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银行卡开户充场

  • 兼职笔记
  • 战垚
  • 4571字
  • 2022-03-26 20:54:15

2017年,春节过后,北方某城。

这是小赵最难的一段时间,同时也是我很难的一段时间。我的难已经逐渐有所好转,可他的难却在不断继续加深。

这个世界上似乎有很多的商都与着自身的经济条件或社会地位所挂钩,我的难处是因为钱,小赵的难是因为感情,但说到底还是同自身经济脱不了干系。钱这种东西,真的是可以解千愁的。

这一天,小赵起初是要我陪他一起去市中心一家大型的书店里去挑选几本他日常教课所需要的练习册和辅助书籍。我正好也想要去购买一本新出版的小说,于是我俩便不谋而合的一起前往了那里。

买书的过程并没有持续很久,毕竟书店不是商场,没有什么过多游逛的吸引力。走出书店我俩在想要不要去步行街逛一逛,虽说两个大男人结伴去逛街画面有些辣眼睛,但难得一起出来透透气,谁都想驱散一下自己心中那被阴霾所笼罩的心情。我没敢问有关于他和他女朋友的事情,生怕这心中的阴霾变得更加浓厚,其实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他的前女友。

我问小赵是打算乘坐地铁还是公交,他看了看手机没有回答我的这个问题,而是告诉我说这附近有一份兼职立刻就可以做。我眉头一皱,现在这个时间去做兼职那要做到多久才收工啊?况且今天本就不是为了赚钱而出来的。一想到原本是出来散心的结果却还要被兼职所支配顿时感觉十分的晦气。

小赵看出了我的担心对我说:“不是那种传统类型的兼职,而是只需要一会的时间就可以完成的那种。”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他的手机递给了我,我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是停留在了一个兼职群里的一条消息上。

消息上面写着某某银行为完成开户任务急需开户人员。只要年满十八周岁即可,某某银行开户后绑定到某某证券公司后就算完成任务,如不需要使用事后可随时注销。工资四十元,时间下午一点到三点,全程只需半小时就可以全部完成。请携带身份证到某某路某某银行某某门店,若有该银行借记卡也随身携带。有想去的提前加微信报名联系。

小赵问我做不做,我连忙回答说:“做啊!白捡钱一样,不做那不成大傻子了?”

确认我俩身份证都在随身携带着,小赵当即加了那兼职领队的微信,很快便得到了答复。领队说今天下午一到三点的时间段都可以自行前去,去了以后就说是做兼职的自然就会有人接待了。

我看了一眼时间正好是中午十二点四十分。想要去的那银行是一个很知名的国家级银行,门店距离我们所在的位置又很近,公交车只需要乘坐两站就可以到达。而且下了车站就是,根本无需多走。

就这样,前一秒还在犹豫是乘坐公交还是地铁的我们直接有了更为清晰的答案,那就是直接前往该银行去做这份兼职。

到了银行之后,一提到是来做兼职的果然就有人接待了。工作人员先是问我们有没有借记卡,如果没有就一定要先开户一张借记卡才可以继续。我和小赵都没有这家银行的借记卡,于是便先开通了基础业务。办理卡片的环节和正常的办理银行卡是一样的,这天下午银行里的人并不多,我和小赵还很天真的以为办了卡开了户就结束了。无非是多了一张银行卡而已就可以赚到四十元钱,这样的工作要是多一点该多好啊!但随着办理之后的事情,我们才知道事情未必是那样简单的。

借记卡办理好之后,工作人员把我们带到楼梯口要我们前往二楼,我们真正所要办理的业务就在那里。

我和小赵一头雾水的上了楼,走过的每一个台阶都。银行的二楼一般人很少有进会进入,那往往是领导层的办公室和会议室,再就是银行大客户才会经常光顾的贵宾接待室。果不其然,我和小赵刚一到达二楼就被人请去了贵宾室接待室里。这是我第一次进入银行的贵宾接待室,也是小赵的第一次。

这家银行本就不是很大,所以贵宾接待室的面积也同样不算大。面积虽然不大,但是真皮沙发,商务座椅,茶水台以及日常办公所需要的柜台应有尽有。只不过那柜台是空着的,看来今天是不会有贵宾会被在此接待了。

