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暑期最后的兼职,短期工,电器导购员
  • 兼职笔记
  • 战垚
  • 13032字
  • 2022-03-20 15:16:55

2012年夏,北方某城。

暑期的天气炎热而漫长,但这个夏天的时间却过得好快。此时已经来到了八月中旬,人生中最长的假期的余额已经所剩不多,老肇即将在这个月末前往自己考取的那所大学里去报道了。

他考上的大学并不在本市,从这里去往他大学所在的城市需要乘坐一个小时的火车。那是一座老牌的工业城市,也是一座曾经辉煌过的城市。我的学校开学时间相对比较晚,所以可以多休息几天。我们两个考上的都不是自己所向往的那所院校,长辈们都说:“都一样,好歹是有个书继续念下去了,以后家里也算是有个大学生了。”

其实人有些时候就是这样,当你想要努力学习去考取自己所向往的大学时,你才会发现原来人的惰性竟可以如此之大,挑灯夜战和勤学苦练原来不单单只是词语,真正想要做到是那样的困难,而放弃却又是那样的容易。我们也逐渐的认清了自己的学习能力和头脑的平庸。真正努力学习的人是值得赞扬的,因为他们在不断的争取着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

顶源公司向我们打来了电话,他告知我们现在有一个长达五天半的工作机会,工作内容是在一个商超里面做电器导购,具体的工作时间上午九点到下午六点,工资七十元一天,外加五元交通补助,加起来就是每天七十五元。其中的半天是岗前培训,工资价格也是减半的,工资会等到工作全部结束以后再结算,问我们是否愿意去做。

我和老肇在听到这份工作时都不免有些犹豫,犹豫的并不是这份工作的内容,而是因为工作的商超所在区域距离我们居住的区域很远,虽然都在一座城市当中,但那里却是一个我俩之前都没有去过的地方,去往那里需要乘坐一个小时的公交之后再转乘几站地铁。由于时间紧迫,人员紧缺,所以顶源公司承诺我们若是可以去的话可以为我们每天再额外发放五元钱的补助。我和老肇回复说商量一下晚上再给公司答复就挂掉了电话,其实我们的心里是真的很想做这份工作的。

这和以往我们所做过的兼职工作有所不同。之前做的无论是执行活动或者是发单、飞单都是些很低门槛的工作,只要是身体健全拥有时间的人都可以去做。而导购员则不同,首先在工作前需要去了解所售的产品,包括性能、价格、库存等知识。其次还要一定的沟通能力,在工作的过程中你需要去接触形形色色的人,向他们不断的介绍产品以及软磨硬泡的促使成交。这里面可是有这很大的学问存在的,绝对是一份值得去做的工作。既然可以锻炼人的口才能力积累社会经验还可以有零花钱可赚,我和老肇决定克服困难前去工作,尤其是老肇,他甚至准备把这次的工作当做是自己施展才华,展望未来的第一站。

交通问题只能依靠早起来解决,虽然每天的路费加上饭费已经让工资真正剩余数额变得所剩无几,但我们更需要的是这份工作带给我们的历练和价值,比起以往的兼职工作我们肯定会更加珍惜这一次的机会。

我们在当晚告诉了顶源公司愿意去做这份兼职,这应该也是我们这个假期最后一次做兼职了,之后就要各自前往自己的学校上学了。当时的我们仍然只是一名学生,虽已成年,但还没有真正的步入社会。

顶源公司为我们报了名,给了我们地址和对接人的联系方式,要我们第二天上午十点钟去那所商超先进行一个简单的培训和学习,然后再按照商超工作人员的通知去进行工作就可以了,临挂断之前还是重复了那句不要迟到,不要放鸽子。

第二天,我和老肇来到了公交车站,其实我们住的位置距离这座城市的中心并不是很近,与其说是新区不如说是近郊更为贴切一些。我们俩人先是乘坐了公交车来到了市区内比较大的一个交通枢纽站,到达这是所需的时间一般在四十五分钟到六十分钟之间,如果遇到了早高峰的话可能还要更久一些。我们在这里下了车以后就直奔地铁站前往所要到达目的地。

距离商超最近的地铁站正是这条地铁线路的终点站,大约需要乘坐七站,所需时间在二十分钟左右。

下了地铁,这里周边的一切对于我们两个来说都是陌生的。这里有有热闹的菜市场,有横跨城市水渠的桥梁,也荒废的烂尾的建筑。因为我们的手机无法用到导航,所以我在来这里之前特意查看过地图,大概了解到了附近一些道路的名称。我们凭借自己模糊的记忆路线行走着,正巧遇到了一名正在工作的环卫工人,就顺便问了一下商场所在具体位置。还好,我们走的方向没有错,沿着路直走,只需在前方路口处转一个弯在继续向前走就可以看见一“金字塔”形状的玻璃体建筑,那就是那座商超的地下一层的入口,从地铁站走到这里大概需要五六分钟左右。

