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楼盘开业仪式前的就职活动

  • 兼职笔记
  • 战垚
  • 7045字
  • 2022-04-27 16:57:35

2020年冬,南方某城。

这一年的冬天格外冷,即便是在南方。这里和我长期以来生活的北方城市有所不同,北方的冬天寒冷而干燥,而南方的冬天则阴冷又潮湿。这样的反差难免会令我觉得有些不适应。

一天下午,我跑了一杯红茶坐在办公室里。这一阶段的工作内容格外的清闲,因为之前所忙碌的项目都已经结束了,所以才换来的这几日宝贵的喘息时间。我拿着手机刷着短视频,里面的内容大同小异,文案也都是烂俗情节,时间长了便会觉得十分索然无味。我返回到微信页面上,同城的兼职群右上角处亮着小红点,我无聊的点开翻看了一下群里的讯息,却浏览到了一份很不错的兼职工作。

某楼盘交房仪式在即,急需打下手的兼职人员十名。工作时间为上午九点至下午五点三十分,工作内容轻松简单,没有重体力活。工资九十元,日结,供应午餐。联系电话XXXX,微信同步。发出这条消息的领队我认识,他正是我刚来这座城市不久时去做物流工厂时所联系的那位领队-“飞”。因为有过上一次的合作,我知道这位领队诚信度很高,不拖欠工资。在兼职的圈子里,能够遇到这样的领队已经很难得了。相貌、性格和脾气秉性在诚信面前都显得没那么重要了。

我将这条招聘信息转发给了“飞”并问他现在是否还在招人。没过一会儿,他便回答我说这份工作的名额已经满了,暂时不需要人了。我觉得有些遗憾,我又继续翻看了一下其他的兼职工作,不是距离太远就是需要较长工期的工作。总之,并没有找到其他合适的。没有合适的就算了。这时的我心态平和,已经不再像前些年那样急躁和不安了。虽然谈不上富裕,更做不到财富自由,但至少吃得饱,穿得暖。自己吃饱全家不饿。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半个小时之后。“飞”给我发送消息说原本定好的人中其中有一位因第二天临时有事退出,问我还要不要去做。我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复之后,他发给我了一个位置信息并把我拉入到了第二天要做兼职的工作群里。群里一共有十二个人,都是男生,“飞”自己本身也在这个群里。群主的微信名一看便知道是要去工作的那个楼盘活动方的人,去掉他和“飞”,正好就是十个人。

晚上八点钟,群主发送了一条群公告。公告内容很简单,就是上班的时间和他的电话号码,外加嘱咐大家不要迟到,有事情或者到了以后没有找到地方可以给他打电话联系。受日常工作群的影响,我第一时间在群里回复了“收到”,众人也开始纷纷跟着回应。群主又在群中发送了一条位置信息,这个位置和之前“飞”所发给我的那一条是一样的。为了方便联系,群主又让我们在群里的群昵称改成自己的名字加手机号的形式。其实这样可以一目了然的分清每一位成员是谁,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降低被放鸽子的概率,但仅仅只能是降低一点概率,仅此而已。

第二天一早,我骑着共享单车前往工作地点。工作的地方距离我居住的地方不算很远,但是要骑车前往也需要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我按照手机导航的路线行驶着,那里位于两个辖区的交界处,我之前并没有去过那里。

在经过了桥梁和各种路口之后,我到达了目的地附近。清晨的天气很冷,我的双手有些微微的冻僵了。若是戴着手套骑车就不方便看手机导航,不戴手套就会冻坏双手,这是一个很矛盾的存在,我现在所做的就是依靠着年轻尽可能的忍受痛苦。可谁又知道这算不算是透支生命的一种呢?

