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作假!新车发布会兼职
  • 兼职笔记
  • 战垚
  • 7793字
  • 2022-04-06 13:48:14

2018年春,北方某城。

四月的中旬,刚刚经历了一轮雨水过后的城市恢复了晴天。雨过天晴让原本被春风侵蚀过的天空洗刷回了原有的蔚蓝。

我刚刚从上一家公司离职。一年的工作让我学到了新的东西,也使我积累了一些从前未曾有过的经验,无论是工作上的还是生活上的。离职跳槽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更不是那种不好被提及到的事情。至于新的去处,我面试了几家公司,也收到了一些邀请,准备在接下来的几天当中选择一家去入职。虽然都是一些在最普通的写字楼里办公的,最普通的那种公司。但我本身所具备的能力也并没有很突出,这一点,我认得很清。

我有了几天的空闲时间。人总是这样的,在工作的时候想要得到多几天的休息,而在长时间的休息时又怀念工作的日子。闲了几天的我总想着要找些事情做。回想之前在工作的时候所幻想出来的,等自己有空聊以后应该去做的事,完完全全的都只是出于劳累紧张的工作状态时脑海里才会跳出的画面。当真正闲下来,才发现能去完成的事情其实是少之又少。

我拿出手机浏览兼职群里的动态想要寻找一份兼职来做。近期的兼职活动不是很多,我看到了一些涛子发布的兼职工作,虽然工资都不是很高,但是毕竟之前合作过几次。有个稳重可靠的领队在兼职工作中是很重要的。

当我正想从涛子发布的兼职工作中挑选一个去做的时候,兼职群中突然发布的一条招聘信息吸引了我的注意。招聘信息的大概内容是某品牌的新款汽车宣传会于后天在本城召开,急需现场人员若干,要求男生,年龄十八岁到三十五岁。工作当天需要穿着黑色长裤和白色运动鞋,工作时间上午九点至下午五点,工资一百元,提供午饭。工作内容就是检票、维持现场、打打下手,工作轻松不累。地址某展览中心。

这份工作的工资在我看到的近几日的兼职中已经不算低了,工作内容也不会很劳累,毕竟相比于同样在招聘的快递分拣和酒店服务员等工作来说已经好很多了。况且工作的地点离我家也很近,公交车只需要三站就可以到达。

我点击发送信息的领队头像添加好友,这位领队的微信名是个英文名,具体怎么拼读我已经记不清楚了,只记得微信头像是一幅风景的图片,图片里有雪山,有蓝天白云。

没过多一会儿就通过了好友验证。我将此招聘转发给他并问他是否还在招聘。他问了一下我的年龄和基本信息,在得到了我的回答之后很快便达成了一致。当我再次刷朋友圈的时候,我注意到了这位领队还在发着一份兼职工作。这份兼职工作的时间同样是后天,地点和我报名的那份兼职地点一样。不一样的是工作内容。这份兼职的工作内容是某品牌汽车发布会的活动充场人员,主要工作就是充当现场活动的观众,坐在台下看节目演出即可。要求男女均可,但一定要年轻,最好穿着时尚,人数十五至二十人。工作时间上午十点到演出结束,大约半小时,工资二十元。

这份兼职的工作极其轻松,工作时间也很短。当然,工资数目也不是很可观,我没有过多的在意。

第二天的下午,兼职领队将我拉入了工作群当中。工作群的名字照旧叫做工作日期加上工作群三个字,群主自然就是那位领队。他发了一个地址出来,这就是明天上班要集合的地方。

到了工作那天,我穿上了黑色的牛仔裤和白色帆布鞋上了公交车。车上没有座位,我尽力的躲避着车上站着人群的脚,生怕在这拥挤的空间里被哪个“不长眼睛”的傻瓜给踩到脚,从而踩脏了我的白鞋。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每一位穿白鞋人共同的烦恼,或许当鞋子已经脏的彻底时就不会这样在意了吧。

这样支撑了三站以后,我下了车。这里是一个国际性的会展中心,全城全省甚至是整个地区的大型展览都会安排在此,所以这里的占地面积就可想而知了。我打开了工作群中的位置,这个位置显示的地点位于这个会展中心西侧的一个停车场。我沿着会展中心西侧的路向那里走去。走到了那里,足足走了十几分钟。

