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床边的女子
  • 从成为诡差开始
  • 清歌落范尘
  • 3008字
  • 2021-09-10 14:47:20

“轰隆!”

一声惊雷,让睡梦中的范安不受控制的颤抖了一下,随即有些茫然的睁开双眼。

周围一片昏暗,明明是封闭的房间,却有一股股莫名的阴风吹过,阴寒沁骨,让范安不自禁的将双脚缩回了被子。

被子?这是在床上?

范安有些恍惚,依稀记得自己不是还在熬夜加班,怎么突然就躺床上了?

微微撑起身子,在双眼适应昏暗后,范安有些茫然的看向四周环境。

不是自己的家,看着也不像是宾馆的布局,怎么来到这里,脑子里是半点印象都没有。

范安扭头,看向两边,却蓦然一个机灵,身子猛地一震,昏睡感都瞬间消失不见!

就在床头不远处,有一道白色的身影,悄无声息的坐在梳妆柜前,背对着范安,微微低头,似乎在细细的打理着头发。

纤细玲珑的身躯,修长笔直的秀发,光看背影,就让人觉得必然是个可人儿。

但此时的范安可没有什么邪恶的想法,作为一头单身程序猿,他并没有谈女朋友。

碰到仙人跳了?

还是自己的那些损友同事,把自己带来休息,顺带还给自己点了个小姐姐?

范安既有三分担心,又觉得好气好笑,这算什么事啊。

但幸好还没发生什么,算得上悬崖勒马,没有犯错,等弄清楚是什么事,到了公司,再找他们算账。

范安坐了起来,房间光线不足,床头的角度也不好,却恰好让他看不清楚这白衣小姐姐的容貌。

稍微缓了一下,范安干咳一声,带着些许尴尬,强行镇定的开口打了个招呼:“这位小姐姐,请问这是在哪,是谁把我送过来的?”

话音刚落,范安心里也升起一丝好奇,光是背影就如此动人的小姐姐,真容又会是如何?

如果是个大美人...咳咳...自己就放过那几个损友。

那几个家伙,总不至于找来的其实是个小哥哥,故意想看自己出糗吧?

可还没等范安被自己这个奇葩想法弄笑,刚刚放松下来的心脏猛地一抽,一股凉意从脚底板直接冲上天灵盖,激得头皮阵阵发麻,嘴角的微笑,也彻底凝固住了。

“咔嚓....”

随着一阵涩牙的摩擦声,那微微低头的小姐姐,纤细玲珑的身子动也不动半分,却用近乎背对着范安的坐姿,面对着范安笑出一个阴森诡异的微笑。

这小姐姐的脑袋,竟然直直的一百八十度扭转!

范安脑海里瞬间一片空白,口舌发干,牙关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栗,半响过去才缓慢恢复意识。

恶作剧?整人节目?

还是自己撞鬼了?!

在这期间,这白衣女子并没有过多的动作,就这样直直的,阴森的,诡异的淡笑着,盯着范安,似乎在欣赏着猎物恐惧的模样。

“呵,奴家似乎吓到郎君了,郎君这是对奴家的模样不甚满意么?”

软糯的声音,突兀响起,如果换个场景,范安听到这好听的声音,只怕要被撩的不要不要的,瞬间动心。

别致的巴掌脸,异常苍白的脸颊上像是涂抹着一层白粉,两腮却又鲜红,大眼小嘴,明明算得上精致的五官,却没有半分人气,充斥着拼凑的诡异感。

“没....没....有....”

平常简简单单的一个词,此时却用尽了范安的力气。

此时的范安努力平复着不由自主的恐惧,悄悄打量着不远处的白衣女子,内心却渐渐绝望。

本就格外纤细玲珑的身躯里,不可能藏的下使用头套的演员。

换而言之,范安他是真的撞鬼了!

“哦?”

似乎是对范安的回答还算满意,这白衣女鬼的脑袋缓缓转了回去,随即起身朝着床边走来,软糯的声音竟然还带着一丝娇羞:“郎君,月夜不寐,愿修燕好!”

坐在床头的范安猛地一愣,一时间内心里的荒谬感,竟然压倒了撞鬼的恐惧。

莫非自己其实是在做梦,还从噩梦跳渡到了春梦?

可随即一股难言的恶臭,伴着白衣女鬼的靠近,猛地冲进鼻腔,让范安再次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这股比在三伏天放了十天的绿毛猪肉还要恶臭十倍的味道,不是梦境能够具现出来的。

范安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可才一开口,恶臭味冲进嘴巴,差点让他把隔夜饭都吐了出来,赶紧伸手捂住嘴巴,才没有发生可能激怒女鬼的行径。

白衣女鬼的动作很慢,似乎很享受范安在绝境中挣扎的模样。

可就在范安要彻底绝望的时候,一道冰冷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系统激活中,模板加载中,各项功能正在启动....】

近乎崩溃下的幻听?

