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到七零年代

火车哐当哐当的响,车厢坐的满当当的,甚至站得也不少。

许多人都是拿着包裹做作为凳子,好有点歇息的地方。

颜在溪就愣愣坐在包裹上,脑袋一片空白,她不是刚刚和自己恋爱了七年的男朋友分手在出租房里面买醉吗?

怎么醒来直接穿来七零年代了。

现在想想还有点懵。

随即就是狂怒。

该死的,她这辈子就谈了一个男朋友,那家伙还从小陪着自己长大,结果变心了。

王八蛋!

狗男人!

渣男!

气死她了!!!

再多的愤怒,闻着车厢内酸爽的味道,颜在溪脑子都逐渐放空起来。

真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也想起这个原主……

颜在溪本来就焉哒哒的心情有点无力吐槽,被小后妈忽悠忽悠就下乡了,这就算了,关键坐火车还被人占了位置!

现在她屁股被一颠一颠的疼得要命。

这原主死的真的冤枉,就是在火车上,找了个小角落好好待着,结果车厢有人贩子,就闹了起来,原主被波及,后脑勺撞到了硬邦邦的椅子上,一命呜呼。

但别人没有发觉,因为颜在溪穿越过来了,可能晕倒了一会儿,工作人员良心发现,大发慈悲的给了一杯珍贵的糖水,不过被穿越过来的颜在溪喝了。

咳,味道不咋地。

随即又叹口气。

唉,原主真心可怜。

这小可怜,身世和自己其实差不多,父母离婚,各自组建家庭,但原主是被双方抛弃的小可怜,自己则是前期小垃圾,后期小宝贝。

颜在溪深深叹口气,如今父母都有小孩,自己也有保险,还因为要和狗男人存钱买房子,有一笔钱,能给他们养老。

虽然不是很多,但也算是一份心意吧。

怎么说这两人也出了那么多年的抚养金。

颜在溪托腮,看着车厢内人走来走去,和咯咯咯叫的大公鸡大眼对小眼。

突然,大公鸡拉粑粑了。

颜在溪:“……”

要疯掉。

她现在位置好不容易得到的,是比较好的一个位置,至少不会被人撞倒。

她不能换,可她无法直视鸡粑粑。

要哭。

捂住脸,颜在溪真的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孽,居然穿到七零年代。

这个吃不饱穿不暖,还不能美滋滋打扮自己的时代啊。

火车依然哐当哐当行驶着。

突然,一个小巧玲珑的女孩子,高傲的仰着下巴,对着颜在溪不耐烦道,“颜在溪,吃饭。”

说完,把火车上的饭菜放在她身边,转头就走了。

颜在溪想起来了,这是和自己一同下乡的继姐。

原身母亲那边家庭的。

可以称之为姐妹。

但和原生没有丝毫血缘关系。

她来是因为家里没有人下乡,也没有军人,一时间着急忙慌也没有找到工作,只能下乡。

可相较起原生,人家可是被宠着长大的。

咕咕咕……

颜在溪捂住肚子。

算了。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在现代自己一直节食,但原主这身材,她觉得,在改革开放前,自己都能放开肚子吃,绝对不会胖。

打开饭盒,是一碗饭,和一点土豆。

土豆软趴趴的,又没有放什么油,味道不咋地。

米饭说实话,不错,挺香的,可能这是老百姓自己种的吧。

下面一节车厢吵吵闹闹的,也就是她刚刚待的那一节,颜在溪知道,那是人贩子被抓到了。

要不是现在脑壳疼,颜在溪都想去揍一顿,太可恶了,不仅害别人家失去小孩,导致一个家庭破裂,这一次还害得一个小姑娘没了。

真心气得要命,但不行,脑壳疼!

她觉得,自己下火车后,怎么着都得去看看医生。

把没滋没味的饭吃了,饭盒放好,这东西可宝贝着呢。

这顿饭花了三毛钱和三两粮票,待会得还给原主继姐。

想了想原主的资产,颜在溪叹口气。

这孩子怎么能那么傻。

好东西基本不带。

随着时间的推移,火车上味道越发重了,特别是那大公鸡。

颜在溪真的在崩溃边缘反复横跳,她生怕自己直接把大公鸡踹了。

但现在大公鸡就是大宝贝,她怕赔钱。

她没钱!

坐在自己包裹两个小时后,终于到了一个小镇里,走出去,外面居然还有横幅。

写着:“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欢迎知青同志的到来。”

颜在溪无语,这横幅是红澄澄的,但真的不要太旧。

她真的看到那农村两个字,里面都破了好大一个洞。

“傻站着干嘛,不会走啊!”

颜在溪转头,就看到一个可爱到人神共愤的小丫头瞪着她。

这小丫头比她矮一截,但的的确确是她姐姐,颜在溪不说话,默默拎着包裹往前走。

一时间,颜在溪不知道该感谢原主小后妈好,还是讨厌她好,因为她身体不舒服,拎不动什么东西,而包裹真的很轻!

到达横幅那里后,许多年轻人都在那里等,待在横幅边胸口别着一个小红花的,就是镇里的干部,待会带着他们一起去镇里办公室。

颜在溪在一旁默默站着,打量着周围环境,然后默默低下头,默默为自己感到悲哀。

在那里站了足足一个多小时,才等齐了人,现在也已经是下午三点钟了。

一群人浩浩荡荡跟着镇里干部往前走。

颜在溪抬头,看到一个可可爱爱的小姑娘时不时看她一眼,被她发现后,又哼了一声转过头去。

颜在溪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低头扬起一抹笑,这个小姐姐,长得可可爱爱,性格也可可爱爱的。

走了大概十五分钟,大家来到青砖黑瓦的一个排屋,里面大概有四五个办公室,和一个大院。

知青挺多的,许多人都说说笑笑,显得很嘈杂。

镇长慷慨激昂说了一番演讲,颜在溪听的昏昏欲睡,特别是现在是夏季,太阳特别热情。

后脑勺十分捧场的传来刺痛,搞得她头痛欲裂,可偏偏不能表现出什么,不然就是不尊敬党的教育。

徐之夏看她脸色惨白惨白的,烦的要命,这家伙就是事儿多。

来到她身边,把自己军用水壶给她,不耐烦道,“快点喝。”

颜在溪抬头看看她,见她抬着小下巴,还是个小孩子,就笑了笑接过水壶喝了口,没想到里面居然是绿豆汤,甜丝丝的。

现在的糖可不便宜,这小姐姐,真的挺大方。

“谢谢。”

“哼,谁稀罕。”

小姐姐徐之夏说完,扭头就走了,还离她远远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