我到那里之后看到已经有几个人站在那里等待了。他们都是男生,也都穿着黑色的裤子和白色鞋子,我知道他们就是和我做一样兼职的人。我在微信群中发消息说已经到达此处,不久之后也有几个人发了同样到达的消息。领队要我们稍等一会,他马上就到。

不到八点五十分,领队到达了这里。他个子不高,戴着眼镜,三十六七岁的样子。他的相貌很普通,没什么特点,不帅不丑,以致于让人不知如何去形容,更不容易记住是什么模样。

他看了一下人数,点了一下名字。兼职者已经到齐了,有二十个人。他带领我们向工作的地方走去,接下来就遇到了我做兼职以来从未遇到过的麻烦。

一边走着,我看见在远处有一个二层楼高的一副组装起来的汽车跑道,跑道上还停着一辆SUV汽车。这款车正是今天活动的主角,今天的发布会为的就是这款产品。我这才突然发觉,原来我们今天的活动不是在展馆中,而是在室外。今天的阳光很充足,气温也已经回暖。这样的天气在室外工作一天恐怕不会好过。

领队带着我们走到了活动的现场。现场有两辆相同的SUV汽车,一辆在地上停着,另一辆就是刚刚在远处看到的在组装起来的跑道上的那辆。在弯道的下面有一个巨大的广告牌,上面就是这款车型的海报。

这平地架起的越野跑道和两辆SUV引来了兼职者们的惊呼。有的人激动的掏出了手机拍摄起了照片和小视频,还有的人在感叹着汽车的价格。更有的人装起了专业人士,吐槽着这款车的性能是多么差,体验感是多么不好。口口声声的一口一个“破车”的叫着,好像他是个亿万富翁一样,普通的汽车配不上他。吐槽的人说话很酸,拍照片的暗自笑话说话酸的人没出息,一把年纪穷困潦倒还装经纶,说话酸的暗自嘲笑拍照片的人没见识,把什么都当作是好东西。

现场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用气膜临时搭起来的小场馆,占地面积不是很大。在广告牌的正对面也有一个同样是临时搭起来屋子,只不过是一个玻璃房。

活动现场的两名负责人从玻璃房里走了出来,我看到玻璃房里的布置虽然简单但很时尚。有白色的柜台,还有一个小的餐台,桌椅的摆放让人看起来也十分舒服。看起来的视觉效果很像是一家街边的文艺咖啡馆。玻璃房内有四名身材苗条,面容精致美丽的大长腿女生正在换着外套。看样子她们应该也是这次活动的礼仪,只是和我们的劳务公司应该不是同一家。因为我没有看到我的领队发布招聘女生的礼仪,况且到来的时间和集合签到也都没有在一起完成。

负责人在看到我们以后显得有些惊讶,他们惊讶的是我们怎么有这么多人。那两个负责人二十多岁的模样,一个是长相帅气,文质彬彬的高个子男生。他穿着白色的衬衫,头发梳到了背后,颇有几分白领精英的模样。他普通话十分标准,只是行为举止和说话声音略有些女性化。

另一位负责人是一个矮胖的男人。他穿着一件蓝色上衣和卡其色的裤子,他整体穿搭很随意,没有高个子的那位个领队那样讲究。他说话是南方的口音,头发自然卷,留得有些长,应该是早上出门没有打理,此刻正在随着风吹的方向摇摆着。

两位负责人表示人数太多了,他们那边交代的是只要六名男生,要求是年轻且形象稍微好一些。我看着这里年龄跨度极大,形象参差不齐的兼职者们。很多人三十出头却像是四五十岁的样子,当中有好多人连头发都没洗就出门了,也有个别的干脆都已经没有了头发。穿的裤子也是又老又旧的运动裤,白鞋脏兮兮的,鞋帮甚至都已经开了胶。

领队说他接到的工作要求是要求男性,三十五岁以下就行,人数是二十人。负责人坚持说不用这么多人,要在我们当中挑选出六名年轻的男生就可以了。

此话一出,引起了领队和一些兼职者的不满。其中一名身材矮小的光头兼职者气愤的大声吼道“你们也没事先说形象的事啊!你们若早就提前说好,那我就不报名了!现在这算是怎么回事啊?”