系统?

金手指!

【系统提示】:系统激活成功,鉴于宿主正处于一场邪祟诡异事件中,现系统给予三项开局选择。

【选项一】:宿主凭借当前自身实力,逃出房间即可;奖励:地行之术。

【选项二】:宿主凭借当前自身实力,灭掉邪祟即可;奖励:天级功法。

【选项三】:宿主成为宁采臣一样的男人;奖励:无上天赋。

姗姗来迟的系统,带来了三个选项。

可范安还没来得及想好选什么,那白衣女鬼已经走到了床边,动作很慢的俯身,僵硬的面容上挂着诡异的微笑:“郎君,月夜不寐,愿修燕好,可否?”

一股恶臭,铺面袭来,差点让范安窒息过去,恨不得立刻推开女鬼,然后怒吼问道:你是不是师从老八,从小吃奥利给长大的!

可范安不敢,而这种腐肉恶臭,或者可以说是难言的尸臭,也让范安心里一横,瞬间就做出了选择。

“今夜月色真美,愿修燕好!”

范安强忍着呕吐感,在死亡触摸下,克服心中的恐惧,诚恳的说到:“小姐姐你的眼,你的鼻,你的嘴,都让我心动不已。但你刚刚低头梳理秀发的一抹温柔,却比今晚的月色更美,你能不能再梳给我看一下?”

范安这一手骚话反而是把白衣女鬼整的有些懵逼了,似乎范安的反应有些超乎她的预料,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小老弟,你怎么有些不对劲啊?

寂静,空气中满是寂静。

范安屏住呼吸,连心跳都不敢过于猛烈,生怕哪个不经意的举动刺激到女鬼,就会引来杀身之祸。

眼看白衣女鬼的眼神中从诧异变成怀疑,似乎还要向着恶毒残忍转变,范安呼吸一滞,赶紧开口说到:“情调,这些都是情调啊,我就在床上等你,如此月夜,愿修燕好!”

可能是范安言语诚恳,也可能是白衣女鬼对自己实力的自信,这女鬼缓慢的直起身子,软糯的声音轻轻响起:“妾身便依郎君所言,郎君就在床上,等妾身宠幸。”

在诡异的微笑中,白衣女鬼缓缓往梳妆台走去,坐了下去,再次低头梳理起秀发。

就是现在!

范安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肾上腺素在剧烈分泌,说不定已经触摸到第一层基因锁了。

全身的肌肉都绷紧成一团,在白衣女鬼低头梳理秀发的刹那,范安双脚落地,如离弓之箭,冲向房间门口!

他选的是一。

如果可以,范安倒是想选三,大不了就当是被鬼日了,噩梦春梦一起做。

可他喵的范安现在完全支棱不起来啊!

要是个聂小倩就算了,可眼前这女鬼,跟一块腐肉有什么区别?

范安既无心,也无力,到时候恐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选二,估计也是以卵击石,当场嗝屁。

这个房间并不太大,房门又恰好在范安这边,大概两米左右的距离,即使房门关着,范安也有信心在两秒内开门冲出去。

在死亡的压迫下,潜力尽出,甚至可能只需要一点五秒左右的样子。

就这白衣女鬼慢吞吞的模样,只要逃出房间,就能获得奖励‘地行之术’,到时候是战是逃,主动权就在范安手上了。

世界上竟然真的有鬼,即使有系统傍身,接下来范安也需要好好想想自己该怎么办。

“咔!”

门开了,半开,侧身就能过,只需要多一步,只需要零点一秒,范安就能活着逃出房间!

然而...

“郎君,你让妾身很失望啊...”

幽幽叹息,血光迸溅。

范安只觉得胸口一疼,全身的力气瞬间都被抽走,轰然倒地抽搐,眼前一步之遥的生机就此断绝。

一颗还在跳动的心脏,被丢到了范安身边,然后在他眼前被踩为血泥。

“郎君,走好....原本还想借你...一用...”

无论是眼前的景象,或者耳边的声音,都似乎在远去,化为虚幻,而范安的思维似乎也越来越慢,陷入无边的寒冷黑暗之中。

要死了…竟然是被女鬼杀死的…说好的系统,说好的金手指呢……

【系统提示】:所有模板功能加载完毕,发放新手礼包,请问宿主是否开启?

系统,我干你凉!

范安用他最后的意识,在脑海里无声嘶吼:“开启!开启!开...”

此时的范安,眼中彻底失神,陷入无边的黑暗之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