我们到达这里已经是九点四十分了,我拨通了顶源公司给我留下的负责人电话,电话那头的人告诉我们在商场的门口集合,那里有很多人,到了就可以看见。

我们来到了商场的门口,那里的确聚集了很多人。其实刚刚我们正在向这里走来时就已经看见了,只是没想到这里竟然就是我们要汇合的地方。

这里大约聚集了三十多个人,整整齐齐的分为三排站着,队伍的前面站着一个身穿类似警察制服的矮个子中年男人,他体型肥硕,挺着圆溜溜的肚子,他身穿制服的两个肩章上面上写着“保安”两个字,他应该是这个商超里的保安。此时的他正在带着这些人做着稍息,立正的练习,还时不时的会挑一些人的毛病出来。

我和老肇刚想上前去询问这里集合报到的情况,还没等我俩开口,那个保安就冲着我们两个人叫道:“来,后面刚来的那两个,都进队伍排列的末尾站好,一起接受军训。”

我和老肇当场就愣住了,不是来这里报道培训做兼职导购的吗?怎么还突然军训上了?这是什么情况?我们明明连大学校园的军训还没参加过呢,反倒是来了一场社会上的军训。

我不解的对那保安说:“我们是来报道参加兼职导购培训的。”

那保安点这头说:“对,大家都是。早来的就先在这里参加军训,十点以后才到五楼去参加导购培训。”

我们立刻给刚刚所联系的负责人打了个电话,电话那边说就是这里,让我们跟着一起训,十点以后就会进行导购培训了。我和老肇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站回了队伍里。

那保安依旧在很认真的挑着队伍里每一个人的站姿和动作上的毛病,这天的天气很热,他还戴着一顶和制服一个套装的帽子,热得后背都已经被汗水湿透了。可他并没有理会,还依然在乐此不疲的为每个人纠正着。我看了一下队伍里的人,他们大多是四五十岁上下的妇女,其中也有几个同我和老肇年龄相仿的小伙子。所有人都是动作懒散,一脸的厌烦,都在期待着时间快些流逝,祈祷着赶紧来到十点钟,好结束这场闹剧一样,所谓的“军训”。其中更是有几阿姨的嘴里不停的说着说着“差不多就得了,要知道有这种环节都不会来”等类似抱怨的话。

又有一个小伙子来到了这里集合。他略微有一点点胖,穿着一件黑色半袖。那保安也让他归队一起参训,他也问了我们之前问过的问题,保安还是点着头回答出了相同的答案。

那小伙子走到了一个树荫处打起了电话,我可以很清晰的听到他在冲着电话那头喊:“这不是来做导购员的吗?怎么还有军训啊?”他情绪有些激动,说话的声音也很大,丝毫不掩饰自己的不解和愤怒。

我和老肇索性也不站在队伍里了,也找到了一个阴凉处,蹲在地上看着他们军训。我听到那个保安对着队伍说:“我们企业每年都会有员工军训,这就是企业的文化理念,军事化管理也是我们企业的一大特色!”

现在想想也真是有些讽刺,因为这个企业在不久后的几年里破产了,这家商场自然也跟着一起倒闭了。

终于到来了上午十点钟,队伍里面的人在提醒着,那保安看了一下时间走到了队伍的前面有些意犹未尽的说:“很谢谢大家今天的配合,大家辛苦了,也希望大家进入公司以后工作顺利,谢谢。”说完以后他认真严肃的敬了一个军礼。队伍里的人都松了口气,象征性的鼓了几下掌。这掌声与其说是送给他的倒不如说是送给时间的,感谢时间到了。大家原本只想好好上个班,却不料还未入职公司就先试图将你的思维给束缚住。

保安告知我们到五楼去参加培训,乘坐货梯到五楼就是办公区域,若是乘坐客梯那就相对难找到一些。其实大多商场都是这样,办公区一般都更靠近货用电梯。

我们一大群人乘坐货梯去往了培训所在的区域。培训室是一个像教室一样的地方,规模也和教室差不多大。有黑板有书桌,里面的工作人员发给了每人一张空白简历,填写自己的基本信息并标注好自己是做全职还是兼职,填写好了之后就开始分配工作。

