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小心思
  • 我的人生过于平凡
  • 小镇一闲人
  • 2051字
  • 2021-06-23 13:52:02

开心镖局的周年演出到来又结束,也就是短短的一下午的时间。

实话说苏杭和项山对这一次的演出还是比较满意的,至少没有出现第一次演出时两个人不断返场的情况。

“挺好挺好。”阶梯教室里的观众已经走完了,相声社的成员都还留在教室,应如是凑在苏杭的旁边问着什么,就听见苏杭笑着回了这么一句。

“那是不是得有点什么其他的活动啊?”应如是打蛇棍随上。

“行,今晚我请大家吃饭去。”苏杭脸上的笑意不减,反正一群人出去也吃不了多少,现在的自己被叫一声“狗大户”还是没有问题的。

小说成绩稳中有进,苏杭的存款也已经达到了一个蛮可观的数字。

“真的?”应如是有些兴奋,“我要吃火锅!”

“行。”其实在苏杭说出请大家吃饭的时候,先想到的也是火锅。

毕竟能让一大群人吃得都满意的饭,基本也就是火锅了。

“你就惯着吧。”项山不知道什么时候摸到了苏杭的旁边,幽幽的冒出来了这么一句话。

“嗯?”听到这句话的苏杭一扭头就看到了似笑非笑的项山,“我的一抹多,我惯着点儿怎么了?”

“对对!”应如是在旁边点头。

“一抹多?”

“日语,就是妹妹的意思。”应如是站在苏杭的旁边,看着项山,“还有什么问题吗?”

“啊?”项山一愣,“没事儿了。”

“没事儿了那就退下吧。”应如是一挥手。

“行吧。”项山好像是想要说什么,但是稍作犹豫还是没有说什么,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就扭头走向了相声社的其他成员那里。

“同志们,等会儿打扫结束之后愿意聚一聚的留下,大家一起聚个餐哈。”项山拍了拍手,把其他几个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聚餐?”

“学长大气!”

也不知道是谁向着项山喊了这么一句。

“别冲着我喊。”项山摆手,“你们得冲着那位喊,看见不?就是旁边站着妹子那位。”

“学长大气!”景伯宏直接向着苏杭喊了出来。

“滚蛋!”正在和应如是说着什么的苏杭扭过头来,向着景伯宏笑骂一声。

大致的把教室打扫干净以后基本也到了下午六点出头,参加演出的相声社成员也已经和家里打好了招呼,一行人浩浩荡荡地从学校出发,向着一家火锅店走去。

苏杭、应如是、景伯宏还有项山四个人走在一排,时不时地聊着什么,猴儿、李子童、叶子昂他们走在后面。

“你们是什么时候认的哥哥妹妹?”项山看向了苏杭。

“没有没有。”听到项山的这个问题,苏杭也忍不住笑着摆手,“开玩笑来着。”

“怎么,听你这问题好像认了就不行?”应如是也插了一句。

“没有没有,不是这个意思。”

几个人说说笑笑,走在后面的李子童看着前面说话的几个人,有心加进去,但是又不知道找个什么话题好。

看看苏杭和应如是,再看看旁边的项山,李子童忽然就有了一个想法,虽然不知道有几分可行,但试试总是没什么错的。

不过就算是想要试试自己的想法,李子童也知道绝对不应该是这个时候。

至少也要找一个能单独和苏杭说话的机会。

高中的女孩儿已经很有心思了,甚至在很多方面考虑的要远远超过同龄的男生。

苏杭一行人边聊边走,其实倒也没有感觉走了多长的路。

八九个人围着桌子坐下,苏杭的右边是应如是,左边是项山。

李子童倒是有些想要和项山坐在一起,但是还是董毅快了她一步,落座在了项山旁边,丝毫不顾及小姑娘怨念的眼神。

“为了我们这场顺利的演出,干杯!”项山端起面前的杯子,装着的是橙汁。

毕竟还是高中生,喝酒什么的还是算了。

一顿火锅吃的也算是宾主尽欢,除了怀着小心思看着说说笑笑的应如是和项山的李子童。

从火锅店出来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十月多的晚上八点天已经黑了,路上的路灯散发着橘色的光,照在地上,不生冷,也带不来暖意。

苏杭没来由地就想起了一个好像很久远的场景。

一个老人和一个少年,在昏黄的路灯下,少年看着老人的身影消失。

其实也算不上多久远,顶多也就是一年前的事情,但是苏杭却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也许是心境的变化,同样的路,同样的路灯,现在看到的灯光是橘色的。

而那时看到的都是昏黄的灯光。

“呼~”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看着身边热热闹闹的一群人,眼中浮出一抹笑意。

“学长,在想什么呢?”应如是窜到苏杭的身边,抬手拍了拍苏杭的肩膀。

“没什么。”苏杭笑着,“就是在想,其实有这么一群热热闹闹的朋友有时候好像也不错。”

“嘿~”应如是也笑,“有我是挺好的哈!”

也说不上为什么,看着应如是这么乐呵,苏杭没来由的也乐了出来,“是挺好。”

应如是心满意足的点点头,接着和景伯宏他们说话去了。

一行人把一起吃饭的几个姑娘按照距离的远近分别送到了小区门口,几个男生这才分别回家。

“陪我聊聊吧?”项山明显还有些不太想回,在把住得最远的应如是送到小区门口之后,向着苏杭开口道。

“嗯?”苏杭看向了项山,“行。”

两个人慢慢悠悠的在路上晃悠着,项山嘴里也算是信马由缰,说了很多有的没的。

其实说白了也没有什么事,就是项山和母亲的矛盾。

许是因为单亲家庭的缘故,项山的母亲很多时候是很有掌控欲望的,缺失了父亲角色的家庭少了一个“调停者”的角色,让项山和他母亲的矛盾很容易的就爆发开来。

清官尚且难断家务事,又何况是苏杭呢?

再加上家庭环境的影响,项山其实也受到了来自他母亲的很多影响,比如有些偏执,除了自己和亲近的几个人之外,很难去相信其他人……

苏杭也只能尽量地开导项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