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二天一夜-第一天的保安白班
  • 兼职笔记
  • 战垚
  • 7167字
  • 2022-05-14 10:29:41

2021年初春,南方某城。

因为调动工作的原因,我即将转岗到其他城市去任职,这是我在这座城市工作的最后一周。由于转岗手续需要一些时间去处理,而我手里的所有交接工作均已完成,新的岗位还没有去任职,所以这一周也正是我的空闲期。

收拾好了许多行李,该打包的打包,该邮寄的邮寄,只剩下一些零零碎碎的日常用品和几件换洗衣物供我近期使用,接下来所需要我做的就是享受这几日的闲暇时光了。

我一边玩着手机一边在想接下来几日的计划,是出去喝喝酒吃吃饭亦或是宅在家里睡觉打游戏。其实我在这座城市的朋友并不多,本就为数不多的三两个好友平时的工作也是十分的繁忙,想要聚在一起并不容易。

我躺在椅子上看着手机微信的信息,不知怎么就习惯性的点进了一个兼职群里。我看了一下群里的动态突然想着不如可以找一两份兼职去做一下,最好是没有尝试过的,这样既可以打发时间,又可以有不同的体验,赚来的薪水就用来去吃好吃的美食,何乐而不为呢。

刷着群里各色各样的信息,其中一条兼职信息映入了我的眼帘。信息内容大致是招聘金融中心某座大厦安保人员,白班,年龄十八到五十岁;工资一百五十元,日结;工作轻松不累,每天都要人。

我连忙打开手机地图看了一下工作的详细地址,这是在这座城市的金融中心,有地铁直达,距离我所居住的位置不算近也不算远,地铁大约乘坐八九站左右,很值得去尝试一下。其实在之前有意无意的翻阅群消息时有注意到过此兼职,只是当时没有时间去做就淡忘了。说真的,一百五十元的工资在普通的日结兼职中也不算少了。

我添加了发送此消息领队的维信,她的微信头像是一个五十岁上下的女士在喝咖啡的照片,那应该就是她本人,隔了好久她才通过了好友验证。我问了她具体的工作时间,她回答说早上八点半到晚上七点半。我又问是工作内容和有没有什么工作中的其他要求,她告诉我说这份工作就是该座大厦的物业公司目前保安人手不够,所以才会招聘些临时保安,就同正常的安保类工作一样。至于要求嘛,就是不可以在大厦内抽烟,不要迟到。这和我之前所预想的完全吻合,我继续追问她这份工作是不是每天都有,她回答说只有周一到周五。

我看了一下日历,正好今天是周三,这样的话明天和后天我是可以连着做两天的,于是就报了名。和之前所有的兼职领队一样,她在要了我的基本信息和联系方式后给我发来了一个位置信息,紧接着又发送过来一个电话号码,电话号码前面的署名叫周经理,她让我明天到达这座大厦的二十三层,若是找不到就拨打这个电话联系这位周经理。我应了一声就定好了第二天去上班。我看了一下位置,就是金融中心里的某一栋大厦。

我继续阅读之前一直在阅读的一本书籍,阅读了好一会儿,房间里的安静被手机讯息声所打破。我和朋友在微信聊了一会儿之后刚想要退出微信界面时偶然间看见了一条兼职信息。就在这时我突然觉得这条招聘信息好像在哪里见到过,我翻阅了一些兼职群里的消息和一些兼职领队所发的朋友圈里面的招聘,发现几乎这座城市所有的兼职领队近两天都在发着一条相同的招聘信息,是一则有关某大型知名品牌超市盘点货物的工作。这个品牌的大型超市在这座城市的所有店面都在招聘此工作,不同的是每一家分店的工作时间段和距离我的远近是不一样的。我看了一下这个品牌超市所有的地址和工作的时间段,距离我最近,而且还有时间在安保工作下班之后可以去参加的是一个夜班的时间段。具体工作时间是晚上十点钟到次日早五点钟,工资八十元,日结。

