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再遇“台湾少年”,已走上捞偏门之路

  • 兼职笔记
  • 战垚
  • 7317字
  • 2022-05-11 06:30:00

2021年初春,南方某城。

春节过后,我又回到了这座南方城市。冬季刚刚过后所迎来的初春依然会有些冷。新的一年,人们都开始步入了新的生活和工作中去,每一座城市也都重新变得忙碌了起来。

我遇到了一些关于工作方面的瓶颈,也遭遇到了许多的烦心事。每当在我一个人独处的时候都会觉得有些抑郁且自闭,尤其是双休日的时光。我有些无法融入这座城市,尽管我已经在这里有较长的一段时间了,但我不能选择一直逃避。我要正视这个问题,我知道,这里并不是我想要长期生活的地方。

为了躲避休息日的独处时光,我开始出门逛街、看电影、打电动游戏。虽然都是一个人,但这些都是我以往最喜欢做的,即便是一个人完成也不会觉得无聊孤独的项目。可是在这里,无论我做什么都不快乐。做什么事情都总会感觉缺少些什么,至于缺的是什么,好像永远都找不出这道题答案。总之,我和这座城市在里上从始至终都会有一种隔阂,这座城市并不适合我。

为了减轻不必要的困扰,我开始继续利用空闲时间出门去做兼职工作。反正都是不开心,倒不如不开心的彻底一点,而且还有钱财可以赚取。

我寻找着兼职工作,找来找去都是些以往做过,现在不想再去尝试的兼职工作。这个时候,我把目光转移到了一份传单派发的兼职工作上。我之所以会选择这份兼职工作的初衷很简单,那就是好久没做了。上一次做这种兼职工作的时候还是好几年以前的事情,心里莫名的有些怀念。虽然那个时候自己已经是一名步入社会的成年人了,也有着属于自己的烦恼。可烦恼和烦恼之间还有着差别的,虽然此时依旧年轻,但更年轻总归是会更容易具有无限可能机会的。

发出招聘信息的是一个叫“孙悟空”的领队,招聘内容大致就是某地产售楼处招聘发单小蜜蜂,男女不限,年龄最好不超过五十岁。工作时间上午九点至下午五点,午休一小时。工资八十元,日结。集合地点,XX区XX路XX购物中心一层披萨店门口。

我添加了“孙悟空”的微信想要了解更多有关于工作的情况,这和以往的发单兼职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于是,我就选择了报名参加。他发送给我了一条位置信息告诉我八点五十分在此集合,不要迟到。他将我来入到了工作群聊之中,群聊名称是第二天工作的具体日期外加“发单群”三个字。

第二天一早,我吃过了早饭便乘坐公交车前往集合的地点。那里在我所居住的附近就有好几辆直达的公交线路,想要到达也只需要五六站左右。尽管不算远,但那里依旧超出了我以前所活动过的范围。我平时不太喜欢主动前往这座城市的陌生区域,因为越是见识到这座城市的未知区域就会越让我对这里感到失望。而现在,我已经从不喜欢逐渐演变为抗拒了。

近期少雨多风的天气使这座原本湿润的南方小城也变得干燥了起来。

车子开动了,我眼看着窗外的风景渐渐地由熟悉变为似曾相识,再由此变为彻底陌生。这一天的路况十分良好,并没有拥堵出现,没过多久我就到达了要下车的站点。

我下了公交车,这里是一个大型的购物中心,购物中心共分为五层。而“孙悟空”提到的那个集合的披萨店就在购物中心一层的西南角,是独立的沿街商铺,同时也是一个国际知名连锁品牌的披萨店。

我看了一眼时间,我到达的有些早。此时的购物中心已经开始陆续有工作人员进入了,只是还未到正式营业时间。我来到了披萨店内随便找了一个空位置坐了下来,然后掏出手机向工作群中报备我已经到达的消息,此时的工作群中已经有五十几位成员了。

等待的时光总是无聊的,八点四十分左右,工作群中报备到达的人数在不断上升着。我环顾了一下四周,披萨店里几乎已经坐满了人,好多人都和我一样干坐在座位上没有点任何的餐食。我知道,这些都是来参加此次兼职的人。

