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除了主人好像谁谁都尴尬
  • 我的人生过于平凡
  • 小镇一闲人
  • 2059字
  • 2022-01-03 11:20:04

就通常理性而言,绝大部分人的第一次表白,尤其是在冲动的情况下的第一次表白往往都是被拒绝而收场,接着就通常是无疾而终,两个人的关系也好,原本不错的观感也罢,总是会因为一个鲁莽的决定而不可避免的走上这样的道路。

苏杭和安宁也是这样。

至少在苏杭看来是这样的。

炎热的暑假终于还是结束了,苏杭迎来了炎热的高三第一学期。

老师和家长们都不约而同地紧张了起来,高三在他们的眼中远远比人生中的任何一年都要重要,虽然事实也是如此。

苏妈在开学前和苏杭开诚布公的聊过几次,不外乎就是希望苏杭先把手头的小说停上一年,好好地在高三“冲刺”一年,考一个好大学,至少能让自己的未来看起来好一些。

苏杭拒绝了苏妈的这个提议,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能学到的这个程度对自己来说就已经是一个很好的交代了。

潜心学习还能有成绩的提高吗?

答案是肯定的。

但是苏杭自己也很清楚,还能再提高多少呢?、

重点是,花费那么多的时间只为了非常不明显的提高,从而舍弃自己稳中有进的小说写作,真的是一个合理的决定吗?

所以苏杭最终还是决定先不放下写小说的事情,至少在高三的第一个学期暂时先不放下。

至于高三的第二个学期……

或许一个学期的学习下来发现自己还能有很长足的进步呢?

苏杭不傻,自然也是能知道哪个重要、哪个不重要的。

一个暑假都没有见到安宁的苏杭在开学的这一天无端的有些心跳加速,明知道其实就算是见面也不过就是点点头、打个招呼,甚至于在这个三千多人的学校里,能不能偶尔见到都还是两回事,但是苏杭就忍不住地心跳加速。

一周,两周,三周,四周……

苏杭偶尔能在校园里碰到安宁,笑着抬手打个招呼就能傻乐半天。

项山也已经奔赴外地学习专业课,苏杭在学校的朋友肉眼可见地就少了一个,能时常聊天联系的也就只剩下了董毅。

所以偶尔觉得有些无聊的苏杭找到了一款MOBA类游戏。

其实从八月中旬开学一直到十一月的事情都乏善可陈,唯一需要好好提一提地也许就是关于安宁的生日。

因为种种原因,好吧,其实就是记性不太好的原因,苏杭完美的错过了安宁的生日。

虽然……就算是错过了忘记了安宁似乎也不会有什么不满的就是。

又不是自己男朋友忘记了自己的生日。

但是苏杭还是“热血上头”,带着自己从航天城那边带过来的挺精美的一个纪念品在安宁生日后的几天送到了她的手中。

美其名曰“补上”。

这件事是发生在十月多的,算是苏杭和安宁之间一个小小的插曲。

还有另一件事。

苏杭喜欢安宁这件事在一定范围内其实已经不能算是个秘密了,偶尔也会有人来和苏杭开开玩笑什么的,但是毕竟是一定范围,所以总是会有被蒙在鼓里的傻孩子。

比如说徐自明。

他只直到苏杭喜欢高二的一个学妹,至于是哪一个还不太清楚。

有时候苏杭也会忍不住地感慨,人生往往就是这样的神奇而有缘分。

往年都是各在各家过生日的“传统”被打破,徐自明也不知是怎么想的,忽然就找到了苏杭。

“苏杭,这周六晚上我在我家过生日,你也过来吧?”

“诶?”苏杭有些意外。

“就过来一起吃个饭,玩会儿嘛。”徐自明“盛情相邀”。

正好这几天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苏杭稍加犹豫,还是决定了去徐自明家给这家伙庆祝一下生日。

周六下午,徐自明早早地就联系上了苏杭。

“今儿都有谁来啊?”

“我的几个亲戚……”徐自明欲言又止。

“也就是说,就我一个外人?”

“好像确实是这样的。”

“???”苏杭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所以你是怎么想的,至少也把猴儿他们都叫一叫,都是你的亲戚,那得多尴尬?”

“不尴尬不尴尬。”徐自明嘿嘿笑着拍了拍苏杭的肩膀,“都和咱们差不多大,还有一个是你的同学。”

“谁?”苏杭觉得有些不妙。

“安珺。”

“安……安珺?”苏杭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她是你亲戚?”

“我妹。”

“你妹!”

后一个是在骂人。

安珺和苏杭似乎一直有些不太对付,也说不上来究竟是为什么。

其实就苏杭自己来说的话,自己和安珺也不太对付,大概就是那种……气场上的不对付,在看到安珺的第一眼,苏杭就觉得自己不想和这个人交朋友的那种不对付。

至于安珺是怎么看待自己的,苏杭就没有去了解过。

反正八月多的时候被安珺“堵”到过一次,交流大致就是“你离我妹远点儿”之类的警告,和不痛不痒,没有什么底气的“辩驳”。

这是最近的一次交流。

实话实说,听到安珺这个名字的时候,苏杭有种扭头就走的冲动,和这个人在一张桌上吃饭,实在是有些……敬谢不敏。

奇怪的用法增加了。

但是接着就是另一个名字——安宁。

行吧。

之前脑子短路也没有想到反差如此之大的两个人居然是亲姐妹。

到徐自明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安宁他们暂时还没有来,徐自明的父母已经开始在厨房里忙活了。

坐下没多久就响起了敲门声,苏杭跟着徐自明一起开了门,就走进来两个脸上都写着意外的人。

安珺和安宁。

安珺脸上写满的是“你怎么在这儿”的惊讶,然后就是“嫌弃”。

安宁脸上切切实实地写满了“你怎么在这儿”的惊讶,然后还是惊讶。

抬手向着安珺和安宁分别打了招呼,这让一旁准备介绍的徐自明脸上也浮现出了惊讶的神色,大概翻译一下可能就是“你丫怎么都认识”这样的意思。

一顿饭吃得不能说宾主尽欢,只能说几乎没有什么关系。

主欢不欢不知道,反正作为“宾”之一的苏杭就是一个感觉:尴尬极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