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可靠”的项山
  • 我的人生过于平凡
  • 小镇一闲人
  • 2099字
  • 2021-04-17 12:30:27

项山的动作很快,在作出这个决定之后的第二天就已经翻出了学校的文件。

“要先找到至少五个愿意加入我们社团的同学,然后联系好指导老师,填写申请表什么的,只要通过学校团委的审核就行。”

项山趁着课间休息的时间把苏杭叫了出来。

“现在算上你、我和猴儿就已经有三个人了。”苏杭最关心的是人数的问题,指导老师还是比较好找的,反正基本也就只是挂个名,还是有不少的年轻老师愿意掺和进来玩一玩的。

“剩下的两个人就交给我吧。”项山拍了拍胸口,一脸可靠的样子,“今早路上碰到了杨祚荣,和他聊了两句,反正是凑人数,他也蛮有兴趣的。”

“那就还剩一个了。”猴儿在旁边做小学算数。

“其实我们倒也不用那么着急。”苏杭看着一脸可靠的项山和做“算术题”的猴儿,“现在开学才半个月的时间,学校的那几个社团纳新也刚刚结束,我们其实可以稍微压一压这件事,至少看起来不是那么心血来潮。”

苏杭也有自己的考虑。

老师们最怕的就是学生心血来潮的要去做一件什么事,然后因为心血来潮的新鲜感,就会把几乎所有的心思都放在这件事情上,从而忘记自己的“本职工作”。

所以在学生决定要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老师都会再三确认,如果有些事情确实让他们觉得会影响到自己学生的学习的话,他们就会开始阻拦。

虽然不知道项山他们的班主任现在是什么态度,但是苏杭可以确定的是,项山他们班的班主任肯定已经盯上项山了。

连带着老崔说不定都已经开始注意自己了。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做完小学算数的猴儿又背了一句古文,“我觉得还是一口气先把社团办下来。”

猴儿的这句话让项山认同地点了点头。

其实很多时候苏杭都忽略了这么一件事,在他这个年纪,几乎任何一个少年都是冲动且积极的,他们会为了自己喜欢的、感兴趣的人或者事物迸发出百分之一百五的热情。

眼前的猴儿和项山就是这个状态。

猴儿是个“人来疯”,只要有热闹凑他就很有热情。

项山是真的想要办个社团玩儿。

“其实我也是这个想法。”项山推了推自己的眼睛,“趁着现在课业还不重,抓紧把社团办起来也能多玩会儿,总不能一个社团就真的只有五个人吧?”

顿了顿,项山接着对苏杭进行“说服”。

“再说了,后面还有不少的手续要跑,现在开始的话保守估计也得小半个月才能正式成立……”

“倒也是。”苏杭似乎是被项山的这套说辞说服了一般,“那下节课就先把五个成员都确定下来吧,还有就是我们社团地名字什么的都要开始考虑了。”

“这个你放心!”项山还是一副很可靠的样子,“这些我都已经开始准备了,只要五个人一齐,我就能联系指导老师,然后填表走流程了!”

不知道为什么,项山明明是一副很可靠的样子,但是苏杭就是觉得他的flag立的飞起,好像一切都不会像是项山说得那么顺利一般。

就在三个人讨论尚未创建的社团的事情的时候,十分钟的课间休息时间也悄悄溜走,上课铃和老师一起出现在楼道里,也顾不上互相招呼一声,三个人很是默契的分别向着各自的教室开溜。

这节课正好是老崔的英语课。

项山他们班是班主任的语文课。

看着窜进教室的苏杭,老崔就想起了办公室里的那一番对话。

“崔老师,我听说我们班的项山和你们班的苏杭好像要准备搞个什么社团出来。”

“社团?”老崔觉得自己可能听错了,“他们两个人能弄出来什么社团?”

这句话刚说出来老崔就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了。

苏杭是他班上的学生,这半个月来他也算是对苏杭颇有了解,年纪轻轻的一个小伙儿,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那么多路数,反正各方面的表现都是要稍稍超过同龄人的。

同样作为19班的英语老师,老崔对项山也有些印象,一个胖乎乎的学生,眉眼间带着年轻学生特有的那种“桀骜”。

反正两个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如果说项山是锋芒毕露的话,那苏杭就是藏在刀鞘里的软刀子。

就是不知道这两个学生是怎么搅和到一起的。

“具体是什么社团我们也不清楚。”说话的是19班班主任的丈夫,夫妻档上阵确实是能将班里的不少事情摸得门清,“昨天晚自习下项山找何老师说了什么,问何老师他也不说,非说是什么秘密……”

“何老师啊……”听到这里老崔就拖长了声音看着旁边坐着的何老师,一个入职三年的年轻老师。

“别问我,昨天说好的事情,我总不能转天就把人学生卖了吧?”教物理的何老师这时候还是很讲“义气”的。

与其说是讲义气,倒不如说是年轻教师的一股子玩性还没散去,看着办公室的几个“老资格”有些着急忙慌的表现,心里也忍不住地偷摸乐呵。

“两学生想办个社团嘛,又不是什么大问题,再说这不还有我盯着吗,就算出问题咱也能管管不是?”不过毕竟是一个办公室里坐着的同事,何老师还是出言安慰了一句。

听着何老师的这番话,老崔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反驳。

他能看得出来,苏杭和项山就是两个不省油的灯,办公室里的这个小何也闲不下来,别听何老师嘴上这么说,说不定到时候最容易出问题的就是他。

但是小何毕竟也这么说了,再说下去免不了驳了他的面子,老崔实际上也不老,年轻教师的想法还是能吃得透的。

“那何老师就多费心了。”只能客套了这么一句。

说着,上课铃就响了起来,几个老师相互招呼了一声,就向着各自的班级走了过去。

此刻坐在教室里等上课的苏杭和项山并不知道,如果不是何老师的话,他们要办社团计划就要胎死腹中了。

走进教室的老崔看着老老实实坐在自己位置上的苏杭,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