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爸,我骑车撞到宾利了!

“我穿越了……”

林河坐在沙发上,经过半个小时接受了脑海的记忆后,终于苦笑着认清现实。

面前有一块边角损坏的落地镜,镜中人脸颊凹陷,嘴唇没有血色。

四十岁正值壮年却白了大半的头发,走出去都会被当做六十岁的迟暮老人。

前妻寻求更好的生活,离婚后带着女儿离开。

原本的林河,是本地青江市富豪,结果一朝落魄倾家荡产。

祸不单行,还有个儿子,是个败家玩意!

老天,你是在玩我吗?

唯一欣慰的是,林青在得知家里破产后,浪子回头去学校努力读书了。

今天似乎是他高考最后一天。

只要努力拼搏,早晚有卷土重来之日的!

林河看着银行短信上余额还剩三百块的提示,自我安慰。

嗡嗡……

这时候,手机振动。

林河抬起手,把手机拿过来,发现是个陌生号码。

疑惑的接通后,放在耳边。

“请问是林青的家长,林河先生吗?”传来的,是一道年轻的女孩声音,

“是的,有什么事情吗?”林河心里咯噔一下,觉得不太妙。

“我是林青的同学,他骑车蹭到别人的车了。”女孩怯怯的说道,又赶紧补充道:“叔叔您放心,林青没受伤。”

“没受伤就好,蹭的是什么车?”林河松了口气。

“宾利。”女孩子弱弱的说道。

林河差点一口气没上来,脸色铁青。

宾利?

那可是百万起步的豪车!

这个不孝子,是想让刚穿越过来不到一个小时的自己卖肾吗?

之前还是青江市富豪的时候,别说撞到宾利,就算是给砸了,林河都能赔得起。

但现在的林河,连宾利擦掉点漆都赔不起啊。

“叔叔,您赶紧过来吧,对方说不赔钱就不让林青离开。”女孩着急的说道。

……

青江一中,本地高考考点之一。

往东不到百米的路口处,围着不少的学生和家长。

有的路人,更是掏出手机拍摄着。

“这车看起来挺气派,是不是很贵啊?”

“看见车标了吗?凌空翱翔的雄鹰中间有个字母B,那可是百万豪车宾利!”

“百万?天呐!真是倒霉孩子,不知道他家长看见会不会昏过去。”

众人议论纷纷,百万豪车被撞,能上新闻了。

有个穿着校服的男生,正低着头,眼泪从脸庞滑落。

他就是林河的儿子,林青。

旁边有位和林青差不多年纪的女孩,正在小声安慰着。

林青深知家里的落魄,撞了宾利,把他们爷俩卖了都赔不起。

高考前每天挑灯夜战,奈何底子太差效果不大,能选个专科就不错了。

原本想放弃高考去打工赚钱糊口,父亲无论如何都不同意。

说现如今的社会,没有学历太难生存。

然而,还是让父亲失望了。

考完最后一门,浑浑噩噩的骑着车,鬼使神差的撞到了别人车上。

曾经是富二代的林青,自然认识宾利车标,差点当场魂飞魄散。

“你家长什么时候过来?”问话的是宾利车主。

旁边有位露出肚脐眼的烫发女子挽着他胳膊,狐假虎威的用轻蔑目光瞄着林青,骄傲的像个飞上枝头的孔雀。

“很……很快。”林青面部僵硬,硬着头皮回道。

家里都破产了,就算能来到这里,也拿不出来钱赔偿。

很快,就有车主叫来的工作人员前来拍照取证,测算赔偿费用。

“周总,宾利车受损的情况并不严重,从目前来看,维修费用初步估计不低于三十万,我们马上为您开维修单。”一番忙碌,工作人员走过来对车主说道。

不低于三十万?!

林青的心跳都慢了半拍,他们家能拿出来三百块钱都不错了。

“爸……我对不起你……呜呜呜……”

自责的眼泪从顺着林青的脸颊滚落,握紧的拳头因为太过用力,骨节处微微泛白。

当初在父亲面前发誓,要改头换面。

结果才过去几天,就又惹了麻烦。

就在这时,一辆出租车在路边停靠。

有个头发斑白的男人,扶着车门下来,额头渗出细密的虚汗。

“爸,对不起,我……”林青赶紧跑过去,搀着父亲,颤抖的说道。

话没有说完,就被林河挥手打断:“男子汉大丈夫,哭哭啼啼成什么样子。”

“嗯!”林青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泪水,重重点头。

林河叹了口气,这小子虽然败家,但还是个孩子。

“你就是这孩子的父亲吧?这里是维修单,你可以过目。如果质疑,完全可以去找你相信的机构来复查。”宾利车主男人拿着刚刚开好的单子,交给了林河。

维修单上面清楚的写着,费用:300000RMB

“老东西,走路跟快要断气了似的,能赔得起吗?”烫发女子鼻孔朝天冷哼一声。

老东西?

林河苦笑,他才四十岁。

因为破产一系列的打击,还进了医院,现在的模样说是四十岁恐怕也没人相信。

“不许你这么说我爸!”林青愤怒的吼道。

“叫什么叫?”宾利车主瞪了下眼睛,又不耐烦的望着林河:“该赔偿的赔偿,我不管你是这小子的爸爸还是爷爷,三十万一分不能少。否则,就等着报警吧!”

一分钱难倒英雄好汉,更何况三十万。

林河手里捏着赔偿单,深深的无力感涌上心头。

“叮咚!父爱如山系统与宿主林河绑定成功!”

“叮咚!您的儿子骑车撞上了宾利,本着父亲必胜的原则,宿主的资产晋升为青江市隐世首富!”

在耳边,响起了机械感十足的提示音。

系统?

一抹惊喜的光亮,在林河的眼睛里浮现出来。

紧接着,一股信息涌入了林河的脑海,那是当前存款和资产分布。

“区区一辆宾利算什么?”

林河查看完详情后,差点就想要仰天大笑。

不过短暂的激动很快就被按捺了下去,低调才是王道。

“如果赔不起的话,一人做事一人当,让你儿子现在当众磕头吧。磕一次一万块,怎么样?”宾利车主摩挲着女伴的手,表情戏谑的犹如上位者在愚弄着下位者。

“是罗霄金让你来的吗?”

林河玩味的问道:“儿子,去把这辆宾利给我砸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