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残杀者之剑

陈晨解释道:“不买不行啊,现在不买的话,就刷不了远古图,这些每日任务出的装备都是很强的。”

“那新版本出来呢,装备不是又要换了嘛。”王龙有些不不懂。

“新版本出来也没事,肯定会有个过渡的时期,这些远古任务装备用来过渡也是足够。”

“哦,这样。那陈哥,远古图也没刷过,你说咱们装备够不够用。”

“前期肯定是刷起来吃力一点,不过没事,慢慢装备做出来就轻松了。”陈晨说完,又继续逛着交易频道,还要再买一把给王龙的红眼号。

“咱们的劣势就是时间太少,好在现在手里有点钱,那就更不能落下版本,要不然到了下一个版本,你就永远跟在别人屁股后面,别人吃肉,你喝汤。”

陈晨想着还没把假猪套跟你说呢,日后被无数dnf玩家奉为天下一套。

回过神来,终于在一个角落里的摊位,找到了一把50级紫装巨剑,残杀者之剑,而且还是强化11的,攻击力算起来跟陈晨手里加13的执行巨剑都差不多了,摆摊价格2200万。

可见蓝装和紫装的差距之大,紫装只要强化11就已经基本追平强化13的蓝装武器。

陈晨看着有些心动,私聊卖家,问问人在不在。

今天运气都比较好,找的两个卖家,人都是秒回,“在。”

“老板,11的残杀者之剑,最低多少?”

“嗯,2150万金币。”

陈晨微微皱眉,东西确实是好东西,价格也太贵了点,这把武器在陈晨心里价位在1800万金币左右。

索性直接拉满自己能接受的最高价格,不卖就算了,陈晨继续说道:“1800万金币,让一手,老板。以后多合作。”

谁知那人一听,不乐意了,“就2150万金币,一分也不降了,买不起就别私聊我了。”

陈晨也傻眼了,这货脾气这么爆,你卖东西还不让别人还价了。

也懒得再跟他继续回复,点开他角色的个人信息一看,别的倒没什么,一看公会竟然是黑盟。

果然这里面的都不是什么好鸟,随便一个摆地摊的都这么横,既然你不说人话,那就别说了。

陈晨直接把这个人给拉黑了。

这时一个熟悉的id,弹出了一个窗口。

就是刚才那个卖+13执行巨剑的人。

“老板,还有把武器,你要不?”

陈晨好奇回道:“发我看看。”

很快那人找到了陈晨,原来是一把加10的残杀者之剑,攻击力比刚才的差了不少,陈晨有点看不太上。

“多少钱?”陈晨问道。

那人很爽快,直接报价:“外面大概卖800万金币。”

陈晨果断回绝,“不了,谢谢。”

“哎,老板,再好好商量商量,卖外面800万,那卖你肯定不会是这个价。”

那人一咬牙,好像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定一样,“500万,老板,你要的话,500万拿走。”

陈晨眼睛一亮,虽然+10的紫装确实攻击力差了些,但也不是不能用,好在够便宜。

很快二人一拍即合,+10的50级紫巨就这样到了陈晨的背包。

这是准备给王龙准备的武器,要想走在版本的前沿,这些装备的钱肯定不能省。

今晚可是收了两把武器,陈晨相当满意了,只能王龙小号等级上来,就可以组队刷远古图了。

机械牛的泰拉巨剑,王之遗迹的遗迹手镯,悲鸣洞穴的悲鸣项链。

都是最先要换出来的任务装备,伤害提升相当大。

本来说好要去测试下13的武器的伤害,陈晨一看时间,都超了上课时间了。

“胖子,这都几点了,你怎么不提醒我呢。”陈晨有些焦急地问道。

王龙主要是看陈晨收装备收的这么入迷,就没打扰他。

“陈哥,我看了今晚的晚自习是美术老师督班,不是主课老师和班主任没关系的,她不会发现的,又不点名。咱们在这多玩一会呗。”王龙还想在这继续练他的红眼小号。

听到王龙这么说,陈晨表情变得严肃起来,“胖子,我问你,你是想今晚在这多玩一会,还是想以后都能每天放学玩到。”

“那肯定是天天都能玩到啊,谁不想玩游戏啊。”王龙语气轻佻,但是转头看向陈晨的时候,发现他身轻凝重,好像不是在开玩笑,于是收了玩笑的心思。

“陈哥,你啥意思,要说什么你就直说嘛。”

陈晨想了下,还是直接说吧,“胖子,咱们现在毕竟是偷偷来玩的,一个晚上多玩一会,根本没用,你知道一旦被发现,就别再想玩了。”

王龙也跟着玩了有小半个月,已经放松下了警惕,此时在听到陈晨说被发现后果的严重性,背上已经开始冒出冷汗,不仅要通知家长,游戏更是想都别想了。

“那我不玩了,陈哥。”

听见王龙终于反应过来了,陈晨也缓和下了神色,说道:“现在咱们要控制下时间,另外,抓紧复习,这次月考对我们很重要,胖子,以后想要安稳地玩,你最好听我的,好好学习。”

“这学习怎么还和玩游戏有关系了呢。”王龙不是很明白这其中的关系。

“有什么关系,你就别管了,你现在把成绩提升上来,对咱们以后游戏生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相信我。”

“嗯。好”王龙答应道。

二人关了电脑,又偷偷溜出去回教室。

不知道王龙能听进去多少,自己言尽于此,再之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好。

以后如果两个人不在一个层次了,那么慢慢地也就散了,即使自己有心帮忙,也根本无济于事。

二人躲在教室后门口,往里看了一眼,果然是美术老师督班,管的不严,教室声音倒不是很大,但还是有细细簌簌的声音,跟曹主任和班主任姚舒的课没法比。

鸟悄着溜回自己的桌位,陈晨还是有一丝顾虑,转头看了王龙座位的方向,希望他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陈晨座位旁边的韩光,看着陈晨偷偷溜进来,看了一眼,问道:“陈哥,你这是在干啥呢,晚上自习也没有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