这个小区是刚刚建好的,园区面积的大小同普通规模的小区一样,大约有着十几栋的高层楼房。小区大门外的售楼处在开着门,里面也有身穿白色衬衫制服的工作人员在办公。既然穿着制服,那就代表是售楼处的人,而并非兼职者。

我在工作群里发送了一条“已到达”的信息并拍摄了一张售楼处门口的照片一起发送了过去。不一会儿,另一个人也回了一条信息说他也已经到达了这里。那个人并没有将自己的群昵称修改成自己的真实姓名,而是继续沿用着他的微信名,叫“超级靓仔”。

“飞”在群里发表消息说过一会儿会有小区里边的负责人来带领我们,为我们分配工作任务,要我们大家一定要认真配合完成今天的工作。而在此之前,大家先暂时听从“超级靓仔”的,等人到齐以后,“超级靓仔”再把我们集合统计好再统一带到售楼处里面。

“超级靓仔”在群里发送了一个位置后艾特了一下所有人,要大家到了以后都先到他那里去集合签到。我点开了位置看到他是在距离售楼处不远的一条街道上,这让正准备走进售楼处的我只好无奈的折返回去寻找这位“超级靓仔”的所在地。

我刚走到那条街道上就看见了两个脏兮兮的大胖子站在街边哈哈大笑着。这条街的周围都是正在施工建设的楼盘,由于是正在施工,所以楼盘的四周又都被围了起来,所以基本没有什么车辆和行人往来。

我向他们两个人走去,这时又有一个人从我后面小跑着来到我的身旁问我是不是来做兼职的。他三十几岁的样子,皮肤状态有些差,看起来像是长期从事夜班工作的人。我点了点头,他对我说他也是来做兼职的,然后指了指那两位胖子说应该就是在那里集合。之后便和我一同向那里走去。

他穿着黑色的商务皮鞋,走起路来伴随着“嗒”“嗒”的声响。他上身的休闲蓝色牛仔外套和下身的蓝色牛仔裤配上这样的商务皮鞋显然并不搭配,可这一套却真真实实的穿在他的身上。在这样的天气里穿着这样单薄的外套,使他在一边走一边用双臂紧紧的环抱在自己的胸前并不断地抽着凉气。我想,他大概是没有什么可以穿的衣服了。

我们两个走到了两位胖子所在的地方,他们两人十九、二十岁左右的年纪,应该是还在上学的学生。“牛仔男”问他们两个是不是做兼职的,他们两人点了点头没说话。“牛仔男”随后又问“超级靓仔”是不是你们?其中一个戴着帽子的胖子说他就是。他一米七六左右的身高,白胖白胖的左右脸颊上分别有着一大块“高原红”,应该是天气太冷的缘故。他穿着一件带着油渍的棒球服款式棉衣和运动卫裤,脚上一双原本是白色的球鞋现在脏到更像是灰黑涂鸦色了。整体的相貌和形象气质与“靓仔”一词没有丝毫联系,或许“超级靓仔”只是他对自己的一种期望吧。

另外那个和他站在一起的胖子如果真的要形容,那就只能用“油腻”这两个字来诠释了。这并不是因为他的体型很胖才去贴上这样的标签的。

生活中并不缺乏胖子,他们往往风趣幽默,身体强壮且办事情爽快利落,并不会让人觉得厌烦和油腻。而眼前的这个胖子之所以油腻,完全是因为他的言行举止和他的所做所为。

他留着长长的头发,刘海遮挡住了他的眼睛。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滑面运动外套,深蓝色的运动裤和一双同样脏兮兮的运动鞋。他长长的头发一束一束的,那是因为长期没有洗头而被头油所支配的结果。他说起话来总是喜欢用时下最流行的网络用语,动作喜欢模仿一些偶像明星,一边说话一边甩动他那“油腻”的刘海,样子刻意而又做作。不过最油腻的莫过于他十分愿意谈论他那所谓的“把妹”经历,那经历让人一听便可以知道是从一些不正规的网站上所盗取的某些色情桥段。他所做的一切其实都是在掩饰他内心的不自信和对自己整体外形的自卑。

