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谈话
  • 我的人生过于平凡
  • 小镇一闲人
  • 2118字
  • 2021-04-21 22:03:24

准备和项山创办个社团的事情苏杭暂时不准备和同学说,申请表虽然已经基本填好,但是这件事在苏杭看来还是八字没有一撇的事。

如果老师们真的铁了心的不让自己和项山办这个社团的话,办法肯定是少不了的。

所以在面退同桌的发问时,苏杭才选择了这种回答的方式。

下午第一节课下,琢磨了整整一节课时间社团名字的项山也被班主任韩老师告知第二节课下去办公室。

项山自然也明白,办社团这件事成不成就看今天下午的谈话了。

但是具体要谈什么呢?

项山心里还是有些没底。

不管项山心里究竟有没有底,反正一节课就是不多不少的四十分钟,讲课的老师也没有拖堂,踩着下课铃走出了教室。

坐在座位上纠结了几分钟,项山这才走向了办公室。

而在项山来到办公室的时候,苏杭已经和老崔他们聊上了。

何老师并不在办公室,好像是因为物理教研组有个什么研讨会,一下课连办公室都没来得及回就直接赶到物理教研组去了。

所以办公室就剩下已经“统一战线”的老崔、老达和韩老师。

和办公室里的老师依次打了个招呼,苏杭就站在了那里,等着几个老师先出招。

“先坐会儿吧。”老崔指了指旁边的椅子,“等项山来了我们再一起说。”

苏杭点头,转身把一旁的椅子拉过来坐下,安安静静地等着。

其实就算是这几个老师不说苏杭也已经基本猜到了接下来的剧情。

无非就是苦口婆心加连哄带吓地让自己和项山打消创办社团的念头,把心思都放在学习上之类的说辞。

大概率是一个红脸一个白脸,然后还有一个当“调停者”的角色。

正琢磨着,就听见项山的声音在门外打了个“报告”。

“进。”老崔应了一声,项山就推门进来,站在了苏杭的旁边。

“你也坐吧。”看着眼前一个坐着一个站着的学生,老崔还是开口招呼了一声。

“看来老崔应该是那个扮红脸的了。”苏杭做出了判断。

“听说你们两个准备要办个社团?”随着项山搬来椅子坐在苏杭的旁边,一旁的老达也率先“发难”。

“是的。”项山点了点头,“我和苏杭准备办个相声社。”

“相声社?”老达面无表情。

“对。”回答的还是项山。

“你们办这个社团有什么意义?”老达追问。

这个问题在项山看来简直就是老师释放的“只要你回答的好我们就不阻拦你”的信号,急匆匆的把准备好的一番高大上的言论甩了出来。

“那你呢?”老达听完项山的“发言”之后并没有做出什么反应,只是看向了一旁默不作声的苏杭。

“我啊,我就是对这个比较感兴趣。”苏杭的理由和项山的截然不同,“觉得如果办这么一个社团的话挺有意思。”

“只有这样?”老达盯着苏杭。

苏杭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

“那如果我不同意的话呢?”老达单刀直入。

“那我就不办了。”苏杭稳稳当当的坐在椅子上,“反正就是找些同好一起玩儿而已,非官方的组织凑起来一起玩玩也挺好。”

“哎?”老达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坐在苏杭旁边的项山就忍不住了。

“我看项山好像有些不太愿意啊。”老崔在一旁打趣。

“其实项山就是有些想不通这个。”苏杭没有让项山接话茬,“其实在学校弄个社团也没有多好,再怎么说毕竟也还是有老师在上面管着的,要说自由还真没多自由。”

顿了顿。

“反正实话实说现在喜欢相声小品的中学生也没多少,就算是建个社团也是自娱自乐。要我说的话倒不如不要办社团,自己拉上一批同好玩儿更有意思。”

苏杭的这番话让老达一时间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但是接着就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这算是威胁我吗?”

“也算不上是威胁吧?”苏杭笑着反问了一句,“就是实话实说而已,能办起来社团其实是最好的,毕竟我们一开始的想法就是这样。但是如果我们真的办不起来社团的话,现在的相声本来就是个小众的爱好,找几个同样喜欢相声的同学一起玩也是正常的啊。”

“就数你能说。”一旁的老崔接过了苏杭的话头,“你先别说了,让项山说说。”

项山也不傻,先开始“哎”的那一声是没有反应得过来,现在苏杭又说了这么一通,他自然也明白了苏杭的意思。

“老师,您让我怎么说啊。”想到了这里,项山就开口应了一声。

“说说你对这个相声社的看法吧。”一直听着没有说话的韩老师终于开口了。

“我的话……”项山下意识地沉吟了一声,“其实本来是有些想要办个社团的,但是其实苏杭说得确实没有什么问题,办社团说白了就是为了找到几个和我们一起说相声的同学,有学校的渠道能办起来社团固然是好事,但是真的办不起来的话,找几个同好也不是不行。”

“反正就算是同意了可能也没有几个人愿意加我们的社团。”苏杭在旁边冷不丁的补上了这么一句。

“你别说话!”

“哦。”苏杭看着老崔,闭上了嘴。

其实现在办公室里的三个老师都看得明明白白,刚开始的时候项山对于创建社团其实是很有热情的,甚至于想要说服眼前的三个老师。

而画风在苏杭开始说话之后就完全发生的转变。

创建社团的想法被他说成了“玩儿”,然后就以退为进说什么不创建社团也是可以的,反正只是要找几个一起玩儿的喜欢相声的同学。

项山也很快地就明白了苏杭的意思,在韩老师让他说话的时候,改变了自己的原意,按照苏杭的说法接着说了下去。

这就让几个老师觉得有些聊不下去了。

原本就是想着找一个能拿捏住眼前这两个学生的点,就算是松口让他们创建社团,至少也要这个社团能在自己等人的眼皮子底下运转。

但是现在这两个学生却统一了口径。

要么就创办社团,反正指导老师是何老师,你们还能沟通沟通,说不定还能偶尔管一管社团。

要么我们就自己玩儿去了,谁都管不着了不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