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话说日常是真的方便水(来自频繁断更的作者的感慨)
  • 我的人生过于平凡
  • 小镇一闲人
  • 2054字
  • 2021-06-28 19:01:12

再和项山聊完就已经到了晚上的九点多将近十点,苏杭这才踩着夜色和橙黄色的灯光向着家里走去,小县城的夜色显得有些荒凉。

十月多已经是晚秋了,再加上西北小县城的昼夜温差确实是有些大,风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吹在身上也还是凉嗖嗖的。

家里的灯亮着,但是却没有人在,因为不用给苏杭做晚饭的缘故,苏妈老早的就出去溜达,溜达溜达就溜达到了麻将馆,然后“盛情难却”地坐下打上两三个小时。

不过家里的灯还是照常亮着的。

“学长你们到家了吗?”应如是的消息已经发来有半个多将近一个小时了。

虽然之前在和项山开玩笑的时候叫着什么“哥哥妹妹”的,但是实际上应如是叫苏杭叫得最顺口的还是学长。

“到了。”苏杭点开消息,回复了一条,“和项山多聊了会儿,刚到家。”

“嗯嗯。”应如是的消息得的很快,“到了就好,那我去补番了。”

“行,去吧。”

放下手机,苏杭忽然也想起自己从前好像也是蛮“二次元”的,零零碎碎也看了不少的动漫,重生回来之后就忙着写小说,好像也将前世的这个“爱好”搁置了下来。

“对了,假面骑士现在应该是平成年的第多少作了?”

说到动漫,苏杭就想起了前世自己狠追了几年的特摄作品《假面骑士》系列。

“2014年十月,应该是……老司机刚刚开播没多久?”

其实前世的苏杭已经把平成骑士系列都看完了,有一段时间也琢磨着要买几条万代正版的腰带来玩玩,但是那时候受限于自己的经济实力,也只能想想而已。

只不过现在倒是有经济实力了,却把这个曾经让自己心心念念了好久的小爱好忘了个八九不离十。

说来也怪,随着时间的流逝,苏杭的心态也越来越接近现在的年纪,偶尔能想起前世所经历过的一切,但是多出来的那几年时间的影响在现在的苏杭身上表现得越来越微弱。

在苏杭看来,其实这样也挺好。

手机上正在播放的视频是法爷的混剪,苏杭没有费力的找各种字幕组的资源,打开小破站找到几个做假面骑士混剪的UP主,选一个播放量还算是比较高的视频,也算是回忆回忆自己的从前了。

礼拜天不用上课,但是苏杭早在上周的时候就承诺这次要爆更来着,所以整整一天苏杭几乎都是在电脑前面度过的。

得益于上本书的影响也不断提升的水平,苏杭现在的存款已经逼近了十五万。

不得不说,在某些方面,像是苏杭这样的重生者确实是占据了不少的优势。

就算是混到了给重生者丢脸的水平,但是苏杭现在能做到的事情还是远超不少的同龄人。

礼拜天的晚上就该上晚自习了,在下午四点的时候,苏杭也终于把因为爆更而缩水了的存稿补上,给自己留出了难得的三个小时的休息时间。

刚到校门口的苏杭就被项山给拦了下来。

“和我去搬咱们文学社的刊物去。”

“文学社的刊物?”苏杭一愣,随即就反应了过来,“是《百草园》吧?”

这个名字是韩老师起的,参照的就是鲁迅先生的一篇名为《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的文章,虽然文章中的“百草园”和现在眼前的几百上千本《百草园》压根就不是一回事。

但是不得不说的是,这个名字用在一本刊物上确实是有些味道。

“这么快就出了新的一期?”苏杭有些意外。

“韩老师的电脑里翻出来了不少稿子,我又凑了凑,这就凑齐了一期的量。”项山笑道。

其实项山也是个“写手”,不过和苏杭不一样的是,项山的作品文学性要更强。

将近一千本《百草园》其实并不重,两个大箱子装起来,苏杭和项山一人抱着一个就往校园走去。

“学长!”刚走了没几步,苏杭就听到了应如是的叫声,然后女孩儿就站在了苏杭的旁边,“搬的什么呀?”

“咱们文学社的刊物,《百草园》”苏杭腾出空儿来回答。

“我看看先。”说着,应如是就从苏杭面前的箱子里拿出了一本,边走边翻着看起来。

“学长,《百草园》接受投稿吗?”

“接受,有什么稿子直接给我们就行了。”文学社的主要负责人项山在旁边搭了一句茬。

“好的,那我过几天就把我的稿子给学长你拿过来吧?”这句话是向着苏杭说的。

“行。”苏杭笑着,“拿过来我看看,基本不出什么意外就能安排上,是吧,项山?”

“是是是。”项山点头应付着,“你给你们应如是开的后门,我还能给你锁上不成?”

“那也得你有锁啊不是?”苏杭笑着回了一句,然后就转向了应如是,“行了,我们就先上去了,不出意外的话晚自习就回过来给你们班分发了。”

“那我这本呢?”应如是扬了扬手里的《百草园》。

“那本你拿着吧,一个班分下来也就是十来二十本,说不定都轮不到你手里。”苏杭也腾不出手来摆一摆。

“好嘞!”说着,应如是也就已经到了教室门口,同苏杭和项山招呼了一声就溜进了教室。

“对人小姑娘挺好啊?”项山阴阳怪气。

“周六挨怼的都忘了啊这是。”苏杭也阴阳怪气。

“行吧行吧,谁让人家是你的好妹妹呢。”项山在某三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怎么,有问题?”苏杭一挑眉。

两个人说说笑笑的就把刊物搬到了四楼,韩老师已经在办公室里等着了,看到搬着箱子的两个人,也迎了上来,笑着安顿道:“这次辛苦你们两个了,等上晚自习了,你们再叫几个人把这些刊物都分发到各个班上吧,每个班发那么十四五本就差不多了。”

苏杭和项山两个人应得很干脆。

反正只要别在教室里待着,再干什么都行,尤其是高二的文科,作业也少了许多,绝大部分时候的晚自习都很无聊。

被讲卷子或者做卷子支配的晚自习则越发的无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