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从头开始
  • 我的人生过于平凡
  • 小镇一闲人
  • 2130字
  • 2021-04-04 11:20:08

似乎是生怕苏杭反悔一样,苏妈菜也顾不上买菜,催着苏杭穿好了鞋就带着他向着理发店赶了过去。

小城里的理发店很多,但是理发师的水平却参差不齐,所以很多理发店开着开着就挂上了“转让”的牌子。

苏妈这几年倒是找到过几个水平还过得去的理发店,带着苏杭毫不犹豫的向着那家理发店“杀”了过去。

有道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就在苏妈带着苏杭来到理发店门口的时候,理发店的老板也正“哗啦啦”地拉开了卷闸门,扭头就看见了苏妈。

“呦,姐,您过来啦?”

苏妈也笑呵呵的和这个理发师点头打招呼。

“对,带孩子过来剪个头。”

“哦?”闻言,理发师的目光也落在了苏妈身边的苏杭身上。

向着理发师笑着点了点头算是见过面了,苏杭也跟着苏妈进到了理发店里。

“小伙子,打算怎么处理处理你的发型啊?”

现在的理发店里还没有其他的客人,理发师也显得没有那么忙碌,伸手在苏杭的头上拨弄拨弄,笑着开口问道。

“先把两边剪短点,耳朵要露出来,然后刘海稍微短点儿,眉毛也不要遮住了。”

苏杭对着镜子将自己的刘海掀了起来,现在的发际线还是很健康,两条眉毛长得恰到好处。

这大概是苏杭对自己的这一张黑脸上唯一满意的部位。

事实上,就算是在前世大学之后,逐渐白起来好看了些的苏杭脸上最好看的依旧是这两条眉毛。

“嗯嗯。”理发师点头应着,“还有什么要求吗?”

“还有的话……”苏杭将刘海放了下来,“好像也没有什么了,这方面您是专业的,我这一颗大好头颅就交给您处理了。”

苏杭的话让理发师有些忍俊不禁,笑着点头应声道:“放心吧,这方面我是专业的。”

四十分钟后。

苏杭看着镜子里显得精神了不少的自己,由衷的在心里感慨了一句“你老妈还是你老妈”。

如果自己记得不错的话,前世因为和母亲对着干的缘故,导致整个高中三年都是一头难以言表的发型。

“怎么样,还满意吗?”将苏杭脖子上的碎头发擦擦干净,理发师拍了拍苏杭的肩膀,顺手从旁边的台子上拿过一瓶发胶,给苏杭已经剪好的发型定了个型。

“挺好,就是人黑了点。”苏杭还没来得及说话,等在那里的苏妈就笑着接过了话头。

看看镜子里自己精干了不少的发型和一张黑黝黝的脸,苏杭也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

2013年的消费水平还不是很离谱,像是苏杭这种发型剪一次也就是十块钱,再配上这个理发师的手艺,也算是物美价廉。

“今天怎么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和苏杭走出理发店,苏妈看着身边因为剪了头发而显得精神了不少的苏杭,还是没有忍住问出了这个问题。

刚刚经历过中考的苏杭今年15岁,准确说是十月份过完生日才应该是15岁。

这个年龄段的男孩子绝大部分都是充满了叛逆精神的,他们向往着成年人“自由自在”的生活,同时又因为阅历的限制难以摆脱孩子的稚气。

他们急于向这个世界宣告他们已经长大了,已经有了自己的审美和判断,为了证明这些,他们大多都会以反抗“权威”的方式来进行。

首当其冲受到他们反抗的“权威”就是父母。

然而他们似乎都没有意识到这件事,如果父母真的是“权威”的话,十几岁的他们是完全没有能力反抗的。

重生前的苏杭也正处于这个阶段。

留着几乎能遮住眼睛的头发,带着廉价的十几块钱的“项链”,身上和衣柜里的衣服除了黑色就是黑色,好像除了黑色以外就没有其他的颜色能入了他的“法眼”。

而现在的苏杭看到这样的自己,来自七年后的灵魂满是说不出的嫌弃。

但是嫌弃又能怎么样呢?

毕竟是少年时的自己,只能尽力地去尝试改变了。

“就是……觉得自己的头发留这么长好像也不是很好看的样子。”苏杭斟酌着自己的词句,尽量让自己的变化不要显得太过于突兀。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为了留住自己的头发和母亲从中考结束一直吵到了七月底的他,忽然提出要理发就已经很突兀了。

“忽然就懂事了。”苏妈感慨着,“我这一个月也不算是白生气。”、

苏杭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嘿嘿”地笑了两声,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有什么话就说吧,趁着你老娘我今天心情好。”今天的苏妈是怎么看苏杭怎么顺眼。

“我想买几件新衣服,家里的衣服都是黑的……”

“买!”苏妈没有丝毫的犹豫,“你那些衣服也就你还当个宝,也不看看除了你还有谁大夏天的一身黑?”

整整一个上午。

苏杭觉得自己的母亲能写一本《关于叛逆期的儿子忽然懂事让我喜出望外这件事》。

提着大包小包的苏杭和苏妈在街边的牛肉面馆吃了碗牛肉面,这个离金城不到二百公里的小城的牛肉面还是颇为正宗。

其实也就是提着的东西看起来多,夏装,尤其是男孩子的夏装,如果不追求品牌和档次的话,抛开鞋,浑身上下加起来也就一百来块钱。

所以说别看苏杭手里提着大包小包,其实总的加起来也就是三四百块钱,至少在2013这个年份来说,也算不上什么特别大额的消费。

……

手里拎着买的衣服回了家,苏妈在楼下就将手中的几个袋子强行塞到了苏杭手里,接着拐进相邻的那个小区——里边有苏妈的朋友开的一间麻将铺。

作为家庭主妇的苏妈,唯四的爱好之一就是打上一下午的麻将,然后带着赢了十来二十块钱或者输了十来二十块钱的“战果”回家做饭。

“其实这样的重生也没有什么不好。”苏杭将买回家的衣服一一归置好,瘫在沙发上自言自语,“没有什么远大的目标,唯一要改变的也许就是好好学习,好好锻炼身体,避免猝死的悲剧重演?”

苏杭前世的高中生活实在是有些乏善可陈,又黑又瘦的他加上有些孤僻的性子,仅有的好友也就那么两三个,普普通通不努力的高中三年之后,上了一个普普通通的三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