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来自应如是的说法
  • 我的人生过于平凡
  • 小镇一闲人
  • 2065字
  • 2021-07-04 19:50:17

其实不管是项山还是景伯宏,又或者是董毅或者是叶子昂,他们其实都认为苏杭和应如是两个人是很有可能在一起的。

相声社的群里,除非是苏杭说话,不然应如是基本也都是潜水窥屏。

平时几个人在一起走,偶尔碰见应如是的时候,她最先招呼的一定是苏杭。

苏杭也是,明明几个人在一起聊的挺好,但只要应如是一出声或者是问什么问题,苏杭绝对会把他们几个抛下去回答应如是的问题。

然而就是这两个人,在他们问起那个问题的时候,总是说什么“我们不会在一起的”,“别想了,基本没什么可能”之类的话。

这让这几个人越发的认定苏杭和应如是迟早有什么关系。

不然怎么能说出几乎一样的话?

但是他们认为归他们认为,反正现在苏杭的好友列表里的好友已经少了一位。

应如是那边也一样。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自从好友列表里少了对方之后,两个人在学校碰面的几率也小了很多。

有时候要去应如是他们班那里找景伯宏或者是叶子昂的时候,苏杭就站在大厅里等着,打死都不过去。

而应如是也是,一旦看到项山出现在门口,就牢牢地粘在了椅子上,不管景伯宏怎么喊都不出去。

不得不说,两个人又一次表现出了惊人的默契。

或者说是相似程度。

苏杭在以后的以后提起应如是的时候,也承认了很多自己曾经并不愿意承认的事情。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苏杭和应如是其实是高度相似的两个人,但说是相似也不尽然,在苏杭看来,自己和应如是正好是互为表里的两个人。

应如是所表现出来的外在正是苏杭内心向往却很难表现出来的内在,在很多时候苏杭反而对应如是有一种倾慕的感觉,应如是所表现出来的生活方式和处事、交流方式,正是苏杭最深处的向往。

你不得不承认,有时候人生就是这么巧合,你偶尔认识到的某一个人,正好活成了你最向往的模样。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现在的苏杭暂时还没有认识到这一点。

或者说是,朦朦胧胧大概有个感觉,所以才会那样斩钉截铁地告诉项山——我和应如是基本没什么可能在一起。

两个人就这么相互避着,从十月走了出来,踏进了十一月。

十一月的西北已经开始降温了,秋天似乎走到了穷途末路一般,被来势汹汹的冬天连追带打地逃出了西北,然后气温就开始在冬天的掌控下不断地下降。

转眼就临近十一月中旬,距离苏杭的好友列表里少了一个人也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了,苏杭偶尔还是会有些什么想法,登上QQ看一眼,14个人的那个分组再也没有少过人,同样也没有多过人。

小说的成绩还是稳中有进,尽管骂的人也不少,但是不得不说,随着这几年网络文学的发展,涌入某点的新读者越来越多,虽然很多老书虫不吃苏杭写的那一套,但是架不住新用户的涌入。

苏杭写的小白文的成绩也在不断地提高着。

中原五白是比不上的,但是也勉强跻身中流小白文作者的水平。

虽然有时候苏杭自己都不看自己的小说就是了。

稿费还是每个月的十二号前后按时打卡,十月份的稿费也创了苏杭写作历史上的新高,单月稿费正式突破三万元。

这也是苏杭认为自己跻身中流水平作者的重要因素。

卡里的存款在大城市可能做不了什么,但是在这个小县城里,这一笔钱确实也已经很够用了。

其实日子就这么平平稳稳地过好像也没什么不好的。

……

“苏杭!”

走在校园里的苏杭忽地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声音。

“嗯?”有些疑惑地停下脚步,听声音好像是应如是?

“苏杭!”

没错儿了,就是应如是。

扭回头去,就看到这个姑娘正加快了步伐向自己赶来。

“怎么了?”看着应如是走到了自己旁边,苏杭这才开口问道。

“还怎么了?”应如是白了苏杭一眼,“我是怎么惹着你了还是怎么了?”

“啊?”苏杭有些没反应过来。

苏杭的这一声“啊?”把应如是也说懵了。

“你不是莫名其妙地把我给删了吗?”

“啊?”苏杭又是一声,“不是你把我给删了吗?”

“我没删过你啊。”应如是似乎是有些困惑了,“那天我回去说是给你发条消息来着,结果怎么找都没找着你。”

“不是啊。”苏杭大概回过味儿来了,“我没删过你啊,那会儿我回去还说呢,怎么十五人的分组莫名其妙变成十四个人了,然后才发现你给我删了。”

“你真没删我?”应如是盯着苏杭。

“真没有。”苏杭回盯。

“那我大概知道是谁了。”应如是点点头,移开了目光,“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范宇荫。”

这个名字对苏杭来说有些陌生。

“算是我初中一起玩过来的闺蜜。”应如是似乎是看出了苏杭的疑惑,“我的QQ 密码她一直都知道,从我认识你开始就极力反对我和你聊天,估计是她什么时候登我的号给你删了。”

这句话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苏杭是不清楚的,不过实话说,苏杭自己也懒得去分辨真假,最主要的还是应如是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说法。

苏杭对应如是总是有着出乎他自己意料的宽容。

用项山的话来说就是“宠”。

“这样吧,我今晚回去用我的小号加你,你记得通过一下。”应如是顿了顿,说出了自己的办法,“等过几周我把密码改了之后,再用大号加你回来。”

“行。”苏杭点了点头。

说话间,就已经走到了应如是她们班门口。

“那就这样说好了。”应如是在教室门口停了停,“学长再见。”

称呼又从苏杭变成了学长。

“行,再见。”苏杭笑呵呵的和应如是道了再见,一步一个台阶开始上楼。

“这一封啊,书信来得巧,天助黄忠成功劳……”苏杭边上楼边唱,颇有兴致。

PS:

某人:我已经开始生气了(doge)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