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9.觉醒前兆
  • 天黑请入眠
  • 食周鸟
  • 2175字
  • 2021-04-05 16:09:57

陈霄用镊子夹起这块碎片,仔细地观察了一会儿。

这只是装一装样子而已,他大学读的是法罗斯外语专业,手边也没有那种高精尖的仪器,他既没有那个能力,也没有那个设备来研究这枚晶体。

不过陈霄目前也不需要知道这些,他只需要知道这枚晶体是那些怪异实体中掉落出来的就行。

接下来他要做的事,就是去赌。

赌这枚结晶不会对他的身体产生致命性的危害,并且还能够促进他的精神进入到“觉醒”的状态中。

对于这件事,陈霄也没什么可犹豫的,在他失去睡眠的这三年以来,遭遇过的生死危机数不胜数,实际上早在两年前,他就已经悄悄地准备好了留给自己家人们的遗书。

所以在观察了一会儿后,陈霄就直接伸出了手,用自己的手指直接接触了这枚奇特的晶体。

一阵冰冰凉凉的感觉传递了过来,陈霄想象中的那些危险并没有发生。

这枚晶体既没有吸住他的手指,嵌入他的血肉里,也没有撕开他的表皮,啜饮他的鲜血。

它摸上去真的就像是一枚普通的镜子碎片那样,坚硬,光滑,还带着一丝丝凉意。

陈霄将它放在手里把玩了一下,然后提笔在日记本上面继续写到:

“用身体直接接触这些残留物并没有出现我想象中那种激烈且致命的危害,我决定先实践我的第一个想法。”

记述完这些,陈霄将笔压在了日记本上面,然后离开座位,躺在了房间里的单人床上面。

按照“药方”上所说,在“觉醒”之前,会有相应的前兆出现,这种前兆通常表现为一些知觉障碍,譬如看到不存在的幻觉,听到不存在的声音,感觉到不存在的触觉等等。

陈霄决定先和这枚结晶进行一段时间的零距离密切接触,假如他在今晚真的出现了这种知觉障碍,那就说明与这枚结晶的密切接触行为是有效的。

于是,在躺到了单人床上后,陈霄保持着仰躺的姿势,将那枚结晶贴在了自己的额头上面,然后伸手关掉了房间里面的灯光,并且合上了双眼。

他决定今晚就保持着这个姿势,在这张床上躺一晚上再说。

时间开始慢慢地流逝,在黑暗之中,陈霄的意识却一直保持着清醒。

他清楚地听到了门外那些怪异们搞出来的动静,蜡油人形在客厅里徘徊,身上的蜡油滴落在地面,发出了轻微的啪嗒声,门口油画里的尼基塔女人唱出了哀婉凄怨的老歌,令人不寒而栗。

随后,他又感觉到了地面的轻微震动,以及涌入鼻腔里的那一丝铁锈般的味道。

等等,铁锈的味道?

陈霄浑身的肌肉一下子绷紧,他在这三年间,从未在这间次卧里面闻到过这种味道!

而且,有那副可怕的油画挂在门口,理论上也不可能有什么怪异能够绕过它的规则,进入到这间独立的房间中。

除非……所谓的前兆真的出现了。

就在陈霄产生这个想法的瞬间,他的知觉一下子出现了剧烈的变化。

他眼前的黑暗开始出现奇怪的弥散,竟化为了一片颜色深度各不相同的色块,然后这些色块又开始扭曲、旋转、蠕动,就像是有一团混杂了奇怪成分的黑色液体,被一只无形的手搅动。

他的耳边出现了幻听,那声音模糊不清,像是从老旧的收音机里传出来的怪声,带着严重的干扰。

而他的鼻中,那股若有若无的铁锈味道也开始慢慢地加重,变得更加浓烈。

面对这种诡异莫测的情况,陈霄在微微愣神以后,首先浮现在心里的一个情绪,却是狂喜。

他的思维很清晰,逻辑也很明确,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体肯定还处在次卧当中,静静地躺在那张单人床上。

那么眼前这些光怪陆离的景象,就肯定是他的幻觉无疑了。

毫无疑问,在那枚结晶的帮助下,他也终于成功地体会到了“觉醒”的前兆。

在这种情绪的驱动下,陈霄心中没有畏惧、担忧,他反而试图向前,想要主动地去接触这些光怪陆离的幻觉,让自己沉浸在这种前兆之中。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陈霄的耳边忽然传来了一阵清晰而剧烈的铃声。

在听到这个铃声以后,他感觉自己的意识仿佛一下子被某种无形的事物拽住了,正在不断地向下坠落而去,在本能的反应下,陈霄猛地用力,试图挣脱这种束缚。

随后,他就如同从噩梦之中惊醒了一般,从单人床上一下子坐了起来。

原本贴在额头上的那枚晶体也随着他的动作坠落了下来,掉在了陈霄的大腿上。

陈霄把晶体拿了起来,环顾左右,次卧内的环境依然黑暗,但门外那些怪异们蠢动的声音已经完全消失。

他摸了摸自己的后背,发现自己的冷汗早已将衣服浸湿。

而那个将他从幻觉当中唤醒过来的铃声也依然在持续,铃声是从他的手环上传出来的,看情况,是有人给他打来了联络的电话。

看到这个电话以后,陈霄先是有些诧异,随后便警觉了起来。

按照他的体感时间,现在才过去了最多一两个小时,也就是说,目前仍然是在黑夜当中,在这个时间段,有什么人会给他打来电话?

除非,这个电话不是人给他打过来的。

陈霄想起以前有些邻居曾提到过,第三拘留区的里面的确存在着那种可以依靠电子仪器来进行规则触发的怪异,十分防不胜防。

如果是这种能够操纵通讯的怪异的话,能够绕过门口的油画,似乎也并不奇怪。

想到这里,他已经不准备接这个电话了,在安静等待了约三十秒钟以后,手环的铃声也停了下来,通讯公司的力量依然伟大,这个电话因为呼叫时间过长而被自动切断了。

在铃声完全停止以后,因为自动提示的功能,手环又弹出来了一个全息投影,上面显示了这个未接来电的具体情况。

在这个未接来电的联系人那一栏显示的备注是“老妹”,而陈霄也的确有一个妹妹。

“最近的怪异已经会翻我的联络人名单了吗?”

陈霄咕哝了一句,并没有在意这个诡异的电话,他无视了这个全息投影,直接解锁了手环,将投影切换了主界面。

就在这时,陈霄的动作停顿了下来。

投影的主界面上显示着目前的时间,而现在则已经是早上五点零二十分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