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开心……镖局?
  • 我的人生过于平凡
  • 小镇一闲人
  • 2139字
  • 2021-04-18 20:37:01

虽然从一开学就觉得苏杭绝对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但是老崔怎么都没有想到开学也就是半个月的时间,这个学生就已经开始“蠢蠢欲动”。

只是学生想要办一个社团实际上也好像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学校也有相应的文件,非要拦着他们不让办也不行。

微不可查的叹了一口气,老崔将自己的目光从苏杭身上收回来,清了清嗓子开始上课。

项山的动作很快,一下课就开始满楼道的窜,赶在中午放学前把最后一个愿意加入这个尚未成型的社团的同学的名额敲定了下来。

“徐自明?”看着项山身边笑嘻嘻地看着自己的男生,苏杭的语气里掩盖不住的诧异。

“诶?你们认识吗?”项山也有些意外。

“我们两个是小学同学。”徐自明赶在苏杭前面笑着出声,“小学的时候关系还挺好,就是初中没有报一个学校,所以联系也少了许多。”

徐自明说得没错,苏杭和他在小学的时候关系的确挺好,只不过在五年级的时候有过一一次分班,徐自明被分到了新的班级,不过好歹还在同一楼层,课间还能凑在一起。

小考之后,苏杭选择了离家稍微远一点的祁钰县第四中学,徐自明因为家原本就比较远的缘故,选了相对更近一点的祁钰县第三中学,两个人这才逐渐断了联系。

只不过让苏杭没有想到的是,项山居然也认识徐自明。

“我和项山是在暑假的旅游团认识的。”徐自明向着项山介绍完自己和苏杭的关系之后,又向着苏杭介绍了一遍。

加上徐自明,再算上项山之前提到的杨祚荣,要创建社团的第一步“凑齐五个人”的先决条件基本满足。

“指导老师我去找了何老师,他也已经同意了。”

“何老师?”苏杭一愣,“就老崔他们办公室的何老师?”

项山点头。

“你这速度不慢啊!”项山的执行力总是一次又一次地刷新着苏杭的认知,换做是其他人的话,现在能将五个同学找全就已经很不错了。

那里还能像项山一样,甚至连指导老师都已经联系好了。

“今儿中午我回去把申请表先做一做,下午找何老师签个字,然后就能交上去审批了。”项山的声音里满是干劲。

项山干劲满满,苏杭却觉得项山的这一腔热情绝对会在这一段时间内被消磨掉不少。

但是拦一拦吧,又好像也没有什么理由。

不过转念一想,反正也只是几个学生凑起来想要玩一玩而已,老师和学校的反应也许并不会像是自己想的那么大。

说话间就已经顺着人潮走到了学校门口,几个人相互打了个招呼就各回各家。

回家吃饭才是头一等的大事。

尤其是苏杭,回家之后还要保证每天的更新。

码半个小时的字,吃饭,帮忙洗锅,然后再来一个二十分钟的午睡,午休的时间就这样悄然而逝。

项山的执行力真不是盖的,走到教学楼四楼的楼梯口,苏杭就看到了手里拿着A4纸站在那里打哈欠的项山。

“喏,申请表已经打印出来填好了,今天下午课间咱两先拿给何老师看看,然后就能交到学校团委了。”

将手里的A4纸递给了苏杭。

社团名一栏还是空着的。

“哦,对了,社团名还得咱两讨论讨论。”项山像是忽然想起了这一茬一般。

苏杭点点头,接着往下看。

社团简介一栏写的是“祁钰县第二中学首个语言类兴趣社团,以传统文化和流行文化相结合,做到批判继承,提高对语言艺术的欣赏鉴别能力”。

说白了就是相声小品社。

社团活动里填的是“对传统语言艺术的欣赏、鉴别和实践”。

其实就是说相声、演小品。

实话实说,项山的虎皮扯得不错。

就是不知道这一面大旗能不能做出来。

“其实现在最主要的问题还是社团名字。”项山又一次开口,“下面的那几栏都好填,就是社团名称怎么都琢磨不出来合适的,总不能直接叫相声小品社吧?”

其实也不是不行。

苏杭没把这句话说出来。

实际上现在祁钰县第二中学仅存的三个社团只有文学社全名叫“朝阳文学社”,心理学社和广播站就这么大剌剌地把名字摆在你的脸上。

只是在起名这方面苏杭比项山更不如,不然也不会产生直接叫“相声小品社”也挺好的想法。

看看时间,距离上课还有将近二十分钟的时间。

“我们去操场上转一转吧。”苏杭提议,“站在这儿干想也不是个事儿。”

这算是苏杭的一个小习惯,就是遇到什么需要讨论或者思考的问题的时候,就会下意识地到处走走转转,而不是定定的站着或者是坐着。

在苏杭看来,干坐着是想不出来答案的。

干站着也是。

在20班门口看了看,猴儿还没有到教室,苏杭和项山也没有专门等他,向着操场走了过去。

“实在不行就叫开心花卷?”

项山边下楼边和苏杭开玩笑。

“或者叫开心包子?”

苏杭也顺着说了一句。

“开心稀饭也行。”

“开心八宝粥。”

“开心……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

项山开始顺了下来。

“停停停!”听着项山开始背贯儿,苏杭终于还是忍不住打断了他,“按你这背法,干脆就叫开心菜单子得了”

项山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再说老拿着人家开心麻花碰瓷也不合适吧?”苏杭接着吐槽了一句,“人叫麻花,我们就叫包子稀饭八宝粥,也亏了人开心麻花看不上咱。”

玩笑间,苏杭和项山也已经走到了操场上。

已经有下午第一节课是体育的男生在操场上打起了篮球。

玩笑归玩笑,该讨论的社团名还是要讨论的。

“其实说实话,我觉得开心系列的名字其实挺好的。”项山说出了自己的观点。

“但问题就是已经有个开心麻花了。”苏杭接过了话头,“我们虽然是个小小的社团,但是也不至于名字都学人开心麻花吧?”

“我考虑的也是这个问题。”项山叹了口气,“不然我就真的在这张表上填开心包子了。”

“开心……”

“开心啊……”

苏杭皱着眉沉吟着,一步一步地慢慢往前踱着。

“开心……镖局如何?”

灵光乍现,苏杭看向了项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