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一记直眉楞眼的直球
  • 我的人生过于平凡
  • 小镇一闲人
  • 2037字
  • 2022-01-01 11:20:02

用后世的话来说,苏杭也算不上是什么社交牛逼症,就算是重生之后面对这些心理年龄比自己小了不少的高中生,苏杭也很少能主动地去和别人搭话。

不然怎么是个捧哏呢?

其实这么说倒也不是很恰当,苏杭自认为自己的话很少,但是在关系要好的项山看来,苏杭的话其实并不少,尤其是有什么他感兴趣的话题的时候,苏杭就是一个源源不断的话题产生器。

只可惜现在骑车在苏杭旁边的不是能引起来一个他感兴趣话题的项山,而是在苏杭看来确实有些安宁的同样不怎么说话的安宁。

只是苏杭自己也说不上来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在驱动着他,让他忍不住地去和这个刚认识不到一个小时的看起来就内向不说话安宁姑娘搭话。

“好像从来都没有在文学社的活动上见过你诶。”苏杭挑了一个话题。

“其实我去过的。”安宁的声音不大,但是正好能让苏杭听得见。

“啊?啊,去过的啊……”苏杭忽然觉得有些尴尬,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两只手把着车把,还是一截不太平坦的下坡路,也不好腾出一只手去挠挠自己的后脑勺,“那你一定是不怎么说话的吧?”

苏杭强行给自己找补,说了一句看起来和废话没有什么区别的废话。

所幸安宁姑娘并没有再出声让苏杭更加尴尬,只是点了点头。

然而苏杭还是觉得有些尴尬了起来。

先前已经在路上走了一段时间,这种尴尬的场景也没有再持续很久,骑着车在最前面的项山的速度就降了下来,扭过头向着后面喊了一声。

“我们基本算是到了。”听到项山的声音,苏杭也扭过头看向了旁边的安宁,说了一句废话。

安宁不知道在想什么,没有说话,还是只点了点头。

“苏杭!苏杭呢!”前面传来了项山的大嗓门。

“来了来了。”苏杭应了一声,脚上一用力就骑着车子冲到了最前面,“怎么,喊我什么事儿?”

“喊你什么事儿?”项山颇有些嫌弃的语气,“你自己琢磨琢磨这一路上你都在干什么?”

“啊?”苏杭装傻。

“啊!”项山跟了一声。

“啊。”

“啊?”

两只乌鸦,不是,两个人对着“啊”了几声,最终还是项山先憋不住几乎要溢出来的嫌弃。

“啊个屁,过来帮忙把烧烤架拿下来!”

旁边的叶怀玉却是憋不住的笑。

一对好基友手上没闲着,嘴也几乎没有停过,不是在互怼就是在互怼的路上。

直到把所有要布置的布置好了之后,项山这才“冷漠”地抛下一句“我去找我家怀玉”,接着就拧开了一瓶水走到了叶怀玉的旁边。

“呵,男人。”苏杭冷笑,一扭头就看到了不远处走过来的安宁。

“还有什么要帮忙的吗?”

“啊?啊,没有了没有了,等碳再热一热就可以帮忙吃了。”

呵,男人。

随着时间的流逝,气氛也慢慢地好了起来,毕竟都是正值青春年少活泼好动的高中生,再加上有苏杭和项山两个忙前忙后的“大厨”,基本上每个人边吃边聊都玩儿的不亦乐乎。

苏杭和项山也烤得不亦乐乎。

“怎么感觉我们是来干活儿的?”

“不,只有你是来干活儿的。”项山扭过头用莫名的眼神看了苏杭一眼,“我是来给我家怀玉烤串的。”

“滚滚滚滚滚!”苏杭绷不住了,前世的这个好友好像也没有这种奇奇怪怪的语言的行为,怎么重生一遭自己尚且没有多大的变化,这位却马叉虫了起来?

莫不是重生的是他?

玩笑归玩笑,苏杭还是很清楚自己这个好友的尿性的,只是正好借着这股风浪了起来罢了。

毕竟前世的自己对项山的评价就很简单——划船不用桨。

全靠浪。

……

美好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不知不觉间一下午也匆匆忙地过去,甚至就连作者自己也不知道究竟要怎么细说中间的事情和交流,但是苏杭就莫名其妙地觉得这个叫安宁的姑娘实在是太戳自己的心了。

“我决定要向安宁表白。”

第二天的苏杭看着眼前的项山,语气严肃。

“???”项山的脸上打出了三个问号,“今儿怎么了这是?”

“就是要给安宁表白啊。”苏杭说得好像很轻描淡写的样子。

项山抬起手在苏杭的脑门上摸了摸,又放在自己的脑门上试了试温度。

“也没发烧啊这……”

“实话实说,我认真的。”苏杭盯着项山,“来找你帮忙看看该怎么办。”

毕竟也算是几年的好友,在看到苏杭露出这副表情的时候,项山就知道眼前的这个家伙确实是认真了。

只不过……

“这才刚刚认识一天而已啊!就算想要表白,会不会也有些太仓促了?”

“似乎是有些……”苏杭也点了点头,“所以……”

“所以?”

“所以仓促就仓促了吧。”

其实苏杭也觉得自己这样不太好,但是也说不上来是什么原因,就像是作者也写不出他们认识的那一天的许多事情一样,苏杭自己也不想去再考虑那么多有的没的,反正就是好像挺喜欢的,就想要表个白试试。

“要不……再等等吧,我也问问我家怀玉,看看那个叫安宁的姑娘到底怎么样。”项山还是想劝一劝苏杭。

当天下午叶怀玉的消息就发到了苏杭的手机上——“抓紧时间下手”。

所以苏杭就直接A了上去,打出了从自己出生到重生再到现在的最直的一记直球,一记直到很久以后的自己都不忍直视的直球。

曲线求国都尚有可能失败,更何况是苏杭这样毫不掩饰的直球。所以没有任何意外,苏杭的表白以失败告终。

算是……失败了吧?

但是毕竟多多少少还是在安宁这里挂上了号,偶尔见一见,打打招呼,刷刷存在感倒挺好。

主要是苏杭自己也不觉得尴尬。

……

送走了高三的学子,也终于轮到苏杭自己从四楼搬到高三专属的那栋楼上了。

高三就要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