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冬天,年末
  • 我的人生过于平凡
  • 小镇一闲人
  • 2062字
  • 2021-07-06 19:28:49

项山和景伯宏等人有些意外地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苏杭和应如是两个人又开始重新聊了起来,苏杭出现在他们教室门口的时候,最先站起来的又是应如是了。

“你们两个这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项山找了个机会问起了苏杭。

别问,问就是不可能。

反正苏杭就一直是这样的回答,应如是那边也是一样的答案。

“看不懂。”项山摇了摇头也不再多问,现在他的关注重心还是在叶怀玉的身上,苏杭和应如是两个人他已经“关心”了半个多学期,得到的回复基本都是大差不差。

随着这一段时间的相处,项山和叶怀玉之间的关系也越发的要好了起来,虽然还是没有成为项山所想要的关系,但是至少现在苏杭不去那间小办公室的时候,项山也叶怀玉等也玩儿的挺好。

然后就是每天过着大同小异的日子。

见到应如是就和应如是聊会儿天,见不到就晚上回家在QQ上聊会儿天,偶尔能碰到景伯宏、叶子昂他们。

随着所谓的“认个哥哥”的事情过去之后,李子童也见过项山和叶怀玉几次,心里基本已经有了计较。

不得不说,这时的李子童还是个颇为决断的姑娘,在看出项山对叶怀玉的意思之后,也知道自己基本是没什么意思了,索性干脆放弃了自己的想法。

“其实仔细想想,我对项山好像也不是那么喜欢。”李子童走在苏杭的旁边,有些感慨。

“都正是青春年少的时候,喜欢不喜欢其实很难分得清楚,也许就是你第一眼看到他觉得‘哎,这个人还不错’,然后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把这种第一印象演变成了喜欢。”

苏杭能听得出来李子童的语气还是稍有些失落,说到底这个姑娘每次见自己都喊一声“哥”,苏杭其实也下意识地拿李子童真当妹妹看待了,所以也就忍不住轻声开导。

“有些人恰好碰到了对方也对自己有些好感,或者说是有什么其他的想法,顺理成章的在一起,就说这叫一见钟情;而有些人经过长时间的相处之后,发现‘啊,其实也不过就是好感而已’,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觉得自己不再喜欢他了。”

顿了顿,苏杭接着说道。

“一见钟情固然美好,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感情也一样的美好,没有在一起就代表你们不合适,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合适的人在不远的远方等着你。”

苏杭的这番话说得颇有些深沉,在后来的聚会上,李子童还和苏杭提起过这番话,说是苏杭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像一个谆谆教诲的老父亲。

但是至少现在的李子童大约是没有那么失落了,毕竟失落的人哪里会想到去关心别人的八卦呢?

“对了,哥,你知道吗,最近有个人在追应如是哦。”

“嗯?”听到李子童的这番话,苏杭的脚步一顿,但是脸上却没有表露出什么来。

“哥你不知道吗?”李子童把自己所知道的内容和苏杭大概的说了说,末了还加了一句,“应如是她没和你说吗?”

苏杭摇摇头,最近几天和应如是聊天的频率相对而言变得比较少,自己的小白文要冲榜,每天只要一回家就是马不停蹄的存稿,爆更,偶尔和应如是聊聊天也就是三五句话。

“哥。”李子童用胳膊肘顶了顶苏杭的胳膊。

“怎么了?”

“要不你也追追应如是吧,万一被别人追走了那多可惜啊。”李子童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他们不是说你是应如是的男神嘛。”

“没有没有,都是开玩笑说的。”苏杭笑着摇了摇头,“成不成的就看缘分吧,再说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感觉我也应如是应该成不了。”

“不试试哪知道成不成啊?”现在换成了李子童“开导”苏杭。

“我的感觉一向很玄的。”苏杭看着逐渐热闹起来的校园,莫名的想起忘记了哪个角色说的那么一句话,“一切都是老天最好的安排。”

李子童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好像该说的都说了,但是苏杭就是听不进去。

“行了,差不多也快要上课了,先回教室吧。”苏杭说完这句话,看着校园里越来越多的学生,笑道。

李子童点了点头。

“哥,还是抽空多和应如是聊聊天,被人追走了可太可惜了。”李子童还是不放心。

“好的好的。”苏杭笑着应了下来。

但是嘴上应是应了下来,苏杭心里却和明镜似的,这几天的更新量分外的大,又哪里有时间去和应如是聊天?

该我的跑不了,不该我的争了也没用。

苏杭的想法其实还是这样。

在后来的日子里,苏杭偶尔也会想起李子童说的这番话,但是很多人和很多事错过了就是错过了,等苏杭明白要开始争的时候,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

项山和叶怀玉的关系还是稳中有进,尽管叶怀玉还是习惯性地管苏杭叫“媳妇儿”,但是这么叫的频率确实也是越来越少,只有偶尔想起来了才会叫上这么一声。

等到冲榜结束之后,苏杭和应如是聊天的次数也已经降到了最低点,但还是时不时地聊上几句,也算是勉强维持着这段关系。

一切就这么井然有序地过着,过着……

十一月转眼就过去了,马路两旁的绿化带里除了松树之外,其他树木的树叶都已经落得干干净净,留下光秃秃的一树枝干,偶尔下雪的时候才会盖上一层雪,走过去晃晃树干或者是踢一脚,就会有雪劈头盖脸地砸下来。

苏杭和应如是的关系随着冬天的到来仿佛也已经降了温,叶怀玉和项山倒是逆季节而上,好像冬天已经快要过去了的模样。

其实这一段时间里苏杭除了每天写小说之外,也仔细考虑过李子童说得那番话。

追应如是肯定是不可能追的了,但是实话实说,这样降温的关系也的的确确让苏杭有少许的不太习惯,眼看着就已经要到了十二月二十五的圣诞节和圣诞六天后的元旦,苏杭决定试着做些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