这份工作我曾经看到过但没有去做,它并不属于长久招聘的一份兼职,而是在经过一定的时间段才会出一次的。既然从前没做过现在又有机会去做,那我很有必要去尝试一下,即便工资不是很高,又是一个夜班。

我当即联系了我最熟悉的兼职领队-飞,顺利的报名了这份工作。剩余的时间自然就是提前定好闹钟,安排好每一份工作之间的连接时间,然后早点休息,准备迎接第二天的工作。

第二天一早,闹钟准时响起叫醒了还在睡梦中的我。我揉了揉惺忪的双眼开始一早的洗漱流程。

吃过早饭,搭上地铁,前往工作地点。

正在地铁刚刚开出去两站时,那位安保工作的女兼职领队就给我打来了电话,她在电话里说都快到七点半的上班时间了,怎么还没有到?现在到哪里了?她说话的语气虽然很着急,但并没有很凶。

听到她一连串的问话后我呆住在了原地,我回答说你通知我的是八点半上班,我现在在地铁上,大约在八点钟可以到。

她听到了以后也表示出很惊讶的语气对我说她通知的是七点半,早七点半到晚七点半,十二小时工作制,然后又反问道难道是她自己通知错了?总之要我尽快赶到。

挂掉电话以后,我将昨天的聊天记录查找出来又仔细地看了一下,我是在她发给我之后我拎可根据上班时间才调的闹钟,所以大概率不会是我记错了。聊天记录上清楚的记录着她所高职我的上班时间是八点三十分没错。我把那一段聊天记录截图发给她看,她回到是她通知错时间了,叫我到达以后立刻去之前告诉我的地方去找那个周经理就好。

到达金融中心地铁站以后,我按照地图上的指引找到了距离所要前往的那栋大厦最近的出口走了出来。这也是我第一次来到这座城市的金融中心,这里的周围到处都是玻璃体高楼大厦,足足有十余座之多,其中也有一两栋还在建设中,视觉效果十分壮观。中心道路纵横交错,整整齐齐,并配有一个大型的综合型商场,一点都不输给任何一座发达城市的CBD。看着这里整体的布局和规划还有一栋栋崭新的大厦就知道这里是近些年才刚刚建立好的。同这座城市的老城区部分相比,这里简直就是未来世界的模样。

每一栋大厦的招牌文字都是与金融相关的内容,银行、证券、保险等层出不穷。我不得不承认,我已经分不清楚哪一栋是我要去的大厦了,因为它们的名字和样子实在是太过于相近了。如同“傻小子进城”一般的我我费了好大的时间才向一位身装西装制服的先生问到我要去的地方,其实就是我眼前的这一栋,之所以没找到是因为我站在的是入口的另一面。

我急急忙忙的跑进大厦,来到电梯当中却发现这部电梯只有二十二层,而我所要前往的十二十三层。无奈之下,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直接在二十二层下了之后找到安全通道从走廊又步行上了一层。

来到了二十三楼,我发现这一层楼脏兮兮的无从下脚,这可能是正在装修的缘故。我拨通了领队给我的那个叫周经理的电话。一个男人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我按照他所指示的路线找到了我要到达的位置。

周队长是一个三十五六岁的男人,中等身高,微胖,他的体型和相貌都很像一个北方的说起话来结巴的喜剧演员,就连走路时的姿势都颇为相似。他穿着一身衬衫西裤,这套服装有些褶皱,但看起来并不像服装批发城里所售卖的那么廉价,即便是这样还是一眼就可以看出这是完全为了应付工作需求才穿的。

他带我走进保安的休息室里点了一根香烟坐在了角落里一个单人沙发上,那是这个休息室唯一的一个沙发。休息室里很乱,东西基本上都杂乱无章的放着,中间是一张大会议桌,靠墙位置有一张圆桌和一张办工桌,上边摆放着几个水杯、充电器和打火机。另外几个角落里有一个落地空调、两个饮水机和一个微波炉。整个休息室里到处充斥着烟草和汗臭味。

他指了指休息室中央的大会议桌对我说:“找身衣服换上,帽子戴上。”

