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生长的某些想法
  • 我的人生过于平凡
  • 小镇一闲人
  • 2047字
  • 2022-01-07 11:20:02

大致人总是会迎来送往的。

苏杭发现自己最近很喜欢乱用成语,尤其是说出来些奇奇怪怪的用法。

迎来送往这个词用在这里一样的不合适,但是苏杭还是坚持用了这个词来形容这一段时间。

迎来安宁的那一段时间,应如是仿佛消失在了苏杭的人生中,只记得有这么个人。

而随着应如是的又一次出现,安宁却又好像消失不见。

话说明明是恋人,却成天的不发一条消息真的合适吗?

也说不上来究竟合适不合适,但是一切就正好这么发生了,安宁没有动静,应如是活跃了起来。

几乎一整个寒假,苏杭都是在和应如是的聊天中度过的。

——这么说也许有些夸张,但闲暇时间总是要聊上一两句,偶尔打打电话也慢慢地成了习以为常的事情。

转眼就是开学。

苏杭最近不知道为什么迷上了岛国一个叫做“东野圭吾”的作家,但是却又觉得这个作家的书实在是不适合摆放在书架上长久的阅读,正纠结要怎么办的时候却正巧和应如是提起了这件事,于是就得到了这样的一个回答。

“我有啊,我书架上一书架的东野圭吾。”

“好家伙!”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苏杭的眼睛都亮了。

于是就是每天早自习下的休息时间里,苏杭匆匆忙跑到应如是她们班门口,从应如是的手里接过一本书,然后把昨天已经看完了的一本还回去。

这样的“疯狂”阅读确实是让苏杭看了个爽。

作家的精力总是有限的,所以产出的作品也是有限的,但就算是换一个再怎么高产的作者来,他的作品也扛不住苏杭这种程度的“疯狂阅读”。

所以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后,应如是空着手走到了苏杭面前。

“没了。”

“没……没了。”

苏杭一时间有些没有反应过来,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满脑子都是——“那我今天一天该干什么”的问题。

他好像已经完全忘了还有学习这么一回事。

就算没有了东野圭吾的作品,日子却还是得继续,没有小说可以看,那还有其他的事情足以打发时间。

尤其是在晚上打电话打到一两点的情况下。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天晚自习结束之后回家和对方打一会儿电话居然已经变成了苏杭和应如是两个人之间的“默契”。

只是不知觉间,这个一会儿就变成了一两个小时,然后就是两三个小时……

苏杭偶尔也会想起那个叫“安宁”的姑娘来。

不得不说,安宁这个姑娘这一段时间表现得是真的安宁地离谱。

许是高三的缘故吧?

说起安宁,苏杭就想起最近为数不多的两件和安宁有关的事情来。

其实主要还是因为这两件事情都有另一个共同的“当事人”叫徐自明。

第一件事发生在寒假期间。

虽然大年初一被苏杭和董毅他们忽略了,但是在后来的一次聚会中徐自明还是接到了“邀请”,也许是喝得稍稍有些多,等几个人走在路上的时候,徐自明已经有些晕晕乎乎的了。

“苏……苏杭,你就别打我妹的主意了,你们两个没戏的。”

苏杭有些懵,一转头就看见知情的董毅和项山都憋着笑。

“具体说说?”项山接上了话茬。

这就不是憋着笑了,这是典型的憋着坏。

“我妹……我妹肯定看不上苏杭。”

“那谁说得上呢?”董毅也架上了茬。

“肯定……肯定看不上。你,你,还有你,哦,你不是……”徐自明的手依次拍在了苏杭、项山和董毅的身上,然后顿了一顿,又在董毅的身上拍了拍,“他们两个我还能不知道?都是渣男!我妹看不上渣男。”

“那就是说我可能有戏?”董毅确实是憋着坏。

“你?”徐自明盯着董毅看了看,“你更不可能,你太丑了。”

“噗!”憋不住笑的苏杭和项山。

“要不说是说相声的呢,就算是不清醒嘴皮子也不饶人。”

“不过话说,要是苏杭真的和你妹在一起了呢?”董毅毫不在意徐自明的“言语攻击”。

“不可能!”徐自明一挥手,“绝对不可能!”

“我就是说如果。”

“你……你再说我揍你哈。”

“噗!”

还是憋不住笑的苏杭和项山。

把晕乎乎的徐自明送了回去,三个损货这才肆无忌惮地爆笑了出来。

三个说相声的凑在一起,真的是怎么看怎么都像是有病的样子。

……

这件事之后的一段时间,大致是开学之后。

还是徐自明,只不过少了一个项山——这位又出去学习了。

“自明,还记得你寒假说的话不?”董毅偶尔碰到徐自明还是忍不住去“撩拨”一下。

“记得啊,怎么了?”

“说是苏杭如果和你妹在一起了……哎哎哎,你是不是找错对象了?”董毅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徐自明已经冲了上来。

苏杭看着两个人一个追一个跑。

有种幕后黑手的感觉。

这时候也总是能想起那个叫“安宁”的姑娘。

安宁啊……

真是说不清楚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姑娘。

……

日子过得匆匆,苏杭和应如是也已经聊了很长时间,和安宁也确定关系了很长时间。

“有时候我也有些搞不太明白。”苏杭也会和应如是抱怨,“我觉得我的恋爱谈了个寂寞。”

说过这么几次之后,苏杭最终还是做出了决定——结束这段名存实亡的感情。

所以苏杭考虑了很久,打了一大段文字发给了安宁,算是给这段少年懵懂的感情画上句号。

编辑了一大段文字的苏杭想不到,自己最终还是栽在了这个叫安宁的姑娘手里,甚至说,后来的苏杭心甘情愿地栽在了安宁的手里。

虽然那时候同样还是有很多不愉快。

当然,这是后话。

不算是多远的后话。

结束了和安宁的“感情”之后,再和应如是打电话的时候,苏杭的心里没来由的就多出了些其他的想法。

与其说是没来由的,倒不如说是有些东西在心里埋了很久很久以后,忽然就破土而生,生根发芽,肆意地生长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