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生活的一粒小石子
  • 我的人生过于平凡
  • 小镇一闲人
  • 2079字
  • 2021-06-29 19:13:21

一个班一个班的把《百草园》发完再稍稍磨蹭一会儿,第一节晚自习就已经结束了,苏杭和项山两个人在校园里转悠了一圈,就踏着上课铃声回到了教室。

接下来的日子似乎又开始变得千篇一律,一切都重新复归平淡。

起床,吃早饭。

上课,回家,吃午饭,写小说。

上课,回家,吃完饭。

上课,回家,写小说,睡觉。

苏杭总是能把每一天都过得一模一样,除了每天打出来的内容不太一样之外,中午基本都是千篇一律的米饭,下午面。

但是生活往往就是这样,他总是喜欢在你平淡的日子里投下一颗小石子儿,然后看着你平淡的生活泛起又一圈一圈涟漪,再躲在一旁笑。

叶怀玉就是生活投在项山的平淡日子里的那颗小石子儿。

溅起的水花也波及到了一旁安安稳稳的苏杭。

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文学社的周末活动,组织者是项山,苏杭偷了个懒没去,然后这个叫叶怀玉的个子小小的姑娘不知怎么的就闯到了项山的生活中。

反正等苏杭知道的时候,项山和叶怀玉的友情已经发展了起来。

文学社是有一间独立的小小的办公室的。

等周二下午的课外活动苏杭和项山一起从四楼下去的时候,就看到了等在门口的姑娘。

“项山!”那个姑娘跳起来挥了挥手。

“来了。”项山应了一声,在苏杭有些诧异的目光下匆匆赶了几步,但似乎又想起旁边的苏杭,停住了脚步,一扭头,脸上写满了“你快点”三个字。

不得不说,叶怀玉确实是一个社交鬼才,在不知道怎么就和项山建立起亲切且热烈的友谊之后,只用了短短一周的时间,就又和苏杭打好了关系。

如果说叶怀玉是生活投到项山这个池子里的一粒小石子,溅起的水花落在苏杭这个池子里荡出来的涟漪应该就是李子童了。

“苏杭学长!”随着相声社周年演出的结束,李子童也苏杭也逐渐熟络了起来,之前只是偶尔碰到打个招呼的话,那现在还会站住聊上几句。

苏杭停住脚步,就看到小跑着赶过来的李子童。

简单的聊了几句,李子童也步入了“正题”。

或者说,这时候也是她觉得应该能步入正题的时候了。

“学长,我想认你当个哥哥。”李子童看着苏杭,有些犹豫,但是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诶?”苏杭有些意外。

这时候的哥哥还没有那么多古怪的含义,不像是几年后,一提到“哥哥”两个字就好像看到了一个做作又惹人厌的绿茶的形象。

但是忽然有一个姑娘跑过来说“我想认你当个哥哥”这句话,听起来还是有些奇奇怪怪。

“就是……嗯……”

看得出来,李子童是很想要找出一个差不多能说得过去的理由的。

但是能想到这件事容易,为这件事找一个理由确实是不容易的事,在来找苏杭之前李子童也想过不少的理由,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说出这句话之后,她就忽然觉得那些理由都有些说不出来。

其实苏杭是能大概猜到李子童的想法的,那天演出结束后,这个姑娘就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最近一段时间偶尔在校园里遇见,苏杭也能看出这个姑娘心里确实是憋着什么心思。

只不过苏杭自己也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姑娘憋着的居然是这样的心思。

那问题就摆在眼前了,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实话实说,从高中开学开始到现在,苏杭虽然在不断地找回自己少年时的感觉,但是实际上还是一直拿这些同学当弟弟妹妹看。

不管是猴儿还是景伯宏,应如是还是眼前的李子童,在苏杭看来和弟弟妹妹基本都差不多。

只有在面对项山的时候,苏杭才没有看弟弟妹妹的感觉。

所以虽然有些意外李子童会有这样的想法,但是苏杭还是笑着点点头。

“你愿意认就认了吧。”

这下轮到还在绞尽脑汁想理由的李子童愣了。

“啊?啊”李子童很明显还没有反应过来,稍一愣神这才缓过神来,“谢谢哥!”

嘿,改口倒是挺快,叫的也挺顺口。

“没事儿。”苏杭摆了摆手,也没把这件事往心上放,反正高中毕业之后所谓的哥哥妹妹不联系也就没了,又不是什么大事。

两个人又站在那里聊了几句,就各自向着各自的教室回去了。

……

先不说李子童这边究竟抱着什么心思,对项山又有什么念想,反正最近的项山好像也有些“心有所属”的意思。

每天和苏杭聊天的时候有意无意的就提起叶怀玉,满口的这个姑娘怎么怎么样,怎么怎么样,反反复复的说也不嫌烦。

不过话又说话来,哪个怀春的少年少女不是这副模样?

恨不得把自己喜欢的人的千万般好都说给自己的好朋友听。

大抵也应了那个“情人眼里出西施”的成语。

文学社的那个小办公室的钥匙是项山拿着的,苏杭有时候会在大课间要过来去里面坐坐。

然而随着项山和叶怀玉越发熟悉之后,苏杭就完全不用再找项山拿那个小办公室的钥匙。

一方面是现在的项山每天都会去那个小办公室里等叶怀玉,只要敲门里面绝对有人应。

另一方面是苏杭去那个小办公室里原本是想躲个清净,大课间的时候,不管是楼道、教室还是校园都是一派热热闹闹的景象。然而随着项山也叶怀玉的“常驻”,这个小办公室也开始热热闹闹了起来。

不过“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难免还是会有些尴尬,毕竟还不是能把苏杭赶出去的那种关系,所以项山也时不时地把苏杭连拉带拽地拖到小办公室里,当一个锃光瓦亮的电灯泡。

苏杭就这样看着项山和叶怀玉的关系越发的熟络,连带着他和叶怀玉的关系也不断地发展着,三个人俨然一副死党的样子。

但是生活的涟漪已经荡开了,苏杭和项山接下来的一年半的生活注定是不能平淡的。

他们不知道,很多时候,有些事情一旦开了头,生活就会信马由缰,向着奇奇怪怪的方向狂奔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