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获得“许可”
  • 我的人生过于平凡
  • 小镇一闲人
  • 2103字
  • 2021-04-22 16:53:29

你说这天还怎么聊下去?

老达现在看着苏杭的眼神已经开始变得有些不太对劲了,这个学生和自己以前见过的任何一个学生都不太一样。

怪不得老崔在前几天喝酒的时候就说他们班有个不好管的学生。

摊上这么个学生换谁谁不头大啊?

原本顺顺利利的“一个巴掌一个甜枣”的策略实施出来,毕竟是些初出茅庐的高中生,连哄带吓的怎么都能打成自己几个人的目的。

更何况作为老师还能害自己的学生不成?

不都是为了让他们把心思集中在学习上,不要因为这些有的没的的事情分了神吗?

对绝大多数的普通人来说,读一个什么样的大学,找一份什么样的工作,过上什么样的人生本来就是环环相扣的。

以后的事情自己这些做老师的帮不上忙,至少第一环还是能使使力气的吧?

这些学生不清楚,做老师的还能不清楚吗?

这就和典型的“有一种冷叫你妈觉得你冷”基本是一样的。

扯远了。

其实这三个老师并不是完全不支持苏杭和项山创办社团,对于这个年纪的学生来说,旗帜鲜明地反对反而会激起他们反叛的心思来。

而老达之前的那个问题也算是个铺垫。

作为一名语文老师的丈夫,老达在家里也翻看了不少韩老师的藏书,高中语文老师的藏书中绕不过去的就是鲁迅。

“……譬如你说。这屋子太暗,须在这里开一个窗,大家一定是不允许的。但如果你主张拆掉屋顶,他们就来调和,愿意开窗了。”

老达他们打着的也是这个主意。

先是用“如果我们都不同意”的提问让这两个学生有种“办社团是被反对的”这样的先入为主的观念。

然后再经由老崔或者韩老师居中调和,把“反对”调和为“老师能参与监管”,这才是他们的目的。

一味反对的结果往往是不好的。

但是谁能想到出了苏杭这么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学生呢?

你不让我们办我们就不办了呗。

找几个一起说相声、听相声的而已,活人还能让尿憋死了不成?

您几位老师再怎么厉害,也管不着学生发展兴趣爱好,在休息日聚在一起放松心情说说相声吧?

尤其是这个叫苏杭的学生还把项山也带到了这个思路上。

这下谈话的方向就开始发生变动了。

看着几个老师脸上的表情,苏杭其实也知道单单只是靠着自己先前的一番话是不能说服这三个老师同意自己和项山办社团的。

人们总是说青春期的少年少女们反叛,更有甚者还有管青春期叫叛逆期的。

但是实际上最为“反叛”的往往是掌握了一定话语权的成年人。

老崔他们把苏杭和项山叫到办公室谈话的真实目的绝对不是叫停他们办社团的举动,如果真的要叫停的话,就是给学生一句话的事,又何必专门找一个半个多小时的课间来谈话呢?

但是如果谈话不顺利,把他们的“反叛精神”逼出来的话,就有可能得到“那好,你们自己找同好玩儿去吧,社团是绝对不能办”这样的答案。

很明显,不管是苏杭和项山,还是老崔他们,想要得到的都不是这个答案。

所以在这个时候,就算是老崔刚刚让自己闭嘴,苏杭也只能继续开口说话了。

“其实我们也知道老师们在担心什么。”苏杭笑呵呵的开口,“主要就是担心我和项山两个人办了社团以后心思不在学习上,影响了成绩。”

“嗯?”苏杭的这句话出来,老崔和老达脸上的表情就好看了不少。

这个学生多多少少还是懂点事儿的。

一旁坐着几乎没有说过话的韩老师脸上却没有任何的表情。

作为这次谈话中的唯一一个女老师,而且还是班主任,韩老师很敏锐的发现自从苏杭开始说话之后,谈话的走向基本就是被这个学生掌握着的。

从最开始的“不让办我们就自己办”到现在的“我们也知道老师们在担心什么”的说法,苏杭和老崔老达实际上用了一样的话术,只不过这番话从一个学生口中说出来就更容易让老师有些欣慰。

“我们理解老师们的担心,所以才找了何老师来做我们社团的指导老师。”苏杭接着说道,“何老师和几位老师在同一个办公室里,如果我们社团办什么活动,几位老师还是能在第一时间在得到消息,至少能让老师们安心。”

换了口气,苏杭接着说。

“而且就算何老师是个年轻老师,但说到底他也不是学生了,肯定是不会陪着我们瞎胡闹的,如果我们为了社团真的罔顾学习的话,最先不同意的肯定是何老师啊。”

苏杭的话让老崔和老达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实际上是苏杭说得也没错,再怎么说从毕业开始,站上讲台的那一刻起,办公室里的何老师就已经摆脱了学生的身份,再怎么年轻还是会下意识地顾及到自己老师的这一重身份,就算是陪着苏杭和项山两个人瞎胡闹,多少也会注意些分寸的。

其实话说到这份上也就再也没有什么必要说了,苏杭和项山的意思就是“我们还是会办社团,不过有何老师盯着,几位老师也不用太过担心。”

在座的几位都是老师,自然也明白苏杭他们的意思,只是现在还是有些犹豫,究竟要不要允许这两个学生玩这么一遭呢?

“算了算了。”最终还是老崔先摆了摆手,“不影响正常学习的情况下,你们愿意怎么玩就怎么玩吧,反正你苏杭心里门清,违反校规校纪的事情你肯定是不干的。”

“那是肯定的。”苏杭捧了一句。

老达好像是还要说什么,但是却被老崔拦住了。

说到现在,实际上也就只过去了十来分钟而已。

“老师,那我们就先走了哈。”

“滚蛋!”

伴随着老崔找回场子一样的笑骂,苏杭和项山带上了办公室的门,就看到了等在门口的猴儿。

“什么情况啊?”

看见苏杭和项山的同时,猴儿的疑惑就飘了过来。

“怎么你们两个都让老师叫办公室去了?”

“是社团不能办了吗?”

“总不能是你们两个都犯错了吧?”

“应该不至于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