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和老崔的第一轮交锋
  • 我的人生过于平凡
  • 小镇一闲人
  • 2108字
  • 2021-04-19 21:34:29

“开心镖局?”项山把这个名字重复了一遍,不得不说是要比什么开心包子、开心八宝粥要稍微好上那么一丢丢。

但是听起来好像还是哪里不太对劲?

“实在不行的话就这个吧。”

主要是现在两个人好像也想不到什么更好的名字了。

苏杭觉得这一幕大概就是《当一个起名废遇到了另一个起名废但是却不得不起名的故事》。

“我回教室再琢磨琢磨。”

项山还是不太愿意接受这个名字。

开心镖局。

怎么听都觉得怪怪的。

苏杭其实也大概能明白项山的想法,大概就是一种叫仪式感的东西。

人生中的第一个社团,第一次想要创办一个社团,如果社团名字都这么随意的话,总是觉得缺了点什么。

至少项山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接纳这个名字,或者想到更好的名字。

但是后者对于项山来说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也好。”苏杭点点头,“其实我觉得开心镖局这个名字还行,取个护送快乐到家的意思也挺好。”

“护送快乐到家吗?”项山听着苏杭的话,把最后这句话重复了一遍。

虽然有些不太想要承认,但是加上这句话之后,好像确实有些感觉了?

眼看着已经快要到上课的时间了,苏杭和项山也没有再在操场上逗留,溜溜达达的向着教学楼走了过去。

回到教室的时候,百分之九十五的同学都已经坐在了教室里,老崔站在教室门口“虎视眈眈”地看着里面,楼道里快活的空气在教室门口瞬间凝结。

“老师。”苏杭向着老崔打了个招呼,就要低头往座位上溜过去。

“站那儿!”谁想到往日都不说什么的老崔今天忽然喝止了苏杭。

“诶?”苏杭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回过头看向了老崔,“老师,怎么了吗?”

“你跟我出来。”说完这句话,老崔就扭头从教室门口走了出去,留下一脸懵逼的苏杭。

但是叫自己的毕竟是老师,苏杭稍作犹豫,还是跟在老崔的身后走出了教室。

“老师,怎么了?”

老崔已经双手抱在胸前站在了那里,看着走出来的苏杭,正准备用眼神和沉默震慑一下苏杭,就听到苏杭发问了。

苏杭先出了声,老崔也不好接着沉默,只能清了清嗓子。

“最近听说你准备和19班的有个同学办个社团出来?”

“啊?啊,是的。”

虽然不知道老崔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但是既然已经问起来了,还不如坦诚承认,反正校规校纪也没有写“在校生不允许创建社团”对吧?

“别狡辩了,我都已经……嗯?”

老崔下意识地出声,说了一半才反应过来苏杭刚才根本就没有解释?

就这么承认了?

小县城里的学生和家长的想法其实都大同小异,学校就是用来学习的地方,做其他的事情都算是不务正业。

严重一点的是旷课去网吧,青春萌动的男女同学之间的正常的交往。

寻常一点的是看课外书之类“心思不放在学习上”的情况。

所以在被老师质问是不是在做和“学习无关”的事情的时候,他们会下意识地隐瞒真相。

老崔的这一手在之前的教学生涯中也算是屡试不鲜。

就像是家长问偷吃冰淇淋忘记擦嘴的孩子——今天是不是偷偷吃了冰淇淋啊?

孩子都会下意识地否认。

但是如果孩子忽然来了一句——嗯嗯,吃了两个!

这时候反应不过来的就是家长了。

“对啊。”苏杭看着眼前有些错愕的老崔,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些想笑,废了好大劲儿才终于把笑意憋了回去,“我和19班的项山准备牵头办个社团。”

苏杭坦诚的回答反而让老崔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下去。

“果然是个不好管的学生。”老崔在心里偷偷感慨,开学那天的判断还是没错的。

不过既然不知道该怎么说,那就干脆让话赶话吧,说不定赶着赶着就组织好语言了呢?

“你们准备办个什么社团?”

“相声小品社。”苏杭还是一样的坦诚,“主要就是这些语言类艺术。”

“嗯。”老崔点点头,正犹豫要说什么的时候,上课铃也响了起来,“你先回教室吧,第二节课下了来我办公室。”

苏杭应了一声,点点头,重新回到了教室。

而老崔则径直回到了办公室,19班的夫妻档班主任已经坐在了办公室。

何老师也在自己的位置上玩着手机。

“老达,你帮我琢磨琢磨,我们班那个苏杭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夫妻档一个姓达,一个姓韩。

被老崔叫老达的就是19班班主任韩老师的丈夫,也是韩老师的“贤内助”。

“怎么了?”达老师将自己的目光从电脑上的番剧上移开,顺手点了空格键暂停。

老崔把自己和苏杭的对话原原本本的和达老师讲了一遍。

末了加了一句“我让他第二节课下来办公室”。

“还有这种学生?”达老师的第一反应和老崔差不多。

不得不说,苏杭的坦诚确实是让这两个老师很是意外。

“现在的问题是到时候我们要怎么问。”老崔往椅背上一靠。

“既然学生愿意坦诚的说,你们有什么想知道的直接问不就行了吗?”一旁玩手机的何老师听着老崔和老达的对话,实在忍不住开口了,“总比和你们玩心眼的好吧?”

何老师毕竟是年轻教师,弯弯绕绕还是没有老崔和老达多。

“话是这么说,但是……”老崔下意识地反驳。

“其实这也未尝不是个办法。”韩老师也终于开口了,“倒时候叫过来问问,注意注意有什么不能说的就行。”

韩老师的话让老崔和老达都点了点头。

一旁何老师的注意力已经重新集中在了手机上。

同时,在教室里。

上课铃是提前五分钟响的,说法是叫“预备铃”,老师还没有来到教室,老崔又回了办公室,所以教室里又有些闹哄哄了起来。

同桌徐若萱往前挪了挪让苏杭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这才凑了过来。

“刚才老师叫你出去什么事儿啊?”

“也没什么事儿,就是他猜我可能不想好好学习了,提前给我打打预防针?”

无声无息的在小姑娘这里“黑”了老崔一句,苏杭就把话题扯开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