我们站在那里等待着其他人的到来,“牛仔男”在一旁不断的和我聊天,内容就是在问我是哪里人,在哪里工作之类的。他的话极多,也喜欢对当下各种实事发表肤浅看法并试图让你去接受。而站在一旁的“油腻胖”则是在那里拿着手机摇晃着肥硕的身躯向“超级靓仔”炫耀着在社交软件里新认识的女孩照片,还亲切的称那女孩为“小甜甜”。那样子简直就是日本新闻里所报道的变态模样。

“牛仔男”和我聊了一会儿之后又开始和“超级靓仔”他们两个胖子聊了起来。他们三个人了得还是很起劲儿的。“油腻胖”不断的寻找机会去聊着带有颜色的话题,而“牛仔男”则充当起了“人类灵魂老师”的角色,不论是什么话题他都能发表出一些看法并采用课堂上老师讲课的方式将其说出。他提到了几位全国知名的大富豪外加两位政治领导人,然后说道:“在外人看来,他们的女人要多少有多少,每天都不带重样的玩!可实际上人家每天都忙的要死,哪有时间和精力去玩女人啊?”

我看着他们的整体装扮和站在那里聊天时的行为举止,真的是站无站相,言语低俗。我不禁陷入了一阵思索,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个体,或许每个人所追求的快乐和自由是不同的,个体之间的差异性才构成了这个完整的社会。

人陆陆续续的到达这里,这一天来做做兼职的人出来“牛仔男”和一位四十多岁的男子之外,其余的全部都是年轻人。

那位四十多岁的男人一脸贱笑的走到了我的身边问我今天的小区是哪个地产开发建造的,我指了指围墙上的广告语回答了他。他一脸嫌弃的继续贱笑这对我吐槽:“这是什么小破地产公司啊?一点名气都没有!一点不如人家某某地产和XX地产那大开发商!”

他穿着很旧很旧的衣服,手里提着一个脏脏的布兜子。只看他的笑容就会让人不想接近他,听了他的说话方式就更会产生不想再和他继续有任何沟通的想法。从我个人而言,我讨厌他,不知为什么他的样子就是会令我觉得讨厌,更讨厌他所说的话。

他见我没再继续说话就转身去找其他人聊天了。其他人在和他说两句话之后也不喜欢继续和他沟通了。他问“超级靓仔”可以去售楼处里面了吗?“超级靓仔”一脸不屑的回答他还有一个人没到呢,等人到齐了就去。他又表达说直接去售楼处里等着不就好了嘛!在这里等着何必呢?天气还这么冷!“超级靓仔”直接看着他甩出来了一句:“你是领队还是我是领队?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这俩人的对话还真的是语出惊人呀!明明都是出来打工做兼职的,却一个口无遮拦,一个自封了领队!思维决定一个人的上限。人们只所以长期处于基层甚至是底层,或许就是因为思维方式的问题,包括我自己。

人终于到齐了。做兼职的人大部分都穿着很脏很旧的鞋子。这一方面是因为在做兼职时难免会碰到一些脏活累活,穿破旧的鞋子脏了碰了不可惜。另一方面,做兼职的人往往都是有着或多或少的难处的,他们在经济方面的能力都比较有限。

我们在“超级靓仔”和“油腻胖”的带领下来到了售楼处,这个小区的开发商和物业是同一家公司。售楼处的对接人让我们先去一个储藏室里去哪一些物料,这些都是工作中需要用到的东西,拿好之后我们就前往园区里准备开始工作了。

