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身份

丁炙终于放下了手中的菜刀,这是他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出现在陌生环境后,临时在厨房那随便拣来的防身武器。

然后他把目光看向了桌面上的半杯水以及一个药瓶,他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这玩意儿了,整个瓶子已经空空如也。

他从这个陌生的地方醒来后已经快一个小时了,从刚醒来的惊慌失措到冷静地寻求武器保护自身他用了一分钟,再到初步了解自己此时身处的状况则用了足足快一小时。

虽然依旧没有完全梳理好到底怎么回事,但能够确定的是,自己尚存人间,通过门口猫眼和窗户往外观察,也没有敌人埋伏看守。

但最难以置信的是,他似乎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和他同名同姓的人,而且脑袋瓜子里隐约有着那个人的记忆,只是变得有些陌生又带着点疏离。

除此之外,丁炙的脑袋里头还有着一个莫名其妙出现的长条方框,长条方框的最右边还有一个放大镜形状的符号,不知道干嘛用的。

根据原主记忆显示,这明显不是前身的,但自己在穿越过来前脑袋里也没有这玩意儿,不知道哪来的,丢又丢不掉。

不过他也不管了,反正脑袋里都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了,挤一挤也不是不行。

在无力反抗的情况下,炙哥一向很随和的。

归总来说,丁炙对自我的认知依旧是前世那个外号鬣狗的矮骡子,但又总感觉哪里有些不一样了。

“叮咚~叮咚~”

门铃突然响起,打断了丁炙的思绪。

他站起身来想要去开门,突然猛地一滞,习惯性地开始思索,门外会是仇家还是条子。

对这种事情他可是记忆深刻,前几年和他同一个堂口的洗米华就是这样变成十八碌的。

丁炙皱了皱眉,看来前身对自己的潜在影响还是很大的,让自己险些失去了作为一名合格双花红棍应有的警惕之心。

他下意识操起菜刀藏在身后,顺手把桌面上的药瓶揣进兜里,谨慎地靠近房间门,通过猫眼看向了门外。

一个带着黑框眼镜,扎着高马尾的中年女人正定定地注视着大门,莫名让丁炙产生对方正在隔着猫眼反过来注视着自己的错觉。

兴许是应激反应,前身有些零碎的记忆适时出现。

这个人姓梁,按照那段模糊又生疏的记忆中,这个姓梁的婆娘貌似就是自己的……经纪人?

呃,经纪人应该相当于自己堂口老大那样的地位吧。

算是自己人。

威胁解除,丁炙半举着菜刀的手缓缓垂下。

不过他可不打算开门,说实在他这时候心里头还是有点发虚的,还没有做好面对熟悉前身的人的心理准备。

安静撤步到客厅的位置,丁炙打算不作任何回应,静待敲门的人以为房间里没人后离去。

没过多久,门铃声终于消停了下去,丁炙松了一口气。

“登登~登登登登~”

一阵轻快的手机铃声猝不及防地从他裤兜响起,让丁炙一瞬间僵住了。

他手脚麻利地从裤兜掏出手机想要挂掉,但是指尖在挂断键处却是停住了,因为他看到了来电显示的名字叫“梁琼”,按照记忆中的碎片显示,这正是门外那位。

丁炙连忙把手机调成了静音,同时他的眼睛死死盯着门口处,如临大敌,祈祷着门口外那位没听见声响。

然而怕什么来什么,就在这时,他听到了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

丁炙屏息静气,开始思索着要怎样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应付对方,才能让对方发现不了自己是个冒牌货。

然后他目光一垂,瞟到了自己的右手。

卧槽!我怎么还拿着刀!

意识到这一点的丁炙临危不乱,目光冷静地在周围一巡,在茶几上发现了目标。

“咔嚓~”,门开了。

梁琼有些急促地走了进来,映入眼帘的一幕让她瞬间愣了神。

她看到了自家艺人像是在表演戏法一样,一手拿着菜刀,一手拿着苹果,苹果正在他的手上装了轴承般挨着刀刃边缘翻飞着。

最后丁炙拇指和中指一捏,旋转着的苹果停了下来,然后掐着菜刀的那只手轻轻一拎,均匀保持一指宽的苹果皮呈弹簧状被拉起。

“你来啦?要吃么?”

丁炙努力做出和善的表情,把手中削好的苹果皮递了过去。

嗯,削苹果得用刀,所以我手上有刀就顺理成章,这波可以说是天衣无缝。

“谢谢,不用了。”

梁琼说完这句话就陷入了沉默,她需要重新整理了一下思绪。

好家伙,丁炙刚才一番莫名其妙的操作,直接把她情绪整不连贯了,本来想要责问对方为何不开门的话也被堵在了嘴里。

“哦,好的。”

丁炙见对方拒绝,也不介意,自己拿着苹果咬了一口,一边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对方。

与此同时,梁琼也同样在审视着丁炙,总感觉今天他似乎有了些莫名的变化,似乎,没有之前那般死气沉沉了?