“对啊!这怎么算啊!”其他的几名兼职者也都不满的抱怨道。

那些在不满意抱怨的兼职者们都是些年龄偏大,衣着邋遢的人。他们很清楚自己的形象,他们不满的是双方工作对接的失误,同时也不满负责人的以貌取人。

我站在那里没有说话,但其实心里也是慌得很,毕竟没有人希望起个大早准备去工作,结果却没有赚到钱,灰溜溜的回去。

领队和负责人稍微僵持了一小会表示这种情况需要打个电话向自己劳务公司的老板说明一下。负责人说可以。

领队拿起手机向电话那一头的老板说明着情况。这时,有一名兼职者大声喊叫着:“大家是一个整体!如果要选人那我们就都不做了!全部撤走!”

喊叫的人头发又长又油,完全没有任何造型,头发上还有着清晰可见的头皮屑,一看便知已经好些天都没有洗过了。他用他那十分不整齐的牙齿咬着烟嘴不断地向负责人示威。有几名外观形象同样邋遢的兼职者也大声附和着表示同意,还声称大家是来做兼职的,不来参加选美的,若是选人那就都不做了。

一名形象同样不是很整洁的兼职者持不同意见的表示:“如果要选那就要他选好了,选中的留下做,没选中的就各回各家,事情不就这么简单的解决了!谁让咱自己形象没人家好呢?”

他这么一说可立刻引起了刚刚那几位兼职者的不满。

“我们是整体!怎么就能让人随意宰割呢?大不了大家都不做了!你那么爱被人剥削,你怎么不去找个全职工作去做,去让人剥削呢?”

“谁和你是整体?这里谁认识谁啊?这边只要六个人,你凭什么让人家被选中的六个人和你一起滚蛋?要怪就怪你自己长得丑,怪自己不注意形象就完了呗!激动个球啊?”

那几位兼职者们吵了起来,他们都是三十五岁甚至不止三十五岁的人。他们愈吵愈烈,甚至高呼起自己做兼职是为了自由!他们要自由,不要剥削。

年轻的小伙子们都站在那里默不作声,一群知道自己肯定要被淘汰掉的人倒是吵得不可开交,甚至还有要大出手的意倾向。可怜的底层劳动者,有压迫也无能力反抗,只能自己人之间互相撒气内讧。

领队挂掉了电话,他和负责人说老板那边表示让挑选出六心仪的人选去工作就好,其他的事情他来处理就好了。负责人谢过领队。领队将消息向我们传达,被选中的留下来工作,没被选上的人十分抱歉,会发给每个人二十元的补助表示歉意。

领队开始选人了,我很幸运的被选中了。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清楚谁会被选中,因为年轻人只有那么几个。就连我自己也清楚,我之所以会被选中也不是什么形象帅气,而是依仗着年轻。

风波有惊无险的过去了。未被选中的人也都各自散去,他们居然还天真的寄希望于劳务公司的身上,殊不知对于劳务公司而言,活动方才是真正需要去巴结的,因为是金主。而劳动力则是随时可以召之即来的东西。其实外出做兼职最怕遇到两种情况,一是是工作完了之后没能拿到工资,白白受累,有苦难言。第二种就是当你一切准备就绪,赶早来到现场之后却没能做成当日的工作,白白折腾,浪费时间精力。无论是哪一种,结局都是得不到应有的回报。这是我做过这么多次兼职的感悟。

我们六个人跟着负责人来到了玻璃房内,我刚刚看到的那四名女生已经换好了统一的活动方提供的外套和鸭舌帽。和我之前的判断一样,她们也是这次活动的礼仪,是另一家劳务公司招聘来的。

然而正是接下来的这份工作,让我知道了原来什么东西都是可以作假的!

我们和那几名女生一样也需要换上活动方的外套和鸭舌帽。负责人拿出来外套要我们自行根据自己的尺码挑选。可做选择的外套并不多,一共只有几件而已,我选择了一件相对合身的穿在了身上。

换好之后,矮个子负责人把我们十个人集合起来为我们分配岗位和告知工作内容。四位女生有两位站在玻璃房的门外,左右两侧各一位,做为活动的迎宾。另外两名女生站在屋内前台,两个岗位轮流互换着做,不忙的时候可以坐着休息。而男生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全部都是站在室外的岗位。跑道的两侧各站一个人,广告牌两侧各站一个人,气膜场馆的门口处各站一个人。今天的太阳还是很充足的,这样一直站在室外恐怕又是劳累的一天了。然而,事实证明一切都是我多虑了。

安排好岗位之后,我们站在各自的岗位上,负责人为每一个岗位拍摄了上岗照之后就叫我们回到玻璃房内去坐着休息了。我们坐在那里,高个子负责人提醒矮个子负责人要录一段岗前会议的小视频。

