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日常对话
  • 我的人生过于平凡
  • 小镇一闲人
  • 2062字
  • 2021-05-13 20:23:42

实际上从祖籍来说的话,苏杭一家都应该是凉州人,不管是苏爸还是苏妈都是地地道道的凉州人,后来因为苏杭祖父的工作调动,这才在祁钰县扎下了根。

至于苏妈那边的亲戚,苏杭的几个舅舅也是因为工作的原因才来到了祁钰县,说来也算是一种缘分吧?

大概。

无论是从凉州的风俗还是从祁钰县的风俗中来说,舅舅又有“娘舅”的说法,作为孩子的舅舅,他们有资格管教自己的外甥。

在很多时候,这些孩子害怕舅舅远远超过任何一个人。

苏杭倒是没有挨过舅舅的打骂,但是对舅舅的“害怕”还是在一天一天的成长中印在了习惯中,舅舅说话的分量实话实说确实不轻。

苏妈这次把舅舅抬出来也是为了说服苏杭。

分科的事情还有将近半个多月的时间来讨论,苏杭时不时地还是和苏妈他们聊到分科的事情,每一次提及这件事的时候,苏杭都立场坚定的要学文。

现在的苏杭已经不用分出一部分心思在每天更新小说上了,只是周末的时候会为自己接下来准备要写的小说存点稿,这一段时间来也已经存了有小两万字。

半个月的时间匆匆而逝,苏杭这边已经和文科班的韩老师沟通好了,只要分科的时候苏杭愿意选文科,韩老师就会把苏杭分到自己的班上。

毕竟是文科唯二的重点班之一的班主任,选几个学生的权利还是有的。

半个月里,苏杭的两个舅舅,连带着苏杭的姑姑他们每到周末都会或打来电话,或亲自上门想要“劝降”苏杭学理,苏杭每一次都坚定地表示只是想要学自己想学的科目。

“最重要的是我觉得好,不是吗?”苏杭看着坐在沙发上的舅舅,轻声道,“在我喜欢的前提下,我才有动力和信心去付出更多的努力,每年都有那么多的文科生,也不见得个个都失业了。”

“现在正是科技飞速发展的时代,接下来的一二十年理工类的技术人员绝对是最吃香的,在这样的环境下文科虽然也能找到工作,但是无论是从待遇还是工作的质量上肯定都是要不如同档次的理科生的。”

说话的是苏杭的二舅,也是苏杭无论前世还是现世都颇为敬重的长辈。

只有初中学历的二舅在外出务工的过程中自学会了木匠,后来在下工地的时候又考上了电工证等其他几个技工的证书,让自己的待遇翻了不止一番。

也正是因为如此,就算是在工程格外少的那几年,二舅也根本不担心没有活可干。

“其实二舅您应该也很清楚的,兴趣才是最好的老师,也是最大的驱动力。我相信二舅您在学木匠活的时候绝对没有想到过未来手工定制的木制家具会这么受人欢迎,您选择去学木匠的时候也打的不是这个注意。”

“话虽这么说……”二舅沉默了一小会儿,“但是那时候我学木匠还是因为其他种种的考量,至少学会一门手艺,无论如何都是不会少我一口饭吃,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二舅顿了顿。

“有句话说是‘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以前入错行大不了就是花上几年的时间重新学一门手艺,实在不行还能种地放羊,至少不会饿着肚子。但是现在呢?大学四年的学习下来你还有时间后悔吗?”

说到这里,二舅也在烟灰缸里按灭了已经快要被抽到滤嘴的烟。

“你的成绩你的妈妈也给我说了,只要你高二高三不滑坡,就算是学文也能考上一个不错的大学,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的专业不好就业的话,高中剩下的两年时间,大学的四年时间你要花费多少才能弥补回来?”

苏杭罕见的有些沉默。

写小说的事情苏杭对自己的老妈“千叮咛万嘱咐”不要说出去,现在拿出来说似乎也不太合适,但是二舅说得确实也有些道理。

组织了很长时间的语言,苏杭才开口轻声说话了。

“其实这些我都有想过的,甚至包括大学的专业我也提前有过规划的,但是眼下的这个时代变化的实在是太快,我也不知道我现在的规划放在两年后的高考时会怎么样,六年后的大学毕业时又会怎么样,所以我才没有说出来过。”

二舅的手肘撑在膝盖上,看着苏杭。

“既然未来是不确定的,那我又何必在现在就纠结这些问题呢?六年后究竟怎么样我们谁都不知道,或许文科也会逐渐被重视起来呢?”

苏杭没有说实话,其实六年后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他是很清楚的。

文科有没有受到重视他也很清楚。

理工科,尤其是计算机一类的专业的毕业生有多受欢迎他也是知道的。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苏杭就是想要学文。

不仅仅是因为重生了就要做出一些改变这样的理由。

更多的大概是重生带给苏杭的直到现在还没有消散的冲击。

这样的冲击让苏杭变得有些“浪漫主义”,更倾向于听起来更加“浪漫主义”的文科。

“既然未来是不确定的,我又有自己喜欢的科目,为什么不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呢?”苏杭坐直了身子,“这个社会不仅仅需要科技,同样也需要人文。”

“愿望很美好,很少年。”二舅点了点头,从烟盒里取出了一只烟,但是却没有点起来,而是架在了耳朵上,“但是人生不仅仅只有愿望,更重要的是吃饱肚子,衣食无忧。”

苏杭点头。

“这些总有办法解决的。”苏杭很是郑重。

两个人之间的对话持续了将近两个小时,一壶茶都已经泡地没有了味道。

“既然你的主意这么坚定,那我也不再劝你什么,唯一要给你交代的就是既然选择了文科,就好好的学下去,要是让我知道你选了文科又不好好学的话,我就狠狠地收拾你这个怂疙瘩。”

怂疙瘩是二舅的口头禅,也是对他对几个小辈的“昵称”。

“放心吧二舅。”苏杭笑着应了下来。

只要能说服二舅,接下来基本就相当于没有什么阻力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