从第二天开始,这家商场就要开始为期五天的四周年店庆活动,在此期间会有很多品牌都会有优惠和折扣,但各个品牌所需要的人数各不相同,所以兼职和全职人员的需求也是不同的。分配完以后一个工作人员打开了一个纸盒箱子,箱子里装的全是蓝色的半袖和空白的工作牌。衣服是工作服,上面印着商场的名字和四周年店庆的字样。工作牌则是有着姓名和品牌专柜两个名头,右侧还有一个空白框是用来放一寸照片的。他让我们自行根据自身体型来拿取衣服,每人一件衣服一个工作牌,这是未来几天工作时需要穿戴的。

拿完衣服之后我和老肇被分配到了地下一层的一个某国产品牌电器的区域,主营冰箱和洗衣机。这次的培训说是培训其实只是在了解一些基本信息,更主要的是分配工作。

我们两人来到了商场负一层找到了那个品牌的售卖区,售卖区面积不大不小,有十几款冰箱和洗衣机,导购员只有一个同时也是负责人。这是一位四十岁出头的中年妇女,一米六五左右的身高,中等身材,我们向她说明了来意她就立刻明白了。她向我们介绍了她所售卖的产品,主要以冰箱为主,每样商品的价格都有标注,有家电下乡标识的持有农村户口便可享受家电下乡优惠,优惠该商品价格的百分之十三,最高优惠封顶为两千五百元,但这里的商品最贵的也不过五千出头是不会超出优惠份额的。

贴有以旧换新标识的商品则可以享受以旧换新的优惠,持有旧家电便可以享受百分之十的优惠补贴,补贴的上限是冰箱三百元,洗衣机二百五十元。接着她又带我俩简单的介绍了商品的功能和信息,她说冰箱的基本功能都是一样的,不一样的只是大小和样式,她指着一款冰箱上贴着的能效标识对我们说,每款电器上都会有这样一个标识,等级分为一到三级不等,等级数额越高就代表耗电量越大,反之一级则就是越节省电量,而这个品牌的冰箱大多都是一级的也算是个卖点之一,当然,最大的卖点还是便宜。

大概的讲解完之后她让我和老肇看一看这些电器,熟悉一下。我和老肇浏览了一圈冰箱和洗衣机之后心里就有些数了,因为商品不算多,也不算复杂,价格都有价签,功能介绍也大多都是大同小异,个别多出来的功能也都会有醒目的海报贴贴在上面。

经过一些简单的了解已经到了中午了,她告诉我们可以先离开了,明天早上再来就可以,她问了我们的住处,她听了以后说有些远,让我们九点半到这里就可以,她姓姜,我和老肇都叫她姜姐。我们谢过姜姐就先行回家了。

当天下午我和老肇为了工作牌上的空白框还特意去照了一寸照,而且还是价钱比普通照要贵一些,当场就印刷出来的快照。足以见得当时的我们对待工作的态度和积极性。

第二天,我和老肇穿着商场发的印有周年店庆的衣服来到了公交站等候坐车。那时的我们以做兼职工作为荣,完全不忌讳自己是什么样的装扮,只要工作需要就可以完全配合。甚至走在街上都想让所有人知道自己在外面工作,是个比同龄人更成熟、有挣钱的人。那时的我还天真的以为自己未来会是个全心全意工作,前途无量的人,也相信只要认真工作靠自己的双手就会拥有一切自己想要的东西。那个刚刚走出高中校园的自己还远远没有真正的体会到社会的复杂和真正成年人的世界,更是忽略了智慧带给人的财富。

我和老肇出了地铁站以后,天空下起了小雨,我们加紧了步伐走到了商场里。这天是星期四,上午商场里的人还不算很多,我们到达工作的展位时姜姐正在为一组顾客讲解其中一款冰箱的性能,那组顾客也只是不冷不热的点了点头时不时也会问两个问题,从样子就可以看出对我们的品牌并不是十分的感冒。姜姐很平淡,像这样的顾客她应该已经不知道接待过多少个了,对于她来说一切早已经是习以为常了。

连两分钟都不到,那组顾客就走了,姜姐没说什么叫我俩呆在这里就好,休息室里有一箱矿泉水可以拿去喝,要是累了可以去休息室去坐一会儿,千万不要拿凳子在展位里坐着,更不要直接坐在展位的地上。所谓的休息室就是一个特别小的房间,里面放有几张塑料凳子和一张桌子,门就在展位上的某一个地方,和背景墙是一个颜色的。

