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叫你过来呢

曹学民不仅作为年级主任管着高一所有的学生,也管着高一的各个课的老师,所有老师的评先评优,都是曹学民先进行的初选。

所以这个曹学民的权力不可谓不大。

不过曹学民作为老师,是非常尽职尽业,把自己大部分的时间都留了学生,虽然平时看上面无表情,很严厉,学生都很怕他。

也正因为如此,他是一个合格的老师,但作为一个父亲,他的孩子,曹杨,却并不这么认为。

陈晨印象中最深刻的是,以前曹主任放学把孩子接到自己的办公室,但是不知道怎么,两个人吵了起来。

那天晚上,曹主任的办公室外围满了学生,里面则是父子的吵闹声。

最后,曹杨摔门而去,曹主任也跟了出来,让学生回去学习。

从此,大家都知道曹主任跟自己儿子的关系并不好,心里也都很同情他。

看来还是先找个机会跟刘老师谈谈才行。

陈晨打好饭菜,来到王龙他们的身边,几人说说笑笑吃着饭。

无意抬头一看,迎面走来一个老熟人!

许历。

许历也刚打好饭,看见了陈晨。

对视三秒后,就错开了目光。

王龙看见对面陈晨好像看什么看的起劲,转头看去,“哟,哟。”

“这不是许爷吗?”

许历身边的马仔,一听王龙的声音,就带着脾气想上去动手,“跟谁阴阳怪气呢?皮痒了?”

许历一把拉住马仔,说了句:“算了,到那边吃饭。”

“阿,许哥,咋了。”

马仔还是第一次看见许历这么低调,一时有些不习惯。

陈晨看见许历嘴角有点青,不知道是不是赵海动的手,再看见许历已经没有嚣张的气焰,当下已经明白几分。

许历带着身边马仔想走,王龙这哪能愿意,连忙站起身子,挡在一行人面前。

“别阿,许爷,叫人踹我们兄弟的时候,怎么那么神气,现在走啥,过来再聊聊。”

王龙现在是真想一脚踹回去,可现在有那么多同学看着,先动手总是不好。

马仔先忍不住了,“死胖子,欠揍是不。”

王龙都准备好要动手了,听见许历喝住了马仔,“住手。”

陈晨在一边也看戏看够了,对着许历说道:“喂,高二的,你过来。”

渐渐的周围聚了越来越多的同学,手里拿着饭看戏,也不着急去吃饭。

许历咬了下牙,也不出声,在马仔小弟震惊的目光中,慢慢朝着陈晨走了过去。

陈晨坐在餐椅上,手指往下指了指,示意许历腰弯下来。

许历艰难地弯下了腰,陈晨用手拍了拍他的脸,众人一片哗然。

“这人谁啊?这么牛比,拍许历的脸,像拍小狗一样。”

“看校服好像是高一的。”

“靠,现在高一的这么强嘛?”

围观的人群,开始小声议论着。

陈晨也不去管别人怎么说,继续对许历说道;“我现在连踹你的想法都没有,知道为什么吗,没必要。”

陈晨继续拍着许历的脸说道:“但是,这不代表你可以随便欺负别人,你算个什么东西。”

许历也不说话,就这样弯着腰,被陈晨用手拍着脸。

“算了,你去买两瓶牛奶,就当给我们兄弟赔罪了。”

陈晨甩了甩手,尼玛,手都拍累了。

许历站起身子,咬着牙,脸色难看的跟猪肝一样,对着身后的马仔说道:“去,到小卖部买两瓶牛奶来。”

“许哥。”

“我说了去买。”许历加重了语气。

“哎哎,你是听不懂话,还是怎么的,我是让你去买。还要我在重复说嘛?”陈晨悠悠地说道。

陈晨话音刚落,许历也没再废话,便带着小弟们,饭也没吃,放下餐盘就往小卖部的方向走去。

看着人群走远,围观的同学们一阵唏嘘,这高一的这么厉害,许历在他面前,屁都不敢放一个。

王龙坐回餐椅,对着陈晨说道:“便宜这个撒比了,那一脚,我现在都记得清楚。”

等许历拿着牛奶再赶回食堂的时候,发现陈晨他们人影早就没有了。

“靠。”

许历发泄地把手里的两瓶牛奶摔在了地上,顿时牛奶就在地板上炸开。

马仔凑了上来,“许哥,要不再找个机会,教训教训这俩小子。”

“没那么容易完。”

这中午食堂发生的事情都被正在吃饭的张丽雅看在眼里,这一刻,她莫名的有些脸红心跳。

走在回教室的路上,王龙问道:“陈哥,你说许历就这么一直欺负人欺负惯了?”

陈晨回道;“这人坏,是没有理由的。”

“你之后也小心点,事事都留个心眼,这次是有人帮咱们,下次指不定会怎么样。人一多,你真不一定是人家对手。”

陈晨在想,来日方长,打铁还需自身硬。

王龙突然想起,“陈哥,那张光卡也出掉了,你猜谁买了?”

陈晨看他一脸神秘莫测的样子,假装思索了下,“这么得意,我猜是......方浩?”

王龙惊叹一声,拍了拍手,“陈哥,你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这你都能知道?”

“你都这么明显了,我还能不知道?”

“阿,很明显嘛?”王龙摸了摸自己的脸,“难道是我的表情出卖了自己?不可能阿,我这英俊的容貌。”

陈晨也懒得再说,“少贫了,他多少买?”

“1800,陈哥,没还价。”王龙说道。

“1800,嗯,也不少了,果然也是大手笔的人。”

正常一个高中生的一个月伙食费才400元,遇到家境好些,食堂菜吃好点再买点零食,一个月不会超过600元。

方浩买一张卡就已经是普通学生三个月的伙食费了。

不过,陈晨觉得不亏不赚吧,物以稀为贵,光卡可不是能经常看见的,这个价还真不能说方浩人傻钱多,只能证明他真的钱多。

过了一天的早自习,陈晨敲了敲前桌的朱思唯,“班长,你昨天数学题做好了没有,借我抄抄的。”

本来陈晨想自己写的,但是那晚是刘老师来督班,他没办法,就得先把跟刘老师的说话提前进行,然后数学作业就忘了写。

“不借,自己写。”

朱思唯态度很坚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