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苏杭的思绪
  • 我的人生过于平凡
  • 小镇一闲人
  • 2065字
  • 2022-01-02 11:20:05

期末考试匆匆的来又匆匆的走,苏杭还是一样的水平,鲜有进步和罕有退步,每天也是和往常一样的按部就班,除了时不时地惦记某个姑娘。

“真是让人觉得安宁啊。”苏杭有时这么感慨。

项山也找到了自己的路子,和苏杭重生之前一样,选择了学习播音主持,成为了艺考大军中的一员。

董毅和叶子昂等人和苏杭他们的关系经过一年的发展也已经挺不错了,尤其是董毅,已经算是成了苏杭和项山的死党。

有时候人和人的关系就是这么的奇妙。

随着期末考试落下的帷幕,苏杭也终于闲了下来,所以就忍不住地想要找点事情做。

每天写小说已经不算是什么事情了。

最终经过商讨和商议,苏杭开始了一趟一个人的旅行,孤身前往住在某航天城的姑姑家。

二十多个小时的颠簸之后,苏杭在街边的小店吃了一碗牛肉面,整个人才算是恢复了些精神,这几天的存稿已经准备好了,放开手脚开开心心的玩上半个月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但其实也没有什么好玩的。

去看看古城,看看风景区,再跟着自家姑姑去发射中心能供人观看的区域转转看一看。然后也就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了。

至于游乐场,一个人去总显得孤零零的。

所以苏杭忽然就想到了某个人。

……

苏杭最终只在姑姑家住了一个礼拜,就决定踏上返程的高铁了,在离开前苏杭还转着买了点航天城特色的纪念品——书签啊摆件啊什么的。

摆件是准备要送给安宁的。

……

这个暑假显得有些无聊。

项山去外地准备学习自己的专业了,猴儿回了老家,其他人苏杭一时半会也想不到还能联系到谁,每天就只能在家里打打字,看看小说,看看动漫。

除了这些,苏杭总觉得似乎还是少了点什么。

群里安安静静的,没有人说话。

家里也安安静静的,父亲母亲都出去打麻将去了。

苏杭头一次觉得这样的安静实在是让人有些待不住,干脆站起身来就向着屋外走去。

下午三点多正是太阳最毒辣的时候,苏杭一走出楼道门就觉得一股热浪扑面而来,太阳照在院子里的水泥地上看着稍有些刺眼。

捡着有阴凉的地方走,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小城里唯一的一座公园。

公园的湖里有不多不少的几条小船在慢悠悠地动弹,苏杭也想租一条小船,但是看看孑然一身的自己,再看看那条一个人大概掌握不住的小船,掏出手机来哒哒哒地打了一行字,稍作犹豫又删的干干净净。

也不知原本是想发到哪里去的。

把手机重新装回兜里,在湖边的椅子上坐着看湖里的船和风吹过水面上泛起的波纹,苏杭忽然就有些放空。

从自己重生到现在已经有两年的时间了,两年里买到了自己的房子,做了很多自己喜欢的事情。

但是很多事情好像也因此变得有些不太对劲。

苏杭先想到的是安宁。

自诩为“老男人”的苏杭自己也想不通,为什么就是那么一对眼的时间,就那么短的一个下午的时间,自己原本平稳的心态就被打了个稀碎,一切都开始变得有些不同,甚至于让自己冲动之下选择了直接表白。

真是一个神奇的姑娘。

这是苏杭就这件事对安宁的评价。

其实,好像还有另一个神奇的姑娘。

如果说安宁是让苏杭不可控制地有了心动的感觉,让苏杭开始头脑发蒙的话,另一个姑娘在苏杭这里就少显得有些奇怪了。

应如是。

苏杭很喜欢这个名字,很大气,但是具体大气在那里苏杭自己也说不上来,反正就是无端的觉得大气。

应如是……是个怎样的人呢?

苏杭说不上来,想了很久也想不明白,但是却有一种没来由的感觉,应如是这个名字的主人,还有很多影响尚没有带给自己。

至于重生的自己呢?

苏杭觉得自己也许是有些变化的,重生之前的很多不好的习惯在有意的控制之下没有再次出现在自己的身上,但是这两年好像是越来越能完美融入分段了。毕竟也只是将将要毕业的大学生,非要说什么社会经验、生活态度什么的,还是稍有些不足的。

如果真的是一个成熟的苏杭,大约也做不出一记直球直接表白的事情。

胡思乱想了很久,太阳散发出的温度已经不是那么让人难以忍受了,站起身来伸个懒腰,看看表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发呆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就像是眼睛一闭一睁就过去的一个晚上一样。

苏杭一直觉得自己就是个普通人,平生最大的理想也不过就是在这个小县城里衣食无忧,找一份不用上班就能挣钱的工作……

好吧,梦里才有。

就算是写小说,也要每天笔耕不辍,也许再过几年就要大把大把的掉头发。

不过至少现在看起来头发还是很茂密的。

随着苏杭的胡思乱想,时间也缓缓地从思绪的夹缝中逝去,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已经是将近下午五点了。

上一次像是这样的发呆,好像是在那七天的时间里。

苏杭也不知道今天的自己为什么会忽然有了这么多的感慨或者说是思绪,好像就是从向着安宁表白那次开始的,一切都滑向了另外一个完全无法被掌控的方向。

虽然这么说显得有些中二,但是苏杭一直都这样认为——从重生开始直到那天那件事为止,所有的事情都是被自己所掌控的。

写小说也好,选择文科也好,或者是其他的什么都好,苏杭总觉得这一切都尽在自己的掌握。

直到一个叫安宁的姑娘“闯”了进来。

或者说是自己闯进了那个叫做“安宁”的姑娘的生活中之后,一切都开始变得奇怪了。

但是仔细想想,如果非要追溯苏杭的变化的话,再往前倒半年多,从那个叫应如是的姑娘出现的时候,一切就已经开始有些奇怪了。

而苏杭只是在见到了安宁后,给缓慢前进的改变狠狠地给了一脚油门,然后就自己就有些“晕车”了。

大抵如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