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董毅和叶子昂
  • 我的人生过于平凡
  • 小镇一闲人
  • 2049字
  • 2021-06-14 23:08:12

“这么一说的话,还真的感觉有些问题。”苏杭其实也觉得哪里不太对。

董毅和叶子昂两个人的这一段活儿是没什么问题的,能看出来两个人应该也花了一番心思对活儿。

就像是刚才项山说的,稍微摆置摆置就能上台。

但问题就是能上台归能上台,该有的效果估计也是大差不差的,可是偏偏就是项山这么一说,苏杭也就察觉到了两个人刚才那段活里有些不太和谐的地方。

“问题应该是出在捧哏的身上?”项山有些不太确定。

“这样吧,你们两个再来个小段行吗?”苏杭看向了眼前的董毅和叶子昂,“几句就行。”

“没问题。”董毅点了点头,应承了下来。

这次董毅和叶子昂一开口,苏杭和项山就听出问题来了。

“差不多了。”项山开口打断了正在说的两个人。

“学长,是哪儿有问题吗?”应如是凑在苏杭边上,轻声问道。

苏杭点头。

“没错,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董毅应该是学过一段时间相声,或者是接触相声有很大一段时间了。”

这边苏杭轻声和应如是说着,那边的项山也问出了同样的问题。

“董毅应该是学过这玩意是吧?”

“没错。”董毅点点头,“一直喜欢相声,自己也跟着视频学过挺长一段时间。”

“那我就明白了。”项山听到董毅肯定的回答就笑了出来,“那叶子昂就是最近才开始感兴趣的吧?”

叶子昂也点了点头。

“这还有什么关系吗?”应如是也听着项山的话,然后就忍不住地向着苏杭发问。

“相声这玩意儿说白了就是语言的艺术,不是说有一张嘴会说话就能上台说相声了。”苏杭向着应如是解释,同时也算是给其他的几个人解释。

“董毅听相声的时间不短,自己也跟着学过,多多少少就能掌握些技巧,比如哪儿轻哪儿重,哪儿该顿一顿什么的,这些都是技巧。就好比说同样的一个段子,董毅说出来肯定就要比景伯宏说出来要更有效果。”

“而相对的,叶子昂因为接触的时间比较短,所以在表演的感觉上就要比董毅差上那么一截。可偏偏叶子昂又站在了捧哏这个位置上。”

“捧哏不是词儿少点吗,说起来不是应该更容易吗?”发问的是景伯宏。

“董毅应该知道。”苏杭看向了董毅,“相声里有个说法叫三分逗,七分捧。”

董毅点了点头。

“很多包袱都是靠着捧哏才能抖得响的,逗哏的词相对来说会多一些,但是只要捧哏到位的话,其实倒也不会有多严重的违和感。”

“但是问题就出在了这里,作为逗哏的董毅原本词就不少,相对来说水平还要高上一些,这就基本把作为捧哏的叶子昂压制的死死的,让叶子昂基本没有什么存在感。”

“对口相声是两个人表演的,两个人在台上一旦出现一个被一个压住的话,就会让人觉得有些违和了。”

说到这里,其实办公室里的几个人就基本都明白了。

“这样吧,我给董毅量一量活,就还是刚才那段磨蔓儿,你们看看有什么区别。”

其实苏杭原本是准备让董毅和叶子昂换换位置的,但是转念又一想,叶子昂应该是刚接触相声没多少,逗哏的词儿可能都不记得多少,干脆就自己上场了。

苏杭虽然从来没有和董毅对过活,但是磨蔓儿也算是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基本是个说相声的就能说,但是能说得好的就不容易了。

苏杭自认是没多好,但怎么说都是能听的。

磨蔓儿算是相声的一个“黑话”,行话叫春点。

其实也不能算是相声的行话,很多传统的行当里都有这样的说法。

就是通过语言的表演向观众做一个自我介绍。

毕竟是一门语言艺术,也不能一上台就“大家好,我叫某某某,这是我的搭档某某某,我们给大家表演一段相声”。

这么说先不说观众能不能记得住台上两个演员的名字,就单单从“语言艺术”的角度来说,也就只沾了头两个字而已。

有了苏杭做捧哏,董毅说起来就算是彻底放飞了自我。

……

“就到这儿吧。”苏杭看着董毅有些停不下来的感觉,也出声叫了停。

“行。”董毅点了点头。

“感觉好像就是不一样啊。”应如是下意识地感慨。

“你们两个是确实想要上台吗?”项山这时候也切入了正题。

董毅和叶子昂点头。

“其实董毅和叶子昂换个位置就能好能多。”项山出声,“实在不行的话就苏杭给董毅量活,我给叶子昂量活。”

“倒也不是不行。”董毅有些心动。

不过实话实说,董毅的水平确实不次。

至少在苏杭和项山看来是不次的。

“行了行了,这个事儿让董毅他们下去再商量去,现在先看看应如是他们的小品吧。”苏杭终于想起了今天还有其他的事情。

“对,还有这么一回事来着。”项山一拍脑门。

和董毅叶子昂他们相比起来,应如是他们排的小品就显得有些中规中矩,问题很多,但是对于第一次排小品的他们来说倒也算是不错了。

“主要就是台词和站位方面。”苏杭看完了应如是他们的小品,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我主要是个说相声的,比较关注的还是台词的语气方面,不要用那种读课文或者是念报纸的状态念词儿。还有就是站位的话不要太紧,留出走位的空间,同时也让你们每个人都能出现在观众的眼前。”

顿了顿。

“比如说你们刚才的那一段,应如是的位置就被景伯宏挡了不少。”

项山也在一旁补充自己的看法。

一个大课间很快就过去了,开心镖局吸纳了两名新成员,同时也为即将到来的周年演出敲定了三个节目。

或者如果苏杭和项山愿意卖卖力气的话,四个节目也未尝不可。

“谢谢学长!”

应如是向着苏杭道了一声谢,这才和蔺簟雅他们从办公室出去。

“挺好。”苏杭点头,笑着应了一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