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1.棋王陨落
  • 花落人远去
  • 孙秦子
  • 2043字
  • 2022-04-28 21:00:32

胡子邋遢的高壮黑汉牛眼瞪如铜铃,脚臭口腥,扛着一把破砍柴刀,气势汹汹地拨开众人,挺在综合比武擂台下面,大声喊道:“下啥鸟棋!敢不敢跟我牛大比刀?敢不敢?”

“你这黑厮休要喊闹,忒没规矩了!”千王郑不爽摘下墨镜,弯腰向城主点头致歉,瞅了瞅牛大,笑道,“无为城第一刀刁一刀,刀刚抽出一半就被那白衣人怼晕了!你牛大除了个大嗓门大,就只有脾气大!”

“味还大呢!”金嗓子用绣花白绢掩住口鼻,扭扭捏捏地闪到一旁。

牛大撇咧着嘴,骂道:“你们知道狗屁!刁老头子的磨刀石烂球了,磨不好刀!我有绝技,怕他球毛!”

郑不爽瞟了一眼牛大,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牛大说:“听金嗓子嘀咕!”

“过来!说怎么回事?”千王郑不爽脸色骤然铁青。

金嗓子依旧是手绢捂鼻,扭了两跨,到郑不爽跟前,媚眼打量左右,娇声浅笑道:“老大,外地佬赢了是好事!池里有鱼,不摸可惜!”

郑不爽呲牙,露出即狠又惧的神色,压低声:“水深鱼多刺硬,拔不掉!今天是看,你要老老实实的别作妖。砸了锅,自个兜着!”

金嗓子吓了一哆嗦,怔了一下,翻眼:“臭牛大胡闹,你不管!就知道吓我!偏心!”

郑不爽:“黑厮知道个屁,他没事,与你不同。”

无为城第一棋王刚蛋被白衣人一连三盘盘盘杀个光杆司令困毙。刚蛋的脸涨的是红绿青蓝紫搅拌在一块,艰难颤抖地拱起枯瘦黑小的双手,强忍哭腔道:“我刚蛋生在象棋世家,从小研习历代棋谱,摆练相士,一眼看一步,细思三招内无纰漏,四十岁成名,打遍无为城无敌手,人称我无为城第一棋王,已有十年未尝败绩。今天,我知道了输的滋味!”

刚蛋说罢,肩膀抖动的厉害,双手捂脸,憋得死去活来,终于没能忍住,嗷地一下失声哭了。

成百上千的观众见此情形并没有陪着刚蛋一起伤怀,而是噗嗤一下乐开怀。

卖煎饼果子的刘婶乐而忘形,把刚摊好的饼子一铲子豁出去了,笑弯腰,左手拍胸右手捂腹:“咿呀,我哩娘哎!笑死我了!”

算命郭先生冷笑:“嗯——去球吧!”

见到众人笑翻锅了的小萌娃扎着羊角辫,被气氛感染,欢乐得手舞足蹈,把手里的糖葫芦粘在金嗓子的高跟靴上面。

盘腿静坐的白衣人似笑非笑,抬眼望着笑得形态各异的人们,若有所思。

牛大冲白衣人高叫:“穿孝服的,外乡客吧!看啥看?听出那哭哭啼啼的老娘们儿不光在是骂自己,还咒你死啦!有种跟我比刀!敢不敢?”

刚蛋听到牛大响亮的嘲讽,止了哭,跳起来,手指牛大:“姓牛的,你骂谁是娘们?”

牛大吐道:“呸!赢起输不起,还,还,还搁上面抹眼泪,跟个娘们样儿,真他妈的丢人现眼!这金嗓子姑娘家的臭棋篓子就能一眼瞅三步,仔细招呼着走个六七回合也出不了差!你下棋是有点鸟手段,横行棋摊许多年,欺负老头、傻大个还有小屁孩。今遇到高手了,输了,这下不狂傲了吧!你不是能让金嗓子车马炮吗!输就输了,但不能说出那样的损话,就不怕辱了自己的先人吗?”

“打死你个吃屎不漱口的牛大!”刚蛋气急败坏,羞愧难当,拎起棋盘,奔下擂台,朝牛大狂杀而来。

郑不爽急忙飞上前,满脸堆笑,一把拦腰抱住刚蛋。

金嗓子跑上前,瞪大眼,盯着刚蛋:“老刚,你真厉害!我靠……你能把自个输哭!我服了!”

牛大站在原地,拿刀指着怒吼:“丢了他!来,过来!就他那小虾米子货够我牛大塞牙缝嘛?我牛大收拾他要是用两个拳头算欺负人!一只手,就一只手摔坏不赔!”

算命郭先生走到牛大跟前,冷笑道:“牛大,你是真虎还是假虎?他光棍一条,下棋下痴了,穷得皮包骨,急横起来不要命!去年,他跟城主的独苗老儿子打架的事,你敢说你不知道吗!城主咋球了?敢动刚蛋!你黑球有孩子老婆,你与他磨蹭啥球!他随便死了,啥球无碍,咱无为城的爷们也不过是挖个坑,弄个草席,把他埋了。你哩?你老婆孩子咋球弄哩!”

牛大泄了气,虚声嚷嚷着:“我牛大就是看不起他那熊包样,丢尽了咱无为城的脸!让这些狗日的外地客商游人刀客马匪吃咱笑话!”

“你懂个球!这些外地佬来咱这是给咱送钱哩!走,我找你有笔买卖做。”算命郭先生推着牛大拐进无为小酒店。

……

城主廖小桃四十一岁,苗条性感,捧着五定金子,涂着口红的嘴巴对着话筒:“这五定赤金是奖给文武全胜的————叫什么来着……”

随即,廖小桃撅着圆实的屁股在脚下乱摸被风吹落的稿件。

承办无为城第六十六届文武自由擂台赛的六大堡长顿时慌了手脚,疯了似的追着风中的目标,抓握写了名字的飞翔的纸。

……

金嗓子一袭黑裙,长发飘飘,妖媚撩人,缓移莲步,绽放在了擂台之上。

她的形体之美遂了多数观众对凸凹有致、高低胖瘦和内纯外妖的臆想的本能之爱,容貌是那种说不清的洁净与妖媚的中合之美态!

金嗓子露出一副娇滴滴的俏模样,仔细打量着白衣俊男,微笑着说:“无为城小女子金嗓子不才,斗胆上来唱歌祝贺白衣先生取得胜利!帅哥文武双全,真乃神人也!”

金嗓子把自己压箱曲《人生叹》唱的是凄怨动人:

酒色财气蚀了男儿凌云志!

臭皮囊祸害了纯良美娇娘!

江湖风雨无情出没恶豺狼!

人生啊,梦一场!

空,空,空,

醒来已不生。

来世再见,

你非你,我非我。

金嗓子唱着的同时,刚蛋已不再要想着和牛大拼命。但见他坐在擂台下,背靠木柱子,紧紧地抱着棋盘,眼盯天空,任泪水流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