上午十点之后,人开始陆续多了起来,但也没有到人山人海的地步,只是一直会有两组左右的顾客在展位里观看。

我和老肇也开始逐渐的进入工作状态,有姜姐忙不过来的时候我们两个就会顶上去接待,若是客人较多那我们两人就分别接待,若是不多的情况下那就我们两人一起接待客人。

起初的交流还略有些青涩,随着客人越多讲得越久我们俩也开始打开了话匣子。其实好多人都是抱着逛一逛商场的心态来这里看看冰箱和洗衣机。这样的人顾客很容易就可以看出来,他们会在你说“欢迎光临”的时候他们若是不说话或是笑着点点头说看一看,在浏览冰箱和洗衣机时也大多都是走马观花,除非遇到吸引他们的功能和价钱时才会说几句咨询的话,但也只是停留在问问的阶段。这样的顾客很多,即使是这样我和老肇也依然热情的为他们介绍这价格耗电量以及是否享受家电下乡和以旧换新的政策等等。我们两人一唱一和的配合着把这些电器一顿夸赞,夸赞的我们甚至都开始佩服自己的口才了,觉得我们自己真的是个可塑之才,这也让我开始对自己未来有了更加美好的憧憬。若是现在的我们能够听到当时我们俩人说的这些介绍语的话,我想我们恐怕不笑出声来都算是对得起以前的自己了。当时的一切真的都只是自以为的才优秀,感动自己而已。

到了中午十一点钟多一些,姜姐让我俩其中一个人去吃饭一个人留在这里帮忙,我让老肇先去外面的面馆吃饭,回来时帮我带碗面就好。我们问姜姐要不要一起帮她也带回来一份,她摇摇头说不用,她自己带了饭,等一下去售卖微波炉的展位借用那里的一台专供员工使用的微波炉加热一下就好,如果我们自己带饭的话也可以去那里使用。

来这里逛商场的人都拿着雨伞,伞是湿的说明外面还在下着雨,雨天和工作日撞在了一起没能让商场活动的第一天制造出想象中很火爆的场面。其实这本就不是一个商业街上的大商场,准确来说只是一个服务周边居民的大型超市,来这里购物的基本都是周围居住的人群,这一定程度上更降低了电器的购买性。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老肇带着一份打包好的热汤面回来了,他的身上有些湿充满着雨点的痕迹,很显然是没带雨伞的后果。我们开始逐渐的认识到了天气预报的重要性。记得有人曾说过,当你开始每天都要看第二天的天气预报时就说明你已经长大了。

我去往休息室吃午饭,换成老肇站在那里帮忙接待顾客。休息室真的很小,空间只能够容纳两个人坐在这里。面很香,汤很暖,时光很美好,心中对自己的未来充满着无线的期待。

我吃过午饭之后连忙去替换姜姐在这里照看展位让她去吃午饭了,导购区域是离不开人的,导购们的每一次吃饭和自身调整都是这样轮换着完成的。

下午的顾客也没有比上午多,大多也都是抱着逛一逛的态度来的,一些有意向的客人也都是在了解了一圈之后便去其他的大品牌那里停留甚至是直接购买了。我们在说这种现象时姜姐对我们说这太平常不过了,本身我们就是偏超市性质的商场,来这里逛大件电器类的人群本就会很多,再加上品牌在这些同类商品领域内也没有什么影响力就是价格比大品牌能够便宜很多,符合的是一些预算相对较低的人群。老肇问姜姐是不是代理人或者经销商,姜姐摇摇头说不是,她是品牌方的销售导购因为这个商场离她家很近所以她就选择在这里了,至于收入也只是靠业绩拿提成的。

我和老肇是兼职工,我们无论有无业绩对我们的收入是没有影响的,我们帮忙出售的商品提成也会算到姜姐的名上。但我们俩对这个并没有什么要求,一方面我们本就是临时工作几天的兼职工,在不是很忙的情况下工作时间还是很灵活的,晚些来早些走也都无所谓,不像姜姐从早上商场开业一直站到晚上商场关门,所以对此还是很理解的。另外一方面,我们这一次的目的还是以增加工作经验,锻炼口才和临场应变能力,丰富自己的社会阅历为主的。

有一个长得很黑个子很高的男人带着他的老婆来这里看冰箱,他四十岁左右的样子,有些瘦,穿着也很普通。我和姜姐正在接待另一组顾客,我接待的和以往一样只是看看就走掉了,我也直接去了一趟卫生间。当我从卫生间回来的时候,老肇接待的那组顾客成交了正在姜姐那里开票据,而且还是一口气买了五台洗衣机。我表示很惊讶,一口气买了那么多台,简直就是土豪啊!虽然只是最普通最便宜的那款洗衣机,但是数量很多啊!老肇小声对我说他也是蛮意外的,原本以为只是有意向成交的,但没想到竟然一下子成交了五台。在这组顾客开票据时和姜姐的聊天中我们了解到这组顾客是自己开工厂的,工厂的规模虽不算太大,但也养着上百口子人,之所以要买洗衣机是放在员工宿舍中供居住的员工使用的。姜姐让我和老肇去地下二层的库房去看一下这款洗衣机还剩多少台。我和老肇之前从未去过库房,姜姐说去地下二层顺着指示走就可以找到,到那里同值班的人员报一下楼层和品牌就可以了。

