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两天一夜的夜班超市盘点工作

  • 兼职笔记
  • 战垚
  • 6227字
  • 2022-05-18 09:33:04

2021年初春,南方某城。

我匆匆忙忙的赶回了住处打算吃些东西再去。长时间处于阴冷环境的经历让我觉得格外的疲劳,这种疲劳更多的是来自心理上的。

我走进了家门望向时钟,已经八点一刻了。家中并没有什么可以填充肚子的正经食物,尤其是在我即将搬离这里的这个时间点,就更没什么东西了。

我随意吃了些零食垫了垫肚子。其实这短暂的休息时间对我而言最重要的并不是吃饭,而是可以将自己的思绪放下,给自己一个调整缓解的时间。这片刻的宁静有时比一顿饱餐更加治愈,这是十分宝贵的时间。

休息了一个多小时。晚上九点四十分左右,我简单收拾了一下出了门,夜班就意味着今晚不会睡觉了。

夜晚的天气很凉,我穿上了一件棉衣骑上单车向所要到达的地方驶去,那里正是我刚来这座城市时去参加工厂夜班兼职所集合乘坐班车的那个超市。说起来也巧,每次当我做夜班兼职时都会与这超市有关。这个季节,超市结束营业的时间是晚上的九点三十分,而我们的工作时间是晚间十点钟,中间空出来的时间应该是超市为保洁人员预留出来的打扫卫生的时间。

我在朝着超市去的路上还碰到了一位朋友,这是我在这座城市里为数不多的朋友。他刚刚忙完工作准备回家,他问我的工作调动是不是要回到老家的城市去了,我回答说不是,而是另一个真正的国际化大都市。我跟他都是在外工作的外乡人,外乡人的苦只有外乡人会懂。他祝我好运,我此时也到了目的地,各自安好是我们彼此的祝福。

我看了一下时间,晚间的九点五十分。这个时候的超市里面已经不会有客人了,但灯光依旧亮着。我在周围转了转发现有好多人都徘徊在超市的附近。有的人是去往超市外面沿街的店铺里,有的人应该和我一样是来做兼职的。

“飞”此前已经建立好了工作群,群里的成员一共有将近四十人。群聊里除了“飞”以外还有一位兼职领队,他的微信名叫“兔子哥”。

没过多久,“飞”就在群里发出了集合的消息。集合的地点就在我停放自行车的附近。我走到那里时,那里已经围聚了好多人,大部分都是很年轻的小伙子和小姑娘。现在的年轻人都知道钱的重要性,所以都会尽可能的利用业余时间来做兼职赚取些零用钱。

集合列队,这是我第一见到“飞”本人,他比我想象中的要年轻时尚。我本以为他会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留着胡须的强壮男人。可本人却是一名长得很白很瘦,年龄在二十五六岁左右的有为青年。他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穿着一件牛仔外套,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

“兔子哥”同样也是一名和“飞”年龄相仿的青年。他个子比“飞”稍微高一点,戴着一个棒球帽。看他们的样子和相处模式就知道他们是认识很久的那种好朋友。

他们俩人一个人手中拿着名单点着名字,另外一个人在一旁照看着队伍。名字点过之后,发现还差两人未到。他们按照名单上名字后面一栏的手机号码拨打过去催促,五分钟不到,那俩人便全部到达了。人员全部到齐,他们两人开始带领着我们向超市里面走去。

超市虽然已经停止营业了,但门还是开着的,里面的灯光也和营业时一样亮着。门口正在守着大门的安保人员一见到两位领队带领着一大群人走了进来就立刻明白了来意。他指给我们了一个方向,两位领队便带着我们向着那个方向走去。安保人员值给我们的地方其实就是员工通道,在安全出口的附近。

我们从里面的楼梯上到楼三楼。刚刚一到三层就有超市内的工作人员前来接应了,这应该是领队在刚进超市的时候就提前联系好的。因为队伍的人很多,员工通道也不是很宽阔。我排在队伍的末尾,所以是不太能看到两位领队的举动的,只能乖乖的跟在队伍里。

员工通道的楼梯是可以直接通到三楼的,三楼是员工活动的主要区域。这里的灯光相比于卖场要暗上许多,装修也比较一般。刚刚从一楼上来的地方有着一面镜子,镜子上贴着的几个字写道“请注意仪容仪表”。

