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要上学了

陈晨伴着落日余晖走进了小区,王龙在后面跟了上来,仍旧紧追不舍得问:“你到底啥时候学会抽烟的啊。”

在王龙看来,会抽烟那是社会人做的事情,而且看陈哥抽烟的姿势,绝对不是学校那群躲在厕所偷偷抽烟的学生可以比得,那些学生就是装13,烟根本都不进肺,纯碎地吸一口就吐掉,这特么才是抽烟。

“对了,忘了正事了。”陈晨转身对王龙说道。

“走,带你去买两张密保卡。”

“密保卡?怎么突然要去买密保卡?”王龙有点跟不上陈晨跳跃的思维。

说完,陈晨就带着王龙折返,去了刚才的报摊。

“老板,给我拿两张三十的游戏点卡,带密保的那种。”

接过老板递过来的点卡,陈晨给了王龙一张,“还是买个密保,号安全点,咱俩一直都在网吧玩,谁知道他电脑上有没有毒。”

陈晨家里是今年才买的电脑,而王龙也有台旧电脑,但是没有办网,他老子就怕他沉迷游戏,所以二人大多时候都是去网吧打游戏。

王龙拿着点卡,点了点头。

陈晨看着手里的点卡,来回翻看,真特么怀念啊,自从上了大学以后,就再也没见过这东西了。

“陈哥,这点券我随便用吧?”

“嗯啊,本来就是给你的。”

王龙笑的脸都开花了,有个QQ秀时装,他想买好久了,每次一块两块的攒钱。

“谢啦,陈哥,那我先回去了。”

“嗯。”

......

离上高中还有一个礼拜的时间,此时躺在床上的陈晨,睁着眼睛,思考着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合浦高中,是合浦镇上的高中,一所普通高中,基本都是附近几个小镇进不去市重点高中学生上的。

没想到自己又要重来一遍高中生涯,也不知道还是不是那些老同学了,想着想着,就记起了那时自己前桌是女班长,桌上总放个维尼小熊的铅笔袋。

想起09年的刚进学校的时候,自己还真是啥都不懂,过完年后就正式进入10年了。

等等!

2010年!

好像白虎之魂称号就是10年春节套礼包里出的吧。

对,没错,就是2010年的春节礼包里出的白虎之魂绝版称号!后来更一度是称号榜上的天价。

陈晨想到这里,一屁股坐了起来,激动地想道:我要是提前把白虎称号都给囤起来,那我不是发财了!

以前没钱,而且也不知道这个称号这么值钱,错过了大好机会。

那么现在要做的就是多准备点游戏币,到时候出礼包后,肯定有很人会把称号单独拿出来卖,自己只要低价收进来就好了。

看来自己每天靠“签到”拿的东西都要排上用场了。

一连过去了几天,陈晨每天都会上线签到不一样的东西,有好东西,像是一些粉装,也有一些垃圾装备,像是普通紫装,完全就是凭运气。

很快到了上学前的最后一个周末,陈妈一大早就已经起来开始干活,收拾一些要给陈晨带去学校的东西,高中是要住校的!

“陈晨,起来了,今天要去学校报道了。”

陈妈一边说着一边“咚咚”敲着陈晨的房门。

陈晨被吵醒后,不耐烦地翻了个身,“知道了,妈,报个道而已,着什么急嘛。”

“怎么不着急,报完道,还要看你分到哪个班,然后还要带你去寝室里铺床呢,你快起来,别再让我催了。”陈妈说完后,继续忙着给陈晨准备褥子和凉席。

房间里的陈晨,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愣住了,此刻的他睡意全无,对啊,我高中是住校的,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

那要是住校了,我还怎么天天上游戏签到装备,要是没装备,就没本钱,没本钱都囤不了称号了。

“淦。”

陈晨想了想自己好像是高三才开始不住校的,要真再等两年,黄花菜都凉了,还挣什么钱。

不行啊,得想想办法。

陈晨一屁股坐了起来,穿上衣服,打开房门,就看见陈妈已经把凉席,脸盆,水壶等都收拾好了,一个大的行李包。

有一种乡下人进城的感觉,陈晨挠挠头,说道:“妈,你这么快就收拾好了。”

“对啊,一大早就起来给你收拾东西,你看看,还缺啥?”

“缺......倒是不缺了,我想跟你商量个事儿。”陈晨拿起桌子上的油条包子吃了起来。

“咋了,你想说什么?”

“那什么,妈,我能不能不住校?”陈晨装作很随意的样子说出来。

陈妈没想到陈晨要说这个,以为他不适应住宿,安慰道:“这高中住校,对你学习有好处,你有更多的时间花在学习上,将来能考个好的大学。”

“我知道住宿对学习有帮助,可我不想住宿,咱家又不远,没必要非要住校,学习上的事儿,您放心,我肯定不耽误。”

陈晨向着陈妈保证自己会好好学习。

“不行,你别想了,我同意,你爸都不会同意,高中正是关键的时候,谁都不能松懈,再说了,你周末不是可以回家吗?”

陈妈态度坚决,表示这事儿没得商量,这校你住也得住,不住也得住。

陈晨叹了口气,果然老同志的思想有些顽固,也不再费口舌劝说了,还好自己本来就没抱太大希望。

“快吃吧,吃完咱们就去学校报道,你爸一会回来给你拎东西。”

大包小包,一堆的东西被搬上了出租车,陈爸陈妈带着陈晨去合浦高中。

一路上陈晨都皱着眉头,陈爸有些奇怪,问道:“你怎么看着垂头丧气的,上高中了,你可得努努力,争取考上个大学。”

“哦。”

听到陈晨应付了一句,陈爸看向坐在旁边的陈妈说:“这孩子是怎么了,怎么跟个丧气包似的。”

“那还不是他自己闹的,一大早非要说自己不想去住宿,那学习成绩拔尖儿的哪个不是住宿的,就你特例呗?”

陈妈把早上发生的事情又跟陈爸说了一遍,到底是自己儿子,陈爸也不愿意给太大压力。

“你也努努力,就这三年,咱能到啥地步就到啥地步,别让自己后悔,爸妈能害你吗?”

“好,我知道了。我不是因为这事儿失落,说了你们也不懂。”

“哎,你看看。都是让你给惯的,要电脑你就给买。”陈妈又数落起来了,当时家里买电脑,她都不知道。

那天陈晨本来在外边上补习班,然后陈爸带着陈晨就买了台电脑回来,可把陈妈给气坏了。

很快车子停在了校门口,此时的校门口已经人满为患,到处都是背着大包小包的家长领着孩子来学校报道,人声嘈杂。

抬头看向门头,上面写着“合浦高中”这四个字,恢弘大气,据说还是老校长给题的字。

别看合浦高中教学质量一般,也就是个普高,但这学校还是很大,设施还是很齐全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