我再次拿出手机看了一下工作群,其中有一个人报备他已经到达了这里。不过重点是他头像旁边的昵称是我备注过的,也就是说他是我的微信好友,而这个人正是我上一次做兼职时所遇到过的那个“台湾少年”。

我环视了一下店内又望了望窗外,并没有发现他。我点了一下他的头像给他发送消息告诉他我就在店里,还问他现在在哪。他也很惊喜我也参加这次的兼职,并告诉我他正在外面抽烟,等会就进来。

工作群里那么多的人,我相信大家在非工作期间都是不会过多关注此群的,都会像我一样把群设置成了消息免打扰模式。现实的来说,只是一个几十元的兼职而已,除了领队谁还会在意来了多少人?有哪些人来了?人们关注的点永远都是只是能不能顺利拿到钱而已。

不一会儿,台湾少年就走进了披萨店里,和他一块进来的还有他的一位朋友。

我和他们两人简单聊了几句,他问我这段时间都去了哪里,我告诉他说回家过了个年,其余的时间都和往常一样在工作。他们两个人很喜欢打游戏,问我要不要一起来一局。我说我不玩那款手游,他们两个遗憾的对我说:“那你会少了很多的乐趣。”我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这时,“孙悟空”在群内发消息要所有人到披萨店门口处集合。我们除了披萨店,“孙悟空”在查着人数。他个子不高,三十五岁左右,留着一头很长的头发。这次兼职活动来的人员有的是十分年轻的学生,有的是年纪很大的叔叔阿姨,年龄的跨度还是很大的。

“孙悟空”拿出一张空白表格要我们填写自己的姓名和电话,人们一看开始签到了便争先恐后的围过去填写。尤其是那些叔叔阿姨,他们一股脑的从人群中挤到最前面抢着填写,好像那样就可以不用干活了立刻就能拿到钱下班一样。

我发现“台湾少年”和他的同伴正站在我一旁坏笑着,一边笑还一边聊着天,从他们的聊天内容我大概得知他们是在做着一场骗局。

我立刻拿出手机查看了一下我所加入的本市的几个兼职群。“台湾少年”在各大兼职群里发布了一则相同的招聘消息,消息内容是某星级酒店临时需要若干名兼职人员,工作内容为后厨擦盘子和高脚杯,早九点至晚五点,做一小时休一小时,工作轻松不累。工资一百六十元,日结。工作时间为三天后,名额有限,报名从速。备注:为防止放鸽子等不讲信用的不良现象,此次工作需押金二十元,待结工资时一同归还。

有许多人加了他的微信并报名参加了此次根本就不存在的“兼职”。“台湾少年”在收取了对方二十元押金之后就会立刻将对方删除拉黑处理,以此来骗取那二十元的押金。

我指着兼职群里的消息问他是不是他发送的,他大笑着对我使劲的点着头并告诉我说已经有四个人给他发送押金了,他收完之后已经把他们全部删除好友了。他还在劝说我,要我也可以像他这样做,一天下来赚个一百来块钱一点都不费劲!我摇了摇头表示做不了,他再次用肯定的眼神告诉我很赚钱的。我只好说我演技不好,穿帮了那可就麻烦了。

等所有人都签好到,大概花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上午的光照角度让我们集合的地方处于一片背阴之中又正值风口,风把大家吹得都蜷缩起了身子。更不管是谁,脑袋上的发量多与少,头发都跟随着风的方向在摇摆着!大家都有些冷得不行了,“孙悟空”自然也不例外。他要大家稍微再坚持一下,马上就会有此次活动售楼处的对接人过来为我们拍集合照。

售楼处就在披萨店的旁边,这个楼盘也就在这里的不远处,从这里就可以望见。这是一个有着住宅、有着商铺、还有着写字楼的楼盘。楼盘的开发商从未听说过,所占的区域面积并不是很大,但涵盖的种类却有很多很杂,是一个标准的“四不像”园区。

