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开始

【学园只是游戏世界设定≠初高中】

【文中男女均已成年】

【《让她心动》会选择符合条件(随机/优秀)的人(男神)进入一方小世界,生成随机身份的角色。

第一个完成任务的人,离开的同时可以实现任意三个愿望,包括但不限于一夜暴富、起死回生。

想实现愿望,任务清单如下:

①找出唯一正确攻略对象

②让她对你好感度100+

退出方法(以下任一):

①完成攻略

②自然死亡

③1/2可攻略角色好感度70+

[重要提示:中途不可退出;正确攻略对象身份不明;小世界与现实时间流速比例为3:1;未完成许愿任务者无法说出任何相关消息]

规则说明完毕

那么,任务开始——】

——《让她心动》说明

————

————

晨光熹微。

陆然和平常一样戴上黑框眼镜走出门,就碰上了每天都会在这里遇到的白发老人。

“请问,你有没有看到我的猫——”

不出意料地看着眼前悬在半空中的提示[请前往学校],变成[请帮老人家找到猫]。

陆然才不慌不忙开口,“您的猫在家门口的那棵树上。”

不等面前的老人反应,陆然就大步擦身而过。

她走出去很远,身后才传来老人的道谢声,“谢谢,小姑娘,你真是个好人!”

然而说这句话的老人就像不知道陆然已经离开了一样,还正对着陆然刚刚站着的地方说话。

与此同时,提醒陆然找猫的文字,重新变成了[请前往学校]。

对此陆然已经是见怪不怪。

因为她已经重复这个对话足足三十次。

自从一个月前的那天晚上得知父母失踪的消息,陆然还没来得及去找,第三天开始,这个世界就变得不对劲了。

周围所有人都像是游戏里的NPC一样,说的话一直都是重复的几句,像是设定好的游戏台词。

而唯一清醒的陆然,眼前偶尔看到电子光屏一样的提示,一旦她做出提示外的事情,时间就会立马倒流回到陆然行动前……

陆然做出的各种试探,全都成了无用功。

偏偏在这种诡异的状态下,时间不是停在原地不动的,还在一天一天的过,这让陆然心情非常糟糕。

她拿出随身携带的巴掌大的笔记本,写下30这个数字

——这意味着同样的日子她已经重复了三十次。

陆然现在就算是闭着眼睛去学校都没问题了,路上会遇到什么人,甚至是空中飞过一只什么鸟,她都一清二楚……

就在陆然将笔记本塞进口袋的瞬间,她忽然听到前面的巷子里传来三十天来没出现过的‘异常’声响。

她屏住呼吸,生怕这是错觉。

陆然下意识放轻了步伐,倚在墙角探出头,就看到了深灰色调的小巷里聚集的人。

光看穿着,就知道他们应该是附近不务正业的混混。

一群人正围在墙角,对身着黑白色英伦风校服的人拳打脚踢。

被打的人一声不吭,手脚软趴趴地垂落在地。

为首的人随手把烟蒂一扔,看着他惨白的脸,又不甘心地抬脚踢了两下,“怎么从刚才起一点反应都没有?该不会随便踹两下就晕过去了吧?”

“老大,这小子看上去挺有钱,有钱人可能真不禁踹!”

“嘁!谁让他非要挡老大的路!”

……

听到那边的动静,陆然又往那边看了几眼,看到那与自己身上同一系列的校服,她才确定被围殴的是同校学生。

她不是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但是这些人是‘三十天’以来唯一的意外,尤其是被打的那个人,陆然可不会眼睁睁看着对方出事,所以早就发了短信报警。

报警过后,陆然刚想着去其他地方等着警察过来,没想到才一转眼,那被混混们围着的人的头顶忽然凭空出现一块蓝色光屏。

陆然被惊了一下,哪里还移的开眼?

只是,打人的混混似乎看不到那块光屏的出现,依旧你一言我一语地商量怎么给地上那小子更深刻的教训。

这一点陆然并不觉得意外。

因为她眼前时不时出现的提示,别人也是看不到的。

那么,被打的那个人眼前的蓝色光屏,跟自己的是不是一样的?

念头才出来,陆然紧盯着的那块光屏就忽然出现了大段文字。

‘……生成角色身份随机,完成攻略的人……唯一正确攻略对象……正确攻略对象身份不明……’

光屏上文字很多,跟陆然眼前每次出现的一句话提示截然不同。

但是因为那些混混还挡在光屏周围,她根本没办法看全所有内容。

就在陆然懊恼之际,光屏上大段的文字瞬间消失,重新出现了两行字体更大一点的文字:

——‘规则说明完毕’

——‘攻略开始’

攻略?!

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这里是游戏里?

可是这怎么可能?明明三十天前还一切正常,与‘游戏’毫无关联!

陆然惊疑不定时,蓝色光屏已经消失不见,她只能看到被群殴的那个男生突然坐了起来……

陆然连忙收回目光,又见不远处有警车赶来,她想了下,还是目不斜视地赶往学校。

在知道被打的那个人很可能跟自己不一样后,陆然一点暴露自己的想法都没有。

尤其是她现在思绪混乱,根本没办法和别人好好交流。

路过写有‘百川学园’几个红色大字的石碑,陆然看都没看一眼,飞快地跑去了教室,她迫不及待想要再验证一下自己的想法。

陆然的座位就是一组第一个,她刚放下书包,还没坐下就听身后的苏杭说道:

“你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晚?平时不是都挺早的?”

往常这个时候,根本没人和陆然搭话,即便她主动说话。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路上耽搁了一下。”

陆然朝身后的人笑了下,又看了看周围。

三十天来早上一直在擦黑板的人这会儿还在吃早餐;早上一直在补作业的人这会儿正和人聊天……

今天是真的不一样了。

陆然三十天来愈发沉闷的心情松快了几分。

然而一想到那块光屏上的文字内容,她就欣慰不起来。

她再次拿出笔记本,打算把所有异常之处记录下来。

当写到自己在那块蓝色光屏上看到的关键词时,陆然才想起那个和自己穿着同系列校服的人,如果当时她没有离开,是不是还能知道对方长什么样?

陆然叹了口气,不得不为自己的冲动反思两秒。

好在学校的人并不是特别多,要找一个鼻青脸肿的人应该不难?

只是,那个被打的人究竟是哪个班的?

陆然扭头看了眼身后,心想反正不会是自己班上的。

毕竟她们A班全部都是女生,加起来还只有15个人

——其他班级都是30人左右,偏偏所有人都没觉得哪里不对劲……

而且班上每个人坐的都是并排的双人桌椅,也就是说班上平白无故空了一半的座位。

陆然对这事早就百思不得其解。

既然大家现在都恢复正常了,那待会儿应该可以去问老师了吧?

下课铃一响,陆然站起身,想要先去探探老师的口风。

但她还没迈开步伐,班主任钱老师就已经站在了门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