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父子争吵

三节自习课就这样在似学非学之中度过,下了课后,两人就去学校的小卖铺准备买点东西吃。

路过学校操场,已经看见有很多男女同学在逛操场,也没个灯光,但也不见散去。

曹主任提着个手电筒,朝着操场扫过去,照到了一些同学,大声喊道:“下了课,还不快回去寝室,猫在这干啥呢?都快点回去。”

同学们平日都挺怕这个教导主任,现在被这样喊一嗓子,哪里还有心思散步。

纷纷都跑出操场,陈晨看着这一幕,太熟悉了。

没想到“回来”一次,还是这个样子,看着曹主任追着同学的模样,陈晨不由觉得好笑。

一人买了一包辣条,边走边吃。

回到寝室的时候,看见葛大叔已经开始在点人头了。

陈晨打了声招呼:“葛叔,又忙着叫同学回寝室呢?”

葛叔回头一看,说道:“回来了,还去洗洗睡吧,学习这么久,也怪累的。”

“哎,这就去。”陈晨答应道。

两个人赶紧回到了寝室里,胖子凑近问道:“陈哥,你啥时候跟宿管大叔走这么近,好像老熟人一样。”

“上次他不是帮咱们解围了吗,我就买了东西谢他,不过葛叔也没要。”

“哦哦。”原来这样,王龙有些后知后觉。

陈晨出了寝室门,来到葛叔的寝室,手里握着一包黄鹤楼。

“来根?葛叔。”

陈晨给葛叔点上之后,自己也点了一根。

两人就这样在寝室阳台上抽烟,也没灯光,黑暗之中,只有两颗微弱的火光。

“葛叔,你有没有想过之后的生活?退休之后你想干啥。”

“我?老头一个了,还能干啥,继续在学校守着这群孩子呗。”

葛叔抽烟速度很快,一根红塔山,几口就到烟屁股了,这种抽烟方法,陈晨活到现在,还是第一次看到。

“再来一根?”

“不了,过一下瘾就行,哪能抽这么多,小朋友,我看你抽烟也有点像老烟枪,还是少抽点,毕竟对身体不好。”葛叔劝道。

“哎,我知道了,葛叔。”

走的时候,葛叔还是一样,没肯收整包烟。

一连两天的学习过去,每天陈晨最期待的时候就是放学在机房里偷玩dnf的时候,上线收装备材料,然后再卖一些东西。

“陈哥,今天好像都没有收到什么东西哎。”

已经上线了半个小时左右,王龙一件粉装都没有收到,很奇怪,平时运气再背,总有看见一两件装备,今天连材料都没有收到多少,都是少量出的,

“嗯,我也发现了,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在背后搞鬼,算了,没空跟他计较,以后有的是时间。”

等到二人出了机房,走到教室。

快要进入教室的时候,听不到里面一点声音,陈晨疑惑道:“今天是怎么了,怎么教室一点声音都没有,这满安静。”

王龙先一步跨进教室,然后就呆住了,后面的陈晨还推了一把王龙,“怎么不走了,胖子。”

王龙艰难地转过头来,偷偷地指着讲台方向。

靠,原来今天督班的是曹主任,难怪今天教室这么安静。

曹学民也看见了陈晨两个人,出声说道:“你们两个还在门口磨蹭什么,赶快回到座位上,准备上自习课。”

二人也不敢说话,快步走回自己的座位上。

果然整节课,都没有人敢搞小动作。

课间时间,同学们都在走廊教室打闹聊天,突然办公室爆出了一阵争吵。

声音很响,里面的争吵也十分剧烈。

走廊上的同学们,一个个面面相觑,谁都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几个胆子大的同学,慢慢靠到了办公室的旁边,想偷听看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很快,“嘭”的一声,门被退开了。

走出来一个少年,人群之中的陈晨一看,这不是曹杨吗。

感情里面原来是曹杨和他爸曹学民在争吵。

曹杨出了门以后,转身怒气冲冲地说道:“你有什么资格管我?”

曹学民也追了出来,父子二人就这样站在走廊上对峙,曹学民也是满腔怒火,开口道:“我是你爸,我不管你,谁管你。你才多大,天天往网吧跑,不好好学习,哪里还像个学生?”

“我可不是你的学生,我也不用你管。你就是守着你的破讲台过吧。”

围观的同学们,一个个跟看大戏一样,但碍于曹主任的威严,不敢乱开腔,只能看着他们父子二人争吵。

走廊上的学生越围越多,曹学民也意识到这样不行,这么多学生看着,要是再被当笑话传了出去,威信下降,自己还怎么当这个教导主任。

慢慢控制下情绪,曹学民缓了口气,说道:“杨杨,咱家不是有电脑吗,为什么非得去网吧玩,等学习完了再玩,爸爸肯定不会说你。”

“家里有什么好玩的,游戏要大家一起才好玩,求求你别管我去网吧了?”

一听到这话,本来已经努力在压制怒火的曹学民,突然又怒气暴涨,上前指着曹杨就骂道:“你这个逆子,平时不好好管教,现在大了翅膀硬了。”

曹学民的火爆脾气,上前就要动手打曹杨,“我看你还敢不敢去?”

围观的学生,心里一阵后怕,辛亏自己没这样的爹,说不到两句就要动手,和曹杨相比,自己都已经算是幸福的了。

曹杨也不跑,就梗着脖子在原地站着,一动不动,意思自己不怕他打。

曹学民恨铁不成钢,扬起巴掌就要扇下去。

“曹杨!”

一声叫喊,让曹学民的巴掌停在了空中,众人寻声望去,这时陈晨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

这一声就是他喊的,原本曹杨已经闭上眼睛,等着曹学民的巴掌山下来,却听到有人再喊自己名字,睁眼看去,这人不是陈哥吗。

陈晨喊完之后,看见曹学民父子二人看着自己,上前拉过曹杨。

“曹杨,你别傻站着了,先回家吧,有事回家再说,在这里不是让你爸更难看嘛。”陈晨劝道。

“我才不管他难不难堪,反正对他来说,我都无所谓。”

听着曹杨的抱怨,曹学民脸色青一阵子紫一阵,刚想发作,又听见陈晨说道:“听哥话,先回家吧,有啥事不能好好商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