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一场新生?
  • 我的人生过于平凡
  • 小镇一闲人
  • 2354字
  • 2021-04-03 09:55:43

“苏杭,快起床了!”

苏杭是被母亲的大嗓门叫醒的,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应了一声,眼睛勉强睁开一条缝,看着照在窗帘上的光,眼睛一闭就要接着睡过去。

“苏杭!”

母亲的声音又一次传来,带着些催促的意味。

“快起床,起来出去转转,顺便帮妈提菜。”

“我现在哪里还能提菜啊。”苏杭下意识地嘟囔了一句,就听见“唰唰”的脚步声逐渐靠近,接着就是敲门的声音。

“怎么就不能提菜了?暑假都还没过一半,怎么就把你躺得手无缚鸡之力了?快起床!”

母亲的声音就算是隔着一道门也拦不住,将苏杭的睡意驱散了不少。

“干嘛啊……”苏杭抬手揉了揉眼睛,“都这样了还不让人安生……话说,这个梦做的也太真实了吧?”

“快起床!”门外母亲的声音已经隐约带上了怒气,“再不起来我就直接进去了啊,到时候可别再说什么我不尊重你的隐私什么的!”

“起了起了。”苏杭嘴上应付着,一个翻身就在床上坐了起来,按照这几天的习惯就要向着门外飘过去,然后脚下就是一空,整个人的重心也有些把握不住,就向着床下栽了过去,要不是他反应快,用一只手在床边的桌子上撑了一下的话,估计这一下就要摔个结结实实。

手掌猛的一下杵在桌子上,承担了身体绝大部分的重量,手腕上也传来了一阵疼痛。但是苏杭现在的注意力却根本就不在自己手腕的疼痛上,脚稳稳地踩在了地上,一脸诧异的看自己的手。

“这是……什么情况?”

苏杭记得很清楚,自己在看着二老给自己烧完了头七纸之后,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

然而看着自己现在的小胳膊小腿,苏杭的脑海中就忽然冒出了一个想法:“莫不是昨天晚上做了个自己猝死的梦?”

但是紧接着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做梦梦见一件完整的事情就已经很是离谱了,怎么可能有一场梦的时间跨度能达到几年以上的?

尤其是有几个印象深刻的梦还能回想起来。

哪里有这么清晰的梦中梦?

“那就是……重生了?”

苏杭抬了抬手,想要给自己一巴掌,手停在了半空中还没有抽下去,门外就又一次传来了母亲的声音。

“快起床!晚上晚上不睡,早上早上不起,喊你喊了半个小时了!”

苏杭看了看桌上指向了八点零五分的闹钟,张张嘴不知道怎么反驳。

如果记忆没出问题的话,母亲好像是每天八点按时喊自己起床?

“快点!”

“好好好,起来了起来了。”

苏杭忙出声应着,手从半空中放了下来,匆匆忙套上了枕边叠的整整齐齐的衣服裤子,打开门就看到手中提着扫帚的母亲。

其实苏杭现在还是有些没缓过来,总担心这是一场梦,醒来之后自己还是坐在昏黄的路灯下,身边是一堆烧过的纸灰。

“妈。”

“快洗头去,洗完出门买菜。”母亲抬手在苏杭的背上就是一巴掌,“啪”的一声脆响,苏杭便觉得背上一阵火烧火燎般的疼痛。

疼。

疼就对了。

疼就说明这不是梦。

被自己母亲一巴掌拍在背上的苏杭咧着嘴就笑,但是眼泪却控制不住的溢了出来。

前世的年纪不算大,但是因为上学和同龄人相比晚了一年的缘故,那时候的苏杭也已经有二十四岁了。

母亲正好比自己大一轮,四十八岁的她因为是“钢筋工”这一特殊工种,早早地就退了休,那一年身为一个电工的父亲也因为年纪的原因没有工地愿意找他。

屋漏偏逢连夜雨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吧?

“怎么一巴掌还把你打哭了呢?”

一旁的苏妈看了看自己的巴掌,再看看脸上满是泪水的苏杭,语气也软和了不少。

忙忙的擦了擦眼泪,苏杭三步并作两步赶到了洗手间,看着镜子里泪流满面的稚嫩的自己,张着嘴扯出一个笑容。

真丑。

十五岁的少年正是青春期生长发育的时候,只是苏杭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长得又黑又瘦,尤其是早上起来头发还乱蓬蓬油乎乎的一片,再配上现在又哭又笑的表情。

真是……

一言难尽。

打开水龙头用冷水洗了一把脸,将脸上的眼泪洗干净,这才兑出了半洗脸池的温水,用了十来分钟将自己的脑袋洗干净。

外面的苏妈倒也没有再喊苏杭,站在洗手间门口看看正在吹头的苏杭,再低头看看自己的手。

“我真用了那么大劲吗?”

吹风机的“呼呼”声停了下来,苏杭对着镜子看看自己已经盖到眉毛上的齐刘海,嫌弃的撇了撇嘴。

“真丑。”

吐槽完自己,三两下刷了牙,苏杭扭头就看到门口站着的苏妈。

“妈,我收拾好了。”

“苏杭,妈刚才真用了那么大劲?”苏妈还是有些“耿耿于怀”,平时一巴掌打在儿子身上得到的都是抱怨,今天怎么一巴掌就给打哭了?

苏杭也看出了自己母亲眼中的疑惑,忍不住笑了出来。

“妈,没事儿,就是那会儿还没清醒,一巴掌挨得又有些突如其来。”

听苏杭这么说,苏妈也不再纠结于自己手劲的问题,拧了快十年钢筋的她自从苏杭开始上小学就待业在家,专门照顾苏杭。

但是尽管如此,苏妈的手劲还是一点都没有衰退。

其实背上被拍了一巴掌的地方还是有些隐隐作痛,但是苏杭心里也清楚,这种手劲已经是自己的母亲尽可能地控制力量的结果了。

“对了,妈,买完菜陪我去理发吧。”看着已经转过身开始穿鞋准备出门的母亲,苏杭扭过头看看镜子里齐刘海盖住眉毛的自己,嫌弃地撇了撇嘴。

“啊?”苏妈抬起头看着苏杭,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

一周前还叫嚣着“留什么发型是我的自由”,“要我理发和要我的命没什么区别”的儿子今天居然主动提出了理发?

“你确定吗?”穿好鞋的苏妈站起身来看着已经和自己差不多高的苏杭,又问了一遍。

看着自己母亲这幅惊讶的表情,苏杭也有些忍俊不禁,他自然是记得初中升高中那会儿为了自己所谓的“发型”和母亲吵了不少的架。

但是现在的自己已经不是那个只有十五岁的少年了。

准确说,已经不是那个在小镇里长了十五年的固执的少年了,虽然只是多活了七八年的时间,但是前世的大学生活确实让苏杭有了很多的改变。

而现在有了重来一次的机会,他其实也并不知道自己怎么样才能活得像那些小说主角一样成功。

2013年这样的时间,一切似乎都已经发展了起来,直到他猝死的2020年为止,一切好像都没有什么大的变动。

不过对现在的苏杭来说,在亲眼目睹了自己离世后双亲的悲伤之后,重生的他也只想做一个普普通通、能让父母安心的孩子。

至于以后的事情,还是交给以后的时间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