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安宁
  • 我的人生过于平凡
  • 小镇一闲人
  • 2032字
  • 2021-08-11 20:30:23

和苏杭说定了这件事之后,项山就又“匆匆”地跑去找叶怀玉,苏杭一个人溜溜达达的就到了操场,转悠一圈,还是觉得有些无聊,又重新溜达着回了教室。

说来也怪,之前好像也没有这种感觉,一个人在操场上溜达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但是这次就是莫名奇妙的觉得无聊。

就好像是……

就好像是忽然间变得孤家寡人了一样?

这个例子有些不太恰当,但是苏杭满脑子都是这样的例子。

第二天的大课间来相声社这边的人没有几个,董毅和叶子昂不知道是有什么事,在提到说相声的时候吞吞吐吐了半天,最终还是拒绝了。

应如是还是照常没有来参加这次的活动,苏杭原本是想问问来着,但是无论是景伯宏还是叶子昂,都很“默契”地没有提起应如是,苏杭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问出来。

其实苏杭心里已经大概地有个猜测了,往常总拿着应如是和自己开涮的景伯宏忽然间变得“沉默寡言”的时候,苏杭就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最终定下来代表相声社参加学校五四的还是项山和苏杭。

两个人倒省了事,商量着定了一个传统段子之后,就基本没有怎么碰过面,对活儿就更没有什么机会。

不过段子都是熟悉的段子,苏杭又是个捧哏的,主要的压力还是在项山的身上,不用花时间对词儿,苏杭也乐得清闲。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

……

“是吗?”苏杭看着眼前的李子童,笑着应了一声,“其实我大概有些猜测,也没人给我说一说,后来慢慢地就忘了再问。”

和李子童是在校门口遇到的,这个小姑娘早知道了项山和叶怀玉在一起的事情,不过也许是想开了的缘故,倒也没有什么情绪,见了苏杭还是该叫哥就叫哥,一点都不含糊。

这次李子童带来的消息是模棱两可的应如是似乎好像大概是和什么人在一起了。

苏杭也说不上来自己是什么感觉,好像是松了一口气,又好像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将近一年的时间里,自己和应如是的关系已经发展得挺好了,虽然已经大概有了这样的猜测,但是听到的时候还是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

其实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好。

苏杭这样对自己说。

本来和项山他们说的就是不可能嘛。

这证明自己看人看事的眼光还是比较精准的,有没有可能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只不过……

只不过如果不说那么多不可能呢?

脑海里的想法乱七八糟。

乱七八糟间,李子童也进了教室,苏杭一个人在校园里溜溜达达。

就算是算上前世,苏杭也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第一次有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就好像是什么东西闷闷的把人装了进去,外面乱糟糟吵闹闹的声音,落在耳中就降低了不少的分贝。

苏杭也没有想过要去找应如是求证一下。

实际上没有什么必要。

该发消息的话不是早就会发消息了吗?

转眼就是五四青年节。

苏杭和项山最终来了一段《八扇屏》,几段贯口下来着实是把项山累了个够呛。

然后就是安安稳稳的三十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三十天,苏杭和项山两个人琢磨琢磨,决定趁着高三高考的那两天假期再做一次团建。

上一次是相声社的,这一次正好轮到文学社。

总而言之就是找个机会出去玩儿。

大概是苏杭这个学期以来一直都沉迷于自己的小说“创作”的缘故,文学社的活动也罕有参加,所以在群里提出这件事的时候,有反响的也就那么几个人。

好在文学社人多,再怎么还是有十来号人表示自己想去参加。

在六七年以后的日子里,项山说他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和苏杭组织了这次“团建”。

而对于苏杭来说,这次“团建”也算是意义非凡。

用苏杭自己的话来说,如果非要给人生加上几个转折点的话,那这次的团建可能就是转折点的那一起笔,很多变化看似来得气势汹汹,但实际上都脱不开这一起笔。

大概就是……蝴蝶扇动的那一下翅膀?

“团建”的时间定在了六月六日,正好是高考开始的那一天。

实际上也不出苏杭的预料,表态想要参加的十来号人到最后也就来了三四个,算上叶怀玉、项山和苏杭,拢共也就五六个人。

其实非要说“团建”也没有什么好建的,无非就是一群孩子出去说说笑笑,顺便烤点儿烧烤满足满足口腹之欲。

苏杭和项山到的最早,留下董毅等其他人,两个人直奔附近的菜市场,又买了点素菜回来。

肉在头一天就已经用腌料腌制好,现在就在苏杭的包里背着。

等苏杭和项山从菜市场回来的时候,要来的人都已经到齐了,基本都是熟识的面孔。

有一个例外。

“这是你部门的成员。”叶怀玉站在那个有些陌生的姑娘旁边,向着苏杭介绍,“你应该见过。”

“诶?”苏杭有些意外,但还是很实诚的摇了摇头,“我有些轻微的脸盲,确实是没什么印象了。”

“我叫安宁。”姑娘似乎也是有些内向,声音不大,言简意赅。

“安宁……”苏杭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点点头,然后转向周围的其他人,“既然人都到齐了,那我们就准备出发吧。”

因为提前商量好的缘故,每个人都是骑着自行车来的,随着苏杭的一声招呼,一群高中生就拍成了一溜儿,跟在项山的后面,向着已经定好的目的地过去。

其他人都是文学社比较活跃的成员,多多少少都能聊得来,慢慢地就凑在一起聊了起来,项山和叶怀玉两个人骑着车子在最前面,苏杭回头看了看,就看到那个叫安宁的姑娘一个人骑在最后,脸上也看不出有什么表情。

“还真是安宁。”苏杭忍不住自言自语的打趣了一句,蹬车子的速度也放慢了下来,遛到了这个叫安宁的姑娘旁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