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眼睛出汗了
  • 我的人生过于平凡
  • 小镇一闲人
  • 2033字
  • 2021-05-25 22:31:01

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一个女孩儿的脸上写着的全是不满,旁边坐着低着头的米炳斌。

说话的姑娘正是应如是。

“我说,犯不着用这样的词来形容我们吧?”苏杭看向了应如是,轻声道,“如果说我们刚才的话有什么让你们觉得不舒服,让事主觉得不舒服的话,我向你们道歉。”

苏杭个人很不喜欢人身攻击这个词。

诚然,在刚才米炳斌做自我介绍的时候,苏杭项山他们开玩笑开的确实有些过火,没有考虑到这个孩子的想法,但是至少用人身攻击来形容这个或许有些过分的玩笑的话,似乎是不太贴切的。

如果说形象大便是对米炳斌这个男生的人身攻击,那杨景旭算什么?

从被害人到加害人的转变?

但是毕竟是面对着这些未来的社团的新成员,苏杭还是选择了向着出头的应如是和坐在那里的米炳斌道歉。

“你们本来就是人身攻击。”米炳斌抬起了头,看着教室正在说话的苏杭。

“对!”

“人身攻击!”

同班的几个同学也开始“声援”,景伯宏坐在椅子上,看看苏杭再看看快要闹腾起来的同学,有些不知道应该帮哪一方。

“你们这些人拿着恶俗当有趣,到头来也只能推给玩笑。”似乎是得到了熟悉的人的支持,米炳斌继续控诉。

教室里逐渐有要闹起来的迹象。

看着眼前这些拍桌子喊着人身攻击的同学,苏杭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其实在他看来这就是一个不恰当的玩笑,杨景旭接受了这样的冒犯,然后用玩闹的方式冒犯了另外一个人,最终他们几个都被扣上了人身攻击的帽子。

“差不多得了吧。”苏杭从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来,面对着这些同学,声音低沉了下来。

也许是苏杭的脸色确实有些难看了,拍桌子的应如是先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有了一个就有第二个,第三个,教室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现在有什么意见可以说说了。”苏杭看着坐在那里的米炳斌,双手撑在桌子上,轻声道。

米炳斌张了张嘴,但是却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

“有什么看法就说出来,我们又不会吃人。”苏杭还是保持着刚才的动作,轻声“鼓励”着米炳斌。

还是沉默。

“还是说你就只能做到这一步了?”苏杭忽地冷笑了一声,“煽动其他人为你出头,然后混在其中把事情闹大,再让你自己来说说的时候就保持沉默?”

顿了顿。

“还是说,作为一个男生,你能做到的就只有搅和着姑娘替你出头,而不是靠自己把自己的不满都表达出来?”

“苏杭!”

苏杭的话说到这里已经开始有些难听了,下面的项山也发现了这一点,轻声叫了一声。

向着项山点了点头。

“其实这件事我也有错,我只是先入为主的觉得愿意加入一个相声小品社的同学一定是对这种表演形式有所了解的,再不济也是喜欢喜剧,喜欢热闹的,所以就没有太顾及有些东西,有什么玩笑都拿出来和大家开一开。”

“但是我也没有想到这个玩笑话会被人认为是对他的人身攻击,甚至还说出了什么拿着恶俗当有趣,最终也只能推给玩笑的理论,如果真的觉得我们很恶俗的话,门在那里,我们都不拦着。”

苏杭指了指不远处的教室门,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我们就是办一个社团,找几个志同道合的同学一起玩一玩,说说相声演演小品开开玩笑,我们不想也不愿意背上一个恶俗的名头,谁也不愿意自己一手创办的社团被人这么形容吧?”

说到这里的时候,没来由的,苏杭的眼睛就有些不舒服。

“行了行了。”项山站起了身,把苏杭拉了下来,然后站在教室前面开口,“什么高雅什么低俗恶俗的,我们都不太懂,也很感谢这个学弟指出了我们的问题。但是可惜相声就是这么一种玩意儿,说高雅我们是万万不敢当的。”

“有阳春白雪就有下里巴人,有人高雅就得有人低俗,恶俗,可能在你们高雅的人眼里屎尿屁就是低俗恶俗,但对我们这些低俗的人来说,这倒算是个不错的玩笑。”

相比于苏杭的话,项山的这一番话明显的就带着刺。

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对这个社团,项山要比苏杭更加的上心。

“学长,行了行了。”景伯宏站了起来,走到了项山的面前,“我代他给你道个歉,大家都是来玩儿的,闹得不开心多不好。”

苏杭的情绪这时候也平复了不少,和景伯宏一起劝了项山两句,这才算是揭过了这件事儿。

只不过接下来的环节里,气氛好像都有些微妙。

……

第一次的社团活动在四点二十五分的时候落下了帷幕,教室里的人依次离开,苏杭和项山在校门口聊了几句之后也各自踏上回家的方向。

从兜里掏出过年买的手机,打开QQ,有一条好友申请。

应如是。

来自群聊“开心镖局”。

点击同意。

“学长好,我是应如是。”

“嗯嗯,我知道的。”

苏杭的手在屏幕上敲击着,打出了这么一行字。

“学长,先和你道个歉哈,那会儿就觉得是自己班的同学受到了针对,所以说话什么的有些不太过脑子。”

一条说长倒也不算长的消息。

“没事儿。”苏杭倒是言简意赅。

但是想了想还是多加了一句。

“换成我的话,我可能也会有些不满,毕竟是自己的同班同学。”

“不过我看学长那会儿情绪也有些不太对。”

“啊?有吗?”

“有啊,感觉学长很不高兴的样子。”

“其实也不算吧,就是感觉自己一手创办的社团遭到了否定,嗯……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理解理解。”

信息蹦出来。

“就是天气太热,眼睛出汗了嘛~”

看着这条消息,走在路上的苏杭没来由地就笑了出来。

眼睛出汗了。

第一次听说这种说法,感觉还……莫名的有些可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