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其实也有挺多事情
  • 我的人生过于平凡
  • 小镇一闲人
  • 2051字
  • 2022-01-04 11:20:03

骤然谈起应如是的时候,苏杭发现自己忽然有些无言了,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又说不出来,只能打个哈哈,“你是怎么知道我和应如是的?”

“应该说是大部分人都知道你们两个吧?”安宁的声音传来。

“算了算了,不说这个。”苏杭见势不妙,想要转移话题。

好在安宁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死磕的打算,接着和苏杭聊起来其他的事情。

两个人就这样边走边聊,不知不觉已经从七点多走到了九点多。

“时间也差不多了,就早点回家吧。”说话的是苏杭。

安宁点头。

“还有就是……”苏杭这时候忽然有些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啊喂!之前的发直球的那种心态哪儿去了?!

“我以前也没有谈过恋爱,家里盯得也紧,所以……”安宁也知道苏杭想要问的是什么,开口回答道。

“所以?”苏杭没来由的有些忐忑。

“我们两个先试试吧。”

“没事没……诶?”苏杭下意识的以为安宁是要拒绝自己,话都说了一半之后才反应了过来,“你刚才说的是我们在一起……试试?”

安宁点头。

“好啊好啊。”确认自己没有听错,苏杭这才欢快的应了下来。

这句话出来之后,苏杭和安宁忽然就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气氛反而变得尴尬了起来。

一路无话。

目送着安宁拐进了小区,苏杭这才回头向着家里走去,但是还是按捺不住心中莫名的喜悦之情,打开手机发了一条说说——

“永远相信美好的事情即将发生”

某品牌的广告,但是事实好像也确实是这样。

美好的事情总是正在发生。

……

如果说表白成功的苏杭心里是异常愉悦的话,那后来的日子对于苏杭来说就多少有些不太好受了。

安宁说的确实是实话——她从来没有谈过恋爱。

但是问题就在于,这个“从来”确实是“从”得过于实在了。

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安宁大概是一时间还没有办法从朋友和恋人这两种关系之间找出明确的区别来,偶尔和苏杭走在一起的时候还是会觉得尴尬。

有时候在晚自习结束之后,苏杭也会飞快地赶到安宁她们班门口,准备着送安宁回家。

在苏杭看来,高中生谈恋爱也不外乎就是这么一点事情——在不长的一段路上聊聊天,说说话,然后做贼一样的在差不多的距离告个别。

偷偷摸摸未尝不是一种乐趣。

但是遗憾的是安宁好像并不这么想。

自从苏杭在她的教室门口等了几次之后,安宁就提出了第一个要求,或者说是商量的态度提出了第一个“议题”——教室门口等好像是有些“危险”了,能不能换一个地方?

仔细想一像的话好像确实是这样的,所以苏杭答应了下来。

几天后……

“你送我的话送到十字那里就行了吧,有时候我妈会出来接我,可能会被发现。”

“嗯……行。”

你是安宁,你说的对。

又是几天后……

“以后还是送一半吧,我还是有些担心。”

“嗯…………”

你是安宁,你说得对。

然而几天后……

“昨天我妈在学校门口等我来着,看到我们一起走了,回家去还问我来着……”

“嗯……所以?”苏杭似乎知道安宁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你还是不要送我了吧,我们放学的时候走到校门口就行了。”

“……”

其实有一瞬间苏杭是想要问一问面前这个姑娘的,但是换一个角度想想,安宁担心的这些也确实是有些道理的。

苏杭已经老皮老脸了,让老师说说,让家长说说都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情,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就完事儿了。

但是安宁不一样,毕竟是姑娘,如果真的因为高中谈恋爱这样的事情被发现了的话,要面临的批评可能要比苏杭要面临的严重得多。

所以苏杭又一次点头了。

谁让你是安宁呢?

……

自此,用苏杭的话来说,两个人开始了一段最不像谈恋爱的恋爱。

就这样持续到了学期结束。

后来的苏杭说,高中真正有意思的事情都集中在了一起,从十一月开始,一直到五月多才算是结束。

这里的意思也许需要打上引号。

苏杭和安宁的感情算是其中之一。

另一件事就是项山和叶怀玉的感情问题。

随着项山外出学习专业课,两个人也开始了异地恋的“征程”。

也不知道究竟是谁的问题,反正项山和叶怀玉两个人终于是在十二月出头的时候选择了分手。

理由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项山说叶怀玉在异地恋期间给别人表白,被表白的那个人正好认识项山,把消息发给了项山。

叶怀玉说项山血口喷人,就是为了分手,说出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理由,总之就是也委屈的不行。

但是女孩儿的话好像确实是更容易被大家所相信的,所以项山虽然还没有回到学校,但是“渣男”的名声已经传播了开来。

连带着还误伤了无辜的董毅。

一年的时间下来,董毅和项山、苏杭的关系早就非常不错,有节自习课董毅在和自己后桌姑娘聊天的时候,就提到了最近“沸沸扬扬”的“渣男”事件。

“其实我和项山、苏杭的关系都挺好的,项山也是个挺好的人。”

这句话一出,后桌姑娘立刻就变了脸色,“呸,渣男!”

“啊?”董毅有些没反应过来。

“帮渣男说话,你不是渣男是什么?”

“那还有苏杭呢?”

“苏杭不算。”

“???”董毅一脸不解地看着自己后桌的这个姑娘,半晌想不到应该说什么话。

……

“我一个说相声的,第一次让人说得无话可说了你知道吗?”

这是董毅在和苏杭复盘这件事时发表的观点。

“所以说你们班姑娘的眼睛是雪亮的啊。”

“不可能!”董毅吐槽,“要说渣男也是你和项山,关我董毅什么事儿?”

后来等项山回来再说起这件事的时候,三个人还是得乐上一阵,相互diss对方是渣男,只不过那时候的每个人好像都没有现在这么有底气了。

奇了怪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