我和老肇一起向库房走去,一路上我们都很兴奋,尤其是老肇,通过了这一次的开单信心爆棚,似乎更加肯定了自己未来的光明。

少年啊,总是喜欢把自己偶然的一次幸运错当成是自己未来成功的暗号。也正是这种暗号才会带给人更多的动力和憧憬,其实年轻人是很需要这样的暗号的。

我们俩人来到了地下二层,这是一个以停车场为主的楼层,墙上和柱子上会有分区路线的指引。我们按照指引找到了电器类的库房,门口的值班人员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她问了一下我们是哪家品牌的就笑着让我们进去了,我们穿着商场的T恤还戴着工作牌很明显就是商场里的工作人员,而且这里的物品都是大件的电器,想要拿走又谈何容易。

我和老肇走进了库房里,这是我俩第一次进入商场的库房里,里面很大很黑,屋顶上虽然有灯但灯光并没有很亮只是刚好可以看见路和箱子上的字。

库房的门口放着几个推货用的推车,道路的两边铺着木板,木板上都是大纸箱包装的未拆封的电器,俨然是一个大纸箱垒造起来的“铜墙铁壁”。

我们俩一边走一边寻找我们所售卖品牌所在的区域,不管外边再怎样佯装镇定却还是掩盖不住内心里的激动。虽然我们只做了不到一天的导购,可我们的一举一动已经是越来越有一个成熟导购的样子和劲头了。

我们找到了我们售卖品牌的区域。我打了个冷颤,库房里十分的阴冷,待久了难免会觉得有些体寒。我们查找着想要找的商品所在的大概区域,然后又根据商品的编号找到了相对应的商品,数了一下库房里还剩下三台。由于数量不够,所以顾客那边决定今天先不拿走了,交了钱后留下了一个地址,接下来就等待着享受配送的服务。

这一下午我和老肇都在很认真的为顾客讲解和服务,样子倒是颇有些像打了鸡血一样,姜姐也肯定了我们的努力和付出,就连隔壁几个展位的导购们也都过来夸赞我们认真能干。当然了,对于老肇的夸赞那更是赞不绝口,是远远要多于夸赞我的。

姜姐也陆续成交了两单,成交的款式都只是家庭所需要的最普通的冰箱。其实这才是常规的成交状态,毕竟像老肇那样的大单子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是需要些运气成分所在的。

到了下班时间,下了一天的雨也停了。我和老肇离开了工作地之后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去了步行街逛了一圈来延续今天的好心情还在外面吃了好多东西。

两个穿着商超促销衣服的人在外面开心的玩耍,这画面想想就会觉得好笑,如果换做是现在打死我也不愿意穿成这个样子去逛街!要么换一套衣服,要么下了班赶紧回家把这身衣服脱掉。

在回去的车上,老肇向自己的女朋友发短信炫耀着自己今天的“战绩”和收获,样子很是甜蜜。而如今,那姑娘已经成为了他的妻子,甜蜜依旧,只是换成了另外一种甜蜜的方式,叫做家庭。

第二天我们同第一天的时间一样开始启程去工作地点,依然是穿着促销活动的T恤带着工作牌。

刚开业时的人依然是比较少,就算是有顾客也都是来逛地上几层的超市或者在空座位上闲坐着享受商场空调的老人。

大约十点钟左右,一个身穿白底红花衣服的阿姨来到我站的位置旁边看着冰箱,我走上前去迎接为她讲解。她说话带着一个人口大省的口音,差不多六十出头的样子,身体还算硬朗,个子不高,很瘦,扎着辫子,头发已经有一半变成了白发。她问我一款冰箱的价钱,我告诉她之后按照惯例的说这款享受家电下乡服务,如果是持有农村户口的话就可以享受此政策的优惠。刚说到这里她却突然急了,用她带着口音的语调高喊了一句:“我城里的!”

