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谈妥了(求收藏)

“不用这么绝情吧,班长,前后桌的革命情谊,连个作业都不肯借嘛?”

陈晨又继续说道:“这样,班长,你借我抄作业,下次那个什么方浩再来,我替你打发了,你稳赚不赔。”

听陈晨这么说,朱思唯小脸又微微一红,“你要是现在写,早自习结束前还能写好,再废话,你就别写了。”

任陈晨好说歹说,朱思唯就是不借。

没办法,陈晨看向同桌的韩光,“韩光,你语文作业写了没,借我抄下。”

低头看小说的韩光,抬起来头看着陈晨,说道:“嗯?啥。”

陈晨一阵无语,“好了,没事,你继续看吧。”

“哦。”

没办法,只得又去问前面的张丽雅,“张丽雅,你语文作业写了没?借我抄下呗。”

“阿,写了,给......”

张丽雅从自己的书桌里,找出作业,准备转身递给陈晨。

却被身边的朱思唯瞪了一眼,一把拿过张丽雅的作业。

“不是吧,不用这么绝吧,阿sir。”

陈晨白了一眼,放弃了,只得自己硬着头皮写。

写着写着,他就想起了昨晚下了自习课找刘伟说的那些话。

“刘老师,我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此时的教室里,只有陈晨和刘伟两个人,本来刘伟收拾好书本就要下班回去了,却被陈晨给喊住了。

“嗯,陈晨,你有什么事吗?”

“那个,我想问问老师,能不能每天在晚饭到晚自习的这段时间里,让我能在机房里学习一会,不会很久,半个小时。”

陈晨慢慢将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继续补充道:“不过老师你放心,机房里的东西我肯定不会乱动。”

刘伟听到这话,也没认真当回事,“陈晨,你要是真的想多学习点计算机,那就在课上好好学习就是了,这机房我可不敢随便让你进来玩。”

“刘老师,一个礼拜就两节课真的太少了,我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用到电脑。”

看着陈晨恳切的模样,刘伟仍旧摇了摇头,“不行,如果开了这个口子,被校领导知道了,我肯定会被辞退。”

“刘老师,我知道你还没有教师编制,而这个教师编制现在对你来说,十分重要。”

刘伟被这话惊吓了一跳,这根本不像是一个十几岁高一学生说出来的话。

他咽了咽口水,“你什么意思,想干嘛?”

“没啥意思,我就是想跟刘老师谈谈,互利互惠罢了。”

终于说到正题了,陈晨心里也有一丝紧张。

“怎么个互惠互利?”刘伟好奇问道。

“曹主任。”

只是简单的三个字,当陈晨说出来的时候,心里慌的一批,敢拿曹主任出来打幌子,心真不是一般得大。

刘伟瞳孔骤缩,眉头紧皱,“你认识曹主任?”

上钩了,既然刘伟能这么问,就说明有戏。接下来就是陈晨有了主动权,缓缓说道:“打过些交道,但是要让他这么快给你编制是不可能的。”

“那要是一年后给我编制还有什么用?”刘伟怀疑道。

陈晨想了下,看来要给刘伟一颗定心丸,要不然他不会这么轻易同意。

“这样,一个月时间,我通过曹主任给你把编制问题解决,然后机房钥匙之后我来保管,如何?刘老师。”

刘伟看着面前的陈晨,已经根本无法把他当作普通高中生,胆大心细。为了目的敢和老师做交易,换了别人,这根本都是无稽之谈。

虽然两个人只是口头承诺,但大家都是聪明人,有时候口头上的承诺更加可靠安全。

刘伟把机房的钥匙丢给陈晨,“半个小时,你要是被人抓住了,我只会说是你偷了我钥匙,你记得了?”

陈晨笑笑,说道:“放心吧,刘老师,这点觉悟我还是有的,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刘伟转身便消失在黑暗中的教学楼中。

陈晨颠了颠手中的钥匙,不容易阿,终于拿到了,内心压抑不住的狂喜。

冷静过后,陈晨开始想到刘伟和曹主任,“一个月阿,一个月。要是搞不定,估计自己就真的凉凉了。”

思绪又拉回到了现在正在补作业的陈晨,“好了。”

陈晨大大咧咧把作业丢在了朱思唯的桌子上,“写好了,班长,还来得及交吧。”

朱思唯一脸狐疑,这才过了十五分钟,就写好了?但嘴上却没有说什么,“嗯,还挺快的嘛。”

交完作业后,陈晨就去找后排的王龙,有些事情还是要提前安排起来。

拉着王龙来到厕所抽根烟,小心翼翼地从兜里漏出钥匙一头。

王龙好奇问道:“钥匙?陈哥,你家的?”

“我家钥匙给你看干锤子,你先捂住自己嘴巴。”

王龙照着做后,陈晨在他耳边轻轻说道:“这是机房钥匙。”

“唔......唔。”尽管王龙已经捂住了嘴巴,还是发出了惊叹的声音。

一会,王龙情绪平复后,立马压低声音,说道:“陈哥,你连机房钥匙都敢偷阿。”

还没等陈晨说话呢,王龙又急忙说道:“你胆子也太大了,别说了,快点给我,我偷偷给你还回去。”

陈晨拍了下王龙脑袋,说起来,陈晨比王龙要矮上一些。

“瞎说啥呢,我会去偷钥匙吗,怎么来的你就别管了,反正是正常的途径来的,没人会找到咱俩头上。”

听见陈晨这么说,尽管王龙内心无法理解陈晨是什么做到的,但还是出于信任,他相信陈晨不会骗自己。

“太强了吧,陈哥,这都可以。”王龙一脸惊喜说道。

“也不是无限制的,每天晚饭后半个小时,到上晚自习前的这段时间才可以溜进去玩。知道了?”

陈晨有些不放心王龙,耐心地跟他解释。

“嗯嗯。”

半个小时,虽然也不是很久,但是好在可以天天能玩到,这也太幸福了吧。

此时王龙都没注意火都快烧到烟屁股了,“烫烫。”

“好了,胖子,这事你不能跟任何人说,嘴巴管牢点。”陈晨嘱咐道。

“那必须的,放心吧,我还不傻。”

两人谈妥了事情,从厕所出来,正好赶上要出早操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