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不是故事的开端,但确实是事故的开端
  • 我的人生过于平凡
  • 小镇一闲人
  • 2082字
  • 2022-01-05 11:20:04

其实不仅仅只是董毅和项山,苏杭自己也在“渣男”事件之后不久的将来陷入了一个自己给自己制造的,许久都没能挣脱出来的旋涡。

这大概也是苏杭后来在说起“渣男”的时候没有什么底气的原因——确确实实成了一个渣男的说。

但是眼下的苏杭还是一个正常人。

除了在和安宁谈恋爱的时候。

这大抵是苏杭听过的见过的谈过的最不像谈恋爱的谈恋爱了。

高中时期的恋爱原本就靠着为数不多的学校课余生活“维系”感情,尤其是安宁这个姑娘回到家也罕有什么交流的途径,再加上学校也没有什么说话和相处的机会,所以苏杭用了这样的一个词来形容自己和安宁的这场恋爱——名存实亡。

好像是有些过分了,应该是“形同虚设”更好一点。

苏杭后来也和回来的项山聊起过这件事情,说除了自己心里知道自己和安宁尚在恋爱之外,好像找不到任何恋爱的证明。

令人苦恼。

这样的苦恼困扰了苏杭很长一段时间。

很快就在这样的苦恼中迎来了回来的项山,毫不讲情面的期末考试和短暂的寒假。

之所以说是短暂,是因为学校为了提高高三学生的高考成绩,促进高三学生在寒假也能保持良好的学习态度等等等等,决定要在寒假多上20天的课——所以寒假只有短短的二十来天。

但是寒假总是美好的。

……

大年初一。

百无聊赖的苏杭待在家里,想去哪里解解闷,但是大年初一又有几家开着的店呢?重点是又能有几个愿意出来的人呢?

直到晚上七点多的时候,项山的消息随着“叮咚”的一声响弹了出来。

“出来玩儿吗?”

“出,去哪儿?”

“驴行。”

苏杭听过这个名字,是个街边的小酒馆。

“成。”

“那好,你快到了打电话,我出去接你。”

三言两语就敲定了下来,百无聊赖的大年初一可算是有些事情可以做了。

现在的苏杭还不知道,这个百无聊赖的大年初一就是一个导火索,很多令人怀念的、令人不快的、令人想说又不想说的、令人感慨颇深的事情都从这个大年初一开始。

穿外套、换鞋、和父母打了个招呼,苏杭就“目标明确”地向着项山说的那个小酒馆赶了过去。

项山叫过去的还有董毅。

“渣男”事件似乎是落下了帷幕,后来具体还有什么事苏杭也不清楚,但是“渣男”的名头项山算是彻底坐实了。

“呦,渣男!”见到项山的第一眼,苏杭就笑着叫了出来。

“滚滚滚滚滚!”项山忍不住笑骂。

“呦,这不是渣男吗!”项山的话音尚未落下,另一道声音就响了起来,顺着声音看过去,正是笑着过来的董毅。

“滚滚滚滚滚!”这时的项山像是个复读机。

“怎么着,大年初一怎么想起约我们出来了?”

“家里来了几个亲戚。”项山的脸上满是嫌弃,大概是有个两个字的“形容词”没有被说出来,“现在家里闹哄哄的,实在是待不住人,干脆出来透透气。”

就算是重生了一遭,但是对于项山口中的这些“亲戚”,苏杭也同样深有感触。

你说你在写小说,他们就说你写小说有什么用,还不如好好学习。

你说你写小说已经挣了不少钱了,他们就说都是快钱,挣几个月就挣不到了,还不如好好学习。

你说你现在是多少多少名,他们就说只是一个小县城而已,名次算不了什么。

你说你的分数已经够了什么水平,他们就说平时考试的成绩都做不得数。

……

总之就是非常窒息。

而项山因为家庭环境的原因,这样的亲戚有过之而无不及。

和项山一起走进小酒馆,一张桌子上已经摆好了酒具——其实主要就是项山在喝,苏杭和董毅喝饮料陪着。

三个人谈天说地的吐槽了将近一个小时,下午吃的饭似乎也已经消化的差不多了。

“要不咱出去吃点儿烧烤去?”项山止住了话头,开口问道。

“成。”苏杭点头。

“就咱们三啊?”董毅把话接了过来。

“那实在不行再叫几个人?”

“叫几个吧,我联系叶子昂看看他能不能出来。”

“那行,我把我家来的那两个表哥叫出来。”这次说话的项山。

“那我……我叫谁?”其实苏杭自己也不知道该叫谁,适合现在叫出来的大概率都叫不出来。

“你叫应如是吧,前几天她还和我们说你来着。”董毅又一次接上了话。

“应如是啊……”苏杭沉吟,“她大概率是出不来的,暑假我给她给东西的时候还聊过,她晚上九点半就门禁来着。”

“嚯,那估计是叫不出来了。”项山一面发消息,一面当了一次“捧哏”。

然而就在这时,苏杭却忽然冒出了一个主意。

“出不来是她的事,叫不叫是我的事,反正她出不来嘛,叫一叫也无妨。”

“???”

“???”

董毅和项山如出一辙的表情。

说着,苏杭就掏出了手机,一条消息发给了应如是。

“我们这会儿在驴行,我,董毅和项山,准备再叫几个人出去吃烧烤去,你来不来?”

点击发送。

接着编辑第二条消息。

“九点半的门禁估计是……”

“来!”

哦豁。

删除已经快要打完的字,重新输入:“你不是九点半的门禁吗?”

“今天我家就我一个人!”

得了,这是能放飞自我了。

“叶子昂出不来。”

苏杭还没打出下一条消息,这边的董毅就已经宣告了失败。

“我那两个表哥等会儿就下来了。”然后是项山。

“那什么……应如是好像是能出来的。”苏杭只能“通报”了自己这边的情况。

一边说着,一边看着手机上的消息。

“你这会过来接一下我吧。”

“行。”苏杭回了一个字,就又看向了项山和董毅。

“你们两个现在这儿等等吧,我去接一趟应如是。”

“能出来?”

“能。”

“那成,去吧。”项山和董毅重新坐了下来,苏杭则收拾收拾,拉上了衣服拉链,从这个名叫“驴行”的小酒馆走了出去。

虽然是大年初一,但是风刮在脸上还是挺冷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