我看了一眼大会议桌上堆成了一座“小山”的衣物,在里面寻找相对而言比较干净合身的衣物。很可惜,每一件都很脏,都已经不知被多少人穿过又多久没清洗了。

周队长打了一个电话,内容很简单,只有几句话。

“喂,上来。这边又来了一个临时工,你给安排一下。”他是在打给他的下属,他口中新来的临时工自然就是我。

我换好了衣服将外套拿在手中。我看了一下四周破旧的衣柜,衣柜的门歪歪扭扭,甚至有几个衣柜都已经没有了柜门,我将外套放进了一个没有柜门的衣柜中。

周队长让我坐着等一会儿,我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几分钟以后,从屋子外面走进来了一个穿着和我一样保安制服的男人,他同样是三十多岁的样子,也有一些微胖,皮肤很好,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周队长一边玩着手机一边抽了口烟要他给我安排一个岗位。他应了一声后走到大会议桌前从桌上的一个塑料袋里拿出一块麻辣鸭脖吃了起来。一个鸭脖吃完以后,他对我摆了摆手示意我跟着他走。他带我进了电梯,我这才知道,原来我来时乘坐的是客梯所以只有二十二层,而这部货梯是可以通到最顶层的,是我搭错了电梯。

在电梯里他问我的年龄和来自于哪,我告诉他以后他又问我为什么不找份工作,我能在他询问的表情中看到一种惋惜。我同他讲我有工作,只是工作空了会偶尔出来做做兼职。他点了点头,然后又说趁着年轻还是要找一个能拼一拼的工作为好。他说的这句我让我记忆犹新,也很认同。我观察到他的言行举止和气质都充满着一种很阳刚的感觉,他应该是个退伍军人,尽管我只和他接触这短短的几分钟,但有些人的气场和过往经历是怎样都掩盖不住的。所以我更希望称他为“兵哥”。

电梯来到了地下二层的停车场,“兵哥”带我走到了停车场里的一个只字路口的位置。“兵哥”指了指地上的一个地方说“累了可以坐在这里休息,没什么事的话就在这附近四处走一走,这里的工作没什么内容,就是有些无聊。”我点了点头看了一下那个可以坐着的位置,那是在一根柱子的背侧,两个装满沙子的消防铁桶上面放了一个木板。

安排好工作之后“兵哥”问我要不要订中午的盒饭,这里距离可以去吃饭的地方有些远。我想着金融中心附近的快餐普遍价格会偏高,再加上自己对这里也不熟悉,穿个保安服到处乱走总归不太合适,就回答说订。盒饭十二元钱一份,我用手机扫码付给了他。“兵哥”离开以后,我在车库里四处转了转就又回到那个位置上坐着玩起了手机。

我发现不知为何,每辆车子在来到地下停车场之后都会开的很快,驾驶者们就好像是职业赛车手一样!开车“嗖”的一下从你的身边经过,丝毫不看周围的情况。常常会传来一阵刺耳的胶皮与地面摩擦的声音,急促而清脆,那是在路口遇到了反向车辆而急刹车时留下的声音,规范行车在地下停车上仿佛不存在一样。我想可能是被路上的拥堵束缚了太久的释放,是自身情绪的抒发亦或是即将迟到的心急。

这里很少有人会停留,除了上车就是下车,不然就是在上下车的路上留下一阵脚步声或是汽车的轰鸣声,声音过后就恢复了平静。尤其是在九点钟之后基本已经没有人和车往来了。只留下几盏昏暗的灯光在偶尔闪烁时发出的微弱的“嗒嗒”声。

地下停车场总是阴森的,也许一开始你并不会觉得冷,可时间一长就会觉得潮湿而冰冷,再加上里面散发着的汽车尾气味道,带给人一种绝望的感觉,会让你十分渴望阳光。

地下车库里的工作确实像“兵哥”所说的没什么工作内容,基本上就是在单纯的消耗时间。有谁能想到,在这样一个高楼耸立,钢筋混凝土铸成的、外表时尚光亮的高楼大厦之中会有一个人在这样阴暗的角落里守着地下车库的岗位默默存在着?他们如同被这个世界遗弃、被世人所遗忘一般存活着。“丝毫感受不到世界”,这就是我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呆久了时的最大感受。