贵宾接待室里有五个人,其中三个女生,一个在给另外两位男生登记办理着,另外一名在一旁协助他们办理。这几位女生就是劳务公司和此银行兼职的对接人员,她们负责为来此做兼职的人开通应该开通的证券账户。

有很多的银行里面都会有和证券公司合作的业务,这种合作通常会有一定的任务量要求,例如每个月一定要有几名员工办理开通多少个数额的证券账户才算达标。一些工作人员很难去完成这些指标就会找到劳务公司来合作帮忙找到一些年满十八周岁的人前来开通业务。

那三位女生都很年轻,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应该是刚刚毕业或是刚从校园里走出来实习的学生。她们的穿着风格都是些比较过时的服装,虽然都化了妆,可面部的妆容一看就是很生疏的手法,想必是不经常打扮的缘故吧。破旧的运动鞋上印着价格相对低廉的品牌商标,从整体看来应该是农村走出来的孩子。

其中一位长头发的女生递给我俩一人一张纸要我们先把这张纸上的信息内容填完。纸上的内容是一张表格,模板同应聘时所要填写的简历很像。姓名、手机号、证件号码等基本信息。内容不多,很快便可以完成。

我和小赵看着另外两个正在办理的人,他们俩也是男生,同样也是年轻人。两名这在帮他们开通账户的女生时不时的拿着手机要求他们看向屏幕,时不时的响起短信铃声然后填写验证码。有时还会面对着屏幕念一些有关于了解风险告知自愿开通账户的内容。

稍微等了不多时,那两位男生就完成了任务。小赵试探性的问那三位女生这个兼职的工资是多少,那三位女生则是异口同声的回答称你所找的领队说是多少就是多少,工资会在结束后由领队为其结算。

轮到我们两人办理了。两位女生分别拿着她们各自的手机来为我们办理,为我办理的是一位短发女生。她的手机是白色的,屏幕有了一块很明显的碎痕但依然可以使用,只不过在使用起来会稍有不便。手机背部的白色有着很多磨损的痕迹和其他擦拭不掉的一些颜色,这应该不是她个人的手机,而是劳务公司拿给她们专门做业务所临时用的手机。

她先是在拿着我刚刚填写的表格照着上面的内容在一些注册网页上填写有关于我的基本信息。随着我手机短信提示音的响起,她要我查看手机信息里的验证码。也是从这一刻起一直到未来的十几分钟里,我的短信提示音几乎就没再停止过。

起初,只是要手机里的短信验证码。逐渐的,就开始是拍摄我手持身份证件的照片。我王者在我一旁办理的小赵,也正在进行着和我几乎一样的操作。没过一会儿,我的短信提示音再度响起,我一边向她报出验证码的同时一边发现这已经是另外一家证券公司发给我的消息了。

还不等我有疑问的时候,那女生要我看他的手机屏幕。手机屏幕此时正在做着关于我的身份验证,我跟随着点点头、眨眨眼、目视前方不要乱动等指令做着相对应的动作。

做好之后那女生提醒我等下会有电话打到我的手机上来,我还只要回答“是”和“已知晓”就可以了,一定不要回答错了。我点了点头。

话音刚落,电话铃声果然就响起了。我看着来电的号码只有几位数便知道一定就是证券公司的客服号码或是服务号码。我接起了电话,耳边响起的是另一头的人工的客服声音。

“您好,请问是XX先生吗?”

“我是XX证券的客服专员,工号XXXXX。接下来需要和您确认以下几个问题,请您务必如实回答。请问您是自愿开通此证券账户的吗?”

“是。”

“请问您是否了解证券市场中所要承担的风险并依然同意开通此账户?”

