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社团的第一次专场演出(中)
  • 我的人生过于平凡
  • 小镇一闲人
  • 2099字
  • 2021-05-09 22:56:15

2013年听相声还算是一个相对比较小众的爱好,就算是苏杭和项山票友水平的相声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台下也没有搭茬打岔的观众。

苏杭和项山的第一个段子是传统的相声段子《论捧逗》,受限于两个人的水平,苏杭和项山就是老老实实地按着词儿来,偶尔砸一个现挂,也是在磨蔓儿和入活之前砸的挂。

开场的效果很好,将全场几乎所有观众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台上,同时也将场子热了起来,让下一场节目的演员上场之后不至于太过紧张。

这一段《论捧逗》,苏杭和项山说了将近二十分钟,从相声专场的角度上来说并不算长,但是如果放在学校其他活动的表演中就显得有些冗长。

现在的苏杭和项山暂时还不用考虑这些,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不久的将来,他们就不得不因为这个问题而头疼。

第二个节目是杨祚荣和徐自明的一段相声,两个人当时在排练的时候还有些遮遮掩掩,所以苏杭和项山也没有完整的听过他们两个的相声。

其实从高中生的角度来看,这两个人的相声说的还算不错,至少没有出现忘词之类的问题,在台上也没有因为紧张而口胡。

但是苏杭算上前世已经听了有将近十年的相声,项山有一段时间在京城长大,曲艺窝子天津卫也去了不少次,耳朵比苏杭要更挑。

所以当杨祚荣和徐自明在台上表演的时候,苏杭和项山也在后台皱着眉头低声对话。

“下一段是拴娃娃不是?”

“是。”苏杭点了点头。

“我寻思……咱这段儿入活稍微慢一点吧?”项山给出了自己的看法,“他们两个这段确实是有些……不太行。”

“是有些不太行。”苏杭也有些赞同的点了点头。

“咱入活稍微慢一点,多聊聊的话,反差应该相对也没有那么大。”

“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可以在台上弄些小失误出来。”苏杭一面听着台上两个人“念报纸”,一面皱着眉头思索。

“小失误?”

“对。”苏杭点点头,“比如说忘词啊,吃栗子啊之类的,反正你放开了玩儿,暂时来说我还是能捧得住你的。”

“这一点我信。”项山表示了对苏杭这句话的认同。

不管是在之前对词的过程中还是在刚才台上的几个现挂里,苏杭的捧哏都捧得恰到好处,让项山说得确实是有些舒服。

“那我们就试试吧。”苏杭笑道,“反正挂不在台上,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行!”项山也被苏杭说服。

两个人在后台讨论着,台上的杨祚荣和徐自明的相声也已经到了尾声,苏杭和项山对视了一眼,便在入场门候着了。

“去你的吧!”台上捧哏的杨祚荣推了徐自明一把,两个人笑着站定了身子向着观众鞠了躬,就向着苏杭他们走过来了。

“辛苦辛苦。”项山向着两个人抱拳。

就算是在项山听来两个人的这段相声和念报纸也没有什么区别,但是该有的关照还有要有的,能有勇气站在台上把一段相声完整地说下来其实就已经很不错了。

所以虽然是在后台和苏杭吐槽两个人的表现,但是项山还是向着两人道了辛苦。

苏杭拍了拍从自己身边路过的徐自明的肩膀,就走上了台。

“各位好啊,我又回来了。”

苏杭这次直接站在了桌子后面,笑着和观众打了个招呼,然后扭头看向了后台。

“上来吧,都已经说过一段儿了,还要我报幕不成?”

台下的观众就笑,后台的项山也已经和杨祚荣、徐自明两个人安顿好了,笑着走了上来,在桌子边上站定。

“我们又回来了。”项山笑。

“是。”

“前面两位相声演员不容易,这一场也又轮到了我们。”

“对。”

“上一场的两个演员都是我们开心镖局广播中心的主干成员。”

“对……不是,您等等!”苏杭做出了捧哏该有的反应,先是下意识地同意,然后猛地反应过来。

“啊,怎么了?”

“您刚刚说什么?开心镖局什么?”

“开心镖局广播中心啊,怎么了,是有什么问题吗?”

“还有什么问题吗?咱们社团是叫这个名儿吗?”

“不然呢?”

“咱社团是开心镖局相声小品社啊!”

“哦,是相声小品社啊,那刚才那两个念报纸的广播员是怎么回事?”项山一副疑惑的表情。

“你说谁念报纸呢啊?!”项山的话音刚落,后台就传出了一声暴喝,然后就看见穿着大褂,手中提着一把椅子的徐自明冲了上来。

台下顿时就爆发出了一阵笑声。

“冷静冷静冷静!”徐自明的后面跟着杨祚荣,边把徐自明往前推,嘴里边喊着冷静。

“不是,你倒是拉着我啊!”感受着身后传来的推力,徐自明也放下了手中的板凳,一屁股坐在了上面,向着自己的搭档“抱怨”道。

“你看,追上来了吧?”苏杭站在一旁“幸灾乐祸”。

实话说这个桥段苏杭是没有想到的,更没有想到的是项山居然再那么短的时间里安顿好了这么一出。

“开玩笑开玩笑。”项山也笑着,“两位演员都是很优秀的演员,在台上的表演也很卖力气,确实是我们开心镖局相声小品社的骨干成员。”

“这还差不多。”徐自明哼了一声,站起身来提着板凳走了下去。

“呼~吓死我了。”项山拿起桌上的白毛巾擦了擦汗。

“怎么不说人是念报纸的了?”苏杭单手撑在桌子上,调侃道。

“嘘——”项山像是触电一样扔下了手中的毛巾,堵住了苏杭的嘴,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可不敢乱说,万一人再提着板凳冲上来我可再拦不住他。”

“???”苏杭脸上写满了问号,台下的观众也又一次笑出了声。

两个人配合下台的两个人完成了一波找补,同时也把观众的情绪调动了起来。

“这两个孩子不错。”第一排的校长向着坐在身边的王书记笑道,“有什么语言类的节目的话可以让他们顶上去了。”

台上的两个人却不知道这句话,又闲聊了几句,顺带带着着台下的观众互动了一波,稳稳当当地入了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