过了好久,我遇到了一个同样穿着保安制服的人路过这里,他向我招了招手,我也向他招了招手。环境的限制会迫使你觉得此时只要出现一个人就会是希望,哪怕只是个陌生人。

我问他驻守在哪里,他对我说离我所在的这里不远的一个地方,他刚刚去了一楼洗手间,回来时走的这条路,路过这里看到了我。他问我是不是今天才来的临时工,我回答说是,他说他也是临时工并告诉我在这里工作舒服得很,每天没什么事情就是玩手机,他已经做了十几天了,一天一领薪水,不拖不欠。我看了看这部见天日的周围,他看出了我的顾虑笑着对我说:“习惯就好了!”说完他就向着他的岗位方向离开了。我借势也去了趟一楼的洗手间,只有到了一层大堂前往洗手间的路上才会令我觉得我还在这个世界还是那个活着,我还没有脱离这个世界。这个做起来容易,没有任何工作内容的工作换走的是你的时间,是在拿青春换取金钱。一整个上午在绝望中熬了过去。

中午十一点半左右,“兵哥”来到这里叫我先去二十三楼吃饭,吃完了就下来。我问他有没有吃,他说你们先吃他等到最后再吃。

我再次回到了二十三楼,除了我以外休息室里还有四个人,周队长依旧背靠在沙发上双腿搭在一个椅子上面在抽着香烟。一个五十岁上下的男保安和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保安正在吃饭,还有一个同样五十岁上下穿着保洁服装的大叔,他应该是大厦里的保洁人员。他们的额头和脸上都残留着些许汗水,那是对于他们劳动最好的见证。

两位保洁大叔争先恐后的和那名女保安聊天,尤其是那位保洁大叔,拿着手机很大的声音在外放着我从未听过的、属于他们那个年纪一部分人群喜欢听的独有的调调的歌曲。那并不是流行歌曲,那类歌曲通常见于小旧的舞厅或是公园里的露天KTV当中。歌曲一边放,他一边跟着唱,整个休息室被他搞得十分的吵闹。他唱歌的水平还可以,嗓音运用的也不错,一听就是经常唱歌的人。歌曲是否好听我不做评价,因为每个人的喜好不同我们需要尊重。如果从我个人的角度而言,我是不能够接受他们所喜爱的这种歌曲和他大声外放唱歌的行为。

阳光从窗外透射进屋内,可以清晰的看到弥漫在屋子里的烟雾和灰尘,破旧的陈设配上几个蓬头垢面的人穿着脏兮兮的衣服在吃着最简单盒饭的画面,这里是最底层劳动人民的真实写照。

我拿了一份盒饭坐在一旁吃了起来,菜品还可以,两个素菜加一个鸡腿,至于味道,就是一般盒饭的味道。那女保安问保洁大叔是不是每天晚上都出去唱歌,保洁大叔说有时间就会去,还问女保安喜欢听什么歌。女保安说她喜欢挺伤感的情歌,于是保洁大叔切换了一首歌,继续跟着唱,风格依旧,我还是没有听过。虽然这个休息室很脏很破旧,与这栋大厦富丽堂皇的大堂和高端大气的办公室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但对于他们来说,这里就是他们劳累以后的休闲地,是内心得以释放的港湾。可对于我而言,这里是充满绝望的,它会让我有一种不愿多做停留的厌烦感,哪怕是一秒钟。

每个人在吃完饭了以后都会立刻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我也不例外。这里没有固定的休息时间,解决完个人问题就要立刻复位,给人的整体感觉就两个字-凑合。凑合吃一口保证不饿,凑合喝点水保持水分,在岗位上凑合坐着,然后凑合的活着。

大概快到下午一点钟,“兵哥”过来找到了我,他把我带到了地下一层并把我交给了另外一名女保安让她来安排我和还没有吃饭的人轮岗。这个女保安姓郑,大约四十多岁,体型偏胖。她讲话声音很大,讲的普通话也不是很标准。她把我安排到了这个负一层的电梯口处,这里有一张单人书桌,一个转椅。在通往电梯口处的路上还有一个电子测温仪和一张行程码的二维码海报。