超市的工作人员和领队在对接着人数和一些工作内容。没过多久,工作人员就从领队手里接过了我们的管理,带着我们来到了员工休息室。员工休息室里不大不小,摆放的基本都全是快餐店的那种餐桌椅。靠近墙的那一面还有一排柜子和两个微波炉,整体的陈设和快递分拣工厂的员工休息室陈设差不多。工作人员让带带着背包和手提包的人自己找空余的地方放置并说到这里都是工作人员的休息室,没有外人,而且这里都是装有监控的,丢不了。

等大家都把各自的闲置物品放好之后,工作人员带领我们向卖场区域走去。卖场和员工休息区离得很近,只要三五分钟就可以走到。进入卖场,工作人员开始为我们分组。一个小组由三到五个人组成,具体的工作内容和规则会由分组之后的工作人员告知。我和一个小伙子还有两位年轻的女孩分到了一起,而带领我们的工作人员则是一名四十岁上下的中年女人。

她带着我们来到了我们的工作区域。我只能说,我们这次的运气不是很好。因为我们被分到所要盘点的区域是餐具区域,商品全部都是家用的盘子和碗筷。

今晚的工作内容很简单,货架上的每一样商品下方都会有一张关于此商品的价签。价签上面的数量栏里会有写着数字,这数字就代表着该商品在货架上的数量。我们只需要盘点检查这个商品的个数与价签上所写的数量是否吻合就可以,若是盘点之后吻合就用圆珠笔在价签上打一个勾就可以了。若是盘点之后不吻合,那就将盘点之后的数量写到价签上并在原来错误的数量上打一个叉将其涂抹掉就算更改完成。这个工作很简单,但却需要注意力时刻保持集中,多检查几次数量就越不容易出错。之所以说我们的运气不是很好是因为餐具区域货品的摆放较为杂乱,形状大小不一,这样的摆放很不利于我们的盘点。更为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些商品都是易碎品,在盘点的过程中若是稍有不注意就会碰到地上,而掉在地上的结果就是碎掉。抛去赔偿问题先不谈,光说着摔碎的东西光是收拾起来就很难。

我望向那些被分到饼干零食区域的盘点的众人,满眼的全部都是羡慕。

工作人员发给我们每人一只圆珠笔并为每个人划分好各自工作的区域后便开始带领我们工作。圆珠笔就是批发起来很便宜的那种,毕竟做这个工作又没有什么写作质量上的要求,之所以使用它是因为圆珠笔的流畅度和容量通常会比其他笔类更为好用。

我们组当中的那个小伙子以前从事过这份兼职好多次了,所以很快就进入了状态。那两位年轻的女孩子也一起结伴进入了工作状态。我小心翼翼的将即将盘点的碗碟稍事整理,重新摆放了一下以便于我接下来的盘点工作。这些商品在摆上货架之初都是在数量上经过一次粗略点查的,不过很可能存在数量上的误差,所以要趁着晚上的时间将所有的物品全部盘点一遍。大型超市每隔几个月都会有一次较大规模的货品更新,所以这个兼职工作也是每隔几个月就会有一次,这也正是我们组里那位小伙子做过很多次的原因。

超市里面的中央空调开得很足,整个卖场里都暖暖的,这让穿着棉衣的我热得有些受不了。细心的工作人员看出了我的不方便,告诉我可以把外衣脱掉放在旁边一个暂时空置的货架上。我道了谢,连忙将外衣脱掉放置好。在我脱下外衣之后,整个人顿时舒服了起来,就连工作起来也更加方便起劲了。

我用心盘点着,这个时间还不算很晚,我暂时还没有感到很明显的困意。只是我没有吃晚饭,中午吃的有不算多,所以肚子很饿。

我盘点着一款淡蓝色带有花边的大号碗,看着价签上描述的这款产品名为“繁花似锦”。这款碗无论是花纹还是款式都具有着浓浓的东方韵味,是一款很漂亮的中国风陶瓷碗。我在盘点好之后发现数量和价签上所显示的对不上,而且数量还差着很多。我反复确认之后将原有的数量划掉,又把我自己刚刚所查好的数量写在了上面。一切办好以后,等我继续盘点旁边另一款商品时却惊讶的发现这个商品只有价签却没有商品。我仔细看了一下货架上的商品和价签上的商品名称,发现确实没有这款商品。正当我准备向工作人员汇报时,无意间瞟到了一眼我刚刚盘点的那个商品标签。我这才发现,原来这两样商品是同一个款式!只不过一个是中号一个是大号。我仔细比对了一下刚刚盘点的那款漂亮的碗,果不其然!原来真的是两个型号。只是这中号和大号几乎是一样的大小,碗口的直径也没有差很多,不仔细看是根本分辨不出来的。我的疏忽错使我将两款不同的商品当做是一款产品来盘点了。我无奈的只好将这些美丽的淡蓝色的碗全部轻放在地上仔细比对好大小之后再重新盘点。