我微笑着对她说那就无法享受到这个优惠了。为顾客讲解这项优惠服务是我们必备的技能,因为每一个有意向的顾客都对这项优惠享有知情权。但是总有一些人带有着自卑感去看待,他们的自尊心强烈而敏感,不容许他人有一丝一毫的触碰。

阿姨气呼呼的走了,她之所以会生气与其说原因在我倒不如说是来源于她自己。她在商场里转了一圈又回来了,可能意识到自己刚刚的情绪有些失态了,她脸色缓和了许多过来对我说:“听我说话像乡下来的是不是?其实我是城里人,我来这都好些年了。”

我和老肇都笑了,我心里想着:“阿姨啊,其实不用和我解释这么多的。英雄不问出处,无论你来自哪里,我们都会给予你相同的尊重。”

因为是周五,第二天双休,所以下午的人比昨天的要多出很多,只是大多都是逛一逛。

一个和我们一样身穿商场促销T恤的男生来到了我和老肇面前打了招呼,他体型略胖,是那天不满军训而给劳务公司打电话的那个小伙子。他说原来你们在这里啊,语气和神情就好像我们是已经认识了很久的朋友一样。

我们问他被分到了哪里,他指了指一个地方回答了一个比较不错的电脑品牌售卖电脑。我们又简单聊了几句才知道他原来不是兼职工,而是应聘的这里的全职导购,上次打电话也不是打给劳务公司,是他所售卖的品牌的人事部。

这一天很平静,我依稀记得在下午时,我开了来这里工作的第一单,卖出去的同样是老肇昨天售出的那款洗衣机,便宜实用的商品永远是最受欢迎的,对于一个普通的家庭而言,性价比高的商品远要比外表华丽的商品更受欢迎,即使那个商品的性能更好、功能更全。柴米油盐和精打细算才是大多数家庭的本质。

记得姜姐曾告诉过我们这类产品的利润相对较低,卖出去以后的提成也不是很高,主要就是依靠走量,也就是商家常说的“薄利多销”。

下班的时候姜姐告诉我们接下来的两天是双休日,又恰逢我们商场搞活动所以来逛商场的人会很多,上午九点钟就要来到这里,能早些最好,但不要迟到。我们点头答应后就下班了。

这一天我们比前两天早半个小时出门,周末的早上没有那样高峰,交通状况就好了许多,到达商场时的时间也很早。姜姐拿了一箱早餐饼干打开拿出了几大包放在了其中一个冰箱的冷藏里。她问我俩有没有吃早饭,我们说吃过了。她又告诉我们今天人会很多,吃午饭的时间可能不一定会很及时,若是饿了可以去这个冰箱里随时拿早餐饼干去吃。

姜姐先让我们俩去库房查看几款销量很好的产品库存里还有多少,叫我们记录下来。我和老肇便再一次前往库房去完成记录的工作。

我们刚从库房回来,就见一个剃着光头,个子很矮很胖上身穿着白色半袖,下身穿着酒红色的紧身裤,走路大摇大摆的男人走进了展位里来问了一句“这卖的是什么?”

他夹着一个皮包,手里拿着一个智能手机和一包二十几元的香烟。我和老肇异口同声的回答说电冰箱和洗衣机。他却一脸嫌弃的说“买什么电冰箱?我要买电冰柜!你们这有吗?”姜姐听到了走来说没有。光头男人还没等姜姐的两个字全都说完就转身走掉了,留下了我和老肇对他的偷笑。

双休日第一天的人流量果然是超级大。商场在十点钟左右还搞了一个大舞台的表演演出,乐队唱歌,单口相声还有抽奖活动等等。虽然规模不大,但搞得也是有声有色的,为前来逛街吸引了不少的人流。我们的工作楼层在地下,一忙起来自然是没有时间去看演出的。因此,我们没能去凑得上这份热闹。

上午我在接待一组顾客的时候,这是一家人,男人长得很黑,留着很短的寸头,女人很胖很邋遢,话很多,也很喜欢发牢骚。他们的女儿大约在小学三年级左右,穿着粉色的连衣裙,只是那裙子上有些污渍和油渍。女孩儿的面色有些灰蒙蒙的,但只是表面的,一眼就可以看得出这个女孩儿本是很白皙的皮肤底子,现在确是有些脏兮兮的,无论是面容还是整体穿着。男人和女人的打扮更是完全没有做到干净整洁,都各自慵懒的踩踏着一双已经看不出是什么颜色的鞋子。其实无论身穿什么样的衣服,长相美与丑,整洁得体是对自己和他人最基本的尊重。陌生人之间的交流往往都是通过外表去判断一个人的最基本信息,而这对夫妻显然没有做到。我十分理解成年人工作的不易和生活上的压力,穿的能将就就将就着,但对于自己的孩子一定要做到干净整洁,宁可脏了自己但不能脏了孩子,因为生活中的点滴就是在对孩子进行着潜移默化的教育,也是在培养孩子养成一个良好的习惯。我为他们讲解着一款冰箱,在说到这款商品可以享受以旧换新的活动时,男人突然不怀好意的笑着打断了我,我看着他的笑起来的样子就知道他要说的话可能会为难到我。他问着“以旧换新指拿的是什么电器换啊?”

