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这章是真的水
  • 我的人生过于平凡
  • 小镇一闲人
  • 2046字
  • 2021-06-03 22:36:05

文学社的纳新活动从大课间一直持续到快要放学的时候才算是结束,硕果仅存的几个文学社的成员把笔试的东西给到了苏杭和项山这里。

至于选择面试的那些新生,在报名表上也已经做好了相应的记号。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在面前的一摞纸中找出他们觉得合适的学弟学妹加入文学社,然后做出一个统计名单,贴在楼下的通知栏里。

“能招进来的就尽量都招进来吧。”项山把手里的东西分了一半给苏杭,“只要能看得过去的我们都要了就是,最后能干活的我估计也就那么几个。”

“没问题。”苏杭点点头。

“对了,应如是他们几个我就直接走后门进来了哈。”项山向着苏杭挤了挤眼睛。

“眼睛是有点毛病还是怎么着?”苏杭笑着怼了一句,项山也不以为意,反正互怼基本也是两个人之间的日常了,说相声的又能有几个好人呢?

快要临近下课,苏杭和项山也就没有再回教室里去,先是去了一趟厕所,然后就慢慢悠悠地向着校门口晃悠过去。

走到教学楼的时候,正好赶上下课铃响起的声音,陆陆续续地就有学生从教室里走出来。

等景伯宏见到苏杭和项山的时候,已经是晚自习的时候了。

晚上七点半开始晚自习,苏杭和项山被景伯宏喊住的时候大概是七点十分左右。

“学长,文学社有没有我的份?”景伯宏凑在项山边儿上。

“有,不光有你,还有不少人呢。”项山倒也不藏着掖着,“都是咱相声社的成员,干嘛不来一起玩?”

“那应如是也没问题是吧?”

“那就得问问你苏杭学长了。”项山看向了苏杭。

“关我什么事儿?”苏杭忍不住回了一句,但顿了顿还是说出了和项山差不多意思的话,“既然想要来玩儿就一起玩儿嘛,又不是什么大问题。”

“收到!”景伯宏应了一声,“我等会儿就转告给应如是去。”

“转告我什么啊?”景伯宏的话音刚落,应如是的声音就从身后传来。

“卧槽?!”

“卧槽!”

景伯宏和项山异口同声。

“学长。”应如是和苏杭招呼一声。

“嘿~”苏杭笑着应声。

应如是也没有追问景伯宏,直接看向了苏杭。

“学长,景伯宏刚说什么转告给我啊?”

“就是文学社的呗。”苏杭倒也没有隐瞒,“你和景伯宏还有你们班的那个叫什么李什么童的不都报了文学社吗,我们就寻思反正都是一个社团的,大家加进来一起玩多好。”

“这不是肯定的吗,还用得着转告?”应如是看向了景伯宏。

“啊?”

“苏杭学长肯定要咱们啊。”应如是一副早就知道的模样,“就算不要你,看到我也肯定不可能把我卡下去。”

“那谁说的准呢?”项山声音里满是调侃,嘴里打着应如是的岔,眼神却落在了苏杭的身上。

其实苏杭本来也是准备说这句话来着的,但是没来由的忽然就想到了那句“眼睛出汗了”的言论,不知道怎么想的,反正就是点了点头。

“那是肯定的,我回头就把景伯宏卡下去,只留下应如是。”

“你看!”应如是向着景伯宏扬了扬头,脑袋后面的马尾也跟着动一动。

而项山则用一副“你终究还是沦陷了”的表情看着苏杭。

几个人又闲扯了几句就快要到上课的时间了。

“谁之前说的没可能来着?”项山语气玩味。

“本来就没可能啊。”苏杭的语气倒是没有任何的变化。

“那谁说的准呢?”

“嗯?”

“刚才不还挺宠应如是的吗?”

“宠?”苏杭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就顺着她说句话就叫宠了?不是,那你这个宠未免也有些太不值钱了吧?”

“你不懂。”项山故作高深状的摇了摇头,“你刚才的那个语气啊,那个眼神啊,啧啧啧……”

“行行行行行,我不懂我不懂。”苏杭也懒得和项山掰扯什么所谓的宠不宠。

重生回来这还是头一次有同龄人和自己说什么“你不懂”。

我不懂?

我不懂你懂?

都没谈过一次恋爱,和谁装大尾巴狼呢?

两个小时的晚自习对苏杭来说已经足够把留下的作业都写完了,尤其是作为一个文科生,没有了物理化学算算算的过程,做作业反而更加轻松了一些。

……

文学社的纳新结果从筛选到出名单再到打印出来用了足足四天的时间,正好又赶上一个周末,所以公布的日期就放在了周一。

也不知道项山是有意的还是故意的,在名单中,排在第一个的赫然就是应如是。

然后就是其他的成员乱序排列。

“你看,我就说吧。”应如是站在公告板前,向着旁边站着的还在找自己名字的景伯宏满是得意。

相对于苏杭和项山办起来的相声社来说,作为学校的“老牌社团”的文学社的待遇就要好上不少,不仅有学校统一报销的活动经费,还有一间用来开个小会的办公室。

钥匙拿在项山的手里。

也就算是文学社和相声社的“共有活动教室”了。

文学社新社员的第一次见面会定在了周二下午的课外活动。

苏杭和项山也要借着这个机会大概分一分工作。

按照项山的规划,文学社分成了三个小部门,分别是编辑部,撰稿部和素材部,三个部之间分工明确,说不定干起活儿来能更简单一些。

景伯宏和应如是自然是最先知道这个规划的。

“学长是什么部的?”应如是直接向着苏杭提问。

“我的话,就编辑部吧。”这是早就定下来的事情,苏杭确实也懒得去做什么其他的事情,偶尔打打字也算是“老本行”了不是?

“好,明白了!”应如是点头。

在见过文学社的新成员之后,这件事也算是暂时告一段落,除了偶尔和应如是他们遇到聊几句之外,一两周的日子过得确实是乏善可陈。

相声社好像是建了一个群聊来着,但是苏杭每天还要忙着写小说存稿,也基本没有在群里出过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