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仿佛刚闭关出来的苏杭

  • 我的人生过于平凡
  • 小镇一闲人
  • 2144字
  • 2021-07-24 19:53:24

拿卡文来形容苏杭现在的状态可能有些不太贴切,卡文是明知道接下来要写什么,但是怎么写都不满意,而现在的苏杭则是感觉自己好像应该做件什么事情,可是却朦朦胧胧的看不清摸不着。

客厅里传来大人们的说笑声,和春晚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很是热闹。

在阳台上占了有十来分钟的苏杭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像是要把那些迷茫什么的都吐得干干净净。

从兜里摸出手机,给关系不错的几个人都发去了春节的祝福。

回消息最快的还是应如是。

接着就是项山和李子童。

其实大家的回复都大同小异。

……

苏杭也说不上来自己的这个寒假过得究竟怎么样,反正在不知不觉之间寒假就已经接近了尾声,新书几易其稿之后也勉强有了三万多字的存稿,背后的废稿可能就有十来万字了。

这本书苏杭就想要好好地写一个故事,只是单纯的为了自己心里的那个叫做“文学”的梦想。

开学的时候就已经是春天了,温度有些回升,但是路边光秃秃的树木还是一样的光秃秃,隐约好像有些要发芽的样子。

“苏杭!”

项山远远地就看到了苏杭,喊了一声。

项山的这个寒假过得并不算是愉快,各种各样奇葩式的亲戚在过年的时候就纷纷冒了出来,虽然说也造不成什么实际的损失,但是也应了那句话:癞蛤蟆爬脚背上——不咬人也膈应人啊。

苏杭一面听项山抱怨过年遇到的那些奇葩的亲戚,一面时不时地回头看看。

说来也怪,以往都是应如是在一个不注意之间就出现在了身后,但是在今天忽然想见到应如是的时候,身后来来往往的却都是些不认识的面孔。

项山在教学楼的一楼遇到了叶怀玉,很不讲义气地将苏杭一个人抛下,去找叶怀玉聊天了。

教室已经热闹了起来,同学们陆陆续续地坐在了教室里,苏杭也一个人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同桌是一个时常卡点来的姑娘,所以座位现在还是空的。

“转眼就又已经快要到高三了啊。”苏杭透过窗户看着对面楼上已经坐得整整齐齐的高三教室,没来由的有些感慨。

重生回来已经有一年半的时间,也终于让自己的心态不再像是刚重生那会儿看谁都像是小孩子,看同学都是弟弟妹妹的那种状态了,隐约间好像是像对谁有些好感,但是却又说不上来,只是心里开始下意识地期待起偶然的相遇来。

也不知道项山和叶怀玉究竟聊了些什么,反正他是踩着上课的铃声走进教室的,讲台上的班主任也没有难为自己的学生,开学第一天踩着铃声进教室怎么都不算迟了。

对假期多眷恋一会儿,很正常嘛。

新的学期就在这样的气氛里有条不紊的展开,苏杭还是保持着以往的节奏,上课,写小说,偶尔在校园里碰到谁的时候就聊会儿天。

只是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苏杭总觉得自己从这个学期开学以来,在学校遇到应如是的次数开始急剧地下降,连带着苏杭自己心里也觉得有些空落落的。

这种感觉在项山一脸喜气地说出“我和叶怀玉在一起了”的时候达到了顶峰。

噫!

苏杭现在只想发出这个声音。

没想到你这个浓眉大眼的家伙也向着小同志下手了!

不对,好像这个家伙原本就是冲着这个小同志来的。

哦,那就没有问题了。

“不过你们是怎么在一起的?”苏杭看着项山,问出了这个问题,总觉得最近项山好像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行程啊?

“这不是快要到五四了吗。”项山笑呵呵的,脸上满是笑容,“你也知道我学过一段时间的武术,正好叶怀玉他们班正在排练的就是一个武术表演,这不就请我去当武术指导了嘛~”

“武术指导,用这词儿不觉得那里有些烫吗?”苏杭习惯性地损了项山一句。

“说正事说正事。”项山也不以为意,两个人互损都是很日常的事情,现在的正事就是把自己的快乐分享出去,“这一来二去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个人就莫名其妙地在一起了。”

“莫名其妙?”这个词让苏杭忍不住翻个白眼,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怎么落不到自己头上?

“你们两个谁先表的白总是有个说法的吧?”

“叶怀玉。”项山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浓郁。

“打扰了,告辞!”苏杭向着项山一拱手,作势欲走。

“等等啊,我还没说完呐!”项山却也不依不饶地追了上去。

“兄弟,放过单身狗吧。”

“你在做梦。”

“……”

实话实说,苏杭确实是没有想到叶怀玉居然真的和项山在一起了,一方面在吃项山硬塞过来的狗粮的同时,也隐隐有些担心,项山和叶怀玉之间的段位还是差了不少的。

“对了,最近怎么也都没见过应如是?”兴冲冲地塞完狗粮之后,项山也想起了另一个人。

“那我哪儿知道。”苏杭耸了耸肩。

“最近文学社的活动也没有怎么去过。”项山说着自己发现的情况,“好像就是哪一次她去了发现你不在,然后就再没有出现过。”

“我最近也没见过她。”

从开学到现在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苏杭的心思基本都放在自己的新书上,几乎所有闲暇的时间都贡献给了新书,几乎将自己的社交生活断了个干干净净。

要不是和项山在一个班的话,估计连项山都见不到。

比如一条走道之隔的隔壁班的猴儿,自从寒假出来一起聚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

就更不要说隔着几层楼的应如是他们。

“对了,有件事儿得和你说一下。”项山忽然想起了什么。

“怎么了?”

“这不眼瞅着马上就要到五四了嘛,学校的意思是让咱们社团出一个节目,你看是咱两上还是问问社团里的其他人。”

“今儿几号啊?”苏杭过得确实是有些迷糊了。

“二十二号。”

“那时间可能有些不够了。”苏杭盘算着,“明儿周二是吧?”

项山点头。

“那就明儿吧,把相声社现在还愿意活动的人聚起来问一问,如果有愿意的觉得能排出来的,就让他们上。如果实在不行的话,还请项指导从百忙之中抽出空来和我对一对活儿。”

“成。”项山应了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