我回答他说可以使用的正常电器就可以。他不满意的摆了摆手说“什么正常不正常的!什么叫正常什么又叫不正常?你给个范围啊!”我继续回答说旧冰箱、彩电、洗衣机等等家用电器就可以。他说哦,家用电器,那电饭锅行不行啊?说完以后那个女人也不怀好意的笑了,还笑出了声。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那女孩儿也笑了,和他父母一样,笑得表情和声音是在明显抱着看笑话的心态。我的第一反应不是如何去应对他们夫妻二人的刁难,而是觉得替这个孩子可怜。她跟着这样的父母受到的影响所得到的东西也是她父母骨子里的那种贫贱。

我回答说电饭锅是不行的,那男人好像早就预谋好了应对我的话直接说出一句:“不行你叫什么以旧换新啊?这不是在骗人呢吗?”说完一家三口一边继续着这个话题不依不饶的发着牢骚一边嘻嘻哈哈不怀好意的笑着扬长而去了。

我叹息这摇了摇头想起了以前电视里的一则公共广告—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

一个满脸凶恶的男人在问一款冰箱时在听到享有“家电下乡”政策时立刻问我“你持有农村户口吗?”我摇了摇头说没有,他愤慨的说“就是的嘛!城市和农村永远是两回事!”说完自顾自的离开了,我看着他的背影摇头叹息。

其实呆这么久了哪些人是真的有想买的需求,哪些人又只是来逛逛的我们一眼就可以分辨出来了。也有极少数的人来这里问一问只是想拿你开两句涮。但我们能够做的就是尽自己所能的去为其讲解,毕竟来的就是客,更何况是自己的本职工作。

忙着忙着就到了中午的十二点半,人依旧很多,有一组买了一台电冰箱的顾客打算今天就给拉走,他们自己是开着货车来的,只是今天的装配工实在忙不开,顾客的人手又不够姜姐只能让我和老肇去帮忙搭把手抬运一下。我和老肇来到了库房,拿这小推车费劲力气将电冰箱抬上了小推车,一个人推着一个人扶着向货运电梯方向走去。平时看人家工人搬运的如鱼得水感觉很容易,可真轮到自己去做才知道有多难多累。当推到电梯里时我们已经累的浑身是汗了。

我们把冰箱推到了装卸的位置,那组顾客正在外面吃饭,我们俩坐在地上等待着他们。大约过了十几分钟他们到了,天空又下起了雨,货车的货箱里空间很乱。他们简单粗略的整理出来一块地方,我和老肇冒着雨帮助他们成功的抬上了货车,换来了一声感谢和自己又脏有湿的身体。

我们回到休息室简单调整了一下,擦了擦脸和身上的雨水,喝些水吃些饼干继续去展位帮忙。有一个中年男人客满脸笑容的来到了这里浏览商品,在其中一个贴有“家电下乡”的冰箱前停了下来,兴奋的指了指这个标识问我是不是这个冰箱是不是享有家电下乡的政策。我说是的,只要出示农村户口就可以享有。他笑着说这些我都有!现在的农村户口很吃香的!我点点头表示赞同,现在的农村户口福利的确要比非农的好上许多。都已经什么年代了,还有人一提到这里就对此嗤之以鼻,仿佛自己要和“农村”二字永远绝缘才好。这些都是明显不自信的行为,是源于自身骨子里流淌着的自卑。

人渐渐少了下来,等到基本全部忙完已经是下午的三点多钟了,我和老肇没有吃午饭,姜姐同样也没有吃。我和老肇打算不吃了,等到下班之后一并去吃点好吃的补一补。大约五点钟左右,姜姐的老公来了,他是一个个子很高的男人,留着三七分的发型,脸上的皮肤有些青春期留下的印记。之前有听姜姐说过她的老公是以为计程车司机,这个时间来,想必应该是已经同夜班司机完成交接班次了。

此时已经不在忙碌,姜姐让我们替她看管一下,她要和她老公一起到商场的美食广场里去吃饭,时间可能会稍微长一点。

经过了这么多天的历练我和老肇早已经对商品的价格、性能和话术都十分的熟练了,时间再长我们两个也是完全能顶得住的。

第二天也是一样的上班时间,我和老肇难得的在公交车里获得了座位,我们坐着坐着就睡着了,时而低着头,时而仰着头。工作时也是依旧的忙碌,只是这天中午抽出时间吃饭了。这一天没有发生让我印象深刻的事情,临下班时姜姐说这两天辛苦了,明天是周一工作日,叫我明天上午十点钟到就可以了。我们道了谢就下班离开了。

