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还是纳新宣传
  • 我的人生过于平凡
  • 小镇一闲人
  • 2232字
  • 2021-05-18 22:15:27

两个人这么一波“互动”,下面的学生就忍不住地起哄,但是碍于班主任还在一旁坐着,起哄的动静也没有持续多久就停了下来。

“你说说你们一个一个的脑子里都装的是什么东西。”项山开了句玩笑。

然后就是猴儿、徐自明和杨景旭的自我介绍。

“我们是个新生的社团,所以很多方面和其他的几个社团比起来可能不是很好。”等这三个人报过了自己的名号之后,苏杭也又一次笑着开口。

“我们有一个基本不管事的指导老师,每年都只会办一次专场,只要有愿意上台的同学,我们都会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帮他们排练。”

虽然前面说是可能不是很好,但是后面的每一句话都在说着开心镖局的优势。

“最重要的是,我们人少啊!”项山在旁边补充。

“对啊,我们人少啊!”苏杭和下面坐着的同学一起乐了出来,“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几个人就是多一半相声社的主力了,还有几个人有点事儿来不了,满打满算一个社团也就十个人。”

“这是个什么概念?”

“我们通常说这种社团充满了发展的潜力。”

苏杭的一番话让这次的社团宣传变得有意思了不少。

也就大概十分钟左右的时间,苏杭他们其实就已经将这次进班宣传社团的流程基本走完,按理说就应该是离开这个班去下一个班了。

“学长,你们要不要说一段?”

就在苏杭准备做个“结语”然后离开教室的时候,教室里也传来了起哄的声音。

“说一段?”苏杭一愣。

“对!”起哄的那个学生又应了一声。

苏杭扭头看向了门口站着的14班的班主任。

原本想着是这个班主任能出言劝阻,但是却怎么都没有想到门口站着的这个老师也点了点头,“来几分钟的吧。”

行吧。

苏杭只能点头应了下来,看向了项山。

“来吧。”项山倒是信心满满,反正他是逗哏的,三分逗七分捧,这种突如其来的要求考验的还是捧哏的水平。

眼瞅着项山都这么说了,苏杭也点了点头,也没有商量要说什么段子,反正高一一年下来绝大部分的传统段子两个人都对过几次。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也不够说什么具体的段子。

在苏杭和项山说这个小段儿的时候,一旁的杨景旭他们也把相声社的群号写在了黑板上。

“行了,天也不早了,狗也不咬了,我们也就打扰大家到这里了。”项山笑着做了收尾。

说罢,几个人也依次从教室里走了出来。

然后就是15班、16班依次进教室宣传。

这两个班宣传的其实都挺顺利,然而问题却出在了高一17班。

15班是猴儿进去开的头。

16班是徐自明进去开的头。

然而到17班的时候,看着紧闭的教室门和站在讲台上“面色不善”的他们的班主任,原本应该是该进去开头的杨景旭就有些不怎么敢进去了。

“这个老师……好像确实是有些不太好对付。”苏杭也透过教室门上的玻璃看了眼这个班主任。

其实苏杭对这个老师还是有些印象的。

姓廖。

具体叫什么不知道。

前世高中的时候“有幸”和这个老师打过几次交道,苏杭的印象就是这个老师不是很好说话。

隐约透着点迂。

“得了,这个教室我进去试试吧。”苏杭还是决定和这个老师交流交流试试。

轻轻敲响了门,然后就看到教室里的老师猛地皱了皱眉,透过玻璃看了出来,然后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走过来打开了门。

“什么事?”

“老师,打扰了,我们是学校相声小品社的成员,想要到咱们班来宣传一下社团。”苏杭还是这样的说辞。

“什么相声小品社?”老师皱着眉,脸上有些不满。

“就是……”苏杭正准备出言解释,然后就被这个老师打断。

“我们是什么班你知不知道?”老师声音不大,“我们班的同学没有时间去参与这种没有意义的社团。”

其实苏杭从敲门的时候就做好了碰钉子的准备,但是却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老师的话确实有些不客气,这就让苏杭也有些不满了。

“就算是学习也要劳逸结合,我不知道您班上究竟都是些什么水平的学生,但是您这样不加任何了解地就对我们创办的社团加以否定,是不是也有失公允?”

苏杭的语气也带上了不满。

“你先进来吧。”可能是觉得和苏杭在教室门口说这些不太合适,这个姓廖的老师向着苏杭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就走回了讲台上。

苏杭点了点头,同时示意门口的项山几人先等等,然后就跟了进去,顺便关上了门。

“介绍介绍你们几个,顺便说说你们的社团。”廖老师坐在椅子上,目光从教室里抬起头的几个学生身上扫过,“你们是没事干吗?”

闻言,几个学生不约而同地低下了头。

“我叫苏杭。”苏杭的声音不大,教室里能挺清楚的也就是前两三排的同学和坐在讲台上的廖老师了,“我和项山两个人创办了这个社团,作为课余时间的一个消遣娱乐的手段。”

“你的成绩呢?”廖老师打断了苏杭的话。

“分科考试的成绩是文科年级第三。”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苏杭没来由的有些出了一口恶气的感觉。

怪爽的。

“说说你的社团。”

“社团是我们高一创办的,已经举办过一个演出专场了,今年的五月份也以社团的名义在学校的五四文艺晚会上出了一个节目。”苏杭轻声介绍着。

“你们在五四上表演的是什么节目?叫什么?”廖老师又一次出言打断。

苏杭一愣。

实话实说,苏杭已经忘了自己当时和项山究竟说的是哪个段子来着。

“忘了。”苏杭干脆破罐子破摔。

“看来你对你们这个社团也不是很重视嘛。”廖老师仿佛抓住了什么痛点一样,“连五四这么重要的演出内容都记不清楚。”

“并不是这样。”苏杭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想和眼前这个老师犟一犟,“五四其实并不算是多重要的一个演出,相比来说,我还是觉得我们的专场演出更加重要一点。”

“学校的演出你们都不放在心上,又怎么能把其他的事情放在心上?”廖老师拿出了小事化大的本事。

“不是我们不放在心上,而是学校在演出的时候会有各种各样的要求,并不能让我们舒舒服服的说自己想要说的段子。”苏杭声音不大,“一件让人觉得不舒服的事情,又怎么能说是重要的要放在心上的事情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