大约等了五分钟售楼处的对接人才慵懒着晃晃悠悠的走到这里来拍照。许多等待着的人早已经是被冻得怒火冲天了,嘴里紧骂着娘!尤其是那些叔叔阿姨。

对接人是一个中年大胖子,他留着寸头腆着个大肚腩,一看就是个又懒又油腻的人。

由于人数众多,手机的照相机很难才可以把所有人都装进镜头里。不光如此,每个人装入镜头以后还要露出头来才算数。前前后后又指挥了好久才完成了拍摄,拍摄开始直至结束那骂娘声就没停过。对接人被骂也是活该的,因为这里的风实在是太大了,我也被这风给吹的有些受不了了,心里也早已经加入了“骂娘”大军里。

合完影之后,售楼处里的销售纷纷出来挑选小蜜蜂。我和“台湾少年”及他的伙伴还有两位大叔和三个小伙子分在了一起。带领我们的是一个年龄和我差不多大的售楼员,他一米七出头,相貌端正,肤色偏黑,若是好好打理一番也会是一个帅哥。他要我们去售楼处里去多拿一些单页,要拿的单页是印有他名字和电话号印章的那种,而不是普通的单页。

售楼处里有他印章的单页库存并不多,他递给我们他的印章要我们先再盖一些但也再出发。单页就是正常的楼盘传单,只是又一面的下方部分有一个空白处,这是留给房产销售人员该自己姓名电话印章所预留出来的空白。

我们配合着一页一页的盖着,“台湾少年”和我们吐槽说那几位漂亮可爱的女生都被一个酷似“猪头”长相的售楼员给选走了,“台湾少年”的同伴附和着说那“猪头”一定是个老色鬼。

售楼员把我们叫在一起,集中起来对我们说:“我们今天要临时合作一下,而且很有可能只合作今天一天。希望大家多多配合我一些,好吧。我不会为难任何一个人,只要大家按照要求正常干活就好,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和我说,和我商量。中午的午休和平时的休息我也会给大家多放一些时间出来。反正我和一起干活还是很轻松的,我会给足大家面子,也请大家给我一些面子,好吧。”

说完,大家纷纷点头表示同意。他的语言表达能力很好,说出来的话也是很中听,不愧是做销售行业的。

盖好印章之后,售楼员带领我们出发。出发之前我们面对面建群建立了一个小组的工作群。他带着我们走到了有这许多饭店、超市等沿街商铺多,比较热闹的地段。他要我们每一家店铺都要进去送一张单页,单页就放在桌子上或是柜台上都可以。在这里,发传单的工作不是站在街上发放给行人的,而是去往沿街商铺里“扫荡”式的发放。他们认为把单页留给做生意的店家或是在店里消费的人可以更为精准,提高有效率。

这里附近的商铺有很多,售楼员让那两位大叔负责一个方向,三位少年再负责一个方向,我们另外三个人也负责一个方向,分开“扫荡”。

售楼员选择跟随我们这组人员的方向一起行动,他说沿街的好几家商铺他都认识,可以顺便过去拜访一下。在路上,“台湾少年”问售楼员这附近有没有洗手间,他想要去方便一下。售楼员想了一下对他说可能要走远一点才会有。他又问“台湾少年”是想上大号还是小号,“台湾少年”回答说是小号。售楼员指了指附近停车场后面的一块绿地告诉他小号直接去里边就地解决就好了嘛。“台湾少年”面露难色。售楼员笑着说:“到底还是个学生啊,还是会不好意思的。就刚刚的那几个老头子,在人来人往的大马路上都能脱下裤子尿出来!他们可不在乎那些。”我知道售楼员所说的那几个老头指的是和我们一组的那两位大叔,他之前提起过那两位大叔是有和他一起合作过的。

售楼员要我和“台湾少年”去停产场上去挑选好车,然后把单页卷起来塞到车门把手里去“插车”。他和“台湾少年”的伙伴去沿街“扫荡”店铺。

我们俩插着车。没插多久,“台湾少年”终究是忍不住了,他跑去那片绿化地里挑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解决“问题”去了。少年的矜持终究还是会向现实的残酷逐渐妥协的。

