬有些尴尬地看着手里烤串,他心里也没数,看着两面都是差不多颜色,好像有些焦黄了。

“好了,好了,我撒点料。”

马彬把烤架上的烤串都拿了下来,递给了其他同学。

大家都围着台上,盯着餐盘里的烤串,颜色倒是没什么问题,焦黄,也有烧烤料的香味,部分地方有些烤焦成黑色了。

一时间没人拿第一串,互相大眼瞪小眼。

张丽雅和朱思唯刚才在陈晨那也吃了不少,看着焦黑的烤串,一下子就没食欲了。

“怎么不吃啊,都尝尝看。”

马彬自己拿了一串,先吃了起来,“我就说没有那么难吃嘛,大家都试试看。”

大家看见他说不错,也都纷纷拿起烤串,准备开始吃。

张丽雅也上前看了一眼,看见肉里面还没熟透,也就放弃拿烤串了。

方浩很是殷勤地拿起两串烤肉,递给了旁边的朱思唯。

“思唯,你也饿了吧,吃点烤串。”

朱思唯不想接,但是周围同学都看着,不接的话又太尴尬了。

张丽雅看见她接过烤串,以为她要吃,手在背后拉了拉她,小声说道:“思唯,先别吃,肉没熟透。”

朱思唯开口说道:“谢谢,你们先吃吧。我刚才吃了一些。”

方浩自己也拿了一串,闻了闻好像没啥问题,开始吃了起来。

“你怎么不吃阿,思唯。”

方浩看着她手里光拿着串就是不下嘴吃。

“阿,这。”朱思唯有些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

张丽雅想站出来替朱思唯想个借口,糊弄过去。

还没等她说话,朱思唯手中的串就被人拿走了。

朱思唯一惊,是陈晨。

“吃什么吃,你这肉都没熟透怎么吃,万一吃出问题来怎么办?”陈晨质问道。

马彬一脸铁青,“你,你说谁没烤透,故意找茬是不是,我这肉串外面都快烤焦了。”

陈晨也不废话,拿另一个签子挑开刚才拿来的烤串,给大家一看,果然里面的肉还是红的。

其他同学立马吐掉嘴里还没咽下去的烤肉,马彬也涨红了脸,这明明外面都烤焦了。

陈晨对着张丽雅和朱思唯说道:“你们还是来我这吃吧,正好买了冰的汽水。”

“嗯。”两人有些羞涩的点了点头。

“你。”方浩已经气的说不出话。

陈晨又接着对其他同学说道:“你们要不过来一起吃吧,等你们重新烤完估计都下午了。”

同学们互看一眼,立马拿着剩下的烤串和零食,跟着一起到陈晨那边去吃烧烤。

临走时,陈晨笑着问道:“马彬,方浩,你们要不要也过来?”

“切,谁稀罕,我们自己吃自己的。”马彬还是嘴硬道。

方浩也没说话,看着朱思唯已经到了对面。

“行,那你们慢慢享用。”

陈晨大摇大摆地走回去,陈爸陈妈看见一票同学们朝着他们这过来,赶紧把台子清理出空地摆出水果,烧烤等等。

再加上陈晨买回来的啤酒和汽水,这下齐了。

同学们吃着陈晨烤的肉串,惊为天人,“陈晨,你这烧烤手艺也太好了吧。”

看着同学们大快朵颐,陈妈也高兴,“大家多吃点。”

陈晨和陈爸两个人喝着冰雪花啤酒,陈妈走到陈晨身边坐下,小声说道:“那两个女同学都是你班上的?”

“嗯?哪两个?”

“就是一开始过来和你打招呼的两个,我看着长得都挺标致。”陈妈说道。

“哦,她们俩,是我同学,我前桌。”

“成绩都还不错吧?”

“还行,一个是班长。”

“还是班长,不错不错。”陈妈得到答案以后,眯着眼笑道。

陈晨要现在知道他妈已经相中了张丽雅和朱思唯,随便一个都不错,他估计现在吃串的心思都没了。

懒得去管陈妈瞎想什么,陈晨自己到同学们中间聊天去了。

大家吃完烤串后,一个个满足地躺在树荫下的草地上,享受着微风带来的阵阵清凉。

有的已经迷迷糊糊小憩一会,陈晨坐到张丽雅和朱思唯她俩的边上,“一会休息好,我就跟我爸妈先回去了,你们还继续玩吗?”

朱思唯先回道:“不了,我还要回家看书。你呢,丽雅?”

“我也要回去了。”

“好,那咱们上课见。”陈晨拿起雪花跟她们干了一杯。

......

回去的路上,陈妈一个劲儿地问那两个女同学叫啥,家住哪,父母干什么的。

“我说妈,我哪知道这么多,你当是在查户口呢?”陈晨捂着耳朵,已经被问烦了。

陈妈佯装拍了他一下,“臭小子,为你好不知道。”

陈爸中午啤酒喝多了,这时在公交车上已经呼呼大睡起来。

倒是陈晨自己啥事没有,这才喝多少,想当初在公司应酬的时候,白的、啤的、红的,“三中全会”,动不动就要“拎壶冲”,今天喝的也就够漱个口的。

很快回到家中,中午吃的太油,晚上就喝喝粥。

“陈晨,爸妈呢也很开明,只要不影响学习,男女同学间有个好感,互相交流下,爸妈不反对。你说是吧,他爸?”

陈爸迷迷糊糊的回道:“是,陈晨,别影响学习。”

这都是哪跟哪,陈晨听得一头雾水,不会以为我和她们谁谈恋爱了吧。

“爸,妈,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接下来,不管陈晨怎么解释,他们俩就还是那句话,“别影响学习就行。”

“老天鹅阿,这都是什么爸妈,坑死我了。”

没人能听到此时陈晨心里的呐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