眼前的男孩曾经是自己近几年来手底最赚钱的艺人之一。

丁炙是在初代互联网+全民选秀中末位成团出道的,不过可惜在限定团里,无论是在人气,性格,人设各方面都不如团里那排头的那几位,算是处于吊车尾的存在。

但别以为糊咖就不挣钱,就去年年尾那阵子,另一个平台按照丁炙他们这种路子,也搞了个女版的全民选秀,其中有一个未能最终成团的女孩后来被曝光了和原公司的合约纠纷,从解约合同来看,信息量非常大,把她从参赛那年7月到次年1月的各项演出收入呈现得清清楚楚。

短短半年时间,通过参加各种综艺、直播、见面会和商演各种活动,那个妹子就圈了差不多300多万。

当然,落在她本人口袋里的能有百分之几,那就天知道了。

说起来他长相也还算不错,五官硬朗,身材挺拔,不算是那种千篇一律的泡菜式帅哥,反倒属于现在圈内比较少见的阳刚系,想当初出道成团时,也是靠着这个吸了不少颜粉。

然而限定团这种东西,本就是赚一笔就跑的玩意儿,圈内这两年陆陆续续又举办了几次性质差不多的选秀,内卷分流了不少流量。

再加上同质化严重,都是造星工厂流水线作业,导致大多数这种类型的艺人都是昙花一现。

丁炙就属于这种类型,属于火过一段时间,但后续的资源并没有跟上来的。

不过以色娱人者碰见色起意者的都这样,就像去勾栏听曲的荒野大镖客能有几个会对花魁痴心绝对的对吧,又不是人人都是许白嫖。

毕竟下一个更乖。

后来团队解散了,作为团里糊比担当的丁炙这回更是前途渺茫,就在公司判断着他的剩余价值,琢磨着怎么压榨的时候,就突然爆出个大瓜来,直接把丁炙送上平生第一次热搜榜一。

那段时间热搜上曾经爆出了个女海王,被鱼塘里的一条鱼发了65页PPT控诉,引爆了网络。

这本来看上去和丁炙关系也不大,谁料到不知哪路神仙那么清闲,根据那PPT里的线索开始帮那个苦主找连襟。

结果这一找不要紧,直接根据一些蛛丝马迹找到了丁炙的头上来,时间线,情侣装,社交平台上一些照片细节之类的一应俱全。

曾经知名偶像爱豆也曾是女海王鱼塘里的一条鱼这种爆炸性新闻一出,这让本来热度已经稍减的女海王事件又被怼上了热搜,不过这次的主角不是那位女海王,也不是那条爆料的鱼,而是丁炙。

偶像塌房,塌的还是绿帽房,让本来有些变糊倾向的丁炙一下子出圈到人尽皆知了,只是这种热度谁爱要谁要去。

接下来的剧情就很顺理成章了,墙倒众人推,各种真真假假的流言绯闻四起,什么他们俩其实都是海王海后各玩各的。

甚至还有人“有理有据”地说他当初成团是靠身后有金主“推着”上位的,摆上几段聊天截图,还有戴着口罩,糊得连是男是女都看不清的几张“鲜肉金主酒店夜会”,就引发了一波所谓“求锤得锤”的网络乱欢。

有网络暴民为满足心理阴暗编造的,也有对家散布的,丁炙本就不多的人气也陷入了即将流失殆尽的窘况。

一开始公司方面还是打算公关挽救一波的,但这公司长于造星营销,短于危机公关,再加上当舆论成滚雪球之势时,事实是如何很多时候已经不重要了。

接下来便是放弃治疗,走流程一般,对谣言的律师函警告,对实锤的塌房行为的道歉,然后减少通告,选择性地消失在大众的眼里,暂避锋芒,等事情热度冷却。

期间团队好几次策划想要让丁炙重新回到大众视线当中,到最近一年来,他本人更是下定决心另辟蹊径开始转型,报了演技班潜心学习表演,想要靠着影视剧重新翻红,但始终打不出什么水花。

直至三年后的现在。

只是近两年来粉丝对于偶像的要求可谓是频创新低了。

以前是我家哥哥不能有嫂子!

现在是可以有嫂子,但可不可以只有一个嫂子。

以前是我家爱豆居然有孩子!天崩地裂,脱粉回踩!

现在只要孩子是自己肚子里出来的,那他还是感天动地有担当负责任的大好男儿。

以前爱豆给粉丝传送文件被发现,那恨不得当场乱棍打死。

说起来,丁炙在某种意义上也算是生不逢时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