郑大姐的语言表达能力很差,她和我讲了一堆的工作规则和内容,可讲来讲去无非就是监测体温有无异常,提醒人们佩戴还口罩外加做好来访人员的登记,仅此而已。她想要把这个岗位给描述成任务艰巨的样子来故弄玄虚,只可惜她的小伎俩只要是个人都能拆穿,反倒不如像“兵哥”一样实在,直接说没什么工作内容。

于是,我坐到了这个测温的岗位上。尽管这个岗位平时并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但是绝对禁止玩手机的,也不可以看书学习。因为会有物业方面的人时不时的来这里抽查,无论这里忙于不忙他们都不允许你做任何其他的事情,只允许你呆呆地傻坐着。

来往这栋大厦里的人大多是上班族,是人们所说的“白领”或者“金领”。由于这是金融大厦,所以大多数人都穿着正装制服。我所在的负一层是大厦通往地铁和地下步行街的必经之路,步行街里有许多知名品牌的美食和饮品的店铺,所以每到高峰期时人流量很大。同上午所在的地方相比,这里最起码还会让你觉得还在这个世界上,看到各种制服的帅哥美女也会让你有种要好好奋斗的的动力。

不过想要从这一层顺利的进入大厦需要刷门禁卡玻璃门才会打开,忘记带门禁卡出门的人不在少数,这就促使了我的工作内容变成了为各种各样的人开门。

在这里工作真的是可以看到形形色色的人,许多人穿着西装革履高傲的敲着玻璃门要你为他开门,即便他们随身携带着门禁卡,但也不会掏出来刷一下,好像要人来开门才能彰显出他们的地位,配得上他们的身份。当门开启之后,如果以为可以换来一句冷漠的谢谢那可就大错特错了,他们根本不会道谢,甚至连看都不会看你一眼就径直走去了,对于他们来说,保安只是个工具人。这类人有男有女,大多以年轻人为主。他们有的穿着所谓的“高档服装”也有的穿着一眼便可认出的地摊货。他们大多都受舆论的影响错误的理解了“高冷”一词的用意,把没素养当做了自以为的潇洒。

当然,大多数的人还是有礼貌的。他们会轻轻的敲一下门说着“麻烦您帮我开一下门”或是笑着露出不好意思麻烦人的神情,在门开过之后还不忘道声谢。素养这东西不分男女,不论年龄,不看美丑。人与人之间的素质差距总是显而易见的,许多人从一无所有到家缠万贯都没能学会什么叫尊重,而许多人即便从富有沦落为贫穷也依然没有忘记素质这两个字所存在的意义。

我一次次的起身坐下,坐下再起身,有时刚刚坐下就要立刻起身。有些人距离很近,但看到门开之后依然不紧不慢的走着,刚好到达门口时门就关闭了。然后他们再动动手指或者干脆一个表情要你起身为其服务。好像你穿的这身衣服就应该专属的为他这种自认“高贵”的人服务一样,甚至还要你因此而感到荣幸。

这样的人真的是可悲的!当一个人非要在从事服务的人面前故作姿态时,那就是在掩盖自卑的表现。是刻在骨子里、打心底里压抑已久的那种自卑。殊不知,此时的自卑已无需掩盖,因为早已自然流露了。

对于我而言,我为任何人服务都不会有丝毫怨言,因为这是我应该去做的工作,无论需要的人素质高与低做这些事情都是分内的工作。只是这里的任何事情都需要我去如实的记录下来,直到一天工作的结束。

在我刚刚乘坐上地铁的时候手机就响了起来,是工资的红包到了,这是我做过的工资结算速度最快的兼职。我打开红包一看,工资数就是之前所承诺的一百五十元,原本以为早上晚到了一个小时会扣除一些可是并没有,领队这种自己的失误自己去承担的态度我很欣赏。下了地铁,穿过拥挤的人群,我连忙准备回去简单收拾一下准备马不停蹄的去前往另外一个夜班的兼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