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社团的第一次专场演出(上)
  • 我的人生过于平凡
  • 小镇一闲人
  • 2143字
  • 2021-05-08 22:35:23

小马姑娘不知道这究竟是苏杭的托词还是他真的不想谈恋爱,反正苏杭写过来的回信上就是这么个意思,硬要去追问也不合适。

“又不是没人喜欢。”小马姑娘把苏杭的信随手往课本里一夹,低声嘟囔了这么一句话,暂时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

对于苏杭来说,这件事虽然影响了他一段时间,但是在把那封信写好的时候,他其实就已经做出了决定,把这件事对自己的影响降到了最低。

有人喜欢是很美好的一件事。

虽然拒绝别人的时候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就是了。

其实准确来说是被一个有分寸的人喜欢是很美好的一件事。

没有分寸和距离的喜欢只会让你喜欢的那个人困扰。

所幸小马姑娘不是这种人。

在收到了苏杭的回信之后,小马姑娘也就几乎再没有出现在苏杭的生活中。

这么说好像也有些不太合适。

毕竟祁钰县二中的面积就那么大,两个班又是前门对后门,放学下课什么的总能碰到,这时候的小马姑娘也就是和苏杭笑笑,打个招呼。

生活重新趋于平淡。

一切都在稳稳当当的过去。

开心镖局的第一个专场演出也已经定了下来,申请已经被学校审批通过,教室和设备都已经准备好,就等着定下来的日期逐渐接近。

社团专场的海报也已经做了出来,苏杭和项山趁着周末的时间也又一次贴在了教学楼下面,同时也做好了部分“门票”,发给了两个班的班主任和团委的老师。

团委的王书记对于苏杭和项山办起来的这个社团还是有些兴趣的,在收到苏杭和项山送来的“门票”的时候,毫不犹豫地就应了下来。

苏杭和项山以及加入开心镖局相声社的几个同学的节目也已经准备的差不多,就等着海报上的日期一天一天的接近。

10月19日。

周六。

开心镖局相声小品社成立以来的第一场专场表演就定在了这一天。

专场开始的时间定在了下午三点。

所以苏杭和项山在下午一点半的时候就已经来到了学校,等在了已经借好的教室里,同时也顺便把教室收拾收拾,做好了专场开始的准备。

社团其他的几个成员也陆陆续续地来到了教室,在后台换上了准备好的服装。

苏杭的小说虽然已经上架,成绩也还算是不错,但是一个月的时间还没有过去,手里也就只有免费期的几百块全勤,所以苏杭和项山身上的大褂的质感看起来其实并没有多好。

一个半小时的时间过得很快。

也许是快要期中考试的缘故,也许是在祁钰县二中搞这种“语言艺术”表演形式的社团也就只有刚成立的开心镖局一个,在海报贴出去之后,来的学生还是比较多的。

前两排被苏杭和项山有意地给发了“门票”的几个老师和校领导留了下来。

其实这也算是约定俗成了。

老师们也在三点之前都坐在了前排。

其实这次的表演人员并不多,苏杭和项山在准备好节目单之后,也加急多排了几个段子,为的就是把这次专场的时间撑起来。

总不能三点开始,四点就结束了吧?

少说也要一个半小时两个小时才说得过去。

苏杭他们借的这个教室不小,如果坐满的话也能坐三百多人,这次来的同学虽然没有把教室坐满,但是苏杭大概目测了一下,基本也有二百人出头了。

“感谢大家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敷衍我们这个新成立的社团的第一次专场表演。”

看着时间来到了三点,苏杭也打开了已经试好音的话筒从侧面走上了教室前面的台子,身上穿着一身黑色的大褂,挽出一截白色的里料来,站在台子偏右的位置,正中间摆的是盖上了红布的桌子,和两个已经架好了话筒的话筒架。

苏杭的这句话一出,台下的观众就有忍不住笑了出来的。

“虽然知道大家也许是为了躲避家长的唠叨,也许是为了不要晒到在十月中旬并不炎热的太阳,也许是因为其他种种的原因,但是既然大家都已经坐在了这里,我也衷心的感谢大家的到来。”

苏杭站在台上不慌不忙。

“项山。”

“嗯?”

“去把门锁一下,今天我们的专场没有结束之前,谁都不要想从这个教室里走出去!”

苏杭忽然换了一个“恶狠狠”的口吻。

前排的几个老师也有些忍不住笑。

大概地将教室里的观众的注意力都集中了起来,苏杭也正经起来了。

“玩笑归玩笑,该要走的流程我们还是要走一走的。首先就是让大家认识认识今天我们要登台演出的成员。”

说着,苏杭站在原地向着台下鞠个躬。

“苏杭。”

台下掌声。

然后依次就是项山、杨祚荣、猴儿、徐自明和后来几个加入开心镖局的成员。

和大家见过面之后,台上的演员也依次重新回到了台下,只留下了苏杭和项山两个人。

“大家应该也都能看得出来,第一场节目是由我们两个人给您各位带来的一段相声。”

项山站在桌子外面,一边说一边把话筒架调到了合适的位置。

“是啊。”苏杭一只手倚在桌子上,侧身45°角对着观众,点了点头。

这一下的分工就已经清楚了。

项山是逗哏。

苏杭是捧哏。

“上得台来呢首先得做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

“嗯。”

“要不然您各位有认识我的,有不认识我的。认识我的还好,知道我叫项山,要是有不认识我的,这会儿下面就疑惑呢。”

“怎么呢?”苏杭搭茬。

“你说内上面说相声的内孙子他是谁啊?”项山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嚯,那倒不至于。”

“所以说啊,有必要做一个自我介绍。”

“那您介绍介绍吧。”

“我叫项山,说相声的一个小学生。”项山说着,向着台下观众鞠了一躬。

“您谦虚。”

“众所周知呢,这相声啊,它讲究四门功课……”

“不是不是,您等会儿。”苏杭抬手把项山的话拦了下来。

“怎么呢?”

“合着自我介绍就真是您一个人的介绍啊?”

“那不然呢?”

“还那不然呢?您旁边站着这么大一大活人呢,您是看不见是怎么着?”

“还得介绍介绍您?”

“那肯定啊!”

……

苏杭和项山的第一段相声稳稳当当地说了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