不比不知道,这一比还真的吓了一跳。两款不同大小型号的碗所差的大小竟然只有一圈左右。盘点完以后我才尴尬的发现,原来之前价签上所标记的数量是正确的。这也难怪我刚刚盘点完之后会出现数量差的那么多的情况。我只能再一次将刚刚写好修改完的数量有一次叉掉写上了和之前价签上标注的一样的数字,整个价签被我来回两次修改之后涂抹的十分混乱。这件事情也致使我在接下来的盘点里变得格外小心。也正是因为这种小心,我相比于一同进入工作状态的人要慢了许多。

工作了一个多小时,同组的小伙子完成了他所在区域的盘点工作转过来支援我。他留着蓬乱的头发,身材微胖,二十几岁的样子。他一边帮我盘点商品一边告诉我说其实不用每一样商品都挨个的逐一盘点个数,抽查几样商品盘点就好了,其余的若是问起来就说已经盘点过了就好。经过了长时间的查数盘点,我此时的脑子的确已经有些混乱了,他所说的方法正合我意。我后悔自己太过于实在,照我刚刚那样查下去是一整个晚上都不一定能查得完的。果然,这肚子一饿脑子也开始跟不上了。那小伙子对我讲快到吃饭时间了,我俩把这个货架上剩余的商品盘点完就歇上一会儿,等着开饭就好了。

我其实已经猜到这个夜班工作会供应一顿晚饭了。因为一般情况下,夜班工作向来都是如此的,只不过晚饭的质量不一定能够有保障,毕竟是免费的。

每一个被分配到的区域里的工作基本都已完成。这时,工作人员开始安排我们分批次的去吃晚饭了。负责盘点零食区域的员工先去休息室里吃晚饭,而这时的我们可以在一旁稍微休息一会儿再继续盘点一会儿,这个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二点多了。

我和同组的小伙子还有那两位小姑娘用一些废旧包装纸壳垫在地上坐着聊起天来。他们都是二十四五岁的年纪,都刚刚走出校园没几年的时间。那两位女孩子都是本地人。男生是外地人,住在城这座市的新区,好在这城市不算大,想要去往哪里所需要的时间也不会很长。他们三个人目前都没有固定的工作,都在每天出来做着兼职。两位女生近期一直在做着一份电话客服的兼职工作,已经做了一个多月了,她们两人暂时拿它当做是一份长期的固定工作在做。小伙子的兼职工作就没有那么固定了,几乎所有的兼职工作,他都有做过。

就在我们聊着天的时候,一个穿着浅色衣服,留着寸头,二十岁出头的男生来到了我们四个这里说了一句:“原来你们在这里呀。”

他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衣服上面全都是油渍。黑色的运动裤已经磨得起了毛线,还有两个肉眼可见的漏洞,通过这两个漏洞能够清楚的看到他里面所穿的秋裤颜色。他同那两位小姑娘聊着天,他说他也是一个兼职领队,也经常带人去参加各类兼职活动。像我们现在正在做的这份兼职工作之前就一直都是由他来承包的,他不爱继续干了才轮到别人接手的。

他想要加那两位女生的微信好友,其中一位女生不好意思拒绝就加了,另外一名女生对他讲加一位就可以了,有什么合适的工作她们两个人会互相共享的。他想了想只好作罢。他又找了个话题问我们有没有去吃晚饭,他告诉我们今天这里所提供的晚餐是泡面,一点都不好吃。他还说他以前在承包这份工作的时候都要求他们给员工四菜一汤的豪华盒饭配置,否则就不给他们往这里送人。超市方面知道他的招聘实力,只能乖乖的听从,一点都不敢违抗命令。还声称近期有一个新的兼职项目正在找他合作,他现在还在考察中。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我们四人一时都没有说话,此时的场面略微有些尴尬。不过好在刚刚休息去吃晚饭的那批人回来了,该轮到我们去吃饭了。我们四个纷纷起身向员工休息室走去。

