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网吧出事(二)求收藏...

这俩汉子哪能乐意,随即表示:“还要俺们钱?就忘了跟你们说要包宿了,你们怎么也不问问?”

赵海也被他们纠缠烦了,“不包宿,你们到点就下机,别废话了,哪有空跟你们浪费时间。”

说完就要走,却被那汉子拉住,“别走,这事说不清楚,谁都别走。”

妈的,这是要找事儿阿,赵海反应过来,可能就是来单纯来找茬的。

赵海脑中思索着最近跟谁有矛盾,彪子?

不应该阿,张彪也是在这条老街上开黑网吧的,早些年,两家难免为了拉客会有些矛盾,那个时候还是赵海的舅舅出面才摆平的。

后来两家也就和和气气各开各个,和气生财嘛,不可能会突然找人过来闹事阿。

就在赵海被拖住的时候,他实在想不出来是谁想弄他,但是有一点,来者不善。

赵海想去吧台打个电话,叫几个兄弟过来,假装同意道:“行吧,我重新给你们开个就得了。”

说完转身就要回吧台,身后两个大汉却突然暴走,没给赵海反应的机会,直接一拳就呼了过来。

赵海被打倒在地,周围上网的人群也被吓得朝着楼梯口跑去,网吧的小服务员躲在后门赶紧报警。

砸了几台电脑之后,那两人立马逃窜出去,根本没有多逗留,也没有拿走吧台里的现金和值钱的东西,完全就是像乱砸发泄一通就跑。

没多久,警察来了,先询问赵海的情况,一些皮外伤,没什么大碍,另外就是看下店里损失的东西,统计下金额。

除了网吧大厅,就是吧台前面有摄像头,警察在大厅的监控中,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看得一清二楚。

案情简单清晰,民警把笔录给赵海看了下,没问题,让他签个字,等着将嫌疑人抓捕回来。

临走的时候,民警老张拍了拍赵海的肩膀,提醒道:“小海,想想看最近有没有和别人闹别扭,从监控上来看,人家就是冲着你来的。”

赵海还是摇摇头,“我说张叔阿,我就是个开小网吧,能和谁有矛盾,冤死我了,大半夜碰到两个神经病。”

赵海心里苦阿,特么到底是谁,查出来,一定要让大舅扒你们一层皮。

听赵海这么说了,老张也没办法了,凭经验告诉他,这肯定是报复加上警告,如果赵海都不知道,那就不太好查了。

“行,小海,这两天你注意点安全,我先回去了。”

“张叔,一定要抓住那俩神经病阿。”赵海还惦记着店被砸的事情。

天天网吧刚开的时候,赵海的大舅,卓勇,道上叫“三哥”,他忙前忙后打通关系,一个网吧营业执照可不是那么容易可以申请到的。

所以卓勇慢慢就和官方上的人熟络起来,大家平时没事吃吃饭,喝喝酒。

天天网吧是黑网吧,也不是完全准确,毕竟它有正规执照,在卓勇的运作下,网吧也有些小孩什么的过来玩。

但是他尺度把握的很好,从来没出什么事情。

人也会来事,和官方的人处的都不错,大家互通有无。

后来卓勇有了钱,就去市里做生意,网吧生意就给了刚刚毕业的侄子打理,也就是赵海,年底会过来收钱。

等民警收队后,赵海掏出手机给卓勇打了过去,哭诉道:“大舅啊。”

“嚎什么嚎,我还没死呢,这么晚打过来什么事。”电话那头卓勇睡眼惺忪,被赵海的电话吵醒,脾气有点差。

“大舅,刚才网吧被人砸了,是两个土老帽闹事。”

卓勇听着赵海又把事情经过和老张的问话说了一遍,没说什么,电话那头十分安静。

“喂,大舅,你还在听嘛?”赵海小声的问着。

“嗯,你这两天按老张说的做,身边把你那些小朋友都带着,防着点。”

“哦哦,妈的,要不是我电话打慢了,等弟兄过来,准把那两个土老帽放倒。”赵海还有些不服气。

“快别放屁了,人没事就行,今天就这样,洗洗睡吧。”

听着卓勇这么淡定,赵海追问道:“舅,那俩货就这么放走了?”

“跑不了,后面我会联系人的,你自己多注意点,休息吧。”

听到这里,陈晨和王龙大概明白了事情的经过,同时也对赵海的大舅卓勇十分好奇。

陈晨开口问道:“那早上呢,你有没有问民警,人有没有抓到。”

赵海叹口气回道:“没,这里是老街,站在外面根本没有探头和监控,根本不知道那俩人出了网吧往哪跑了。”

没想到会这样,王龙恨恨地说道:“靠,那不是便宜那两货了吗。”

“没事,我已经跟我大舅说过,可能他会有办法。”

既然民警都来看过了,一时间陈晨和王龙也都没什么办法,陈晨有些犹豫,开口说道:“海哥,我觉得会不会跟之前让你帮忙出手有关系?”

赵海一愣,“许厉?不可能阿,那小子也就在学校算个刺头,其实没多大能耐。”

陈晨一想也是,那会是谁呢。

王龙也开口问道:“海哥,你这怎么办,打算收拾收拾继续干嘛?”

“出了这种事儿,生意肯定会受到影响,在我大舅没查明原因之前,先休息休息,等有了结果再说。”

陈晨一看手表,都快四点多了。既然也帮不了什么忙,就先别添乱了。

“海哥,那我们先走了,等你重新开业,说一声。”

“好嘞,等这边好了再说。”

二人跟赵海道了别,准备各回各家。

“胖子,你这两天也注意点,我觉得这事可能跟我们有关?”陈晨说道。

“我们?那没道理找的是赵海,没找我们吧。”王龙回道。

陈晨脑海里仍旧在思索着,“会不会对方认为赵海是我们的靠山,先把他摆平,再来整我们?”

细思极恐,这样仔细一想,还真是有这个可能。

“可这不跟脱了裤子放屁一样吗,有这实力,犯得着跟咱们玩心眼吗?”

这也是陈晨没想明白的地方,如果是针对自己,能让赵海吃瘪,那肯定有点背景。

“那怎么办,陈哥,就算遇到了,咱们也没辄。”

“遇到了该怂就怂,别硬碰,后面等赵海大舅消息再说。”

“嗯,好。”

回到家中,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陈晨不清楚是巧合还是阴谋。

又想到练功的事,按照冯玉堂说的,也不能落下,于是又给自己定了每天早上和晚上练功的计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