矮个子负责人立刻拿出手机准备拍摄。高个子负责人站在我们中间语言流利、慷慨激昂的讲述着工作要求和注意事项。他那铿锵有力的节奏配上他字正方圆的普通话仿佛置身于演讲台上一般,一看就是经常会做一些活动主持或是讲解工作的人。

在矮个子说了一句“可以了”之后,高个子的“演讲”瞬间戛然而止,整个屋子里也立刻没有了任何声响。高个子负责人随手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刚刚的一句话只说了半截也不在继续了,因为视频已经录完了,没有必要在继续“表演”下去了。

快到十点钟时,已经有一支乐队、一个主持人、一个摄影师、一个舞团和一群年轻人赶到了现场。矮个子负责人要我们把鸭舌帽和外套脱掉换回自己的衣服,换好之后再去气膜场馆里集合。高个子领队则招呼和安排着摄影师、乐队舞团和现场观众的工作。

我们十个人换好了衣服来到了气膜场馆内,场馆里有一个临时搭建的舞台,舞台下面是五排已经摆放好的临时座椅。我看到领队在为现场观众点名签到,我明白了这就是我之前所看到的那份观众充场的兼职工作。而我们之所以换回自己的衣服,也是为了充当现场观众。这一次劳务公司的兼职领队并没有随着充场观众来到现场,像这种工时不长、工资不高的工作,的确没有必要特意前来。

负责任要我们分散而坐,然后摄影师就位。主持人上场说着常规的开场白,又按照准备好的手稿文案来介绍了该款汽车。主持人的主持风格和面部表情同普通的婚礼司仪一样,全都是满满的一副出来工作的职业假笑模样。与其称他为主持人,不如叫他活动司仪更加合适。

节目开始,最先上台表演的是街舞团。整个舞团里都是女生,她们都很年轻,尽管化了妆容,但还是略显稚嫩。她们穿着统一的服装跳了两支舞,舞蹈动作并不是很专业,一看就知道是来自附近大学的街舞社团。雇佣她们的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价格肯定会比社会上的专业舞团便宜很多。

舞团表演结束之后就轮到乐队登场了,这个乐队只有四个人。主唱一边弹着电子吉他一边唱了两首当下很热的口水歌。他们同样很不专业,主场在弹吉他的时候甚至要经常的低下头去看琴颈才能按出自己想要按的和旋。之所以受用的原因应该和舞团是一样的。

节目表演之后,我们尽可能的给出较为热烈的掌声。活动司仪又来了几个互动环节和抽奖环节。当然了,无论是互动还是抽奖都是事先安排好了的,只是走个样子而已。

在活动司仪的结束语后,发布会演出全部结束。舞团在室外的广告牌前摆出一些造型来供摄影师拍摄。此时的乐队站在一旁等待,我站在他们的旁边听到了他们之间的谈话。

原来乐队的四个人互不相识,都是业余爱好者,平时都有各自的工作。他们都加了同一个活动执行的领队微信,什么时候、在哪里有这种类似的小演出轮到谁有空就可以组队参加。其实活动并不算多,恰巧能够有空参加到的概率也不是很大。他们都借此机会当做是一个业余爱好的延续和额外的收入。

那主唱四十出头,音乐学院毕业的,毕业后也没从事与音乐相关的东西而是做了个体户经营一家批发部。当他调侃的说起自己现在已经把当初学到的音乐技能都忘得差不多了的时候面部表情有些无奈也有些不甘。

舞团拍完照片之后,乐队和活动司仪也分别站在了广告牌前摆出一系列造型拍摄了照片。他们的表情一如既往的挂着职业的假笑。刺眼的太阳光洒在他们的脸上令他们有些不自觉的眯起了眼睛。他们笑着,可这笑容却让人心里觉得酸酸的,那都是为了生活奔波的印记。

负责人要几名充场的观众同汽车教练们在广告牌前合影,合影拍摄结束之后活动就算全部结束了。

人群散去,两位负责人要我们在玻璃房里坐着休息等待中午开饭。而摄影师则在外面拍摄着车子在跑道上行驶的视频。当然了,这本应该是来参观的观众和新车车主们体验的活动现在均由教练来驾驶了,这一切都只是为了完成拍摄而已。