插好了车子,他们也向沿街的几个商铺都发放完了。我们继续前往另一条街道去一家一家的进入到商铺里把单页找个合适的桌子或柜台放在上面。这是我第一次走进他人的店铺里去陌拜发传单。讲实话,我很抵触也很胆怯这种行为。进入第一家店铺里时,我在门口犹豫了好一会儿才硬着头皮走了进去将单页放在了门口最近的那张餐桌上然后立刻转身走了出来。我全程没有说一句话,就仿佛是在完成任务一样,也不知道店里的老板有没有看到我,我只自顾自在快速解决“战斗”。

一脸几家店铺我几乎都是以这样的方式去完成的,与这样的发单方式相比,我还是更偏向于站在街上散发或是在停车场里“插车”。因为那种方式是被动的,而“扫荡”沿街商铺这种方式是主动的。我这个人,其实大部分时候都是很被动的。

“台湾少年”在发单之余还不忘了继续探讨在兼职群聊中骗人的事情。他说现在已经有人发现他的伎俩并在兼职群中通报此事了,甚至有的兼职群已经把他给踢出了群聊。他的同伴在一旁说着他删人删的太快了,这样太容易露出破绽,应该缓一天再删除。他还问“台湾少年”今天骗了这么多钱,等下是不是要买一包好烟抽上一抽啊!骗人的只有“台湾少年”一个人,而他的同伴却不停的在一旁煽风点火,充当着“狗头军师”的角色。他在一旁不断的出着坏主意,然后再怂恿“台湾少年”拿骗来的钱去买好烟抽,买饮料喝,自己却不去亲自行骗。

售楼员这个时候走了过来,他要我们去把附近的店铺和街对面的一片商铺全都发放一遍,他要先回到售楼处里去接待客户。我们三个人发放了一会儿之后招来一个能躲避掉寒风的地方坐着休息。他们两个继续玩着手机游戏,玩了一局,同伴提醒“台湾少年”去买香烟,他们现有的这包所剩不多了。他们俩人坐在那讨论了一会儿买什么牌子的香烟比较好之后就去了便利店。在付款的时候,“台湾少年”发现自己的微信支付功能被封住了。原因是有很多人举报他存在欺诈行为,所以平台暂时将他的支付功能暂时封锁住了。想要解封申诉需要手机验证码和人脸识别,这下他俩可都愣住了。“台湾少年”拿的是台湾的身份,再加上他还是个未成年人,所以他所使用的微信号身份验证用的是他母亲的身份信息。验证码倒是好办,但这人脸识别可就麻烦喽!他们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先向那位带领我们的售楼员报备一下,然后赶紧回家处理此事。他们在工作群里和售楼员说他们现在有急事要先回家处理,他们愿意用午休时间来换取这段时间,中午的时候赶回来继续工作把这时间给补齐。

售楼员同意了,并让这一分组里剩下单独的我先去和那两位大叔汇合,暂时和他们一起工作。大叔在工作群里发送了一个位置告诉我他在这里。我看了一下离我还算很近,于是就顺着导航找到了那里。

两位大叔在看到我之后简单的问了一下我们三人刚刚的情况就带着我走到了附近一个小区里的凉亭坐了下来。他们对我说没关系,马上就午休了,坐着等待吃饭就好了。他们两个聊着天,聊天的内容大多都是偏向于政治方面的话题。

售楼员在中午十一点三十分就在工作群里通知我们可以去午休吃饭了,随后发送了一个位置告知我们下午一点钟在此集合继续工作。

大叔看了一下我手中的单页,还是那样厚厚的一摞并没有发出去很多。他叫我分一半单页给他,他也将自己手中的单页拿出来了一半和我刚刚递给他的放在一起,然后顺手丢进了小区里回收旧衣服所用的回收箱里。丢完以后,他回头笑着对我说:“这样打死他也发现不了,问起来就说都发掉了。当然,他也不会问的。”

大家散去各自吃饭。我找到了一家快餐店吃了个饭,又来到一家便利店里坐着休息,快到下午一点钟时去往了要集合的地方。不多时,所有人都到齐了,唯独少了“台湾少年”和他的同伴。我用微信联系了“台湾少年”问他到哪里了,他回复我说今天的工作外面又冷又累的,他不做了,要在家睡觉打游戏。更何况他今天已经骗取到很多钱了,不需要再出门打工了!还声称以后要继续靠这种所谓的“智慧”来赚钱,那可比做兼职要来钱来的快多了。我说这样那上午半天就等于是白做了,他回答说无所谓。