刚刚拿到的物料种类有中国结、小礼盒、卷起来的小卷轴和隐形粘贴挂钩。这些都是在交房仪式时为业主们准备的小礼物。

今天的工作内容其实非常简单,主要的麻烦就在于是需要一层一层的往前。我们需要在每一栋楼的每一户人家的家门旁贴上一个隐形的挂钩,然后在上面挂上一个卷轴和一个小礼盒。每一层楼都有露天的安全通道连廊,我们需要在每一层连廊的指定阳台上同样粘贴一个隐形的挂钩用来悬挂中国结。把园区里的每一栋楼的门户和连廊都按照这个标准挂完东西,今天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售楼处的工作人员特意完成了一栋楼的工作作为样本来供我们借鉴。这个小区全部都是高层住宅,每栋住宅都是两梯四户,进入单元以后的左右两侧各有一部电梯,从二层开始,每一层楼都有露天的消防连廊通道。在每一个通道左右两侧分别挂有一个中国结,从远处看上去十分的喜庆。中国结是我国古老的传统手工编织工艺品,预示着团结幸福平安,特别是它精致的做工深受大众的喜爱。相信业主看到物业为其准备的交房礼物,心情也会格外的舒畅。虽然不一定会改变未来物业的办事效率,但至少可以给人一种惊喜感和良好的印象。

我同一个戴帽子的小伙子外加“牛仔男”和一位“小胖同学”分到了一组,我们拿着一部分物料先去一栋楼里工作。早上和我搭话的那位大龄男子和另外三个人组成另外一组去往另外一栋楼去工作了。而“超级靓仔”和“油腻胖”则继续从储藏室里往园区内搬运物料。这样一个园区,这么多户人家,我们先前所拿的那些物料显然是不够的。

分配完任务,马上开始工作。我们四个人在电梯中先前往最顶楼,等每一层的工作做好以后再依次向下一层走。“牛仔男”在找“小胖同学”聊着千奇百怪的话题,他还是喜欢充当“人生导师”。而我和戴帽子的小伙子则在一旁静静的聆听着。

在他们的聊天中我得知“牛仔男”来自一座北方的古城,他已经在这座城市两年多了,在这两年中他做过很多的工作但都不赚钱。现在没有固定工作,出来做兼职有一天工资就潇洒一天。虽然还是和以前一样没钱,但自由了。他现在最大的理想就是等待社会实现共同富裕的那一天,虽然很难,但他依然相信会在他的有生之年实现。

“小胖同学”是本地人,他比“牛仔男”要小十岁,今年只有二十一岁。今年刚刚大专毕业,也没有工作,家中是开店铺做生意的,有时会帮忙看家里的店铺。这次的兼职是因为工作地点离他家很近所以就来参加了。同样是胖胖的身材,虽然长相也很普通,但“小胖同学”就一点都不油腻。

“牛仔男”要我和戴帽子的小伙子在电梯里看着物料就好,顺便让电梯保持在这一层,别下到底层了。他和“小胖同学”两个人拿着所需要的东西挨个户门去工作了。“牛仔男”虽然话很多,也很喜欢为人灌输他的理念认知,但干起活来很是勤快认真从不偷懒,也很懂得体恤他人。看得出来,他其实是一个很实在,且内心善良的人。

“牛仔男”和“小胖同学”每当跑完一个楼层回到电梯里就会继续交谈,基本上都是“牛仔男在说,“小胖同学”在附和着或者只是笑一笑。他什么都谈,上到宇宙万物,吓到社会现状。

我们四个人就这样配合着,直到所带的物料全部用完还差几层没有结束。这个时候我才恍然发现在不知不觉间,这一路都是“牛仔男”和“小胖同学”在奔波着干活。而我俩一直在电梯内享着清福,顿时心里开始有些过意不去。我对“牛仔男”说等下换我和戴帽子的小帅哥来干活,你们俩个在电梯里看着物料就好。“牛仔男”说没关系,你们俩人就把这栋楼剩余的活给干完吧,我们俩就直接去下一栋楼,我们分开干,争取快些干完,下午好早点下班。我说好。

当我们来到地面取物料时得知了一个有趣的事情,那就是“超级靓仔”和“油腻胖”在去取物料时并没有去工作,而是不知道跑去了哪里,两个人都不见了。任凭怎么发消息、打电话就是联系不上。好家伙!自称是领队的都直接甩手不干了,不光失联,还玩起了人间蒸发。想想都莫名的觉得讽刺。