在去往休息室的路上,同组的小伙子问那两位女生以前有没有见过刚刚的那个人。两位女生都说没有见过,还顺便抱怨道刚刚那个人好像精神有些不太正常,顺带着在背地里给他取了一个绰号叫“牛哥”。因为他刚刚的社交很牛,人也喜欢吹牛,只不过是一头“疯牛”。

晚饭为每人供应的是一碗泡面、一小包夹心饼干、一瓶冰红茶和两个小橘子。虽然质量不算很高,但也算是有吃有喝。这对于本来就饿着肚子的我来说已经算得上是一顿美餐了。

泡面的牌子是一个大厂家,味道也是大家都能接受的那种。我三下五除二的就把所有餐食都给吃光了。

吃过晚饭,我觉得整个胃里都暖暖的,很舒服,这个时候便开始迎来了一丝困意。虽然这一天我都没有做什么体力活,但在这一整天里我的整个人都在不停的运转着,这也难免会觉得疲倦。我们坐在休息室里休息了一会儿,这一会儿的时间才会让我觉得此时原来是夜晚。

又休息了大概二十几分钟,我们又回到了卖场里继续盘点货物。有了之前的经验,这个时候我已经掌握了盘点的“精髓”。我没有再像之前一样实实在在的去认真检查每一样商品,而是在每一排里挑选了几样商品去抽查盘点。

又工作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任务基本都已经完成了。微信的工作群里显示着“飞”发送的一条消息,消息里说他会在四点半左右到达超市的员工休息室里来为大家做下班签到,若是提早结束了工作就现在休息室或是超市卖场里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现在的时间是凌晨的两点三十分,也就是说我们要在这里继续再等两个小时的时间。我们四个人来到了距我们不远处的售卖折叠椅的区域找到了折叠椅的样品坐了下来聊天休息。小伙子说这一次的任务量是很少的,他有一次做同样的工作一直忙到了第二天清晨的七点钟才结束。虽然给了加班费还供应了一顿早餐,但却很累。

我们几个刚聊没一会儿,“牛哥”就拿着手机来到了我们这里开始了他的“表演”。

他先是说有自己有着一家纺织厂,厂里的利润一年大概有四五十万元,还有好几个漂亮的XJ妹子全部都在追求他。那几个妹子天天都粘着他,争着抢着的非要为他生孩子,他却一个都瞧不上眼。

他此话一出把我们四个顿时都搞得哑口无言了,一时间,空气再次安静了下来。其中一个女生为了化解这尴尬的气氛问他手里现在有没有什么好的兼职活动。而“牛哥”却答非所问的吹嘘起自己在做兼职领队时所赚到的钱是多么的多。还突然说起自己家里的老宅子拆迁后在市中心的位置给分了两个三室一厅的新房子,再加上现在住的三室两厅的房子和家人为他准备的婚房,他家在这座城市的市中心里足足有着四套大房子!

他说话极其夸张,夸张到我连写《浑子天下》都不敢如此夸张。

我看着他身上穿的破旧衣裤和脏兮兮的鞋子。鞋子是一个毫无设计款式的国产品牌运动鞋,这个款式穿起来舒适,价格也低廉,只是看起来不会好看,价钱大概在一百元出头。这双鞋已经被他给穿的快要烂掉了,他的样子和气质怎样也看不出来是一个那么有钱且年轻有为的大老板。更何况,大老板又怎么会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出来做着还不到一百元工资的兼职?难不成是为了所谓的体验生活?现实不是童话,根本不存在这样爱好的大老板。即便是有,也不会像他一般信口开河的吹嘘。都是没什么大本事而出来做兼职的人,完全没有必要非得分出个你我高低。实实在在的把仅有的合作时间给过好比什么都强。

“飞”在快到四点钟的时候就来到了员工休息室,之所以这么早是因为有一些兼职者实在是熬不住了给他打了电话叫他早些过来,他这才无奈的从睡梦中起来提前来到了这里。

兼职者们在一张印有全部人员名单的纸上找到自己的名字并在后面签字就可以下班离开了。

离开超市以后,我又一次找到了我参加兼职活动最爱的交通工具—共享单车,回到了住处。售卖早餐的店铺此时才刚刚开始营业,我们买了两张烧饼和一份热气腾腾的豆腐脑来治愈自己。新的一天才刚刚开始,这一天还有另外一份白天的兼职工作在等待着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