“是。”

“请问您是否确认该账户的信息密码都是由本人操作完成的且从未将密码告知他人或要他人进行保管?”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回答了:“是。”

坦白讲,对于这些我是有着说谎的成分在里的。一切都是我自愿的,一切又好像都不是我自愿的。

挂掉电话,我的手机提示音依然在响起。我又一次的面对着那女生拿给我的手机屏幕,这一次是录制一段自愿开通账户的小视频。我照着手机录制页面上的文字对着手机屏幕一字一句的念道:“本人XX,自愿开通XX证券的证券账户,并已阅读了解有关于证券市场的相关规则和风险。在此承诺会将账号密码妥善保管,不会向他人外借泄露。如有违规行为本人XX愿承担相应的责任。”

那部手机的像素质量很差,弹出的窗口又是那样的狭窄无比,录制出来的东西看起来很像是遭遇了恐怖分子绑架的人质正在受到人的威胁。而此时的我也像是“兼职人质”正在受着领队的压榨一样。

又是一条视频录制,只不过这一次是视频电话。我可以看到对面的客服姐姐正穿着制服带着通信设备端坐在那里一本正经的问着我已经听得耳朵都快烂掉的问题。是不是本人?是不是自愿?是否已了解风险等等。只是这一次,因为我回答的时候声音过于小,嘴型张合的范围也不够而导致验证失败。那女生只好再一次的为我进行验证。这一次,我不光要回答,还是十分大声、十分肯定的给我我的答案。不光如此,我还要向一名演员一样去配合张大着自己的嘴型来进行“表演”。这一刻,我竟突然有些理解当时时下很红的一首的歌曲《演员》里的一些歌词含义了。

我已经记不清我那天共接到几通电话,录制几次小视频了。录制的时候还因为网络的不稳定失败过几次。总之,在二十几分钟的“狂轰乱炸”之后,我和小赵终于是完成了任务。这二十余分钟,让我觉得自己是被劫持的二十余分钟,有一种被别人掐住喉咙按在墙角的感觉。被开通的账户,多达十五家以上。

我俩结束之后,又来了两名来到这里做兼职的人,这次是一男一女,他们同样很年轻。

我和小赵一人带着一张开满了证券公司账户的借记卡走出了银行。我向他抱怨录制小视频的镜头照人太过于难看,他对我说这钱其实赚得并没有那么轻松。这个世界本就如此,即便是看似再简单的事情,背后也都会有其艰难的一面。

大约过了半年左右的时间,偶然一次和小赵一起外出时他向我提及过他有尝试去把那张银行卡做销户,银行方面告知他这张卡片所绑定的证券账户太多了,是无法进行销户的。即使是销了户那也只是银行卡停用了,但所开通过的证券账户依然是存在的,是无法跟随银行卡一同消失的。那一刻,我开始觉得这份兼职做的不是很值得。

那天晚上,我跟小赵还有后来一起来找我俩碰面的老肇坐在一家面馆里吃着热乎的汤面。我看着坐在我对面吃着面条的老肇突然想起了和他一起做电器导购的时候,他淋着雨为我打包回来了一碗热汤面的场景。可如今,同样的一碗面,却再也吃不出那时香和暖了。

几年以后,当我真正了解到证券业,打算尝试加入到股民的行列中时我才发现我已经无法再注册账号了。我猛然想起了这一次的兼职。经过学习和了解我这才知道,原来一个身份证可以开出三个不同证券商的沪A账户,二十个深A的账户。如果你开过三次户,每次都开通了沪A账户,那么一般是开户就默认开通沪深账户,第四次开户你就开不出来沪A账户了。若是还想要再开一个证券商的沪A账户,需要先注销之前开过户的证券商里的其中一个的沪A账户,或者办理转户。至于他们都给我注册了哪些证券公司的账户,我早已记不清楚且无从考证了。

我开始尝试注销这些该死的账户,可手续麻烦得要死,需要去开户的证券公司一个个的注销而且还需要那张银行卡,而我的那张银行卡片此时已经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沉睡了。

果然,天上从来就不会掉下馅饼,尤其是对于我这样的普通人,如果真的会掉,那也只会掉一个陷阱给你。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不劳而获的兼职或许可以收获短暂的利益,但到头来总是会要在你的其他方面付出相应的代价。

借此机会和事件,我奉劝想做兼职的少年们,不要轻易的去动用你的身份和信誉去换取那些微薄且不值当的交易。它可能不会让你感受到身体上的劳累和疼痛,但总有一天你会真切的感受到这种东西所带给你的是无形的烦恼,这种烦恼并没有比身体上的疼痛更加轻松。

至于我和小赵开通过的这些无用的,甚至是我们自己都未知的证券账户,恐怕要跟随我们一辈子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