这天回去以后我睡得很早,第二天的时间相对很充足,所以这一晚睡得很香甜。

今天是做这份兼职的最后一天了,从一早开始我和老肇就很悠闲,我们吃着雪糕走在去往商场的路上。这里有一条小路,路的两旁有很高的大树,枝繁叶茂,把酷热的阳光全部给遮挡住了,微风吹过传来“沙”“沙”的声响。我和老肇走在下面享受着片刻的阴凉,我这时才发现,原来走在这条小路上是那样的惬意。平时的繁忙使我们忽略了身边最近的风景,当心回归平静,才会恍然,眼前的景物也可以是那么的美好。

我们到达展位时姜姐正在和旁边几个展位的人聊着天,她看见我们微笑着说了句“来啦”。

今天的人很少,老肇说礼拜一买卖稀,礼拜二买卖烂,至少在现在的场景看来是不假的。我们两个也站在一起聊着天,那个时候聊得最多的大概就是对大学校园的憧憬了吧。我们在上学的时候都喜欢看一本杂志,那里面的插画总是简单几笔,柳树叶,纸飞机,还有被微风吹动着长发的姑娘。可就是就是在这几笔线条里却足以承载着我们对大学校园的无限向往,如今就要实现。虽然不知道前方的路是怎样的,但心中却总是充满着希望。

一个五十岁刚出头的女人来到展位浏览着冰箱,她很有气质,留着短发,头发染着她那个年龄的人喜欢的偏向红色的颜色。她一看就是随便逛逛的顾客,但我依然走到她旁边,为她介绍着她所看的每一款冰箱的性能,我把说话的音量控制在一个非常舒适的区间。我每讲解完一段话她都会轻轻的点一点头。她浏览完了一圈之后就离开了,在离开之前还特意对我说了句“谢谢你了,小伙子。”

一句话,却让我觉得心头一暖。我回了她一句“不客气”后觉得这一次的兼职做的很值得,它让我遇到了不一样的人,丰富了我的认知。做不到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那就争取做到阅人无数吧。

下午的时候,姜姐的女儿来看她了,她长得很漂亮,我和老肇都会时不时的多看她两眼。之前姜姐说过她是一个楼盘售楼员,平时工作很忙在外面和朋友一起住。女儿来了,她自然很开心。

下午三点,姜姐就放我和老肇下班了,她对我俩这几天的帮助表示感谢。我和老肇走的时候老肇提议再去一次库房,拍几张在库房点货的工作照留作纪念还可以同小赵讲述一番。我觉得这个提议很好,当时我俩使用的虽然不是智能手机但拍照功能还是有的。

这时的我们俩对库房已经很熟悉了,库房值班的姐姐也认识我们俩个了。她笑着打招呼说了句又来查货啦!就放我们进去了。

老肇很认真的摆出了查货时的工作状态,我拿出手机为他拍了几张照片。直到今天,那几张照片还存在我的电脑里。

走出商场的那一刻,这段兼职工作就算是彻底结束了。在坐公交车回去的路上,我坐到了靠窗的位置。在路过这座城市的“母亲河”的时候阵阵凉爽的风从车窗外吹了进来,那风带着淡淡清香的味道。我望向窗外,气势磅礴的河流流淌着,两旁成荫的绿树点缀着河流,它们共同滋养着这座城市。远处的高楼大厦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那一刻,眼前这一切在我的眼中胜过任何一副美丽的画卷,我爱这座城市。

回到奶奶家,一头栽倒在床上,干燥的床单残留着淡淡的洗衣粉味道,那是奶奶用双手揉洗出来的。肌肤舒适的贴在床单上,一转身,留下一个凹下去的印记,久久不会散去。悠闲的等待着晚饭开饭的时光,那是幸福的模样。

这次兼职所赚的工资虽然拖了两周但还是完整的结算了,我和顶源公司的合作也宣告到此结束了。之后的我带着自己的无限憧憬开启了大学的时光。

在此之后我再也没去过那个商场了,直到前些年的某一天在新闻上出现了这家商场所归属的集团倒闭的消息让我又一次想起了这里。我不知道这个商场是否有被收购,也不清楚这栋大楼是否已经倒闭。

至于姜姐在哪,过得好不好,商场倒闭之后她又去了哪里,是否还在做这个品牌的导购我都已经无从而知。她那漂亮的女儿又在何处?我想她现在应该早已经结为人妻,为人母,拥有自己的家庭了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