售楼员得知了他们两人不做了以后为我们合了一张影,然后带领这我们向附近一个很大的批发市场那里去“扫荡”。

我们走了大约十五分钟才走到了那里。这个批发市场很大,既有建材装饰的区域也有食品批发的区域。售楼员带着两位大叔前往了建材批发的区域,而我和其余的那三位少年被分在一起前往食品批发的区域。

那三位少年皮肤黝黑,穿着老土,大约十九、二十岁左右的样子。他们说这很难听懂的方言,这方言正是来自此地人最为唾弃的地方。他们说话声音很大,几乎是大吵大叫一般,时不时的嘻嘻哈哈的大声笑着。他们的行为举止总是能够引起路人的反感和嫌弃的眼神,他们却毫不在意这些,浑然不知自己是一个受人白眼的人。刚刚在来时的路上,售楼员曾问过他们是不是在此地读书,对这里熟不熟悉。他们三人嘻嘻哈哈的回答说早就不上学了,现在有的时候找点班上,不爱上班了就辞职出来做做兼职。已经来这里好多年了,对哪都熟。

我和他们三个人没有任何的交流,他们三个也没有主动和我说话,我们各自做着各自的工作。他们三个人在大街上打闹追逐,完全不在意他人投来的目光。他们素质低下,见到漂亮女孩还会围在一起明目张胆的聊着有色话题然后一起猥琐的哈哈大笑。和他们保持一定的距离以表示我们并不相识,因为和他们走在一起不光会令我感到厌烦,我更害怕被其他人误会,把我当作是和他们一样的人。那个地方的人本就在遭受着唾弃,可偏偏他们还在一直做着遭人唾弃的事。不得不承认,有些时候,有些人会受到歧视是有着一定原因的。

工作了一个多小时,偶然间碰到了那两位大叔。他们说售楼员已经回售楼处了,现在没有人管我们了,找个地方休息等待下班就好了。三位少年一听此话连忙自顾自的嘻嘻哈哈着去寻找休息的地方了。我来到了一个和两位大叔离得不是很远的地方地方坐着休息。这里是批发市场的某个库房,风吹不到,就是有些阴冷。随后的时间,都是在这样的偷懒中度过的。

当你静下来,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的时候,时间就会过的极为漫长。有些工作,即便是偷懒也会令你浑身难受,它仿佛是在告诉你,出无所事事的等待是世界上最为煎熬的事情。用时间来换取廉价的金钱,这样真的划算吗?可现实中,又有几人能避免这样的剥削?

终于熬到了快下班的时间,售楼员要我们自行回到售楼处准备集合拍照下班。到了售楼处,里面有那么为数不多的几组客户正在看着沙盘,听着讲解。其中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女售楼员引起了那三位少年的注意。她身材丰满,戴着一副眼镜,穿着一身制服。深蓝色的职业套裙之下一双性感的黑色丝袜包裹着她的双腿。那又薄又透的东西柔顺光滑的勾勒出了她腿部的线条,再加上一双高跟鞋的衬托,显得是那样的尤物迷离。

他们直愣愣的一边看着一边低声细语的议论着什么。那女售楼员似乎知道有人在议论自己回过头来白了他们一眼便走开了。待她离开之后,那三位少年又一次嘻嘻哈哈的大声淫笑了起来。少年啊!总是会对异性的身体充满了好奇以及那种对于性懵懵懂懂的探索欲和冲动感。这原本是属于每个少年内心深处最宝贵的一面,但如果这一面被不知廉耻的曝光在众目睽睽之下拿出来炫耀,那就变成了龌龊。

“万恶”的一天终于在“大傻胖子”拍摄的合照中结束了,我也按部就班的坐车回家,吃饭睡觉。

至于“台湾少年”,我在此之后便再也没见过他。不过他的微信号依旧在我的还有通讯录里,偶尔能够看到他发表的最新动态,我们都在过着属于各自的生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