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苏杭的感慨
  • 我的人生过于平凡
  • 小镇一闲人
  • 2050字
  • 2021-07-03 18:15:55

“对啊。”叶怀玉也点了点头,“我也觉得不太行,拒绝倒是也拒绝过,但是那男生就是秉持着只要你还没有和别人谈恋爱,追你是我的事情。”

“自我感动。”项山一语切中要害。

苏杭也觉得这个评价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喜欢一个人所以想要和她在一起是正常的,追求自己喜欢的人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是如果已经得到了对方明确的拒绝的话,要么就腾出之间来好好充实自己,要么就老老实实地销声匿迹。

至于对要追求的对象说出“追你是我的事情”的这种人,苏杭统称为自我意识过剩,过于自我为中心,除了自己其实谁都感动不了。

当然,另一种做法就要好上许多。

喜欢你是我的事情,我不能控制着不让自己喜欢你,但是我会控制我的行为,不会让你因此而感到困扰。

事实证明,苏杭后来也是这么做的,不过好像有些做歪了。

这是后话,此处暂且不提。

重新把注意力放在叶怀玉的身上。

不得不说,有这样的一个追求者确实是会让人觉得很是困扰,所以叶怀玉做出这样的决定好像也能理解。

个鬼啊!

如果说是叶怀玉事先和苏杭打过招呼或者是商量过这件事的话,被拉出来做个挡箭牌或者劝退者,虽然依旧不是非常愿意,但是苏杭也会答应的。

毕竟这样的一个追求者着实是让人困扰。

但是为了摆脱自己的困扰,就牵扯一个无辜的人进来,那被牵扯的这个人就不会困扰了吗?

更何况这个办公室里还坐着另外一个人,不会对这个人造成什么困扰吗?

只不过心里不满归不满,苏杭的脸上倒是没有表现出什么来。

一面和项山、叶怀玉两个人讨论着这个不着四六的追求者,苏杭一面还在琢磨叶怀玉做这件事的其他原因。

为什么被拉出来的是自己,而不是项山?

关于项山有些喜欢叶怀玉这件事,项山自觉隐藏的不错,但是只要是来过这个办公室一两次的人,任谁都能看出项山的心思。

有这样一个现成的“工具人”不用,为什么要拉自己出来?

只要把这件事说出来的话,那项山一定是很愿意配合叶怀玉演好这出戏的,说不定还能假戏真做,顺理成章的就在一起了呢?

假戏真做?

苏杭一愣,紧接着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自己边聊天边能想出来的原因,叶怀玉不可能想不出来,从她带着她的那个所谓“好朋友”过来的时候估计就已经开始琢磨今天的这一幕了。

所以说……

除了要通过那个“好朋友”去给那个自我感动的追求者带话之外,其实另一重意思是想要做给项山看?

先前说过,也许除了项山自觉隐瞒的很好之外,几乎这一段时间里来过这间办公室的每个人都能看得出项山是对叶怀玉或多或少的有那么些想法的。

而沉溺于美好幻想和对“情敌”的口诛笔伐的项山并没有意识到叶怀玉这一手其实也是对自己的发出的暗示。

别爱我,没结果。

被“爱情”蒙蔽了双眼的项山只是觉得虽然没有拉这自己去做挡箭牌稍有些遗憾,但是苏杭也是没问题的,让一个局外人来处理这件事也许会避免很多不必要的矛盾。

不得不说,这个理由可能叶怀玉自己都没有想到过。

在后来再提起这件事的时候,已经看透了各种套路的项山对于自己的年少无知总是觉得分外的羞耻。

毕竟某两个家伙每次去家里或者出来聚一聚的时候,还是依旧会拿这件事开涮。

但是现在的项山压根就意识不到这些。

他只是沉浸在自我安慰中。

面对这样的项山,苏杭也不好再说什么,眼瞅着项山已经在他自己的努力下,听着叶怀玉的理由把自己说服了,苏杭就算是想说什么也没得说。

……

也不知道叶怀玉后来究竟和她的那个好朋友说了什么,更不知道那个“追求者”后来究竟怎么样了,反正在这件事之后,叶怀玉还是照常来办公室找苏杭和项山一起玩儿。

至于那个好朋友,已经有一周多的时间没来了。

这一周多的时间里,叶怀玉管苏杭叫“媳妇儿”是越叫越顺口,项山对此好像也没有什么看法。

期间应如是也又来过两次办公室,还是照常坐在苏杭旁边聊天,同时也和叶怀玉逐渐熟络了起来。

苏杭有时候也会感慨,叶怀玉确实是一个很厉害的姑娘,基本和谁都能搞好关系,用最短的时间熟络起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对于“媳妇儿”这个称呼苏杭逐渐也就麻了,项山好像也习惯了这样似的,原本准本找个机会向着叶怀玉表白的计划也搁置了下来。

而苏杭的日子还是过得和以前一样,每天回家写写小说,有时间偶尔会和应如是聊聊天,没有什么格外新鲜的事情,但是过得确实是很合苏杭的心意。

苏杭是个没有什么大志向的人,就算是占据了重生的优势,领先了这个时代七年,他还是选择了安安稳稳地在学校里读书,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

唯一做出的改变就是写小说,但是每个月一万两万的稿费放在大神遍地的某点也只能算是中等偏上的水平,远远达不到重生者的平均水平。

“还真是拉低了重生人士的平均水平。”苏杭有时候在翻到有些重生小说的时候也会这样感慨。

不过说到底自己的生活还是自己说了算,苏·咸鱼·杭没有什么大志向,只觉得这样活着也挺好。

哪儿有那么多的遗憾需要去弥补。

弥补了前世的遗憾,今生就不会留下遗憾了吗?

苏杭看着某个QQ好友分组的成员从15个变成了14个,莫名的就想到了遗憾的问题。

忽然就少了一个能聊天的好友,总觉得心里有空落落的。

虽然嘴上说着对那个叫应如是的姑娘没有什么想法,就是像妹妹一样,但是实际上就是和项山一样,但凡是个长眼睛的人都能看得出苏杭对应如是的“区别对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