其实今天的任务量说大也不算大,我们剩余八个人也是可以完成的。我和戴帽子的小伙两人拿着物料开始工作起来。我听到了他说话的口音便知道他是哪里人了,一问他,果不其然,他是我的老乡,和我来自同一个地方只是不同城市。他姓杨,今年二十五岁。小杨个子不高,皮肤白白的,长得很帅。他在这座城市的一家工厂里上班,平时工作是做三休一制,休息的时候偶尔会出来做兼职。我很喜欢和他聊天,再加上又是老乡,所以聊起天来很是舒服。在聊天中我得知他是大专毕业,学的是平面设计专业,毕业以后在家乡的一家印刷图文店里工作。那里的工资水平不高,也没有什么发展前景,于是他便和他的同学一起来到了这座城市工作。去年,小杨的家里为他在老家那边付了房子的首付款,现在他依靠着住房公积金和部分工资来还房贷。他打算还清房贷之后就回到家乡生活。

中午十二点到下午一点钟是吃午饭和午休的时间。售楼处的工作人员为我们订了外卖,就是正常的一份饭一份菜。每份菜品的种类都各不相同,可以根据自己爱吃的就为去挑选菜品种类。我选择的是鸭腿饭,小杨选择的则是口水鸡。饭菜虽不是什么大餐,但十分可口。这在包午餐的兼职中已经算是很不错的配置了。

吃过午饭,大家都坐在座位上打着游戏或是刷短视频,我也不例外。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明媚的,一扫往日的阴霾。像这种周末的时光本应该是一个外出玩耍的好时机,而我却没有地方可去,更是连可以一起出去的伙伴都没有,只能依靠出来打零工来消磨时间。似乎在不知不知觉中,自己就混成了越来越孤独的样子,想想未免觉得有些心酸。

下午的工作还是继续有我和小杨搭档,他为我讲述一些他在兼职送外卖过程中所遇到的事情。起初送外卖时,经常因为对路线和各种小区、大厦不熟悉而超时,他告诉我送外卖这个职务并不容易,需要学会蹲守和抢单子。兼职的外卖员更不好做,许多时候不光不赚钱,还要赔进去不少钱。总之,这并不是大家所想象的那样,也不是一个谁都适合的工作。

他还为我讲述了他在兼职中所遇到过的各类人群,有很多人已经步入了中年却没有一份正经的事情可做,他们长期外出做兼职工作,他们信奉所谓的“自由”,也不知道是迫于对现实的无奈所找出的借口还是真的喜欢那种所谓的“自由”。他们“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无酒喝凉水。”我仔细想了一下,这其实和我做兼职时所遇到的很多人情况是一样的。而我在大学刚毕业的那段浑浑噩噩的时光里又何尝不是呢?即便那很短暂,只是个过渡期。但我是真的切身体会过那种日子的感觉,那就是绝望。是连下一秒钟的自己要去做什么都不知道的那种绝望。

我和小杨在工作时若是遇到正在装修或是房门开着的清水房时会去里面瞧一瞧,参观一下。见识见识大户型,聊一聊小户型。畅想一下如果这是自己的房子会怎样装修布置。和充满正能量的年轻人在一起工作会时刻充满着希望。就这样,一下午的时光很快就过去了。

下午六点钟之前,我八个人完成了所有的任务。我们和小杨都觉得这是兼职工作中非常轻松的那一种,像这种兼职工作是属于可遇不可求的。

坦白来说,“牛仔男”今天所干的活要比我们其他人都多。我们的工作量是集体的,他是那个在集体中承担了更多责任的那一个。对于这一点,我给予他最大的尊重。

下班出了园区大门,想问我住在哪里,怎么回家?我说我住的地方离这里不是很远,他说他可以骑电动车载我一程。我笑了笑对他说路上有交警,我自己扫一台共享单车回去就可以了。我们就此别过。虽然我们仅仅是各自生命中无比短暂的过客,能够在一起工作的那段时间里留下的全部都是愉快的经历就已经足够了。

我不知道他们现在过的如何,大概率应该还是在按部就班的在按照自己的方式工作着,生活着。我希望他们都可以好好生活,都可以稍微得到些命运的馈赠,有好运相伴。这个祝福也送给和我做过兼职的所有人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