到了午饭时间,摄影师也完成了拍摄。午饭是订的外卖,黄焖鸡米饭。我们在玻璃房内热火朝天的吃着午饭,而外面的现场却寂静无比。这简直让人无法想象这里竟是一个新车发布会的现场。

下午一点钟,两位负责人觉得还少了点什么,于是再让我们换回自己的衣服来冒充该品牌的新车体验者配合摄影师录上一些小视频。

我们坐在车里竖起大拇指喊着该款汽车的活动口号。我们配合着,表情和动作都在摄影师的指导下做出高兴和极度喜爱这款汽车的样子。只用了半个多小时就轻松的完成了拍摄。

事情至此,所有需要拍摄记录的任务全部都已经完成了。我也彻彻底底的明白了这次兼职活动的一切。

这一高一矮两位负责人和那名摄影师是一家活动执行公司的人。该公司主要负责接洽类似的品牌宣传的活动。而这家公司这一次所接到的活动就是该品牌的新款汽车产品在全国十几座城市的发布宣传活动。两位负责人需要带领摄影师和一些自己公司及汽车的品牌商所提供的道具在这十几座城市之间穿梭,一站一站的去组织每一场活动。

正常的程序是先宣传,然后在活动当天邀请一部分该品牌的车主和对此产品感兴趣的人来到现场。现场会有活动司仪来主持发布会,也有开场的节目表演,抽奖和互动环节当然也都是必不可少的。最重要的是邀请车主和汽车爱好者上车去赛道上体验该款汽车的性能和驾驶体验。每一个活动环节都需要拍摄一些视频和照片作为官方日后的线上宣传,同时也是为活动执行公司这次活动留下现场的工作证明好向品牌方去交代。

活动的前两站都是按照正常程序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想要组织起一场大型活动是何尝的容易?现场免不了又忙碌又劳累。可随着时间的流逝,此后的活动便开始用今天一般的造假来替代。观众是假的,车主是假的,抽奖、互动更是假的,什么都是雇佣临时人员来充当。演出的表演者虽是真的,可都不是专业的。拍摄只是为了保存活动的依据而并非是真正的举办了活动。仅仅依靠二三十个人便可以搞定一场宣传活动,该公司可谓是个名副其实的“造假大王”!而悲惨倒霉的恐怕是和该公司合作的品牌商。像这样的造假一座城市会有多少?一个省份、一个地区会有多少?全国呢?我们无从而知。

一整个的下午时光我们都在聊天和无聊中渡过的。不过有四位年轻的美女相伴无聊也是值得的。那四位美女都是即将毕业的大学生,本次的兼职工资是一百六十元。这不禁让人感慨年轻男女在同样工作上的差别啊!做着几乎同样的工作,年轻的女孩子就可以享受比男孩子高出许多的工资。而且是每一份礼仪活动的兼职都是女生比男生高出近一倍的工资。

和我一起被选中的那几名男生大多都是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或是参加工作没几年的年轻人。只有一个人是例外,他今年三十一岁,本地人,长期以来一直在从事着兼职工作。他大专毕业之后从事过许多工作但都不是很赚钱。前些年他一直想进一些事业单位或是企业单位的财政编去“吃公粮”,奈何全部都因家中没有“关系”而没能被选上,这些年就一直这样生活着。

家中也曾想过为其打点些“关系”但不可避免的需要付出些银两,他没有同意。他认为这些单位随常年旱涝保收但工资数额少得和他整日出去做兼职所赚取的并无差别。最重要的是家里的条件和父母的身体本身就都不是很好,倒不如把花钱托关系的钱留下来,万一父母或家中有个什么情况也好应急。

大家还聊起来了早上的选人风波,无一例外都在哈哈大笑着那件事。高个子领队感慨着我们是多么幸运遇到了他们这样的活动兼职,轻轻松松的就把钱给赚到手了。此时的他,早上还梳到背后的帅气发型已经随着时间而变了形。他现在的头发已经是一半刘海盖着额头,另一半还梳在背后,样子相当滑稽。讲话也没有了早上时的慷慨激昂,整个人堆坐在那里显得十分颓废,没有一丝精气神,和刚见到他时简直是判若两人。

下午四点半钟,负责人放我们下班了。他们也将收拾好下一站所需要的东西发送物流,准备前往下一座城市继续执行活动了。但我知道,他们只不过是换了座城市又将此模式重复一遍而已。

真的不知道这家活动执行公司现在是否还存在着,但这个模式如今肯定依然存在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